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麵部表情也很平淡,讓人看不透他現在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麽。

“韓靳,讓他走,我不想看到他,讓他走!”林宇傑焦急的說道。

葉易琛待在這裏一刻,他的心中就不舒服一刻,他恨不得葉易琛馬上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韓靳聞言,拍了拍林宇傑的肩膀,給予他無聲的安撫,然後站起身,朝著葉易琛走去。

“葉先生,我的病人不歡迎你,請你離開他的病房,他需要安靜的環境,好好的休息,而且不適合動怒!”韓靳說道。

說完之後,韓靳小聲的對著葉易琛說道:“有什麽事情,出去再說!”

這一句話韓靳說得很小聲,除了葉易琛之外,沒有人聽到。

“如果我不走呢?”葉易琛沒有聽從韓靳的話,立刻離開。

他葉易琛可不是隨便就能被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

“葉先生,請你自重,這裏是醫院,你如果不願意離開,我就隻好請人將你請出去了!”韓靳暗自警告葉易琛。

像葉易琛這樣的名人,絕對不願意在醫院裏麵這樣丟醜。

當然,韓靳也知道,他也就隻能嘴上說說,他可不敢真的動葉易琛。

就連醫院的院長看到葉易琛,都要禮讓三分,他也有屬於自己的顧慮,他倒不是擔憂自己會受到懲罰,而是擔憂葉易琛會遷怒這家醫院。

韓靳在這家醫院工作了這麽多年,對於這家醫院,已經有感情了,自然不願意看到因為自己的事情,牽連了這家醫院。

“好,我走!”韓靳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葉易琛覺得自己在糾纏下去,就太沒意思了,他可不是一個喜歡糾纏人的人。

葉易琛說完,二話不說,轉身離開了這間病房,臨走之前,還不忘深深的看了林宇傑一眼。

那樣的眼神,好像真能看透一切似的,讓林宇傑覺得不自在,幸好隻是一眼,要不然他很有可能會再次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

葉易琛從林宇傑的病房中走出來之後,沒有離開醫院,而是熟門熟路的去了韓靳的辦公室,有些事情,他想要問問韓靳。

葉易琛走了之後,林宇傑的情緒也慢慢的穩定下來。

韓靳給他做了一係列的檢查,確認他的身體沒有什麽大礙之後,才放下心來。

“阿傑,你今天也累了,早點休息吧,恢複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這需要一個過程,你不能操之過急,必須慢慢來,你明白嗎?”韓靳苦口婆心的說道。

同樣的話,韓靳都不知道自己說了多少遍了,可惜林宇傑一次都沒有聽進去。

雖然知道說這些話,或許沒什麽效果,可是韓靳還是忍不住說了。

“恩!”阿傑躺在床上,點了點頭,沒有多言。

再次見到葉易琛,他心亂如麻,此刻他真的沒有什麽心情和韓靳說話。

韓靳見林宇傑一副不打算說話的樣子,也不多言,歎了口氣,帶著護士小姐離開了,留給林宇傑一個安靜的空間,讓他好好的想想。

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或許

當年留下的那個結,就快要解開了。

韓靳回到辦公室,就看到葉易琛坐在他的位置上,手裏還端著一杯咖啡,好不愜意。

“怎麽,將我這裏當成你的辦公室了。”韓靳說道。

“請坐!”葉易琛指了指旁邊的沙發,那舉動,好像這裏真的是他的地盤,而韓靳才是客人。

韓靳見狀,也不生氣,直接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說吧,什麽事,我知道葉總是個大忙人,應該沒有閑心找我聊天。”

“你知道我想問你什麽,我想知道真相,所有的真相,我討厭這種被蒙在骨子裏的感覺。”葉易琛直接說明自己的來意。

這些事情本來就沒有什麽好藏著掖著的。

“如果我說不知道呢?”

“不可能,你和默默,還是阿傑的關係都不淺,而且這些年和他們都有所接觸,你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事情。”葉易琛才不相信韓靳會真的不知道。

“你和默默還有阿傑的關係也不淺,你不是也不知道這些事情的真相嗎?所以我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再說,即使我知道,我也隻是旁觀者,我沒有資格,將這些事情告訴你!”韓靳沒打算告訴葉易琛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

