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阿琛要將默默送去做苦工抵債!”韓義昌覺得不可思議,他的腦海中馬上閃過葉易琛吩咐他訂機票這件事情。

“都是C市,實在是太巧合了,難道這是真的,阿琛怎麽舍得這樣做?”韓義昌想著。

葉易琛對林雨默的感情,明白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韓義昌實在不相信,葉易琛舍得這樣做。

“你是不是在哪裏聽到的謠言啊!”韓義昌說道。

其實他已經信了幾分,不過他還是希望這不是真的。

“怎麽可能是謠言,是默默親口告訴我的,好了,你不要再追問了,默默馬上就要被送走了,我必須去罵醒那個混蛋,將默默留下來!”

艾熏在接到電話的時候,本打算直接奔去機場,阻止林雨默離開的。

後來她想了想,又打消了這個念頭,這樣做,完全是治標不治本,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

依照林雨默對葉易琛言聽計從的趨勢來看,想要讓她違背葉易琛的命令,簡直比登天還難,她能夠阻止一次,卻不能阻止第二次,第三次,最終,默默還是會被送走,到最後,她甚至可能連默默被送到什麽地方都不知道。

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從根源下手,隻有葉易琛不讓林雨默走,才能真正的留住她。

韓義昌聞言,抓住艾熏的手,不由的鬆了力道,他也不希望看見林雨默被送走。

機票是他親自訂的,他清楚,沒有剩下多少時間了。

艾熏感覺到手上的力道一鬆,連忙一擺手,甩開韓義昌的手,然後朝著葉易琛的辦公室奔去。

“小熏,你等一下,千萬不要衝動!”韓義昌見狀,連忙追上去。

他追上去不是為了阻止艾熏,而是想要趕去幫助艾熏,身為葉易琛的兄弟,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葉易琛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艾熏猛地一下子推開了房門,弄出的巨響聲成功的吸引了葉易琛的注意。

“葉易琛,你這個混蛋,你憑什麽將默默送走,我命令你馬上取消這個計劃,默默不是你的私有物品,她的去留,不是你能夠決定的。”艾熏一進屋,就劈裏啪啦的說了一大堆。

葉易琛沒有看艾熏,而是將視線落到了韓義昌的身上,發出無聲的詢問。

“葉總,對不起,我剛剛沒能拉住她,讓她闖入了這裏,請你責罰!”韓義昌恭敬的說道。

和葉易琛認識了這麽多年,韓義昌很清楚對方那樣的眼神,代表著什麽。

“是真的沒能拉住,還是故意放進來的?”葉易琛可不是那麽好糊弄的,韓義昌的這些小把戲根本逃不過他的眼睛。

“是我闖進來的,你有什麽火就朝著我發,不要為難阿昌!”艾熏主動站出來,承擔一切。

她從來就不是一個會躲在男人背後的女人,再說這次的事情本來就是因她而起,她不會讓韓義昌幫她背黑鍋。

“你是阿昌的女朋友!”葉易琛這話的意思是,韓義昌身為你的男朋友,就有責任承擔你犯下的錯誤。

“葉易琛,你不要給我扯遠了,我是我,阿昌是阿昌,我做的事情,不需要阿昌幫我扛著,我不是他的附屬品,你這個自大狂妄的沙文豬,你真以為所有的女人,都必須是男人的附庸嗎?”艾熏很不滿葉易琛所說的話。

這樣的話語,明顯

是在貶低女性,她不能忍受。

“你說什麽?”葉易琛的語氣變得很低沉,這是他生氣的表現,被人罵是豬,他怎能不生氣。

韓義昌連忙拉了拉艾熏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他了解葉易琛的脾氣,如果對方真的生氣了,後果會相當的嚴重。

“好話不說第二遍,還是說,你本來就不是我們的同類,所以聽不懂人話,看來我真是眼拙了,一個長著狼心狗肺的生物,怎麽可能和我一樣,是人類呢。”艾熏這話,一點也沒有給葉易琛麵子。

此刻,在艾熏的眼中,葉易琛並不是她的老板,而隻是一個欺負她好朋友的壞男人。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立刻給我滾出去!”葉易琛指著大門口,說道。

他這一次機會,是看在韓義昌的麵子上給的。

如果艾熏不是韓義昌的女朋友,他絕對不會這樣輕易的放過對方。

從來沒有人,能夠在指著他的鼻子亂罵一通之後,還能夠全身而退。

韓義昌見狀,拉著艾熏,低聲說道:“走,跟我出去,有什麽話,出去再說!”

