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總是喜歡騙我,明明很想要,嘴上卻吵著不想要,口是心非!”葉易琛調笑道。

林雨默羞愧的撇過頭,她為自己的反應感到不恥。

“怎麽,恨我到連看都不想看我的地步了嗎?今日我偏要讓你看看,你到底是屬於誰的!”葉易琛扳過林雨默的腦袋,逼迫她與自己對視。

雖然他很氣林雨默的欺騙,但是在林雨默的身上,他總是能夠得到最大的滿足。

“不夠,還不夠!”在這樣關鍵的時刻,葉易琛突然放開了林雨默。

林雨默感覺自己一下子從天堂跌到了地獄,無比的難受。

她難受的扭動著身體,試圖尋找滿足。

“阿琛,我難受!”林雨默低語。

“想要我幫你嗎?”葉易琛強忍著繼續馳騁的衝動,問道。

與此同時,他從旁邊的衣服裏麵,摸出一個小型攝像機,對著林雨默,他要記錄下林雨默向他求饒的畫麵。

“要,阿琛幫我!”此時陷入意亂情迷的林雨默根本沒有理智可言,也沒有注意到葉易琛手中的攝像機。

如果她看到了攝像機,就算是再難受,她也不會不要臉的說出這樣厚顏無恥的話語。

“還恨我嗎?”葉易琛再次問道。

林雨默連忙搖頭:“不恨了,阿琛我要,我好難受!”

林雨默扭動身體的幅度越來越大,這讓葉易琛很難受。

葉易琛的身體再次瘋狂的動起來,讓兩人再次沉淪在原始的洪流中,欲罷不能。

葉易琛要了林雨默整整一個晚上,好像永遠都要不夠似的。

整個晚上,他換了很多個姿勢,做了許多的嚐試,讓自己和林雨默都得到了滿足,直到啟明星升上天空的時候,葉易琛才依依不舍的放開林雨默。

累了一晚上的林雨默當即昏睡過去,而葉易琛卻沒有睡去,而是起身穿好衣服,帶上攝像機離開了。

忙碌了一整個晚上,葉易琛不僅沒有顯得疲憊,反而精神抖擻,他的體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但是滿足之後的葉易琛並沒有什麽好臉色,他的臉色很難看。

他又一次失控了,他去找林雨默本來是想要攤牌的,沒想到會演變成那樣。

葉易琛很懊惱,為什麽每次一遇到林雨默,他一項引以為傲的理智,就消失無蹤了。

“該死,該死!”葉易琛一邊走,一邊低咒著。

他回到房間,簡單的衝洗了一下,換了一身衣服,就去公司了。

他不想留在葉宅,準確一點是他不想在這個時候看到林雨默,經曆了那樣的事情,他暫時還不清楚,自己要用什麽樣的態

度去麵對林雨默。

一整天,葉易琛在公司裏麵都是心不在焉的,他的腦海中總是浮現出林雨默的影子,揮之不去。

終於,在臨下班之前,葉易琛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將林雨默送走。

林雨默的存在,總是在挑戰他的底線,讓他一次次的妥協,變得都不像是自己了。

葉易琛想明白了,隻要林雨默留在他身邊一日,他就不可能變得正常,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將林雨默送走,來一個眼不見為淨。

當然,葉易琛不會徹底的放手,他舍不得。

他隻是想要暫時將林雨默送走,等到他控製好自己的心,不讓自己的心情跟著林雨默起伏,他就可以再次將林雨默接回來。

林雨默欺騙他的這件事情,可還沒有完,他也好趁著這段時間,好好的想想,到底要如何懲罰對方。

而林雨默這一天的日子也不好過。

昨晚葉易琛的舉動,讓她想了很多:“難道阿琛已經原諒我了,我們之間的關係能夠回到以前那樣了嗎,我也能夠趁阿琛心情好的時候,詢問阿傑的下落了。”

