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信不信,反正我說的是真的,這件事情,你如果真想弄清楚,找銀行查一下就行了。”

艾熏說的方法是很普通和方便的,偏偏在這之前,葉易琛都沒有想到這一點。

或許是他的內心深處下意識的害怕去求證這一切,他害怕得到的結果,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葉易琛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要說些什麽。

“阿琛,默默愛著你這個事實,長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或許隻有你這個當事人不願意相信吧,默默是一個好姑娘,錯過了想要再找回來,就難了,我不希望看到你後悔!”一直站在一旁,保持沉默的韓義昌突然開口了。

“她隻是我的情婦而已,隻是我眾多女人的一個,對於我來說,微不足道,你以為我會因為失去她,而後悔嗎?”葉易琛純粹是在嘴硬,如果林雨默真的如同他說的那樣微不足道,他就不會浪費時間和精力,進行這場談話了,也不會費盡心機的想要將林雨默綁在他的身邊。

“阿琛,我相信你比我們更清楚你自己的心,不要告訴我,你不愛林雨默,真搞不懂你們,明明相愛的兩個人,為什麽要相互折磨,阿琛,你就繼續固執吧,等到哪天,你將唾手可得的幸福丟掉了,千萬別來找我訴苦!”

韓義昌說完,強行拉著艾熏離開。

該說的他都說了,剩下的,就要看葉易琛自己了。

有些事情,隻有當事人想清楚了,才能夠改變現狀。

“放開我,那個混蛋還沒有答應我,要放過默默呢?”艾熏掙紮著不想離開。

“好了,相信我,他會想通的!”韓義昌一邊安撫著艾熏,一邊牽著她朝外麵走,留給葉易琛一個能夠安靜思考的空間。

總裁辦公室中,葉易琛一個人靜靜的坐著,眉頭緊鎖。

韓義昌的話,不斷的在他的腦海中回響,一次次衝擊著他的心靈。

“默默愛我,默默愛我,幸福,默默真的是屬於我的幸福嗎?我真的愛著默默嗎?”葉易琛第一次這樣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

這也是他第一次嚐試著正視自己的心,而不是一味的逃避和閃躲。

葉易琛的腦海中迅速的閃過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有很多東西,都隻是生活中很平常的東西,但是他卻記得很清楚,好像早已深深的銘刻在自己的腦海中。

原來,他是這樣的在乎林雨默,難道,這就是愛。

這種感覺太過於奇妙,當初他對曹一芯的感情,並不是這樣的。

如果說當年對於曹一芯的喜歡像是火,火熱而充滿激情,那麽他對於林雨默的感情,就像是潺潺流過的小溪水,潤物細無聲,雖然沒有轟轟烈烈,卻在不經意間融入了生活,融入你的心,融入了骨子裏。

等你發現的時候,已經愛得太深,再難抹除。

對曹一芯的喜歡和這個相比,宛如曇花一現,注定不能長久。

這一刻,葉易琛才清楚的意識到,自己早已經將心交出去了,隻是他一直不願意承認罷了。

他的心底有一個聲音在不停的呐喊:“不能讓她走,不能讓她走!”

下一刻,葉易琛抓起車鑰匙,一路狂奔而出!

正忙著安

撫艾熏的韓義昌,看著從自己身邊閃過的葉易琛,笑了:“你看,我就說那家夥一定會去追回默默的,我看我們不用為他們擔心了。”

“不行,我不放心,我要跟過去看看!”艾熏說完,就要邁步去追。

韓義昌身手敏捷的拉住她,然後用力往回一拉,艾熏再次回到韓義昌的懷中。

“阿昌,你…..!”

艾熏沒有說出口的話,全被韓義昌吞進了肚子裏,他用唇堵住了艾熏過於聒噪的嘴,這個時候,不適合有噪音。

上午九點左右,一輛白色的蘭博基尼,當眾飆車。

這輛車子闖了一次次的紅燈,最終形成了一個怪異的畫麵,在他的車子後方,跟著一群騎著摩托車的交警,一前一後,你追我趕。

葉易琛看了看跟在身後的車子,隨手撥通了韓義昌的電話:“不管你用什麽方法,不要讓我身後那群討厭的蒼蠅阻礙我!”

葉易琛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繼續專心開車。

正在回味剛剛美好一吻的韓義昌,看著電話,無奈的談了口氣,看來他是天生的勞碌命。

韓義昌的辦事效率很高,很快,他身後的那群尾巴消失了。

可是新的麻煩又找上了他,他遇上了堵車。

這條路是通往機場的主要幹道,平日裏車流量就很多,堵車是很常見的事情。

這下子葉易琛沒辦法了,交警或許還會聽他的,可惜他沒有本事讓前方的所有車輛都給他讓道。

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離林雨默的飛機起飛的時間越來越近,葉易琛一拳捶打在汽車的方向盤上麵:“該死!”

