帶隊的醫生,衝著閔菁菁以及林雨默點頭示意一下之後,急匆匆的上樓去了。

“待會我讓醫生給你看看!”閔菁菁見醫生也已經趕到了,說道。

燙傷可大可小,一個弄得不好,很有可能照成無法彌補的傷害,所以必須認真對待。

“不用了,待會簡單處理一下就行,也不是很嚴重!”林雨默說道,隻要一想到這醫生是葉易琛專門為曹一芯找的,她就覺得別扭,怎會讓這醫生幫她治療。

“你這個丫頭,真不知道說你什麽好,脾氣也太倔了,你這是在拿你自己的身體開玩笑!”閔菁菁無奈的翻了個白眼,沒想到平日裏柔柔弱弱的林雨默倔強起來,是這個樣子。

林雨默低著頭,不說話,擺出無言的拒絕的樣子。

“走吧,我幫你弄,總行了吧!”最終,閔菁菁妥協了,如果是別人,她還能夠臭罵一頓了事,可是對於林雨默,她罵不出口,她實在是拿這個悶葫蘆沒辦法。

這下子,林雨默總算是願意邁步了。

兩人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一個護士,背著醫藥箱,急匆匆的趕來過來:“林雨默小姐,葉少爺吩咐我過來幫你處理一下燙傷!”

林雨默昏迷的那段時間,這個護士曾經照顧過她,所以認識她。

林雨默聞言,眼底閃過一抹驚喜,原來阿琛並沒有忘了她。

閔菁菁見狀,笑了,真是一個容易滿足的女人,真不知道葉易琛那家夥上輩子做了什麽好事,這輩子,能夠遇到這樣好的女人。

“別愣著了,快點進屋,護士小姐還等著呢。”閔菁菁推了推愣住的林雨默。

林雨默這才回過神來,三人邁步,走入了房間。

而此刻,在曹一芯的房間中。

曹一芯窩在葉易琛的懷中,一臉很痛苦,又強行忍著的表情,那樣子,真是我見猶憐。

葉易琛緊緊的摟住曹一芯,給予她無言的鼓勵。

葉家的專屬醫生趙醫生,正低著頭認真的處理傷口,對於兩人的親密舉止,視而不見。

趙醫生的動作很嫻熟,沒一會兒,就將傷口處理好了。

他抬起頭,站起身,說道:“一芯小姐是由於肩膀用力過度,傷口裂開了,但不是很嚴重,我已經幫一芯小姐將傷口重新縫合,以後要多注意一點,不能太用力,傷口裂開會影響傷口的恢複,這對於一芯小姐的身體,很不好!”

“有勞了,趙醫生!”葉易琛說道。

“沒,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葉少爺,請問還有什麽吩咐嗎?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告辭了!”他待會還有一個手術,再不走就要來不及了。

“趙醫生,可以請你去看一看那位燙傷的姑娘嗎?”葉易琛問道。

林雨默被燙傷這件事情,葉易琛一直記掛在心上,趙醫生剛剛來,他就急急忙忙的讓一個護士過去看看了,可是他還是不放心,所以想要讓趙醫生去看看。

趙醫生猶豫了一下說道:“好,我這就去看看。”

做了葉家的專屬醫生多年,趙

醫生可是在葉家這裏賺了不少的錢,他可不想得罪了眼前這個葉家未來的當家人,斷了自己的財路。

“恩,謝謝了,趙醫生!”

“阿琛,你陪在我的身邊,心裏卻想著那個狐狸精,你太過分了。”曹一芯看不過去了,忍不住開口。

葉易琛當著她的麵,對林雨默表示關心,實在沒有將她放在眼裏。

“一芯,不要鬧脾氣,你看我不是讓趙醫生先給你看了嗎?”葉易琛安慰道。

其實他的內心深處是想要讓趙醫生先給林雨默看的,可是後來想一想又打消了這個念頭,畢竟他待會要說的話,對於曹一芯來說,打擊會很大,所以他決定先給她一點補償,這樣自己的心,就會好受一點。

趙醫生領著那個護士小姐,在兩人吵嘴的時候,很識相的離開了。

趙醫生常年混跡大戶之家,對於大戶之家中的這些風流韻事早已見怪不怪了,他知道,自己應該做的,就是識相的離開,不要在這裏當電燈泡。

葉易琛的回答,雖然不能讓曹一芯滿意,但是怒氣卻減少了不少,不能做葉易琛心中的唯一,能做最重要的那一個也不錯。

“阿琛,我的心裏,眼裏都隻有你,我也希望你能夠這樣對我。”曹一芯知道這樣的想法,很不現實,可是她還是忍不住說了這樣的話。

葉易琛聞言,神色很複雜,不要說唯一了,他的心中,連曹一芯的位置都沒有,這個事實,真的很傷人。

葉易琛猶豫了一下,終於鼓起勇氣開口說道:“一芯,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我覺得,我們還是比較適合做兄妹,我們回到以前那樣,好嗎?”

