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焱看都不看這些人一眼,徑自朝著林雨默走去,一邊走,一邊動手脫下自己的襯衫。

傾焱站在林雨默的麵前,伸手將自己的襯衫披在林雨默的肩上,柔聲說道:“快點穿上吧,待會有人進來看到就不好了!”

此刻的傾焱是如此的溫柔,和剛剛打人的那個人,截然不同。

“恩!”林雨默點了點頭,然後動手將那件襯衫穿好:“傾焱,你怎麽會在這裏,還有你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厲害了,你從監獄中逃出來之後,到底遇到了什麽事?”

林雨默劈裏啪啦的問了一大堆問題,她心中有太多的疑問,急需得到解答。

“默默,你先別著急,我想,我們應該先換個地方,再慢慢的聊!”傾焱看了看自己身上,又看了看林雨默,他們兩人現在的裝扮,確實不適合呆在這裏。

傾焱將襯衫給了林雨默,他的身上,隻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而林雨默的身上則是穿著一件水綠色的連衣裙,外麵罩著一件白色的襯衫。

林雨默聞言看了看傾焱,又看了看自己,這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兩人的衣著上的不妥:“好,我們找個地方好好的聊一聊。”

發生了剛剛那一連串的事情,林雨默暫時將趙瓊和黎穆岸的存在,以及那一票帥哥給忘了。

就在傾焱和林雨默從酒吧的後門悄悄的離開的時候,趙瓊終於忍不住站起身:“我去廁所看看,默默怎麽去了這麽久都沒有回來!”

“我陪你去!”黎穆岸也站了起來。

“你陪我去幹什麽,我可是去女廁所,你敢進去嗎?”趙瓊沒好氣的白了黎穆岸一眼。

其他三人聽著趙瓊的話,都嘿嘿的笑了。

黎穆岸也不惱,笑著說道:“如果你不介意,我當然敢!”

“貧嘴!”趙瓊說完,轉身離開。

黎穆岸看了看,倒是沒有真的跟上去。

五分鍾後,趙瓊急匆匆的跑了回來。

“老婆,發生什麽事情了,這麽著急!”黎穆岸見狀,連忙迎上去。

“不好了,默默不見了!”趙瓊急得跳腳,怎麽一個大活人,就去上一下廁所,就不見了。

“這怎麽可能,你仔細的找過了嗎,或許她就在某一個角落,而你沒有看到!”黎穆岸分析道。

“不可能,我都看過了,沒人,我連男廁所都找了,就是沒有看到默默的蹤跡,你說,默默會不會出事了,都怪我,如果我不帶默默來這裏,就不會出這樣的事情了,默默一個人在C市,人生地不熟的,她如果走丟了,該怎麽辦啊!”趙瓊很激動,很自責,她將所有的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

“親愛的,你別這樣,你先冷靜一下,我們所坐的位置,離門口不遠,默默如果離開了,我們肯定能過看到,我們沒有看到,就證明默默沒有離開,我們再仔細找找,一定能過找到的!”黎穆岸說道。

趙瓊聞言,漸漸冷靜下來。

在遇到事情的時候,男人總是比女人表現得冷靜,理智。

“哥幾個,幫忙找一下吧!”黎穆岸衝著邵華等人說道。

“好!”三人應聲道。

就在趙瓊等人在酒吧中焦急的尋找林雨默的蹤影時,林雨默和傾焱坐上了出租車,前往傾焱的住處。

林雨默看著眼前的小房子,再轉頭看了看傾焱,說道:“這些日子,你就住在這裏?”

“恩,屋子雖然小,但是麻雀雖小五髒俱全,走,進去看看吧!”傾焱向林雨默發出邀請。

“好!”林雨默點了點頭,跟著傾焱走了進去。

屋子裏麵打掃得很幹淨,雖然小,卻讓人感覺溫馨。

剛剛一坐到沙發上,林雨默就忍不住開口詢問傾焱經曆的事情了。

對於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傾焱並沒有隱瞞林雨默,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林雨默聽得雙眼發光,她沒有想到,這些日子傾焱經曆了那麽多。