韓義昌知道葉易琛的脾氣,他向來是吃軟不吃硬,生氣的時候更是軟硬不吃,艾熏再留下來,肯定會吃虧,所以他想要帶她走。

可惜艾熏也是一個倔脾氣,她既然來了,就不會這麽輕易的離開。

在來這裏之前,艾熏就已經打定了主意,大不了最後她辭職不幹了就是了,反正她也不想給這樣差勁的老板打工。

至於其它的後果,艾熏倒是沒有想過,她認為不管怎麽說,現在也是文明社會,葉易琛也不敢真拿她怎麽樣。

如果艾熏也和林雨默一樣,經曆了德國之行,她絕對不會有這樣天真的想法,也不可能這樣大膽。

“放開我,要走你自己走,今天我不把心中的話都說出來,我是絕對不會走的。”艾熏甩開韓義昌的手,奔到葉易琛的桌子前,和葉易琛大眼瞪小眼。

韓義昌見狀,無奈的撫摸額頭,一頭大倔驢,一頭小倔驢,這兩人杠上了,倒黴的肯定是他這個夾在兩人中間的人。

“你還有什麽想說的?難道還有其他更難聽的話題,想要罵?”與艾熏的氣憤顯露在外相比,葉易琛雖然也生氣,但是他隱藏得很好,從表麵上,根本看不出來,他表現得很從容淡定,好像艾熏在他的眼中,隻是一個跳梁小醜。

葉易琛這樣的態度,讓艾熏更加的生氣。

“罵你這樣的人,純粹是浪費口水,我今天來找你,是要你取消送走默默的決定。”

“我憑什麽聽你的?”

“因為你沒有理由,也沒有權利決定默默的去留!”艾熏說道。

“少在我的麵前講這些大道理,我們兩人之間的事情,你清楚多少,所謂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是不是她不想走,所以打電話向你求救,真是一個虛偽的女人,在我的麵前的乖順,全都是裝出來的。”葉易琛的神色很不屑。

林雨默要走這件事情,他選擇了保密,就連韓義昌都不知道這件事情,艾熏居然知道了,是誰告訴她的,顯而易見。

“你沒有資格這樣說默默,雖然默默告訴了我她將要離開的消息,可是那隻是朋友之間的告別,你這樣對她,她居然連一句抱怨都沒有,也沒有求我幫忙,

隻有你這樣腹黑的人,才會有這樣的想法!”艾熏替林雨默辯解。

“或許這就是她的高明之處。”葉易琛還是一臉的不相信。

“你根本就不了解默默,而她居然還傻傻的喜歡了你這麽多年,我真的替她感到不值!”

“愛,她如果愛我,怎麽可能欺騙我!”葉易琛不相信林雨默是真的愛他,因為林雨默欺騙了他。

葉易琛害怕林雨默平日裏表現出來的對他的愛,也是一種欺騙。

葉易琛的外表看起來堅強,其實他的內心是很脆弱的,他就是感覺到自己對林雨默越來越在乎,害怕受到傷害,所以才急著將林雨默送走。

“騙你?”艾熏不解的看著葉易琛,這件事情林雨默並沒有向她提起。

“你不知道這件事情,看來那個女人也不是真心的將你當成朋友,其實五年前,我們就認識了,並且發生了一些不愉快,可是再次相遇之後,她居然隱瞞了這件事情,你說我懲罰這樣一個有心機的女人,有錯嗎?”葉易琛一點也不認為自己做錯了。

“你說的是那件事情,五年前的那件事情,你沒有資格指責默默,你知道你將默默害得多慘嗎?也隻有默默那個傻瓜,才會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後,依然深深的愛著你,而且傻傻的不要求回報,隻想要默默的守護在你的身邊,她不告訴你這件事情,就是害怕你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會趕走她,這樣她會連陪在你身邊的機會,都失去!”

艾熏真為林雨默感到不值,她為對方付出了那麽多,最終等來的居然是這樣的結局,真是不值得。

“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話!”其實,艾熏的話,讓葉易琛的心鬆動了。

和林雨默相處的點點滴滴都牢牢的印刻在他的心中,如果這些全都是林雨默裝出來的,那麽她也太厲害了。

“你愛信不信,反正我也不希望你們兩個走到一起,你根本就配不上默默,還有,你剛剛說的欠債還錢是什麽意思,默默什麽時候欠你的錢了。”

“她在做我的情婦的時候,我給了她一張卡,而她不是一個稱職的情婦,所以她用掉的錢,都必須還回來!”

這個理由,葉易琛連自己都說不服,更不用說別人了,或許也隻有林雨默這個傻瓜,才會接受這個借口。

“默默根本就沒有想過要用你的錢,那錢是我逼著默默用的,那筆錢,默默寄給了韓靳,替阿傑支付醫藥費了,你如果想要這筆錢,我可以替默默還給你!”

艾熏聽了葉易琛的理由,更加的鄙視他了。

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如此的斤斤計較。

這件事情,不管怎麽算,都是林雨默吃虧了,沒想到葉易琛還有臉以此找她的麻煩。

“你以為我會信你,你是默默的朋友,當然會幫著她說話!”

比起那筆錢,葉易琛更在意的是林雨默拿這筆錢的動機,葉易琛一度以為,林雨默隻是在他的麵前表現的無欲無求,背地裏還是和其他想要攀上他的女人一樣,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錢。

這樣的想法,在得知林雨默的欺騙之後,變得更加的深刻鮮活,揮之不去,正是因為這樣,葉易琛才不相信林雨默愛他。

艾熏的話,無疑是在葉易琛的臉上打了一巴掌,不過他一點也不生氣,反而有些期待,期待這一切都是真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