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事情不能這樣說!”林雨默認為閔菁菁是在故意歪曲事實,好讓她放下心中的包袱,但是她不能那樣做,那樣做太過於自私了,她的良心會感覺到不安。

“林雨默,我隻問你一個問題,我說的這些是不是事實!”閔菁菁不給林雨默說服她的機會。

閔菁菁思考問題,總是喜歡簡單直接,不喜歡繞彎子,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是事實,可是我不能照你說的那樣去想,我會覺得良心不安!”林雨默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對,問題就出在良心上麵,事實上,這件事情並不是你照成的,你根本就不需要付責任,隻是你覺得良心不安,因為你覺得整件事情都是因為你而起的,這就是你的想法,對不對?”

閔菁菁試圖站在林雨默的角度分析問題。

“恩!”林雨默點了點頭。

“既然你覺得對不起林宇傑,那麽逃避能解決問題嗎?你因為林宇傑不喜歡見到你,所以對他避而不見,你認為這樣就能彌補當年的一切,讓你安心了嗎?我告訴你,不能,你這樣,隻會讓自己越陷越深,終日活在痛苦與悔恨之中,永遠都走不出來!”

林雨默聞言低下了頭,她知道閔菁菁說的是對的,隻是她沒有勇氣去麵對罷了。

“抬起頭,告訴我你的決定,是打算繼續做縮頭烏龜,還是積極的想辦法彌補這一切,你的逃避,才是林宇傑不諒解你的地方,如果我是林宇傑,我也不會諒解你!”閔菁菁話說得很重。

閔菁菁這也是無奈之舉,林雨默太害怕受傷了,所以在自己的心的外麵,建造了一層厚厚的殼,如果她不給林雨默來點震撼點的東西,或許林雨默永遠都不會正視自己的心,然後按照她心中所想去做。

“可是阿琛,他會生氣!”林雨默心中有所顧慮,猶豫不決,不敢下決定。

“這件事情,隻是你的事情,和阿琛沒有任何的關係,他根本就沒有那個能力左右你的心,你說出這一番話,隻是下意識的想要用他當擋箭牌!”閔菁菁的一字一句,都敲擊在林雨默的心上,逼著她正視這一切。

“我想見阿傑,我想盡量的彌補他,即使他不理解,他不接受,我也要這樣做,因為這樣做,隻是為了讓我心安!”林雨默終於勇敢的邁出那一步,說出心底的想法。

“好,默默,我沒有看錯你,我閔菁菁的朋友,沒有一個是膽小鬼!”閔菁菁笑了,為林雨默而笑。

“走,我們現在就去醫院見阿傑!”一旦想通了,林雨默就變得迫不及待。

她已經錯過了那麽多時間,她不想再錯過了。

“不要著急,你難道就想要頂著一雙熊貓眼,蒼白的臉去見他嗎?見病人,是要給他帶去關懷和快樂,我敢保證,他看到你這個樣子,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想法!”閔菁菁製止了林雨默。

林宇傑和林雨默之間的心結,不是一天兩天能夠打開的。

現在林雨默想通了,其他的事情就可以慢慢的來,不用太操之過急。

林雨默聞言,迅速的

走到梳妝鏡前,看著鏡中那憔悴無比的臉頰,震驚的張大了嘴巴,如果不是鏡子裏的人兒做出和她一樣的舉動,表情,她都不敢相信,鏡子中的人兒是自己。

她現在這個樣子,真是糟糕透了,確實不適合去看病人。

閔菁菁看著林雨默這個樣子,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不要太過於擔心,你難道忘記了我有一雙巧手嗎,給我一天的時間,我一定會讓你重新變成那個漂亮,陽光的美女,讓人見了你,就忍不住有好心情!”

“真的?”林雨默有些不信。

“當然是真的,我會給你見證奇跡的機會!”閔菁菁拍著胸脯保證道。

林雨默也點了點頭,臉上終於綻放了笑容,有些事情想通了,她覺得心中壓著的一塊大石頭,終於消失了,感覺無比的輕鬆。

至於葉易琛這件事情,林雨默選擇暫時將其束之高閣,反正該來的總歸會來,擔心也沒有用,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解決阿傑的事情。

