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琛,你怎麽突然問這個?”林雨默不解的看著葉易琛。

“沒事,就是隨便問問,我想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了解我。”葉易琛隨便找了一個理由。

“我記得你好像說過,你最討厭別人威脅你!”

“還有呢?”葉易琛繼續追問,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林雨默做思索狀,良久才搖了搖頭:“不知道了。”

其實林雨默知道,葉易琛還討厭被人欺騙,對此她可是記憶深刻,隻是她心中有所顧忌,所以故意沒有提這件事情。

“你難道忘了,我討厭被人欺騙嗎?看來你對於我的事情,可不是很上心,你說我應該要如何懲罰你呢?”

林雨默聞言心中一動:“阿琛為什麽會突然提起這件事情,難道他知道了什麽?”

想到這裏,林雨默開始緊張了,她知道那件事情不可能瞞葉易琛一輩子,但是她私心裏還是希望這件事情能夠瞞得久一點。

因為這段時間,她過得很幸福,她不奢求能夠一輩子永遠這樣的幸福,但是她希望這份幸福能夠維持得長久一點,或許她的後半生,就要依靠這些幸福的回憶過活。

“我隻是隨便說說,你的反應怎麽這麽大,難道你有事情欺騙了我?”葉易琛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道。

“沒有,我怎麽可能欺騙你!”林雨默連忙搖頭否認,她那個焦急的樣子,給人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葉易琛聞言,眼底閃過一抹失落,剛剛的那一番對話,是他給予林雨默最後的機會,他本來已經想好,如果林雨默主動承認自己欺騙了他,他會考慮原諒對方。

可惜林雨默錯過了最後一次機會。

“最好沒有!”

葉易琛說完之後,再也沒有開口,林雨默似乎也有心事,也陷入了沉默,兩人之間的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一路無言,當葉易琛突然停下車子,打開車門走下車子的時候,林雨默下意識朝著車窗外看了一眼。

這一眼,讓林雨默臉上的血色全都褪去,一張臉慘白慘白的,看起來很難看。

林雨默的內心深處叫囂著:“怎麽是這裏,怎麽是這裏,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到了,下車吧!”葉易琛繞過車子,打開了林雨默這邊的車門。

“阿琛,我們到這裏來幹什麽?”林雨默的心中,還存在著一點點僥幸。

“來見一個老朋友!”葉易琛說道。

林雨默最後的希望碎了一地,葉易琛的朋友並不多,又恰巧在這間醫院的更是不多見。

林雨默的心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林宇傑,除了林宇傑,她實在是想不到其他的人選,她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葉易琛的另外一個朋友也正好住在這間醫院裏麵。

“阿琛,我看我就不進去了,你的朋友,我去見,不太方便!”林雨默打算當鴕鳥。

“沒事,這個人你也認識,而且相當的熟悉,我想他不會介意你的出現!”葉易琛的笑容很燦爛,隻是這樣的笑容,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冷到了透心涼

,好像血液都要被凍住了。

“阿琛,我可以不去嗎?”林雨默哀求道。

“不行,快點下車,不能讓人久等!”葉易琛強勢的命令道。

既然都已經將人帶到了這裏,葉易琛就沒有打算給林雨默繼續逃避的機會。

“不,我不去!”林雨默語氣突然一變,變得強硬起來。

上次林宇傑那激烈的反應她還記憶猶新,她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去見林宇傑,更不想同時見到林宇傑和葉易琛。

“林雨默,你還打算逃避到什麽時候,你真認為我葉易琛是三歲小孩子,那麽好騙嗎?或許你一直很享受欺騙我的過程,認為這很好玩,聰明的葉易琛居然被你耍得團團轉,很驕傲是吧!”

林雨默死死的抓住門把,低著頭,不說話。

這個時候,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麽,能說些什麽,唯有沉默以對。

“說話啊,你打算沉默到什麽時候!”葉易琛不給林雨默逃避的機會,步步緊逼。

林雨默依舊不說話,如果現在地上有個洞的話,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鑽進去,躲起來,不再出來。

