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醫生,能夠去國外一流的醫院交流學習,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他相信他們院長,聽到這個消息,也會很高興的。

“我會命人給你們訂今晚的飛機票!”

“恩,葉易琛,謝了!”韓靳說的這一聲謝謝,是真心的。

此刻的兩人,看起來像是相交多年的好友,而不像是情敵。

“不用謝,阿傑也是我的朋友。”

“我不和你多說了,我還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韓靳說著站起身,打算離開。

突然要離開醫院,他的手頭有許多的工作需要交接,畢竟他是他們醫院的明星醫生,手裏頭負責的病人很多。

韓靳剛剛邁出的腳步突然收回來,眼神複雜的看著葉易琛,剛剛太激動,他沒有想到那方麵去,剛剛打算離開的時候,他才突然想起。

葉易琛帶著林雨默到醫院找林宇傑的事情才過去三天,葉易琛就急著要將林宇傑送走,這兩者之間,是不是有一定的關係。

幾乎是想到這個問題的那一刻,韓靳的心中就有了肯定的答案,這兩者之間,一定有聯係。

“葉易琛,你到底有什麽陰謀,你支開我和阿傑,是想對默默做什麽?”韓靳厲聲質問道,臉上再也沒有笑容。

“在你的眼中,我就是這樣的人嗎?”葉易琛直視著韓靳,一點也不心虛。

“是!”韓靳說得斬釘截鐵。

“哎,真是可惜了,我在你心中,居然是這樣的人!”葉易琛歎了口氣,擺出一幅很傷心的樣子:“你認為我有本事在短短的三天之內,和這家醫院做出這麽具體的洽談和磋商嗎?”

韓靳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

他雖然不會小瞧葉易琛,但是也不會太過於高看對方。

從葉易琛拿出來的這份協議上,不僅有對於另外兩個相似病例的詳細記載,而且還有那家醫院商討出來的對林宇傑的幾個治療方案。

其他東西還好說,這些治療方案可不是短時間能夠弄好的,醫學講求的是嚴謹,一個小細節出現錯誤,很有可能就會導致病人喪命。

這些具體的方案,在有人提出來之後,還需要反複的商討,沒有一個月的時間,是絕對拿不出來的。

想到這裏,韓靳開始猶豫,或許自己是真的誤會葉易琛了,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是臨時起意就能辦到的。

“還有,我想要對付默默,你們兩個留在這裏,有能力阻止嗎?”葉易琛這話,絕對沒有貶低韓靳的意思,他說的全都是實話,雖然這實話,有些傷人。

韓靳聞言,露出一抹苦笑:“不用說了,我這就回去準備,晚上準時出發!”

“我希望不讓阿傑知道,這件事情裏麵有我的影子,我想阿傑聽到這個消息,不會高興的。”依照林宇傑對他的態度,如果知道是他在幫助自己,肯定不會接受的。

葉易琛準備了這麽多,可不希望所有的事情因此而泡湯。

“放心,就算你強調,我也不會說的,你就乖乖的做你的無名英雄吧!”韓靳說完,瀟灑離去,隻留下幾聲爽朗的笑聲。

葉易琛也笑了,低語:“原來,你也不是那麽討厭!”

葉易琛說完之後,從皮夾中抽出幾張紙幣,放在桌子上,也離開了,這件事情,總算是解決了,看來他需要考慮另外的事情,應該要如何去做。

當晚,韓靳和阿傑乘坐飛機,前往美國,由於時間太倉促,韓靳甚至沒有來得及通知林雨默,他打算等到在美國那邊安頓好了之後,再給林雨默打電話。

第二日一大早,林雨默就起床梳洗,換了一身淡黃色的連衣裙。

可是她在房間裏麵等了足足半個小時,閔菁菁都沒有來,林雨默隻好去她的房間找她。

而此刻,閔菁菁的房間中,她正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焦急的踱步。

其實她早就準備好了,隻是臨出發之前,她給林宇傑所在醫院的院長打了一個電話,希望院長能夠給林宇傑的主治醫生透點口風,事先做一些準備。

畢竟從林雨默的描述中看得出來,林宇傑看到她似乎很激動。

閔菁菁害怕林宇傑太過於激動,出什麽事,到時候可就真是好心辦壞事了。

閔菁菁萬萬沒有想到,這通電話得到的居然是這樣一個結果,韓靳和林宇傑昨晚連夜前往美國了。

閔菁菁不知道應該如何告訴林雨默這個消息,是她鼓勵林雨默勇敢的麵對問題,可是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害怕林雨默會一時之間受不了刺激。

所以她焦急的在房間裏麵踱步,努力的想辦法,可是平日裏裝滿了鬼主意的腦袋,這個時候卻成了漿糊,什麽主意都沒有。

“菁菁,在嗎,我們該出發了!”林雨默敲了敲閔菁菁的房門,說道。

閔菁菁聽到這個聲音,更加的著急了:“該死,我到底應該怎麽說!”

