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在沙發上坐定,看了看趙瓊和黎穆岸身上皺巴巴的衣服,腦海中浮現出兩人剛剛在屋子裏幹壞事的畫麵,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黎少,你風流也要有個度,現在這裏住著的又不隻是你女人一個人,多少要注意一下影響!”

如果兩人正辦事的時候,林雨默不小心看到了,那不是要長針眼,葉易琛不能容忍林雨默看除了他之外的其他男人的身體。

“阿琛,你想哪裏去了,我像是那樣的人嗎?”黎穆岸覺得委屈,雖然他以前是風流成性,但是這一次,他確實是被冤枉的。

“我認識你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你的德行我還不清楚,不和你瞎扯了,默默在哪裏,我要帶她回去!”

“你這到底是唱得哪一出啊,昨天將人派遣到這裏來,今天又要來將人借走,你是不是覺得我很閑,拿我尋開心啊!”黎穆岸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其實葉易琛要來接走林雨默,他是舉雙手雙腳讚成的,昨日趙瓊對林雨默表現出來的關心,讓他產生了危急意識,如果讓林雨默長久的住在這裏,他在趙瓊心目中的地位,可就岌岌可危了,這是他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但是現在他連人在哪裏都不知道,如果讓葉易琛知道,隻是一天,他就將人弄丟了,葉易琛肯定連殺他的心思都有了。

所以為了自己的小命,他必須要盡量的拖延,能拖多久是多久。

“我的人,我想要帶走就帶走,這似乎不在你的管轄範圍內吧,你管好你懷裏的這一個就行了!”黎穆岸的反應,讓葉易琛感覺到狐疑。

依照黎穆岸的性格,他現在要將人接走,他應該高興都來不及,怎麽會抱怨呢,任誰都不會喜歡在自己的身邊安插一個超級電燈泡。

“默默她...!”趙瓊忍不住插言,她很擔心默默的安危,現在葉易琛來了,她認為應該將這件事情告訴葉易琛,多一個人找,也多一份希望。

“我老婆舍不得默默,想要留她多住一會兒!”黎穆岸連忙插言打斷了趙瓊的話,還不停的給趙瓊使眼色,希望她能夠閉嘴。

可惜趙瓊沒看懂他想要表達的意思,反而是葉易琛看懂了。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我希望聽實話!”葉易琛死死的盯著黎穆岸,想要將他看穿。

黎穆岸的多番推辭,引起了他的注意。

“阿琛,瞧你這話說的,我們可是好兄弟,我還能瞞著你什麽嗎?”黎穆岸笑著打哈哈,希望能夠將這件事情帶過去。

“你現在就試圖瞞著我!”葉易琛一針見血的指出重點。

“穆岸,你在幹什麽,發生了這麽大的事情,你怎麽會想著要瞞著阿琛!”就連趙瓊都看出來黎穆岸的意圖,對此,她不能接受。

黎穆岸聞言,心中苦悶,想著:“哎,你以為我想要瞞著嗎?我還不是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我可不想英年早逝,讓你成為寡婦啊,你怎麽就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呢?”

“趙瓊,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將視線調轉道趙瓊的身上。

他清楚,想要從黎穆岸的身上了解這件事情,太困難,那小子,狡猾得像一隻狐狸,從趙瓊的身上做突破,應該更加的快捷。

“默默失蹤了!”趙瓊一開心就扔出一個重磅炸彈。

“什麽,默默失蹤了,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葉易琛猛地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他不能接受,林雨默才從他的視線中消失一天,就失蹤了。

趙瓊沒想過要隱瞞這件事情,所以即使黎穆岸一直在暗中拉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多說,以免多說多錯,她還是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當然,給林雨默介紹優質男這件事情,趙瓊並沒有說。

反正這件事情對於尋找林雨默沒有多大的關係,說出來,也隻會徒增葉易琛的憤怒,與其這樣,還不如不說。

“你們怎麽能夠帶默默去酒吧!”葉易琛認為,林雨默一點也不適合那樣複雜的場合,他認為,林雨默就應該乖乖的呆在家中,做一個聽話的女人。

“我看默默的心情不好,想要帶默默出去散散心!”趙瓊說道,這件事情,她的確是出於好心,出了這樣的事情,她的心裏也不好受。

“你該死的好心,害得默默失蹤了,並且我們不知道,她曾經遭遇了怎樣的傷害?”葉易琛的語氣很惡劣,他現在很生氣,沒有那個心思去注意措辭,也顧不得自己說出來的話是不是傷人。

