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葉易琛直接將林雨默從醫院抱回了家裏,並且請醫生幫她檢查了一下,確認真的沒有大礙之後才放下心來。

而葉易琛因為有急事,急匆匆的出門了,臨走之前,請閔菁菁照顧林雨默。

“不要,阿傑,阿傑!”林雨默突然喊了兩聲阿傑的名字,眼睛猛地一下子睜開了。

她的身子一下子從床上做起來,雙手揮舞著,大喊道:“阿傑,快跑,阿傑,快跑。”

原來林雨默夢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幕,她眼睜睜的看著一輛車子朝著林宇傑撞去,卻無能無力。

在夢中,她大聲的喊叫,希望能夠提醒林宇傑,讓他小心,可是林宇傑卻好像沒有聽到似的,依舊傻傻的站在那裏。

眼看著車子離林宇傑越來越近,馬上就要撞上了,林雨默的腦海中不由的閃現林宇傑滿身是血的躺在血泊裏的畫麵,最終,她被嚇醒了。

閔菁菁見狀,連忙伸出手抱住林雨默,安撫道:“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沒事了,這隻是一場夢而已,沒事了!”

這熟悉的聲音,讓林雨默的情緒漸漸的平靜下來。

“是夢,隻是一場夢!”林雨默喃喃自語,下一刻,她追問道:“這裏是哪裏,這裏是哪裏?”

“這裏是葉宅,你正在你的房間裏麵啊!”閔菁菁說道。

林雨默聞言,四處打量了一下一番,暗自鬆了一口氣,這裏真的是她熟悉的那個房間,一切都是那樣的熟悉,這讓她心安。

林雨默以為,所有的一切都隻是一場噩夢,包括葉易琛帶著她去醫院,見到了林宇傑以及林宇傑對她的惡言相向,這一切的一切,她都以為隻是一場夢。

“現在什麽時候了,阿琛回來了嗎?”林雨默問道。

雖然她希望那一切都是一場夢,但是記憶中的一幕幕都是那樣的清晰,好像真的發生過似的,她很不安,想要向葉易琛求證一下,隻有從葉易琛的嘴裏親口確認了這件事情,她才能心安。

“阿琛送你回來之後,因為有急事,就先離開了。”閔菁菁說道。

“阿琛送我回來,我不是一直都沒有出門嗎?”林雨默很不解,如果這一切都隻是一場夢,那麽她應該沒有出門啊。

“你忘了,下午的時候你同阿琛出去了一趟,結果不知道因為什麽你暈倒了,阿琛急急忙忙的送你回來,還特意找醫生幫你看了看。”

林雨默聞言,好不容易恢複了一點血色的臉頰,再次變成一片死灰。

不是夢,那一切都不是夢,而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天啊,阿琛都知道了,五年前的事情,阿琛都知道了。

這個事實,對於林雨默來說,太具有衝擊力,她差一點就再次暈倒了。

閔菁菁見狀,也明白自己似乎說錯話了,連忙說道:“默默,你別這樣,你這個樣子,會嚇到我的。”

“菁菁,我的心很亂,我想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今日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林雨默想要一個人安靜的思考一下,接下來應該要怎麽做,應該如何麵對

葉易琛。

“默默,你一個人沒事嗎?”閔菁菁很不放心留下林雨默一個人。

“沒事,隻是有些事情,我想要一個人好好的想想!”

“你得答應我不會做傻事!”閔菁菁還是有些不放心。

林雨默努力擠出一個微笑,說道:“放心,我不會做傻事的,這個世上還有太多我放不下的東西。”

“好,那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再來看你!”閔菁菁說完,依依不舍的離開了。

一整晚,林雨默都窩在被窩裏,眼睛睜得大大的,一點睡意都沒有,她現在心亂如麻,怎麽可能睡得著。

而葉易琛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這讓林雨默感覺到意外,依照他的脾氣,這件事情不可能就這樣算了的,而他居然沒有主動上門討個說法,這實在很詭異。

林雨默覺得這是暴風雨之前的平靜,風暴肯定正在蘊量。

從那天以後,整整過去了三天,這三天裏,林雨默沒有邁出房門一步,葉易琛也沒有來找她,好像她已經被人遺忘了。

閔菁菁倒是經常來陪她說話,變得法的逗她開心,也曾經勸說她說去走走,最終都沒有成功。

林雨默不願出門,一方麵是因為害怕遇到葉易琛,因為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麵對葉易琛,另一方麵,則是在賭氣。

林雨默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對於葉易琛強行帶著她去見林宇傑這件事情,還是很生氣的。