敲門聲停頓了一下,再次響起,閔菁菁知道躲不過,一咬牙,朝著門口走去,猛地一下子打開了房門。

林雨默看著閔菁菁身上的睡衣,不解的說道:“菁菁,你怎麽還沒有換衣服呢?”

“我…我…!”閔菁菁吞吞吐吐的半天都擠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她知道這件事情瞞不了多久,可是她還是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

如果不是她讓林雨默休息一天,就不會錯過和林宇傑見麵了,閔菁菁覺得愧疚。

“菁菁,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情啊?”林雨默狐疑的看著閔菁菁,今日的她表現得太過於反常,和平日裏的差距太大。

“默默,我今天覺得不舒服,可能不能陪你去醫院了,要不改天我再陪你一起去吧!”閔菁菁鼓起勇氣想要說出真相,可是出口的話語卻變了。

“這樣啊,真是可惜

了,那你好好休息,我一個人去就好了!”林雨默顯得有些低落,她希望閔菁菁能夠陪在她的身邊,這樣她會覺得有勇氣。

可是閔菁菁身體不舒服,她也不能勉強對方。

“默默,你敢一個人去嗎?”閔菁菁聞言,趕緊拉住林雨默。

開玩笑,讓林雨默一個人去,還不知道要出什麽事情呢,她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沒事,該麵對的總歸要麵對,萬事開頭難,跨出這一步就好了!”說不怕,是騙人的,不過林雨默更害怕,再拖下去自己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勇氣,又消失了。

“默默,要不等我身體好了,再陪你一起去吧,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閔菁菁試圖拖延,然後再利用拖延的這段時間想辦法。

“沒事,我自己一個人去能行的。”

林雨默說著,衝著閔菁菁揮了揮手:“菁菁,你好好的休息,我就不打擾了。”說完,轉過身,朝著房門口走去。

閔菁菁見狀,連忙拉住林雨默:“默默,你不能去!”

閔菁菁一時心急,說出了心底深處的想法。

這下子,林雨默終於覺得有些不對勁了,鼓勵她去的是閔菁菁,現在不讓她去的又是閔菁菁。

林雨默不傻,她意識到這件事情肯定有什麽蹊蹺。

“菁菁,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我想要知道真相!”林雨默一臉嚴肅的看著閔菁菁。

“默默!”閔菁菁試圖掙紮,她真的不知道如何開口。

“菁菁,我們是朋友,我希望你不要試圖瞞著我,或者欺騙我!”林雨默認真的看著閔菁菁。

“好,我說!”閔菁菁最終妥協了:“今早我打電話到林宇傑所在的醫院去的時候,從院長那裏聽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什麽消息,是不是阿傑出事了?”林雨默聞言,緊緊的抓住閔菁菁的肩膀,眼中滿是焦急。

“院長說林宇傑和韓靳兩人昨晚已經連夜飛往美國了。”閔菁菁說道。

閔菁菁的這句話,無疑是一枚重磅炸彈,炸得林雨默差一點魂不附體。

“不,這不可能,這不是真的,韓靳不可能一聲不響的帶走阿傑,不會的,菁菁,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你隻是跟我開玩笑的,對不對!”林雨默用期盼的眼神看著閔菁菁,希望能夠聽到自己希望聽到的答案。

可惜她注定要失望了,因為這是事實,無法改變的事實。

“默默,對不起,昨天我不應該攔著你的,要不然你就能見到阿傑了。”

“菁菁,不要開玩笑了好不好,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林雨默還是不願意相信這一切。

“她沒有開玩笑,這一切都是真的!”一個男性的聲音突然介入他們的談話。

“阿琛!”閔菁菁和林雨默聞言,都轉過頭來,看著來人,吃驚的說道。

往常這個時候,葉易琛早就已經在公司裏了,很少會出現在家裏。

“阿琛,你這話是什麽意思?”林雨默逼迫自己與葉易琛對視,想要從對方的眼神中,了解到一些消息。

可惜葉易琛的雙眸平靜而深邃,她從中找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不要這樣看我,對,阿傑是我送走的,在你欺騙我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了,要付出代價!”看著林雨默這副樣子,葉易琛差一點就心軟了,可是他強撐著,說出傷害對方的話語。

“不,你不能這樣做,你要懲罰就懲罰我好了,為什麽要將阿傑送走,為什麽?”

