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轉頭看著曹一芯,此刻的曹一芯一臉的瘋狂,看起來很恐怖。

葉易琛有些擔心,擔心陷入瘋狂的曹一芯,會對林雨默動手。

他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待在林雨默的身邊,不能隨時隨地保護她,這一次,葉易琛意識到,將曹一芯留在葉宅,就好比將一個定時炸彈留在了這裏,很危險。

“我會盡快安排你去美國,你現在需要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好好的散散心。”當葉易琛意識到危險之後,立刻決定,將曹一芯送走。

對於葉易琛來說,愛的時候,能夠將你捧到天上,但是不愛了,也可以將你重重的摔在地上,不管你的死活。

對於曹一芯,葉易琛已經很仁慈了,至少他曾經拋棄的其他的女人,從來沒有一人,擁有過這樣的待遇。

“不,我不要去美國,我不去!”曹一芯顯得慌亂,她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給自己帶來的後果。

如果留在葉宅,她還有機會挽回葉易琛的心,還能夠在暗中用陰謀將林雨默趕走。

可是如果她去了美國,這一切都不可能實現了。

“我已經決定了!”葉易琛強勢的宣布。

“是為了林雨默吧,你是害怕我傷害她,才急急忙忙的想要將我送走,是不是,你怎麽能夠這樣殘忍,怎麽能夠!”曹一芯控訴道。

“我勸你最好不要試圖傷害默默,你應該清楚我報複人的手段,那不是你能夠承受的,你是聰明人,我希望你不要做傻事,乖乖的,我們還能做朋友!”葉易琛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曹一芯眼睜睜的看著葉易琛漸漸的遠離,她伸出手,想要抓住葉易琛,但是她抓到的除了空氣,再也沒有其他。

走了,葉易琛真的走了,走出了她的視線,也走出了她的世界。

曹一芯感覺身體一軟,癱倒在地。

敗了,到最終,她還是敗了。

從始至終,她都不知道自己敗在了哪裏,她從不認為,自己有哪一點不如林雨默,可終究,葉易琛選擇的還是林雨默。

此刻的曹一芯再也沒有平日裏的自信,此刻的她,隻是一個失敗者,隻能在這裏默默的垂淚,沒有人會理會她,陪著她的隻有傷痛和眼淚,這一幕,在曹一芯的心中定格,成為了她一生中,揮之不去的痛苦。

葉易琛從曹一芯的房中走出來之後,很心煩,打消了去探望林雨默的念頭,走回書房,撥通了韓義昌的電話,交代韓義昌準備曹一芯出國的事宜。

對於葉易琛突然要送曹一芯出國這件事情,韓義昌很好奇。

可惜葉易琛的態度很強硬,交代完事情之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根本不給韓義昌詢問的機會。

不過聰明如韓義昌,還是從這件事情中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他想:“阿琛終於做出了決定,這對於阿琛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小熏也會喜歡這個消息,今晚就將這個消息告訴她,然後再討要一點好處。”

想到這裏,韓義昌的心忍不住甜滋滋的,都沒有上班的心思了,恨不

得馬上奔到艾熏的麵前。

這一天,葉宅發生了很多事情,有些東西在悄然的發生改變。

自從那日之後,林雨默再也沒有見過曹一芯,原來葉易琛的辦事效率很高,在第二天就送曹一芯離開了。

而那段時間,林雨默被命令待在房間中好好的養傷,所以根本不知道曹一芯離開這件事情。

林雨默也想過問葉易琛,曹一芯到哪裏去了,但是想了想,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她沒有立場問這樣的問題,她害怕會惹葉易琛生氣,現在這樣的平靜,是林雨默渴望的,她不忍心破壞這一切。

林雨默也曾私下裏,悄悄的問過閔菁菁這件事,但是閔菁菁也表示不知道,最終,林雨默打消了詢問有關曹一芯的事情的念頭。

這幾日,葉易琛對林雨默關愛有加,還時常留宿在她的房間中,兩人之間相處得很融洽,林雨默的臉上,又恢複了笑容。

現在,林雨默的日子過得很悠閑,葉易琛在的時候,她會陪著對方,如果葉易琛在忙,她隻會默默的待在對方的身邊,而不會打擾他,而且她對於葉易琛的吩咐也是言聽計從。

白天,葉易琛去公司之後,林雨默就和閔菁菁在一起,聊天,逛街之類的,日子過得很平淡,但林雨默卻感覺到很滿足,她希望日子能夠一直這樣下去,如果真能這樣,她就心滿意足了。

葉氏企業,總裁辦公室,葉易琛正在埋頭處理公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順手,按動了桌邊的一個紅色按鈕。

很快,敲門聲響起。

“進來!”葉易琛說道。

韓義昌推門而入:“總裁,有什麽事嗎?”

