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和韓靳的爭吵,林雨默一句都沒有聽進去,她現在的眼裏隻有林宇傑。

雖然曾偷偷的看過林宇傑,可是兩人麵對麵看著對方,似乎已經是很遙遠的事情了。

林雨默仔細的看著林宇傑,生怕遺漏了任何一個細節。

林宇傑的臉頰消瘦了,常年掛在臉上的笑容也被陰霾所取代,清澈的雙眸裏多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此刻他正斜躺在床上,雙手放在棉被外麵,右手上還掛著鹽水。

林雨默的雙唇顫抖著,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艱難的吐出兩個字:“阿傑!”

這兩個字,很輕很輕,輕得如果不注意,都聽不到了。

林宇傑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身體一僵,下一刻,他一揮手,將床頭櫃上的東西,全都掃落在地。

他用的正好是掛點滴的右手,這一下子,弄到了他手背上的針,鮮紅的血液順著透明的管子往上倒流,看起來挺恐怖的。

“阿傑,你的手!”林雨默驚叫道,邁開腳步,想要朝著林宇傑奔去。

“滾,我不需要你的關心!”林宇傑見林雨默想要靠近他,更加激動的揮手,最後更是一氣之下,動作粗魯的拔掉了針頭。

“阿傑,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你應該明白,我是有苦衷的!”林雨默終於忍不住哭了。

雖然葉易琛是她最在意的人,但是林宇傑在她的心中也占有很大的分量,她永遠忘不了兩人小時候,相依為命的那段日子。

此時看到林宇傑這樣的反應,她的心如刀絞。

“你不需要和我說這些,我也不想聽,你不是已經做出了選擇嗎,為什麽還要出現在這裏,你走,走出我的生命,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說出這一番話,林宇傑的心在滴血。

曾幾何時,林雨默是他最不想傷害的人,是他想要守護一輩子的人,可是現在,兩人之間剩下的卻隻有這些了。

這樣的事實讓林宇傑痛苦。

“阿傑,真的無法挽回了嗎?”林雨默的心底深處,還隱藏著一絲絲的期待。

“在你狠心的說出那番話,做出那個決定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回不到從前了。”林宇傑說道。

就連林宇傑都沒有意識到,他說出這一番話,目的並不全是為了傷害林雨默,他也是想要幫助林雨默。

林宇傑希望借此打消葉易琛的顧慮,既然林雨默已經做出了選擇,他的心中雖然很痛苦,很不滿,但是他的內心深處還是希望林雨默能夠得到幸福的。

關愛了一個人這麽多年,早就已經成為一種習慣,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林雨默早已成為林宇傑的一種習慣,即使他的心裏多麽恨她,還是忍不住關心她,為她著想。

林宇傑認識葉易琛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很了解葉易琛,他知道怎麽做,才有可能讓葉易琛放棄追查五年前的那件事情。

其實五年前的事情純粹是一個誤會,根本就不怕葉易琛查,可是依照葉易琛多疑的性格,越是解釋,他反而越不會相信,

想要真正的解決這件事情,必須從葉易琛思考的角度出發,站在他的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

葉易琛突然走過來,一下子將林雨默拉到他的身後:“少給我在這裏搞得像是生死離別似的,我今天隻想要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麽回事,林雨默,告訴我,你為什麽要瞞著我,還有,五年前你為什麽要設計我。”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對林宇傑那不舍的樣子,很生氣。

