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嘴角也因為用力太猛而裂開了,溢出了一些鮮血。

“臭娘們,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不然有你苦頭吃的!”張浩沉聲警告道,在他的眼中,女人都隻是供他玩樂的玩物,他的心中,沒有憐香惜玉的概念。

趁著林雨默挨了一巴掌,陷入了短暫的暈眩狀態,架著她的兩個男人將她強行拉進了男廁所。

張浩也緊跟著走了進去,隨手點了兩個手下:“你們兩個,去門口守著!”

“老大,你看...!”被點名的有一個男人,看著張浩欲言又止,雙手還不停的搓著,好像不知道應該怎麽開口。

“六子,你那點心思我還不清楚,我什麽時候虧待過你,待會少不了你的好處,快點去守著,別放進來一個人,如果讓別人掃了老子的興致,我繞不了你!”張浩這話說得很妙,恩威並施。

看來能夠成為這群混混的老大,手頭上,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好叻,我這就去,老大,我六子做事,你放心!”得到了張浩的承諾,六子頓時心花怒放,屁顛屁顛的跑去守著門口。

“你們兩個把她給我架住了,待會我爽完,第一個輪到你們!”張浩吩咐那兩個抓住林雨默的人。

剛剛不小心被林雨默踢了一腳,張浩也存了一些小心的心思,這女人狠起來,可不是一般的厲害,他可不想一不小心在陰溝裏麵翻船,被個女人給廢了。

兩個男人一人拉住林雨默的一手一腳,動作很熟練的扳開林雨默的雙腿,以便張浩辦事。

張浩走到林雨默的身邊,迅速的伸出一隻手,握住她的下顎,仔細的打量她:“長得倒是水靈,可惜臉上多了一個巴掌印,有點影響美觀,不過沒關係,用起來不錯就行!”

張浩說完,迅速的低下頭,想要親吻林雨默。

林雨默見狀,試圖扭開腦袋,躲開對方的襲擊。

可是張浩早有準備,他的手,死死的鉗住林雨默的下顎,讓她根本沒有辦法閃躲。

眼看著那張像是兩根香腸的唇慢慢的壓下來,林雨默感覺惡心,她不能接受,自己被強吻。

“混蛋,放開我!”林雨默吼道。

可惜她越是怒吼,憤怒,張浩就越是興奮,強迫人讓他感覺快樂。

氣急之下,林雨默一口唾沫吐到了張浩的臉上。

如果是平日裏,依照林雨默的教養,她絕對不會這樣做,可是現在情況危急,她也顧不了那麽多了。

張浩伸出手,抹掉了臉頰上的唾沫,看著林雨默的眼神越發的恐怖,好像要吃人似的:“臭娘們,給臉不要臉,今天我要讓你好看!”

張浩放棄了親吻林雨默的想法,打算直接上。

他的兩隻手抓住林雨默的洋裝的領口,然後朝著兩邊用力一扯,嘶的一聲響聲響起,她的領口被硬生生扯爛了。

伴隨著領口的遭殃,林雨默雪白的胸脯暴露在了空氣裏。

林雨默頓感胸口一陣火熱,因為周圍的男人,都用一雙色迷迷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她的胸口,恨不得將眼睛都貼在她的胸上來。

張浩伸出手,開始

撫摸林雨默的胸口,嘴裏還不停的發出讚歎聲:“真軟,真滑!”

林雨默流出了屈辱的眼淚,胸口充斥著惡心的感覺。

張浩的雙手沒有停下,感受著他細致的肌膚和美好的觸感。

林雨默的嘴裏不停的罵著,她想要借此宣泄出心中的悲憤。

可是張浩將這些話,當成了耳旁風。

林雨默閉上眼睛,不想看張浩那張醜惡的嘴臉,突然,她聽到了一個很熟悉的聲音。

“你們在幹什麽,快放開她!”傾焱萬萬沒有想到,他會看到這一幕。

原來,傾焱正好在廁所裏麵上廁所,隔著隔板,他聽到外麵有女人的咒罵聲和男人的調笑聲。

這樣的事情,在酒吧是經常發生的,而且來酒吧裏麵的女人,也沒有幾個是正經的,傾焱本來不打算趟這趟渾水的。

可是他越聽越不對勁,因為這個聲音實在是太熟悉了,和他記憶深處的那個聲音,太像了。

雖然理智告訴他,他心中的的那個人,不會出現在這裏,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打開隔間的門,想要查看一下。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傾焱心中的怒火,就如同火山噴發一樣,噴湧而出。

因為,那個聲音的主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兒,而此刻,她正遭人非禮。

林雨默聽到這個聲音,猛地一下子睜開了眼睛,下一刻,傾焱的麵容,映入她的眼簾,她驚喜的喊道:“傾焱,是你?”

