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欠款人,我想我應該擁有選擇還款方式的權利!”

“我說了,我不相信你,你如果離開了我的監控範圍之後逃跑了,我去找誰負責!”葉易琛再次強調。

“我不會逃跑!”林雨默鄭重聲明,她覺得自己的人格被侮辱了。

難道她林雨默,在葉易琛的心中,就這麽沒有聲譽可言嗎?

“我不相信!”葉易琛很堅持,他那個樣子,真像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樣子。

當然,這隻是葉易琛想要將林雨默綁在他的勢力範圍內的一個借口罷了。

“你不要太過分了!”林雨默怒瞪著葉易琛,真當她沒脾氣呢。

泥人都有三分脾氣,何況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別人如此的質疑,就算林雨默的脾氣一項很好,也忍不住生氣了。

“我看是你還沒有搞清楚狀況,我來這裏不是來和你商量的,而是通知你的!”

林雨默直直的看著葉易琛,就這樣靜靜的看著,足足看了一分鍾。

“我想我至少有權利知道我要被送去什麽地方吧?”最後,林雨默妥協了。

葉易琛決定了的事情,很難改變,她想要改變,似乎不太可能。

林雨默告訴自己,要知足,至少能夠離開這個傷心地,不用再被葉易琛的冷言冷語傷害,這樣就已經很不錯了,其他的,就不要太過於奢求了。

等過幾年,她將賬還清之後,她自然能夠重新獲得自由。

“C市!”葉易琛說道:“明天我會派人來接你,他會負責告訴你需要負責的工作是什麽,到時候你照做就行了。”

林雨默還想問一下她需要負責的工作到底是什麽。

可是葉易琛事先洞察了林雨默的想法,他在林雨默說話之前,率先伸出一隻手對著林雨默,擺出噤聲的手勢。

“我能告訴你的,就隻有這麽多,至於其他的,無可奉告!”葉易琛撂下這話之後,直接離開了。

葉易琛離開之後,林雨默一個人靜靜的坐在窗台上,任由夜風吹拂著她。

她的身體是那樣的單薄,長發被風吹起來,眼神空洞,看上去,好像禦風的仙子,隨時都有可能消失。

第二日,葉易琛一大早就去公司了,他不想看著林雨默被送走。

來接林雨默的是一個陌生的麵孔,她以前不曾在公司裏麵見過,或許是最近新到公司的吧。

林雨默隻有小小的一包行李,衣櫃裏麵葉易琛給她買的那些漂亮衣服,她一件沒有帶,隻拿走了她當初帶到葉宅來的東西。

林雨默起得很早,她想要早點離開,以免被葉宅的其他人發現。

她離去的腳步有些沉重,她是一個重感情的人,在葉宅生活了這麽久,她對於這個地方以及這個地方的人,已經有了感情。

林雨默不想和葉宅的人告別,這樣隻會增加自己的傷感,她想要靜靜的來,靜靜的離開。

在這一點上,葉易琛很了解林雨默,他安排來接林雨默的人,早早的就來了。

清晨的葉宅,顯得和安靜,這個時間段,葉老爺子

還沒有起床,所以很少有人在葉宅走動,生怕驚醒了老爺子。

林雨默站在葉宅的大門口,凝望著這幢古樸的房子,想要將這裏的一切,都深深的印在自己的心上。

曾經,她也曾有過美麗的幻想,幻想這裏會成為她的家,現在看來,這樣的幻想,真是一個笑話。

“小姐,時間不早了,我們該走了!”小李走到林雨默的身邊,小聲的說道,然後轉身拉開了車子的後門。

小李就是這次負責送林雨默離開的人。

送走林雨默這件事情,葉易琛選擇了對葉宅中的所有人保密,他不想將事情鬧大了,所以派來接她的人,也是不知道她身份的人。

林雨默最後一次深深的凝望了一眼,然後轉身鑽入了車子裏。

“開車!”林雨默吩咐道,越看隻會越舍不得。

小李見林雨默上車了,連忙繞到車子的另一邊,坐進了駕駛座裏麵,下一刻,車子駛離了這裏。

眼看著葉宅從視線中慢慢的消失,林雨默在心中默默的說道:“別了,老爺子,別了,菁菁,希望你們能夠健康幸福。”

葉氏企業,總裁辦公室內。

葉易琛端著一杯咖啡,愣愣的看著窗外出神,連手中的咖啡冷掉了都不知道。

他在想:“默默現在走到哪裏了?”