他知道兩人之間隻有親情,沒有愛情,可是看著林雨默居然如此在乎另一個男人,他覺得心裏不平衡。

在葉易琛的心中,早已經將林雨默當成他的私人物品,他認為林雨默的心中,眼中都隻能有他,不能有其他人,就連林宇傑也不行。

“不,阿琛,我不是故意想要騙你的,五年前,真的隻是一個誤會,我沒有設計你,真的沒有!”林雨默拉著葉易琛的手,急於想要解釋。

雖然到了這個時候再解釋,似乎有些晚了,她還是想要試圖挽回。

“你認為我還會信你嘛?不會,剛剛在車上我已經給了你機會讓你對我坦白,可是你沒有,林雨默,我再也不會相信你!”葉易琛絕情的宣布。

他嘴上這樣說,其實他心底深處還是希望這一切是真的,隻是他的驕傲不允許他說出這樣的話,他始終學不會率先低頭,或許永遠都學不會。

“夠了,葉易琛,你不要太過分了。”韓靳實在是看不下去,忍不住站出來說句公道話。

“我們之間的事情,不用你管!”葉易琛聞言,將矛頭指向了韓靳。

林雨默的心中回響著林宇傑和葉易琛所說的那些絕情的話語,心如刀絞,疼得讓她無法呼吸,她緊緊的抓著胸前的衣服,希望能夠讓自己的呼吸變得順暢一些,可惜卻沒有作用。

在場的三個男人,都沒有注意到林雨默的異常。

最終,林雨默眼睛一閉,暈了,身體軟到在地。

林雨默倒地的聲音引起了三人的注意。

“默默!”三人異口同聲的大喊道,這一刻,他們倒是相當的有默契。

下一刻,三個男人都急匆匆的想要扶起林雨默,林宇傑更是因為心急,摔倒在地。

葉易琛離林雨默最近,第一個趕到她的身邊,他蹲下身子,將林雨默抱在懷裏:“你給我醒過來,不要以為暈倒就能夠繼續逃避,我告訴你,我不會讓你再逃避下去!”葉易琛搖晃著林雨默的身子,試圖喚醒她,一直以來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他,難得的表現出慌亂。

“葉易琛,你還要怎樣,默默已經昏倒了,你還要折磨她到什麽時候?”韓靳試圖從葉易琛的懷中搶過林雨默,查看一下她的情況。

葉易琛死死的抱住林雨默,不鬆手,讓韓靳根本無從下手,他也隻能嘴上說說,幹著急。

“默默是我的,我想要怎麽對她,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葉易琛嘴上這樣說,卻停止了搖晃林雨默的動作。

“在其他地方我管不了,但是在這裏,我必須管,我是醫生,有人在我

的暈倒了,我就不能不管,即使不是默默,我也會管,我必須馬上給默默做檢查,葉易琛,你如果不想害了默默,就將她交給我。”韓靳怒吼道,都什麽時候了,還在他的麵前耍霸道,真是夠了。

韓靳的話,喊醒了葉易琛。

林雨默暈倒,他很著急,正是因為著急,他才暫時失去了平日裏的思考能力,韓靳的一席話,才將他吼醒,讓他的理智重新回籠。

“你看看吧!”葉易琛主動鬆開了林雨默。

韓靳見狀,立刻接過林雨默,給她做了一些簡單的檢查。

檢查完了,韓靳忍不住鬆了一口氣:“她隻是情緒波動太大,所以暈倒了,沒有什麽大礙,休息一下就好了!”

葉易琛聞言,猛地一下子將林雨默從韓靳的懷中搶走,然後抱著林雨默,迅速離開。

“真是個土匪!”韓靳看著葉易琛離開,沒有阻止,隻是自言自語的發表感歎。

反正攔下葉易琛,將林雨默強行留下來,等她醒了,還是會回到葉易琛的身邊。

既然已經明知道結局,韓靳也懶得去做那個壞人了,吃力不討好。

下一刻,韓靳收回了視線,快步走到林宇傑的身邊,將他扶起來抱怨道:“你也是,一頭倔驢!”

林宇傑看了看韓靳,然後轉過頭,避開了他的視線。

林宇傑覺得挫敗,剛剛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卻幫不上任何忙,他覺得自己好沒用,他看不起自己。

“阿傑,你這是何必呢,傷害別人也傷害自己。”韓靳忍不住多說了幾句。

別人猜不透林宇傑怎麽想的,他卻能猜透。

當初林雨默的那番話,雖然傷人,不過依照林宇傑的性格,絕對不會反應這樣的激烈,這就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林宇傑故意想要趕走林雨默,不讓她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韓靳明白,林宇傑這樣做,全都是為了林雨默,一方麵是害怕自己會拖累她,另一方麵,是害怕影響她和葉易琛之間的感情。

或許林宇傑的心中,還是有些不理解林雨默的,但是他還是忍不住為對方著想。

“別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了解我!”林宇傑說完,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腦袋,擺出一副不打算再說的架勢。

他這個樣子,其實是被說中了心事之後,心虛的表現。

韓靳也不繼續糾纏,有些事,心裏明白就好,不是非要點破的。

韓靳離開了,整個病房中隻剩下林宇傑一個人,享受這一份安靜與孤獨。

葉宅,林雨默的房間中,她正躺在床上,身體不安的扭動著,嘴裏喃喃自語:“我不是,我不是掃把星,不是我害的,不是我!”

冷汗爬滿了她的臉頰,她的手緊緊的抓住被子,眉頭緊鎖,看樣子,她夢到了什麽不好的東西。

一雙纖細的手,輕輕的搖動她,喊著:“默默,快醒醒,默默,快醒醒!”

閔菁菁看著林雨默這個樣子,很心疼,可是林雨默似乎睡得很沉,任憑她怎麽叫也叫不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