“因為這樣你的心才會更疼!”葉易琛沒有說出口的是,我看著這樣的你,會心疼。

葉易琛選擇的報複行動,實際上是在互相折磨。

“葉易琛,我恨你!”林雨默憤怒的大喊道。

“恨我,你有什麽資格恨我,這一切都是你一手照成的,是你欺騙我在先,我報複你在後,你憑什麽恨我!”葉易琛冷笑道。

可是他的內心深處卻一點也笑不出來,他沒有想到林雨默的反應會如此的過激,以往對他百依百順的小女人,居然敢說出恨這個字。

這個字,刺痛了他的心,隻是他的驕傲不允許他表現出受傷的樣子,所以他用冷漠偽裝自己。

葉易琛也很生氣,想著:“該死的,難道阿傑就真的那麽重要,比我還重要嗎?”

葉易琛明顯是吃醋了,不過倔脾氣的他,絕對打死都不會承認。

“葉易琛,告訴我,你將阿傑他們帶到什麽地方去了?”林雨默實在是太生氣了,居然敢於直呼葉易琛的名字,這在以前,她絕對想都不敢想。

“你知道了想怎麽樣,想去找他們嗎?我告訴你,無可奉告!”

“阿琛,別這樣!”閔菁菁實在是看不下去,忍不住出言阻止葉易琛,她害怕葉易琛會說出更多讓自己後悔的話。

“你真的不打算告訴我嗎?”林雨默問道。

“是!”葉易琛堅定的點了點頭,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

林雨默聞言,轉過頭,頭也不回的跑開了。

這一切對於她來說,太過於殘忍,她幾乎在一時間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葉易琛和林宇傑。

從葉易琛的口氣和做法,林雨默能夠看出來,對方恨她。

因為她的欺騙,他們兩個已經沒有辦法回到從前了,而阿傑也遠走美國,她連對方在什麽地方都不知道。

林雨默現在隻想要躲起來,躲進自己的烏龜殼裏麵,似乎這樣就不會受傷了。

葉易琛眼睜睜的看著林雨默跑開,他想要拉住對方,最終卻忍下來了。

“阿琛,你這是何苦呢?”閔菁菁無奈的搖頭歎息。

這頭倔驢,在商場上挺精明的一個人,怎麽麵對感情的事情,卻變成一個低能兒

了,經常做這些傷害自己又傷害別人的事情。

葉易琛聞言,沒有說話,也轉身離開了。

從那日以後,葉宅出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平日裏生活作息規律的林雨默,突然變得行蹤詭秘了。