閔菁菁和林雨默萬萬沒有想到,就是因為這一天之差,林宇傑和林雨默差一點就永遠的錯過了。

原來葉易琛那日送回林雨默之後,就命人對林宇傑還有林雨默展開了深入的調查。

那日的事情,讓葉易琛明白,想要從這兩人的嘴巴裏麵問出東西,顯然不太可能。

不過也沒有關係,山不過來,他就自己走過去,兩個當事人不說話,他還是有其他的辦法知道真相,隻是稍微麻煩了一點而已。

而調查的報告,大大的出乎了葉易琛的預料。

葉易琛沒想到,那次的事情,真的是一個意外,他更想不到,林雨默會因此進入療養院,而林宇傑受傷這件事情,嚴格說來,真的如同對方說的那樣,和他有間接的關係。

事情的真相,和葉易琛的料想相差太遠,一時之間他還不能接受。

最終,他決定再花一天的時間再次調查這件事情,另一方麵,他也要用這一天的時間,好好的消化這個消息。

最終,在三天之後的早晨,也就是林雨默想通的時候,葉易琛做出了一個決定,他要將林宇傑送到美國去,接受最好的治療,這是他欠林宇傑的,他應該做出彌補。

至於林雨默五年前設計他的那件事情,葉易琛不打算計較,畢竟那隻是一個誤會,而且當時林雨默已經付出了代價。

但是五年之後兩人重逢之後,林雨默故意隱瞞這件事情,欺騙他的事情,他不打算就這樣算了。

他欠別人的,他會如數奉還,但是別人欠他的,他也會一分不少的討回來。

林雨默欺騙了他,就必須付出代價,這是他做人的原則。

在做出這樣決定的時候,葉易琛的心出現了動搖,不過他強迫自己必須這樣做。

做出了決定之後,葉易琛直接打電話給韓靳,約他見麵。

要將林宇傑送走,必須要韓靳同意才行,他不可能到醫院明目張膽的搶人,他不想將一件好事,搞砸了。

韓靳醫院旁邊的咖啡廳,兩個出色的男子相對而

坐,吸引了許多女性的目光。

韓靳的雙手交疊在一起,放在桌子上,笑看著葉易琛:“找我什麽事,說吧!”

葉易琛默默的喝著手中的黑咖啡,沒有急著開口。

“我待會還有一個手術,你如果沒有什麽事情,我就先告辭了!”韓靳不打算和葉易琛耗下去。

他了解葉易琛,這家夥絕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既然主動給他打了電話,就一定有事情。

葉易琛緩緩的放下咖啡杯,舉止優雅從容。

這樣看起來,倒像是韓靳找人有事,而不是葉易琛。

葉易琛從公文包中拿出一疊東西,遞給韓靳。

“這是什麽?”韓靳沒有立刻接過。

“你感興趣的東西!”葉易琛淡淡的說道。

韓靳深深的看了葉易琛一眼,最後還是選擇接過東西,翻看起來。

韓靳越看越興奮,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拿著文件的手,甚至因為太過於激動而顫抖。

“你真的辦到了!”韓靳萬萬沒有想到,當初隻是簡簡單單的提了一句,葉易琛真有本事將他辦到了。

“自從上次你和我說了之後,我就派人去辦了,這家醫院,是我挑選之後決定的,他們曾經成功的治愈了兩個像林宇傑這樣病情的人,對於這一類病,有著很豐富的臨床經驗,而且擁有最先進的技術,他們也表示對林宇傑的病情很感興趣,隨時歡迎林宇傑過去!”

葉易琛沒有說的是,比起林宇傑,這家醫院對於他開出的高昂的醫藥費,更感興趣。

對於這些事情,葉易琛覺得沒有必要告訴韓靳。

“太好了,太好了,阿傑如果能夠去這家醫院,真是太好了!”韓靳很激動。

一直以來,他都在努力給林宇傑聯係更好的醫院,可惜卻一直沒有進展。

沒想到,葉易琛輕輕鬆鬆的就將這件事情辦好了。

“你打算什麽時候送林宇傑過去?”葉易琛更關心實際的問題。

“當然是越快越好,越早接受最好的治療,對於阿傑的病情越有幫助,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說!”

“我必須跟著阿傑一起去,阿傑一直都是我負責的,對於他的情況我最了解,如果我不過去,那裏的醫生必須花費一段時間了解阿傑的身體狀況和病情,這對於阿傑很不好!”韓靳說道。

依照林宇傑這樣的情況,韓靳實在是不放心對方一個人出國,畢竟一個人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而且是去就醫,還是要有一個人在身邊照顧,才能夠放心。

“這個好辦,我給對方打個招呼,讓你以醫生的身份,過去交流學習!”葉易琛爽快的答應。

在送走林宇傑的時候,順便將韓靳一起送走,他可是求之不得,這家夥,可是一直窺探他的女人的。

“好,我這就回去交接手上的工作,最快今天晚上就能夠啟程!”韓靳說道。

對於這件事情,韓靳很積極,一方麵是因為林宇傑的病情,另外一方麵則是因為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