自從上次和傾焱分別之後,林雨默就再也沒有收到任何關於傾焱的消息,她隻知道傾焱越獄逃走了。

林雨默也想過打聽傾焱的事情,不過最後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林雨默害怕這樣會害了傾焱。

葉易琛是一個占有欲很強的人,如果讓他知道,她在打聽傾焱的下落,他絕對不會放過傾焱。

林雨默萬萬想不到,兩人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再次相遇,好像,她每次碰到傾焱的時候,都相當的狼狽。

再次見到林雨默,傾焱也很高興。

其實從監獄中逃出來之後,傾焱也想過要去找林雨默,最終,他打消了這個念頭,他現在的實力,和葉易琛相比,簡直微不足道,就算他見到了林雨默,也沒有能力將對方帶走,反而會將自己再次置身於危險之中,這樣太對不起林雨默對他的付出了。

所以傾焱選擇了隱忍,他要默默的積蓄力量,等到有一天,他比葉易琛強大了,他會將林雨默救出來。

久別重逢的兩人,都很高興,隻是現在,明顯不是敘舊的好時機。

傾焱喊出聲的同時,毫不猶豫的朝著眾人衝過去。

張浩看了看傾焱,一臉的不屑,他不相信像傾焱這個小胳膊小腿的人,能夠對他照成什麽威脅。

“小子,識相點,少管閑事,要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張浩沉聲警告。

如果換做其他地方,他肯定二話不說,先揍傾焱一頓再說。

可是這裏不同,張浩知道,這個酒吧的背景深厚,他不想因為這個小子,而將事情鬧大,讓自己不好脫身。

“我看吃不了兜著

走的是你們,敢傷害默默,你們必須付出代價!”傾焱的眼神很危險,一點也不符合他平日裏溫和的性格。

“傾焱,你快跑,不用管我!”林雨默見形勢不對,喊道。

傾焱隻有一個人,而對方卻有好幾個人,如果真打起來,傾焱肯定會吃虧,林雨默不想看到傾焱因為救她而受到傷害。

“默默,我不會丟下你的,你放心,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傾焱了!”說話之間,雙方人馬已經開始交手了。

站在張浩身後的一個男子,率先衝了上去,朝著傾焱的眼睛揮出一拳,他的臉上掛著嗜血的笑容,他似乎已經看到傾焱被他打倒在地的畫麵。

下一刻,他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因為在他的拳頭將要挨近傾焱的時候,傾焱猛地一個下腰,躲開了他的攻擊,於此同時,傾焱在拳頭,落在了他的腹部。

巨大的力道作用在他的身上,讓他感覺巨疼,最終,他捂住肚子摔倒在地。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張浩看著這一幕,臉上的笑容,僵住了,剛剛出手的那個人,雖然不是他最得力的手下,不過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沒想到,在對方的手中,連一個回合都沒有撐下來。

張浩後知後覺的意識到,眼前的這個人,沒有他想象的那樣簡單,是個硬點子,他覺得很倒黴,隻是來酒吧找樂子,居然碰到了這樣一個厲害的角色。

當即,張浩的心中就有了退縮的想法,他可不想因為一個女人,將自己搭上。

可是當著這麽多小弟的麵,他不能那樣做,在道上混的,就講究個臉麵,所謂輸人不輸陣,如果他今天真的跑了,那麽他辛辛苦苦在自己小弟心目中建立起來的威信也將徹底的消失了,這是他不能夠忍受的。

所以明知道對方不好對付,他也隻能拚了。

“愣著幹什麽,給我一起上!”張浩喊道。

他可不講求什麽江湖道義,單打獨鬥不行,他不介意群毆。

隨著張浩的喊聲落下,其餘的人,也如夢初醒,大喊著朝著傾焱撲去。

接下來的一幕,深深的震撼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傾焱的動作一點也不花哨,古樸自然,但是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麽的有效,隻用了短短五分鍾,傾焱就將圍上來的人解決了,而他卻毫發無傷。

張浩遠遠的看著傾焱,雙腿都開始顫抖,他本就不是什麽狠角色,平日裏也隻是欺負弱小,遇到真正的高手,他可沒有勇氣硬上。

張浩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兄弟,然後二話不說,拔腿就跑,這個時候如果不跑,下一個倒黴的肯定是自己。

林雨默也愣愣的看著傾焱,眼神很複雜,如果不是對方準確的叫出了她的名字,她絕對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人,是她所認識的那個傾焱。

傾焱看了看逃跑的張浩,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眾人,沉聲喝道:”還不快滾,是不是想要再挨幾下!”

傾焱的話音一落,躺在地上的人,迅速的從地上爬起來,灰溜溜的跑了,那樣子,說不出的狼狽,老鼠傷了腿,還是六子硬拖著他走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