“待會你再匯一百萬到上次我給你的那個賬號上!”葉易琛說道。

原來,自從韓小雨來找過他之後,他就一直在負責林宇傑的醫藥費。

前段時間,葉易琛忙著閔菁菁和林雨默的事情,將這件事情給忘了,今日突然想起來,立刻吩咐韓義昌去做。

“是,我馬上去處理!”韓義昌應道。

“恩,你可以出去了。”葉易琛吩咐道。

可是韓義昌卻好像沒有聽到這話,穩穩的站在那裏,一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

葉易琛沒有聽到腳步聲,不解的抬起頭,看了看韓義昌:“怎麽,還有事!”

“阿琛,我很好奇,那個賬號是誰的。”韓義昌忍不住問道,葉易琛的反常舉動,讓他很好奇。

“阿昌,這件事情和你有關嗎,我發現你最近越來越八卦了,看來艾熏對你的影響很深。”葉易琛並沒有生氣,他最近心情好,不打算和韓義昌計較。

“純屬好奇,應該還算不上八卦吧!”韓義昌不以為恥。

“你難道忘記了好奇心殺死貓這句話嗎?”葉易琛警告韓義昌:“或許你是因為最近的工作量太少,所以覺得無聊,我記得我們公司最近在和法國的一家公司洽談合作的事宜,卻一直沒有突破性的進展,我看你是最合適的人選,要不我派你去法國走一趟。”

韓義昌聞言,到了嘴

邊的話,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開玩笑,去法國,那家公司的負責人可是出了名的難纏,這一去,至少要兩三個月才能回來,一想到要和艾熏分開兩三個月,韓義昌心中,哪裏還有一絲好奇。

要好奇,也要分時候的。

“你不會真舍得將我放逐吧,而且我的工作也很多的,實在分不開身,我看你還是另請高明吧!”韓義昌笑著打哈哈。

“怎麽,想要試試看,我到底是不是真的舍不得你!”葉易琛挑眉笑看著韓義昌。

“我還有事,先走了!”韓義昌可不敢真的挑戰葉易琛,這家夥出了名的陰晴不定,如果葉易琛真的腦袋短路,決定讓他去法國,他哭都沒有地方哭,所以他明智的選擇了腳底抹油,開溜。

看著韓義昌快速移動的腳步,葉易琛笑了,偶爾逗逗這家夥,也算是在繁忙的工作中的一種放鬆。

如果韓義昌知道,這一次的多嘴,照成以後的一段時間,葉易琛經常逗弄他,他肯定打死都不會多嘴詢問。

韓義昌走了之後,葉易琛沒有立刻埋首工作,而是陷入了沉思。

再次想起林宇傑,葉易琛開始考慮要不要去見一見他。

當年的友誼,到現在依舊刻骨銘心,而當年在意的那些事情,經過這麽長時間,已經變得沒有什麽意義了。

事後冷靜下來想一想,葉易琛覺得,那次被設計的事情,應該和林宇傑沒有關係。

林宇傑的脾氣他很清楚,這樣的事情,他肯定不屑於做的。

想通這些之後,當年的仇恨也隨之煙消雲散了。

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葉易琛當即決定,今天下班之後,去看看林宇傑,順便再問問他關於五年前的那件事情。

這件事情始終是卡在他心頭的一根刺,一日不弄清楚,這一根刺一日不會消失。

下班之後,葉易琛直接驅車前往林宇傑所在的醫院。

葉易琛本來打算去見一見韓靳的,不過想了想,最終還是沒有去。

他和韓靳始終不對盤,見麵估計也不會很和諧,既然這樣,還不如不見,葉易琛徑自前往林宇傑的病房。

葉易琛沒有急著進去,而是透過門上的玻璃,朝裏麵張望。

還是如同上次一樣,林宇傑正在屋子裏麵努力的練習走路。

一樣的蹣跚,一樣的吃力,不過葉易琛能夠感覺出,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認真,很努力。

與上次相比,林宇傑的步伐明顯的要穩了一些,這就是他辛苦練習的成果吧。

林宇傑還是如同五年前一樣,一樣的認真執著,葉易琛相信,憑著他的這一份堅持,他一定能夠重新站起來。

正在練習的林宇傑突然停住了腳步,喝道:“誰!”他感覺到有人窺探他,這讓他很不滿。

葉易琛聞言,沒有應聲,伸手推開了房門,邁步走進去。

林宇傑沒有轉身,直接吼道:“出去,誰讓你進來的。”

林宇傑以為來人是醫院裏的護士,又來勸他休息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