有些時候她會早早的起床,然後出門,等到葉易琛去上班之後再回來。

有些時候她會睡得很晚,知道葉易琛出門之後再起床。

整個葉宅,有眼睛的人都能夠看出來,林雨默是在故意躲葉易琛,對此,大家有許多的猜測,隻是礙於葉易琛的存在,大家也隻能私下裏討論一下,不敢張揚。

林雨默的避而不見,拉開了林雨默和葉易琛的冷戰的序幕。

這一次,林雨默是真的生氣了。

為了避開葉易琛,林雨默甚至不出門吃飯,整天都窩在房間裏麵啃泡麵。

閔菁菁對於林雨默這樣近乎自我折磨的行為,很不讚同,多次勸她,可惜效果甚微,這一次,林雨默是真的鑽進牛角尖去了。

整整一個星期,兩人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卻一麵都沒有見到。

而這一個星期,葉易琛的脾氣也變得很暴躁,經常拿公司裏麵的主管開涮。

用韓義昌的話語來說,就是葉易琛每個月的那幾天又來了。

麵對這樣的現象,葉老爺子保持著觀望的態度,他認為年輕人的事情,還是讓年輕人自己解決比較好。

葉老爺子了解葉易琛的脾氣,如果這件事情他插手的話,依照葉易琛那倔強的脾氣,很有可能會起到反效果,這不是葉老爺子希望看到的。

終於,在一個星期之後,在一個有星星的夜晚,葉易琛終於強行打開了林雨默的房門。

葉易琛本來打算和林雨默杠上的,比耐心,他自認為不輸給任何一個人,可惜,這一次,他輸了。

葉易琛動作粗魯的一下子將林雨默的房門給踹開,房門撞上牆壁,發出砰的一聲響聲。

隨著這聲響聲過去之後,房間中再次恢複安靜,是那種死寂一般的安靜,讓人感覺壓抑。

葉易琛打開房間裏麵的燈,黑暗的房間,頓時亮如白晝,他很輕易的找到了今日的目標,在被子裏蜷縮成一團的人兒。

葉易琛相信,剛剛的那聲響聲,就算是一頭豬,也被吵醒了,更何況是人,他知道,林雨默醒著,隻是不願意麵對他。

而今日,他不打算讓林雨默繼續逃避下去。

葉易琛猛地一下子關上房門,然後大步朝著林雨默靠近。

近了,更近了,終於,葉易琛站在了林雨默的床上,他彎下腰,拽住被子,想要將被子掀開。

被窩中,林雨默死死的拉緊被子,和葉易琛展開了拉鋸戰。

兩人都很用力,互不相讓。

伴隨著撕的一聲響聲,兩人手中的蠶絲提前壽終正寢了。

林雨默的臉出現在葉易琛的麵前。

“你還想躲到什麽時候!”葉易琛吼道。

林雨默扭過頭,不看葉易琛,即使躲不了,她也不願看到葉易琛。

林雨默的動作,刺激了葉易琛,他猛地一下子低頭,吻住了林雨默。

“嗚嗚!”林雨默掙紮著想要推開葉易琛。

葉易琛的雙手捧住林雨默的臉頰,讓她無法逃離。

隨著葉易琛的吻的不斷加深,林雨默掙紮的力度越來越小,最後更是不由自主的伸出雙手,環繞著他的脖子,配合他加深這個吻。

林雨默的心裏不想要這樣的,可是她的身體對於葉易琛沒有任何的抵抗力,她的身體在第一時間出賣了她,做出了她不想做的事情。

一吻結束之後,葉易琛並沒有停下來,他順著林雨默的脖子,留下一個個啄吻。

“不要!”林雨默的理智短暫的回籠,她猛地一下子推開了葉易琛,然後迅速的坐起身,想要逃離這裏。

葉易琛伸出雙手,按壓在林雨默的雙肩上,一用力,剛剛坐起身的林雨默再次被按壓在床上。

葉易琛動作迅速的壓下去,將林雨默牢牢的困在他的身下,不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

“放開我!”林雨默喊道。

“不放!”葉易琛開始動作粗魯的撕扯林雨默的衣服。

林雨默的身上穿的是純棉的睡衣,怎能經得起葉易琛這樣的折騰,很快,她的睡衣就變成一堆碎布,散落在地上。

林雨默死死的護住身上僅剩的一點點布料,可惜最終,她還是被剝光了。

林雨默很無奈,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做什麽,她根本就阻止不了葉易琛。

“求求你,放開我!”林雨默哭了。

葉易琛的粗魯,好像在對待一個廉價的妓女,林雨默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

“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一天是我的情婦,就有義務履行自己的責任,而你的責任就是乖乖的配合我,滿足我,身為一個情婦,你沒有說不的資格!”

葉易琛的話,就好比一把把利劍,將林雨默傷痕累累的心,傷得更重,血流不止。

“不,我不要做你的情婦了,不要了!”林雨默的心死了。

再多的愛,在無盡的折磨中,也會消磨殆盡,林雨默對葉易琛的愛,已經在一次次的痛苦下,所剩無幾了。

“遊戲規則是我製定的,你隻有服從的權利,沒有說不的權利!”葉易琛霸道的宣布。

林雨默的話,讓他覺得心慌,如果林雨默不是他的情婦了,是不是代表著她將要離開自己的身邊,一想到這個可能,他就覺得心慌。

葉易琛很厭惡自己這樣的反映,不就是一個女人嗎,何必這樣在乎。

葉易琛決定將這些惱人的東西拋諸腦後,現在,他要做一些能夠讓自己快樂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