葉易琛再次撥通了韓義昌的電話,告訴了對方他的車子所在的位置,然後他迅速的下車,奔到了旁邊的機動車道,攔住了一輛駛過來的摩托車。

“你不要命了!”摩托車的主人衝著葉易琛叫囂。

葉易琛大步走到摩托車旁,一伸手,拎著對方的衣領,直接將此人從車子上拽下來。

“你….你想要幹什麽?”此人被葉易琛的舉動和身上散發出來的逼人的氣勢嚇到了。

“這輛車,我買了!”葉易琛直接騎上摩托車,隨手扔給對方一疊鈔票,然後騎著車子,揚長而去。

葉易琛一路飆車,二十分鍾的車程,他隻跑了八分鍾。

葉易琛剛剛一跨入機場,就聽到廣播裏麵播報著:“飛往C市的701次航班即將起飛,請乘坐701次航班的乘客,到三號登機口登機。”

葉易琛連忙趕往三號登機口,等他趕到的時候,他看著一對人正在排隊進入。

可是,他在這一群人中沒有找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葉易琛開始在周圍的人群中搜尋,希望能夠找到林雨默。

最終,他沒有找到林雨默,卻找到一個稍微有一點印象的身影。

“小李,過來!”葉易琛衝著那人招手。

小李聽到喊聲,四處環顧,當他看到葉易琛的時候,嚇了一跳,連忙奔過來。

“總裁,你怎麽來了?”小李問道。

“人呢,我讓你送的那個人呢?”葉易琛焦急的問道。

“那位小姐已經登機了

!”小李如實回答。

“該死,該死!”聽聞林雨默已經離開了,葉易琛生氣的低咒。

他怎麽不早點過來,如果早點過來,就不會錯過了。

小李聽著葉易琛的話,嚇得冷汗直流,他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什麽事,他當初可是擠破了腦袋才進入葉氏的,現在還沒過多久,就得罪了葉氏的老總,很有可能會因此丟了飯碗,他怎能不誠惶誠恐。

“總裁,對不起,是我的錯!”小李連忙認錯,雖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錯在了哪裏,他明明都是按照總裁吩咐的那樣去做的啊,但是不管怎麽樣,先認錯準沒錯。

葉易琛正陷入暗自懊惱中,根本就沒有聽進去小李的話。

小李見總裁根本就不理會他,更加擔心了。

“馬上去給我買最近一班飛往C市的飛機!”葉易琛吩咐道。

“是,我馬上去辦!”小李說完,屁顛屁顛的跑去買機票了,他眼中的憂慮也消散了不少,總裁還讓他去辦事,應該不會開除他。

就這樣,葉易琛眼睜睜的看著載著林雨默的飛機飛走了。

當飛機升空的那一刻,他的心中莫名的閃過一抹恐慌,,他感覺自己的心中空空的,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

在那一刻,他清楚到感受到林雨默對他的重要,早已無可取代。

結果,前往C市的飛機每天隻有一班,小李買到的機票是屬於明天的。

雖然葉易琛很無奈,也隻好等一天了。

C市離這裏不近,如果開車前往,也要明天才能到,與其這樣,還不如乘坐飛機。

葉易琛現在唯一感覺到慶幸的是,他沒有將林雨默送到一個他也找不到的地方,如果是那樣,他很有可能就永遠的失去她了,而現在,他隻是暫時失去了默默,他還有機會將對方找回來。

此刻,林雨默正在前往C市的途中。

當飛機降落,林雨默出現在C市的機場時,她的眼底充滿了迷茫,對於未來的迷茫,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麽。

林雨默拎著行李,漫無目的的朝著前方走去。

突然,一隻手臂搭上了她的肩膀,她連忙轉過頭去查看。

映入她的眼簾的是一個熟悉又帶著點陌生的麵孔,一時之間,她愣住了,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怎麽,不認識我了?”來人笑看著林雨默。

“阿瓊,是你嗎?”林雨默的語氣中充滿了不確定。

沒錯,出現在林雨默的麵前的人,正是林雨默的大學同學趙瓊。

“默默,沒想到真的是你,昨天我聽說你要來,還覺得不可思議呢,沒想到,是真的,默默,這麽多年了,你還是和當年一樣,年輕漂亮!”趙瓊上下打量林雨默,最後做出這樣的評價。

“阿瓊,你倒是變了,嘴巴變甜了,我這個憔悴樣,怎能和漂亮搭上邊!”林雨默知道自己現在的臉色有多難看,昨夜一晚沒睡,黑眼圈肯定是少不了的。

“我可沒說謊,你最吸引人的就是那種楚楚可憐的氣質,讓人忍不住想要保護你,讀大學那會,可是有不少人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可惜你的眼睛裏麵隻有葉易琛,傷了不少少男的心啊!”趙瓊調笑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