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話語,他聽得太多,已經厭煩了,他不想再聽到這樣的話語。

“多年不見,脾氣見漲啊!”葉易琛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道。

這樣的話語,這樣的口吻,和五年前如出一轍,好像這麽多年,都隻是南柯一夢,一切都沒有發生,他們還是如同以前一樣,是很好的朋友。

林宇傑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語氣,身體僵直了。

他在心裏大喊:“是他嗎,怎的是他嗎,他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林宇傑的心中有許多的疑問,在此刻,全都湧上心頭,讓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下一刻,他急急忙忙的轉身,急於求證,來人是不是他以為的那個人。

由於轉得太急,林宇傑一個重心不穩,眼看著就要摔倒在地。

葉易琛見狀,連忙迎上去,扶住了林宇傑。

“沒事吧,我扶你坐下!”葉易琛想要攙扶著林宇傑到床上坐下。

林宇傑腳步絲毫不動,直直的站在原地,一雙眼睛死死的看著葉易琛,好像看到了什麽不可思議的東西。

“怎麽,幾年不見,不認識了?”葉易琛調侃道。

“是你,是你!”林宇傑下意識的想到那個熟稔的稱呼阿琛,但是他忍住了,這個稱呼,現在已經不適合從他的嘴裏說出來。

自從聽到了韓靳和林雨墨的那次談話之後,他開始恨葉易琛,恨他在他最需要林雨默的事情,搶走了對方。

“是我,阿傑,我們又見麵了!”

“你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為什麽!”林宇傑顯得很激動。

眼前的葉易琛,是那樣的帥氣,俊帥的臉龐,身上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久居上位的威嚴,一看就是一個成功人士。

這一些,看在別人的眼中,是羨慕,但是看在林宇傑的眼中,卻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睛。

想當初,他也和葉易琛一樣,是萬人矚目的嬌子,可是現在呢,葉易琛依舊是嬌子,而他卻淪落成為一個殘廢,一個連路都不會走的人。

這樣的落差,讓林宇傑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葉易琛越優秀,林宇傑的心就越難過,他的心,好像被人用鈍刀砍著,一刀又一刀,雖然沒有受傷,卻很疼。

“上次默默住院,我經過這裏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了你!”葉易琛撒謊了,有些事情,他不想讓林宇傑知道。

他了解林宇傑的驕傲,如果讓林宇傑知道他現在的醫藥費,都是由他支付的,依照林宇傑的脾氣,絕對不能接受,所以他選擇了瞞住林宇傑。

“出去,給我出去!”林宇傑一邊喊,一邊掙紮,他不想被葉易琛扶著。

“阿傑,不要這樣,你會摔倒的。”葉易琛勸道。

他從來沒有想過,當年那個脾氣很好,笑起來很靦腆的男孩,變化會如此之大。

葉易琛差一點就以為,眼前的這個人,不是他多年前認識的那個人了,他的變化太大,簡直像是換了一個人。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放開我

!”阿傑並沒有停止掙紮,反而掙紮得更加的激烈了。

“阿傑,當年的事情,我都不計較了,你還想怎樣?”葉易琛的語氣也變得不好。

他本來就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剛剛他都如此示好了,林宇傑還這樣對他,這讓他有些生氣。

他也有屬於自己的驕傲,他不想用自己的熱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

“當年的事,你還好意思提當年的事,你沒有資格和我說這些!”林宇傑很氣憤。

當年,如果不是葉易琛誤會了林雨默,揚言要報複她,或許就不會有以後的事情了。

如果那件事情沒有傳揚出去,它就會隨風而逝,林雨默就不會因為那件事情,被逼得進療養院,而他也不會因為追林雨默而受傷。

如果沒有葉易琛,或許他現在和林雨默,正過著幸福的生活。

其實林宇傑明白,這一切都是巧合,都是造化弄人,和葉易琛沒有多大的關係。

但是自從他變成這個樣子之後,他就變得有些偏執,喜歡鑽牛角尖,所以他認定了這件事情和葉易琛有關,就不會改變。

“我為什麽沒資格提,你可別忘了,我才是受害者!”葉易琛火了。

他來這裏,是想要重修友誼的,不是來挨罵的。

“你知道嗎,我變成今天這樣,全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現在,你還有臉說你是受害者嗎?”林宇傑怒吼道。

葉易琛聞言,愣住了,他從來沒有想過,林宇傑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會和他有關。

他知道林宇傑是五年前受傷的,而那個時候,他根本就不在國內,這件事情按理說,怎麽也和他扯不上關係。

“我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沉下了臉,他覺得事情的真相,應該很重要,他希望能夠知道。