“對,這件事情是我不對,我不應該帶默默去酒吧,既然帶了她去酒吧,就應該好好的看著她,而不是讓她落單!”趙瓊自責的說道。

“你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麽用!”葉易琛吼道。

趙瓊瑟縮了一下身子,下意識的靠著黎穆岸,葉易琛的怒火,一般人都難以承受,更何況像她這樣的弱智女流。

“阿琛,夠了,你的女人丟了,你心情不好,心中有火,我都能理解,但是你有什麽火衝著我發,不要為難我的女人!”黎穆岸看不下去了,他不容許任何一個人欺負他的女人,就算是他的好兄弟也不行。

“我現在隻想要知道人在哪裏?”葉易琛隻關心這個問題,其他的問題,他一點也不關心。

“不知道!”這一次,黎穆岸很坦然。

“不知道,你居然對我說不知道!”葉易琛又暴怒了。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到底是誰將林雨默從酒吧中帶走的,我已經派人去尋找那個人的行蹤,相信很快就能夠有消息!”

“那個人到底是誰,我要看看!”到了現在,他誰也不相信,隻相信自己,他知道帶走林雨默的那個人,是重要的線索,他想要掌握這個線索,然後利用自己的人脈,展開調查。

黎穆岸聞言,走到電視機旁,從那裏拿了一張錄像帶遞給葉易琛:“重要的線索都在這裏麵,你自己看看吧!”

葉易琛接過錄像帶,快步走到電視機旁,將帶子放進了放映機裏麵。

在看帶子的過程中,好幾次,葉易琛都必須用自己強大的意誌力,努力的

克製自己,才能夠勉強保持冷靜。

畫麵最後定格在傾焱和林雨默一起相攜離開的畫麵。

“是他!”葉易琛一拳重重的捶打在麵前的玻璃茶幾上,茶幾立刻出現了裂痕,葉易琛的手上,也溢出了鮮血。

“你受傷了,我去找急救箱!”趙瓊見狀,立刻想要奔上樓去。

“不用管他,讓他發泄一下!”黎穆岸拉住了趙瓊。

恐怕現在的葉易琛,沒有那個心情接受別人的好意。

將心比心,如果換成是趙瓊失蹤了,他的反應可能會比葉易琛更激動。

葉易琛立刻摸出電話,打給了他手下的一隻隱形部隊,做了相應的部署。

此時,傾焱正好送林雨默來到了趙瓊家的不遠處。

原來,就在一個小時之前,林雨默才後知後覺的想到了趙瓊和黎穆岸。

可是兩人昨天才見麵,林雨默又忘了問趙瓊要電話號碼,所以想打電話報個平安也不知道往哪裏打。

林雨默害怕趙瓊擔心,所以急急忙忙的趕了回來,反正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她都會留在這裏,有的是機會和傾焱見麵。

“傾焱,你就送到這裏吧,我自己進去就好!”林雨默說道。

林雨默不知道黎穆岸在不在,她不想讓黎穆岸看到傾焱。

雖然黎穆岸現在是趙瓊的男朋友,但是他也是葉易琛的好兄弟,如果讓他看到了傾焱,難保他不會將傾焱的存在,告訴葉易琛,她不想害了傾焱。

“默默,以後我們還能見麵嗎?”傾焱依依不舍的看著林雨默。

如果不是因為擔心林雨默的朋友會擔心她,傾焱真的不想這麽快就將林雨默送回來。

相聚的時間實在是太短暫,讓人難舍。

“當然可以,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會留在C市,我們見麵的機會還有很多!”林雨默保證道。

“你會一直住在這裏嗎?我能夠來找你嗎?”

“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一直住在這裏,不過如果我換了新的地址,一定會告訴你,以後,我會常常去找你!”林雨默避開了傾焱的最後一個問題,因為如果她不讓傾焱來找她,她害怕傾焱誤會,但是她又擔心傾焱會因為她受到牽連。

“恩,你快去吧,你朋友該擔心了!”

“好,拜拜!”林雨默衝著傾焱揮了揮手,然後離開。

當門鈴聲再次響起的時候,葉易琛的反應是最迅速。

他第一個奔到門邊,然後毫不猶豫的打開了房門。

兩人的目光在下一刻對視,葉易琛的眼中充滿了憤怒,但是眼底深處也有一抹掩飾不住的驚喜,而林雨默的眼中,則是充滿了迷茫,驚訝,她沒想到,會這麽快再次看到葉易琛。

下一刻,林雨默地下了頭,避開了葉易琛的眼神。

在發生了這麽多事情之後,林雨默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麵對他。

“你還知道回來!”葉易琛劈頭蓋臉的吼道,心中積壓的關心,在這一刻噴湧而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