隻是她凡事都喜歡憋在心裏,不願意說出來,所以她用這樣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憤怒,生氣。

而且林雨默的脾氣很倔強,一旦認定了的事情,就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從這一點來看,她和葉易琛還真的很像,隻是兩人的表達方式有所不同。

葉易琛的表達方式是火爆和灼熱的,很容易傷害到身邊的人,而林雨默的表達方式則是沉悶和壓抑的,最容易傷害的是自己,卻也容易讓別人生氣,憤怒,心裏不痛快。

轉眼,三天就過去了,而閔菁菁的忍耐也已經到頭了,她給了林雨默三天的時間走出來,這是她的極限。

今天,不管林雨默願不願意,她都要林雨默麵對現實,不要再做縮頭烏龜了。

一大早,閔菁菁火急火燎的衝進了林雨默的房間,動作粗魯的掀開了林雨默的被子。

“起來,我們去晨跑!”閔菁菁將林雨默從床上拉起來。

林雨默頂著一雙熊貓眼,看起來很困,昨夜她又失眠了,快到早晨的時候,才迷迷糊糊的睡著。

沒想到剛剛睡下,又被人吵醒了。

“菁菁,一大早的你幹什麽啊!”林雨默睡眼朦朧的看著閔菁菁。

“我給你五分鍾時間,起床梳洗,五分鍾後,我們準時出發!”閔菁菁霸道的宣布。

“不,我不去晨跑!”林雨默試圖搶過被子,繼續埋頭睡覺。

葉易琛有晨跑的習慣,這個時候去晨跑,很有可能會碰到葉易琛,這是林雨默不希望發生的事情。

“你已經三天沒有出門了,你必須出去呼吸

一下新鮮的空氣,照射一下陽光,要不然,你的身體會受不了的!”閔菁菁死死的抓住被子,不願意放手,她決心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辦到。

“我不想出去,菁菁,請你不要勉強我!”

“林雨默,你這個縮頭烏龜,你還想要逃避到什麽時候,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但是我知道,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拖下去,反而會讓問題越來越嚴重,林雨默,你給我振作一點,勇敢的麵對問題,積極的解決它,要不然,你就不是我的朋友!”閔菁菁說道。

“菁菁,有些事情不是勇敢麵對,就能夠解決的!”林雨默很無奈,如果事情真像閔菁菁想的那樣簡單就好了。

“但是如果不麵對,更不可能解決,我知道追問你這些很不好,但是我還是想要知道,那日你們出去,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這件事情,閔菁菁一直想問,隻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今日,她終於忍不住問出口了。

“事情太複雜了,我不想讓你為我擔心!”

“林雨默,你到底還當我是朋友嗎,你認為我閔菁菁是那種朋友有難,卻害怕麻煩的人嗎?”閔菁菁有些生氣了,如果林雨默真敢回答是的話,她很有可能一時衝動之下,扭斷林雨默的脖子。

“菁菁!”林雨默慌忙想要解釋,閔菁菁是她為數不多的朋友,她很珍惜,不希望閔菁菁誤會她。

“說還是不說,一句話!”閔菁菁打斷了林雨默的話。

閔菁菁知道,這樣逼林雨默很不好,可是她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如果不逼著林雨默麵對現實,任由事情拖下去,事情可能會變得越來越嚴重。

這三日,葉易琛的表現也很奇怪,閔菁菁已經猜到兩人之間應該發生了些事情。

兩人走到今天這一步,其中經曆的心酸痛苦,閔菁菁都看在眼中,她不忍心看到林雨默好不容易挨近了幸福,又因為逃避,再次和幸福擦肩而過。

最終,林雨默妥協了,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的講述了一遍。

“你的戀愛史還真是曲折啊!”閔菁菁聽完之後,忍不住發表感歎。

林雨默和葉易琛真的很有緣,五年前能夠相遇,五年後居然還能夠再次相遇,或許上天也希望他們能夠在一起。

“林雨默,我告訴你,林宇傑的那件事隻是一個意外,你不要將所有的事情都攬到你的身上!”

“可是阿傑是因為追我,才受傷的!”對於這件事情,林雨默始終都耿耿於懷。

“夠了,林雨默,你真以為你是救世的耶穌嗎,什麽事情都往你的身上攬,你這個小小的肩膀,能夠承受得起這麽多的東西嗎?我問你,林宇傑是不是你撞的!”

“不是,可是….!”

“不是對不對,那這件事情和你有什麽關係。”

“可是他是因為追我!”林雨默辯解道。

“那我問你,當時你有讓他追你嗎?按照你所說的那樣,那個時候的你,連自己在做些什麽都不知道,肯定不可能叫林宇傑來追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