“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林宇傑斷然拒絕,那件事情是他心中永運的痛,說一遍,就等於重新再經曆一遍,這對於他而言,太殘忍了。

“你在逃避什麽?”葉易琛不打算放棄,步步緊逼,他想透過這件事情,弄清楚,五年前的那一切,到底是怎麽回事。

現在回想起來,他總覺得事情越想越蹊蹺,越想越不對勁,可是他又找不出到底什麽地方不對勁。

葉易琛的脾氣也上來了,他決定要將這件事情弄清楚,不能再這樣稀裏糊塗的過日子,被蒙在骨子裏五年,已經是他忍耐的極限。

“你滾,滾啊!”林宇傑隻一味的急著趕人,對於當年的事情隻字不提。

“今個我就偏不走了。”葉易琛算是跟林宇傑杠上了。

“葉易琛,我讓你滾,你沒聽見嗎?你帶著林雨默,滾出我的生活,我這一輩子,再也不想見你們!”林宇傑吼道。

林宇傑一看到葉易琛,就會想到林雨默那日在電話裏麵說的那一番絕情的話語,他永遠都忘不了,林雨默因為葉易琛不要他了這個事實,這是他心中永遠無法抹去的傷痛。

這些日子以來,林宇傑一直努力的練習,一方麵是因為他真的渴

望重新站起來,另一方麵,則是他不想讓自己閑下來,因為一閑下來,他就忍不住想起林雨默,他就心疼,疼地無法呼吸。

所以他隻能借由高強度的訓練,讓自己的身體疼痛,讓自己麻木,隻有這樣,他才不會去想那些讓他痛苦的回憶。

這是他的一種逃避,他希望隨著時間的流逝,他能夠將林雨默,以及關於林雨默的一切通通忘記,雖然這件事情對於他而言太過於艱難,但是他願意嚐試。

“林雨默?你現在為什麽會如此的恨她,當初你不是那麽的寶貝她嗎,現在怎麽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五年前與五年後的林宇傑,對於林雨默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轉變,這一轉變,讓葉易琛不解。

葉易琛的直覺告訴他,這所有的事情,林雨默才是那個症結所在的地方,或許想要知道真相,林雨默那裏,才是突破口。

這一個想法剛剛一產生,就在葉易琛的心中生根發芽,再也揮之不去。

葉易琛萬萬也想不到,林雨默與林宇傑的關係的惡化,起因還是因為他。

如果不是他當初吃醋對林雨默提出了那個無理要求,林雨默也不會給韓靳打電話,林宇傑就不會無意中聽到那個電話,對林雨默產生誤解。

可惜當初的那番話,隻是葉易琛隨口一說,他早就忘了自己說過那一番話,更不可能知道,那一番話對林雨默,以及林宇傑照成的深遠的影響。

“不要試圖從我這裏得到什麽,我什麽都不會說!”林宇傑說著,突然一個用力,推開了葉易琛,而他因為反作用力,摔倒在地。

葉易琛見狀,想要扶起林宇傑,他雖然生對方的氣,但卻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對方躺在地上而不管不問。

可林宇傑卻揮舞著雙手大喊著:“滾開,我不需要你扶,我不需要你可憐我!”

林宇傑掙紮著朝著床邊爬去,然後按響了床頭的一個按鈕,這個按鈕是召喚護士用的,他趕不走葉易琛,所以他想到了護士,希望護士能夠幫助他趕走葉易琛。

葉易琛看著林宇傑的舉動,很生氣,也很傷心,難道錯過了就真的錯過了,他們真的永遠都不可能再次成為朋友,永遠都不可能回到從前了嗎。

這樣的認知,讓葉易琛感覺難過。

很快,護士小姐和韓靳一起趕到了病房。

原來醫院裏麵的護士小姐知道林宇傑對於韓靳來說是特殊的,所以剛剛看到屬於林宇傑房間的召喚燈亮了之後就急急忙忙的趕來,有恰好在趕來的途中看到韓靳,順口就將這件事情告訴了韓靳。

韓靳一聽說林宇傑可能出事了,連忙跟著過來了。

兩人都沒想到進門會看到這樣的一幕。

韓靳二話沒說,直接奔到林宇傑的身邊,將他扶起來,扶他到旁邊的床上坐好。

做完這一切,韓靳才將視線落到葉易琛的身上:“你為什麽會在這裏?”

“我來看看老朋友,不過對方似乎沒有把我當成朋友!”葉易琛的語氣很平淡,沒有摻雜個人的感情,就好像是在談論天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