原來,當初傾焱從監獄裏麵逃出來之後,並不知道葉易琛已經通過關係,撤消了追捕他的命令。

因為害怕被抓回去,傾焱一路逃到了C市,最終因為體力不支,暈倒在C市的郊區。

等到傾焱再次醒來的時候,才知道自己被一個老人救了,在老人的挽留下,傾焱留在了老人的身邊,打算養好了身體再行離開。

兩人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傾焱無意中發現老人是一個練家子,身上的功夫不弱。

一心想要強大自身的傾焱,央求老人收他為徒,可是才開始老人不答應,最終,在傾焱的鍥而不舍之下,終於感動了老人,老人答應教傾焱功夫。

傾焱也因此留在了C市,這段時間,傾焱都在努力的學習功夫,也算是小有所成。

“原來如此,難怪你一下子變得這麽厲害,害我都差點不敢認你了。”林雨默感歎道,沒想到傾焱居然因禍得福,也算是老天對於他的一種補償吧。

“不管我怎麽變,在你的麵前,我始終是你認識的那個傾焱,默默,你知道嗎,我學武是為了你!”傾焱說道。

林雨默聞言,眼底閃過一抹慌亂,避開了傾焱深情款款的眼神,她知道傾焱對於她的感情,可是她不能回應對方,因為她已經沒有心了,也沒有愛人的資格了。

麵對傾焱的深情,她除了回避,沒有其他的辦法。

“傾焱,我們永遠都是朋友!”林雨默故意將朋友兩個字說的很重,希望傾焱能夠明白她想要表達的意思。

傾焱聞言有些失落,但是他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選擇岔開話題:“默默,這段時間你過得怎麽樣,你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林雨默聽著傾焱的話,下意識的低下頭,不敢和傾焱對視,她害怕傾焱能夠從她的眼神中看出一些東西。

傾焱見狀,心被揪了一下,林雨默的反應,已經能夠證明很多東西:“你告訴我,是不是葉易琛那個混蛋,欺負你了!”

“傾焱,你能不能不要問,我不想說,不管發生了什麽,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我不想再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林雨默的嗓音很低沉,透露出她的心情很低落。

“我....!”傾焱還是不願放棄追問。

“傾焱!”林雨默猛地抬起頭,與傾焱對視,她的眼中包含著太多的情緒,讓人看了忍不住

心疼。

“好,我不問了,我們聊些開心的事情!”在林雨默這樣的眼神的注視下,傾焱妥協了,他永遠學不會勉強林雨默。

在傾焱的心中,林雨默的感受和意願,永遠是排在第一位的,而他自己的感受和意願,與之相比,就變得微不足道了。

之後,兩人聊了一夜,聊了許多許多,在傾焱的刻意逗弄之下,林雨默的臉上重新出現了笑容。

林雨默萬萬沒有想到,趙瓊和黎穆岸找她快要找瘋了。

最後,黎穆岸甚至動用關係,調出了酒吧當晚所有的監控錄像,當趙瓊在監控錄像中看到林雨默被一群男人拉到男廁所裏麵去了,然後又和另一個男人出來,從後門離開之後,趙瓊的心,更加的不安了。

一整個晚上,趙瓊和黎穆岸都沒有合眼。

等到他們有些熬不住,相互依偎著坐在沙發上,昏昏欲睡的時候,門鈴聲響起了。

在門鈴聲響起的那一刻,趙瓊猛地一下子從沙發上跳起來,然後急匆匆的衝到了門口,嘴裏喊著:“默默,你終於回來了!”

就連黎穆岸因為突然失去依靠,跌到了地上,她也沒有注意到。

趙瓊動作迅速的拉開門,當她看著屋外站著的人,猛地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怎麽是你?”

“看到我,有必要那麽驚訝嗎?”葉易琛不解的看著趙瓊。

大學的時候,因為趙瓊經常出現在黎穆岸的身邊,所以葉易琛對於這號人物,也有些印象。

趙瓊沒有回答葉易琛的話,因為她因為過度驚訝,愣住了。

剛從地上爬起來的黎穆岸一邊小聲的抱怨著,一邊朝著門口走去。

當黎穆岸看見葉易琛的時候,也是猛的瞪大了眼睛,一臉的吃驚,他會有這樣的反應,完全是因為心虛,因為他將葉易琛交代他照看的人弄丟了,他沒有想到,葉易琛會這樣快找上門來。

黎穆岸看到葉易琛的時候,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完了,這一次徹底的完了!”

葉易琛看了看趙瓊,又看了看黎穆岸,然後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奇怪,我臉上也沒有什麽髒東西啊,你們怎麽用看到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著我呢?”

“阿琛,你怎麽來了?”黎穆岸率先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怎麽,不歡迎我?”葉易琛好笑的看著黎穆岸,這家夥現在的反應真的很呆,值得拍照留念。

當然葉易琛現在可沒有心思想這些無聊的事情,他急急忙忙的趕過來,是為了來接林雨默回去的。

過去的一天,他備受折磨,這件事情,他不想再拖下去。

“歡迎,怎麽可能不歡迎你呢?”黎穆岸連忙搖頭,他在心中補充了一句:“你如果不是在這個時候出現,我一定歡迎你!”

當然,這話他是打死也不會說出來的,這不是不打自招了嗎?

“既然歡迎,怎麽不讓我進去!”葉易琛衝著站在門口充當門神的趙瓊努嘴。

黎穆岸連忙將趙瓊摟到自己的懷中,然後帶著她站在一旁,給葉易琛讓開了一條路。

葉易琛也不客氣,大步邁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