想到這裏,林雨默很高興,前幾日的冰霜,終於溶解了,她再一次看到了希望。

可是葉易琛一大早就離開的舉動,卻讓她感覺到坎坷,她總覺得自己的想法或許太過於樂觀了。

一整日,林雨默都在患得患失中度過,好像傻子似得,一會兒笑,一會兒又眉頭緊鎖。

終於熬到葉易琛下班回家,林雨默開始緊張,她總覺得,不管葉易琛對她的想法是怎樣的,今晚都將是揭曉謎底的時候。

晚飯的時候,林雨默依舊沒有出去吃飯,她沒有勇氣去見葉易琛。

她隻是吃了一包泡麵,然後靜靜的坐在窗戶邊發呆。

寂靜的空間中,突然響起門把扭動的聲音,林雨默迅速的轉過頭,看向門口。

那扇門緩緩的打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麵前。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神色很複雜,她的心中既期待著葉易琛出現,又擔心他真的出現。

“你來了!”最終,林雨默隻能勉強擠出這一句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話語。

“你知道我會來!”葉易琛挑了挑眉頭。

“該來的始終會來的,我們之間,確實應該要好好的談談!”

昨晚的事情,證明葉易琛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林雨默明白,葉易琛不會再給她逃避的機會,不管結果是什麽,她都隻能麵對。

“你有這個覺悟就好,我來就是要通知你,明日你將搬出葉宅,去一個我指定的地方!”

葉易琛的話音落下的時候,林雨默清楚

的聽到了哢嚓一聲,她那顆早已千瘡百孔的心,終於徹底的碎了,再也拚不起來。

曾經的纏綿,曾經的溫柔,到最後剩下的隻是這樣冰冷無情的話語。

原來,昨晚的一切,隻是葉易琛留給她最後的溫柔,而她居然還傻傻的以為事情都過去了,終於迎來了雨後晴天,原來,根本就沒有晴天,有的隻是狂風暴雨。

林雨默也曾經幻想過,自己默默的付出,終有一天會打動葉易琛。

可是今日,夢醒了,心碎了,原來這一切,都隻是她的幻想罷了。

“我會走的!”林雨默說道。

“你以為我要放你離開了嗎?容我提醒你一句,我雖然讓你離開葉宅,但是也要求了,你必須去一個我指定的地方!”葉易琛知道林雨默誤會了他的意思。

“為什麽,既然你已經厭了,倦了,為什麽不放開我,給我自由!”林雨默有些激動,難道到最後,她不僅僅失掉了尊嚴和心,連自由都要失去嗎?

為什麽要對我這樣殘忍,為什麽要將我往絕路上逼,難道曾經相處的點點滴滴,就換不來一點情分嗎?

“自由,從你刻意接近我,欺騙我的時候,你就已經沒有自由可言了,這段時間,你身為我的情婦,卻在欺騙我,你根本就沒有做到一個情婦應該做的事情,所以你也沒有權利享有身為我的情婦應該享有的東西,這些日子你花費的錢,都必須如數的還給我,我會給你安排工作的地方,你去那裏工作抵債。”

“哈哈哈哈!”林雨默笑了,笑得前俯後仰,笑得連眼淚都流出來了。

原來。葉易琛留下她,隻是為了錢,真是可悲,可笑。

“我想你應該不缺這一筆錢吧!”

對於習慣性一擲千金的葉易琛來說,這一筆錢,根本就算不上什麽,林雨默不知道對方為何要如此的在意。

“對,這一筆錢對於我而言,確實沒有什麽,但是我的錢,隻會花在值得的地方,而花在你身上,我覺得不值得,所以必須收回來,我從來不做吃虧的事情!”

“這筆錢我會還給你,以後每個月我都會按時打錢給你,但是我不會去你安排的地方,我會自己去找工作!”林雨默提出自己的條件。

葉易琛的話都說道這樣絕情的地步,她也心死了,她也是有骨氣的,不就是錢嗎,她還就是了,有什麽大不小的。

反正她和葉易琛在一起之後,也沒有怎麽用葉易琛的錢,除了給韓靳打的那一部分醫藥費之外,其他也就沒什麽了。

林雨默有自信,用幾年的時間,一定能夠還上這一筆錢。

“不行,我不相信你!”葉易琛斷然拒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