這件事情,隻有林雨默和林宇傑才有資格告訴葉易琛,其他人,都沒有那個資格,包括他。

“真的不說!”葉易琛死死的盯著韓靳,希望能夠從他的臉上看到猶豫或者是鬆動。

可惜他失望了,韓靳的表情很平靜,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波動。

“不是不說,是不能說!”韓靳沒有鬆口。

“好,你不說,我也有辦法,弄清楚這件事情的真相!”葉易琛這次算了鐵了心,一定要弄明白。

韓靳聽到這話,臉上的表情終於出現了變化:“不要傷害默默或者阿傑,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哦,這話倒是有趣了,你認為你有能力對付我嗎?”葉易琛對於韓靳的威脅,絲毫不以為意。

“葉易琛,我勸你,不要試圖去尋找真相,現在這樣難得不好嗎?你安安心心的和默默在一起,阿傑也能夠安心的接受治療,你為什麽非要去打碎這一份平靜。”韓靳很不解葉易琛為什麽對於這件事情如此的堅持,難道事情的真相,真的有那麽重要嗎?

“我討厭被人欺騙,而且你所謂的平靜,隻是你們刻意營造出來的,它根本就不牢靠,一碰就會碎,今日就算我不糾纏於這件事情,以後也會有人糾纏於這件事情,這一份平靜,始終會被打破,與其被別人打破,讓我措手不及,還不如,我來打破它。”

葉易琛對這件事情很堅持,他喜歡凡是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這件事情也不列外。

“你會後悔的。”韓靳真的很想阻止,可是他知道,想要阻止,太難。

“我葉易琛做事,從來都不會後悔!”葉易琛丟下這句話,瀟灑的從椅子上站起來,從韓靳的身邊走過,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韓靳看著葉易琛,想要阻止,最終卻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能夠攔得住葉易琛一時

,卻攔不住對方一輩子,如果葉易琛堅持要弄個水落石出,他根本就無法阻止。

從醫院出來之後,葉易琛直接驅車趕回了葉宅。

葉易琛一進門,就看到林雨默端著一杯茶,從廚房中走出來。

林雨默也看到了葉易琛,連忙迎上來。

“阿琛,今天怎麽這麽早就回來了!”

這段時間葉易琛由於工作上的事情,經常在公司加班,很少這個時間就回來的。

“今天的事情不多,就早點回來了,你這是要去哪裏?”葉易琛看了看林雨默手中的茶。

“這是我給老爺子泡的茶,我正要給老爺子送去!”

自從林雨默從德國回來之後,葉老爺子對於她的態度明顯的好轉了,而在雙方接觸的時候,葉老爺子也了解到林雨默很會泡茶這件事情。

葉老爺子在喝過林雨默泡的茶之後,就喜歡上了她泡的茶,還時常和她湊在一起研究泡茶的經驗和技巧。

一來二往的,兩人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好,林雨默一有空,就會給葉老爺子泡茶,給他醒醒神。

“那你先送去,送完之後到客廳,我在這裏等你,找你有事!”

“恩,我去去就來!”林雨默說完,端著茶,急匆匆的上樓了。

僅僅過去三分鍾,一個嬌小的身影就急急忙忙的衝了回來,顯得很焦急。

葉易琛看著那急匆匆趕來的身影,眼底閃過一抹笑意以及柔和,下一刻,他的眼眸再次變得深邃,讓人產生錯覺,以為自己眼花了。

“阿琛,我回來了,你找我什麽事,說吧!”

“跟我走!”葉易琛二話不說,拉著林雨默就朝外麵走。

“阿琛,等一下,我身上還穿著圍裙呢!”林雨默可不想就這樣出門,太丟臉了。

“到車上再弄!”葉易琛聞言,連腳步都沒有停一下。

這件事情他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不能拖下去,他發現自己對於林雨默的免疫力越來越低,他害怕拖下去,自己會忍不住改變主意。

林雨默見葉易琛這麽著急,以為有什麽急事,也不再多言,默默的跟在葉易琛的身後。

兩人坐上車子,葉易琛駕駛著車子離開了葉宅。

林雨默一邊解開身上的圍裙,一邊好奇的詢問:“阿琛,我們這是要去哪裏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葉易琛知道,如果讓林雨默知道此行是去見林宇傑的,她肯定不願意去。

“到底什麽事情啊,還弄得這樣神秘!”林雨默開始胡思亂想,最近兩人的關係不錯,讓她忍不住有些期待,葉易琛是不是準備了什麽驚喜,所以才故作神秘。

一想到這裏,林雨默的心中忍不住冒起一個個甜蜜的泡泡,開心不已。

在林雨默陷入自我陶醉的時候,葉易琛正在暗自打量著林雨默。

他忍不住想著:“到底哪一個默默,才是真實的默默,或者整件事情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陰謀!”

想到這裏,葉易琛忍不住開口問道:“默默,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麽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