“林雨默,我再說最後一遍,下車,你如果不下車,我可就要動手了!”葉易琛打定主意,今天就算是拖,也要將林雨默拖進去。

三十秒鍾過去了,林雨默依舊沒有動。

林雨默是那種表麵上看起來柔弱,但是一旦倔強起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個性。

而這一次,林雨默是打定了主意不踏進這個門,即使知道這樣的做法很鴕鳥,隻是被動的逃避問題,但是她還是堅持這樣做。

葉易琛見林雨默根本就不將他的話當一回事,終於怒了。

他葉易琛可不是一個能夠輕易被人無視的人。

葉易琛直接走到林雨默的身邊,然後伸出雙手,打算將林雨默強行從車子裏麵抱出來。

可是林雨默的雙手,死死的抓住車子,平日裏的柔弱,在這一刻消失無蹤。

林雨默也不知道從什麽地方生出來這麽大的力氣,居然讓葉易琛一時之間無法撼動。

“放手!”葉易琛命令道。

林雨默聞言,抓得更緊了。

葉易琛暫時放開林雨默,伸出雙手,用勁扳開林雨默的手。

男女之間在力氣上總歸是有些差別的,葉易琛這一較真,林雨默頓時不是對手了。

林雨默的手慢慢的被扳開,她的雙手因為葉易琛用力過度而變得通紅通紅的,可是她卻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似得。

最後,葉易琛一個用力,終於扳開了林雨默的手。

葉易琛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立刻用勁將林雨默從車子裏強行拉出來。

林雨默見狀,掙紮著想要再次鑽回車子裏。

可惜葉易琛不會給她這樣的機會,他直接攔腰抱起林雨默,邁步朝著醫院走去。

“阿琛,放我下來,放我下來!”林雨默仍舊不放棄掙紮。

她可以預見,如果三人真的見麵了,那麽她這些日子苦苦守著的秘密,將再也保不住,她承受

不起這樣的後果。

葉易琛對於林雨默的喊叫無動於衷,堅定的邁出每一步,林雨默越是掙紮,他就越生氣,他氣林雨默這個女人,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想要瞞著他。

兩人的怪異舉動,吸引了周圍的人的目光,大家都好奇的打量著他們,一時之間,兩人成為了醫院裏的焦點。

葉易琛對此毫不理會,徑自朝著林宇傑的病房走去。

近了,更近了,林雨默的心緊緊的揪起來,她感覺,自己正在接近地獄,一個會將自己摔得粉身碎骨的地獄。

終於,葉易琛站到了林宇傑的病房門口。

“不要激動,我想你會很高興見到我這位朋友的。”

“阿琛,求求你,我不想進去!”林雨默做著垂死掙紮。

“都到門口了,哪有不進去的道理!”葉易琛放下林雨默,但是一隻手卻緊緊的拉著林雨默的右手,不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

葉易琛沒有敲門,直接動手開門。

那扇門,緩緩的在兩人的麵前展開,屋內的人,聽到開門聲,下意識的朝著門口的方向看過來。

一時之間,眾人的視線交織在一起。

林宇傑的病房中,韓靳正在給他做例行檢查。

韓靳看到林雨默和葉易琛的時候,愣住了,他沒有想到葉易琛居然會做出這樣過激的舉動。

林宇傑和林雨默看著對方,陷入了沉默。

而葉易琛則是擺出一幅看好戲的姿態。

林雨默看著林宇傑,就那樣靜靜的看著,眼眶忍不住紅了,眼中閃著淚花。

有多久,兩人沒有像這樣對視了,以往覺得很正常的舉動,在此刻卻顯得生疏,這一刻,林雨默才清楚的意識到,不知什麽時候,他們已經從親密無間的姐弟變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病房中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最終,林宇傑率先出聲打破了這一份沉默:“出去,給我出去,這裏不歡迎你們,給我出去!”

葉易琛拉住林雨默的手,在林宇傑的眼中就是兩人親密的牽著手,這是他以前期待看到的畫麵,現在終於看見了,卻覺得無比的刺眼。

韓靳在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朝著葉易琛和林雨默走來:“我們先出去吧,阿傑現在的情緒很不穩定,不能再受到任何刺激了。”

韓靳對於葉易琛的舉動很不滿,可惜現在不是抱怨的時候,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及時采取措施,不要讓這件事情變得更加的糟糕。

“不,我今天一定要弄清楚五年前的真相!”葉易琛站在原地,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既然決定了這樣做,他早已鐵了心要知道真相,絕對不會輕易的妥協。

韓靳拉扯著葉易琛,試圖將他拖出去:“葉易琛,你不要太過分了。”

“我過分,你居然說我過分,身為當事人,我卻一直被蒙在骨子裏,什麽都不知道,現在你居然說我過分了,難道這件事情我沒有知道的權利嗎?”葉易琛質問韓靳。

他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做得有多過分,他理應擁有知情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