昨夜,在說出那一番話的時候,他就後悔了,但是礙於麵子,他說不出反悔的話,隻好強行壓下心中的後悔。

他認為,給他一段時間,他就會適應沒有林雨默在身邊的日子,也不會感覺到後悔了。

可是他又一次錯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心中的悔意開始發酵,充斥在他的心中,揮之不去。

好幾次,他都升起一股衝動,想要攔下林雨默,但是他的理智不允許他這樣做。

房間中靜靜的,似乎連整個葉氏都是靜靜的,葉易琛感覺到,這個世界仿佛隻剩下他一個人,孤寂包圍了他。

開門聲打破了這一份沉默。

今早,習慣早到的韓義昌來到辦公室的時候,發現總裁辦公室的燈亮著,好奇之下,決定打開門看看。

沒想到,他居然在辦公室看到了葉易琛,韓義昌有些驚訝,這家夥可是很少這麽早出現在辦公室裏麵的。

“阿琛,你怎麽在這裏!”韓義昌朝著葉易琛走去,當走近的時候,他看到了葉易琛手中端著的咖啡:“怎麽又喝上咖啡了。”

自從和林雨默在一起之後,葉易琛就漸漸喜歡上喝茶,很少喝咖啡了。

“吩咐薛秘書,從今天開始,不用給我準備茶了,準備咖啡就行了!”

“阿琛,你怎麽了,你今天似乎跟平時不太一樣!”韓義昌一臉狐疑的看著葉易琛。

“沒什麽,或許是太早來上班,有些累了!”葉易琛隨口扯了一個理由搪塞韓義昌。

“那你先去休息室休息一會兒吧,到了八點半,我叫你!”

“為什麽要在八點半叫我呢?”葉易琛不解的看著韓義昌,他記得他今天沒有外出的行程安排啊。

“你昨天不是讓

我訂了早上飛往C市的飛機嗎,九點十五分的飛機,你八點半過去正好合適!”韓義昌說道。

“那不是給我訂的飛機票!”葉易琛沒說的是,那是給林雨默訂的飛機票。

本來不想想這件事情的,可是韓義昌這一提,他又忍不住想起來了。

“那是給誰訂的啊?”韓義昌問道。

在整個葉氏,也就隻有葉易琛能夠勞駕他幫忙訂飛機票,其餘的人,誰敢勞駕他這個總裁助理。

“不該問的別問!”葉易琛不耐煩的衝著韓義昌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他伸出手按壓著自己的太陽穴,看樣子,真的很不舒服。

“那行,你好好的休息休息!”韓義昌見狀,沒有再多問,直接退了出去。

隨著韓義昌的離去,總裁辦公室再次恢複了安靜,死一般的寂靜。

上午八點半,葉氏企業裏麵人來人往,忙碌的一天,又開始了。

這時,一個女人從電梯中奔出來,風風火火的朝著葉易琛的辦公室奔去。

薛秘書和韓義昌見狀,連忙衝過來攔截。

這樣的事情,以前經常發生,許多和葉易琛發生了關係的女人,在被葉易琛無情的拋棄之後,總是喜歡上門來找麻煩。

但是這段時間已經很少發生了,不過應付這種類型的突**況,韓義昌和薛秘書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

韓義昌更是一把拉住了這個像個火車頭一樣的女子,客氣的說道:“小姐,請留步,要見我們總裁必須預約,你不能這樣闖進去!”

“阿昌,放手,我要找葉易琛那個王八蛋問個清楚!”艾熏喊道,同時回過頭看著韓義昌。

韓義昌看著艾熏,很驚訝,剛剛艾熏跑得太急,他隻看到一個屬於女性的身影,卻沒有看清楚對方的長相,他沒有想到,這個跑來這裏找葉易琛尋仇的人,居然是艾熏。

“小熏,你這是怎麽了,誰惹你生氣了!”韓義昌問道。

“除了葉易琛還能有誰,你不要拉著我,今天我非要找他說清楚,他要折磨默默到什麽時候!”艾熏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總裁辦公室的門,一副恨不得馬上飛過去的樣子。

“小熏,你先別著急,你先給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我們再從長計議好不好!”韓義昌試圖安撫艾熏。

他到現在,還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艾熏因為什麽生氣。

“不行,再不阻止就來不及了,葉易琛那個混蛋要將默默送到C市做苦工抵債!”

原來,林雨默在走的時候,考慮了再三,最終還是決定,給艾熏打一個電話,告訴她關於林宇傑的事情,以及她將要離開的事情。

兩人做朋友這麽多年,林雨默知道,艾熏一直在幫助她照顧林宇傑,她害怕不提前告訴艾熏這件事情,到時候艾熏會著急,至於她離開的事情,她倒沒有多說什麽,隻是淡淡的提了一下。

畢竟她這一走可能要幾年才能回來,不交代一下,實在說不過去。

艾熏聽到這個消息頓時炸開了鍋,急匆匆的來找葉易琛算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