曹一芯聞言,身體一緊,心跳在這一刻,似乎都停止了。

雖然早已察覺,葉易琛的心中沒有她,曹一芯還是忍不住抱著希望,希望兩人相處久了,能夠再次摩擦出火花。

此刻,親耳聽著葉易琛說出這番話,曹一芯渾身的血液都冰冷了,她知道,葉易琛終於認清了自己的心,果斷的做出了決定,而這個決定,是她萬萬不能接受的。

“阿琛,不要開這樣的玩笑好嗎,我會害怕!”曹一芯用哀求的語氣說道,她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努力的挽留,希望葉易琛能夠心軟,改變主意。

不過,曹一芯也知道,這樣的機會很渺茫,她清楚,葉易琛一旦下定了決心,是很難改變的。

葉易琛輕輕的轉過曹一芯的身子,很認真的看著她:“一芯,你應該知道,我不是在開玩笑!”

“不,阿琛,你不能這樣對我,我的心,我的身體都已經給了你,你現在讓我回到以前,我做不到,做不到!”曹一芯拚命的搖頭,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從眼眶處滾落。

為什麽,為什麽被遺棄的總是她,小時候被父母遺棄,現在又被心愛的男人遺棄,為什麽,老天爺為什麽要對我如此的不公平,為什麽對於別人來說很容易得到的幸福,對於我來說,卻難如登天。

“一芯,這一次,是我對不起你,以後你有什麽需要,可以找我,我會幫你!”

葉易琛並不是鐵石心腸的人,看著曹一芯如此傷心,他的心也動搖過。

最終,他選擇狠心一次,長痛不如短痛,現在說清楚,對於他,對於曹一芯都好。

曹一芯現在還年輕,她還有時間和機會,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好,阿琛,我需要你幫忙,求求你繼續愛我,留在我的身邊,好嗎?”曹一芯淚眼汪汪的看著葉易琛。

那樣子,真的是楚楚可憐,讓人不忍說出狠心的話,傷害她。

“對不起,一芯,這件事情我辦不到,你知道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強的,強扭的瓜不甜!”葉易琛試圖說服曹一芯,不過顯然,這項說服工作很難做。

“不,阿琛,不要這樣對我,求求你,不要這麽狠心好嗎,你忘記了我們曾經擁有的快樂時光嗎,你忘記了嗎?”曹一芯試圖用兩人共同擁有的那些美好的記憶,打動葉易琛。

可惜不愛了就是不愛了,說什麽都沒用,心變了,就注定,一切都變了。

“是我負了你,你忘了我這個負心之人吧!”葉易琛說完,放開曹一芯,站起身,邁步離開。

曹一芯見狀,急了,不顧肩膀上的傷,撲過來,死死的抓住葉易琛的手臂,苦苦哀求:“阿琛,不要走,求求你不要丟下我!”

“一芯,別這樣,你的肩上還有傷!”葉易琛忍不住提醒她。

“有傷?心已經碎落一地,血流不止,肩膀上的傷又算得了什麽,既然你都不要我了,何必管我,讓我的鮮血流幹了死掉,不是更好,這樣,就不會感覺到心疼了!”此刻的曹一芯,心如死灰,哪裏還有心情去管身上的傷口。

“一芯,你這是在威脅我嗎?”葉易琛皺眉。

他最討厭被人威脅了,曹一芯的話,聽在葉易琛的耳中,就是威脅,而且是在拿自己的生命作為籌碼,這讓他不滿。

葉易琛傷害的女人多了,那些女人也曾經哭著鬧著,吵著尋死,可是最終,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葉易琛了解曹一芯,他認為對方不是會輕生的人。

“不,阿琛,我沒有想要威脅你,這都是我的心裏話。”曹一芯沒有說謊,此刻的她,真的有輕生的打算。

那種心碎的感覺,太痛,她想用死來逃避。

葉易琛用另外一隻手,扳開了曹一芯的雙手,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再和她糾纏下去,最終的結局還是誰也說服不了誰,與其這樣,還不如離開,讓她自己冷靜冷靜,好好的想一想。

“阿琛,阿琛!”身後,曹一芯撕心裂肺的喊著。

可惜葉易琛的腳步都沒有頓一下,對於這些喊聲置若罔聞,他已經決定,要徹底的狠心一次。

近了,更近了,葉易琛已經走到了門口,拉開了門,下一刻,就將邁步而去,突然,他的腳步頓住了。

“是她,是為了她對不對,如果沒有林雨默,你絕對不會對我如此冷漠,對不對,都是那個女人,都是那個女人,她該死!”眼看著事情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曹一芯終於不再壓抑,說出了內心深處的想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