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瓊和黎穆岸這個時候也湊上來了。

趙瓊奔到林雨默的身邊,雙手扶住她的肩膀,仔細的打量著她:“你回來了就好,你知不知道昨晚我找了你一晚上,擔心死我了。”

“對不起,昨天遇到了一些事情,忘了通知你們一聲就走了!”林雨默一臉歉然的看著趙瓊。

對於昨晚發生的事情,林雨默不想多談,一來這事情也不是什麽光榮的事情,二來則是因為葉易琛在場,她不方便多說。

“你昨晚到底到哪裏去了?”趙瓊追問道。

“沒,就是碰到一個許久不見的朋友,聚了聚。”林雨默輕描淡寫的帶過去。

“朋友,我看是野男人才對,你就這樣離不了男人嗎,才離開我一天,就忍不住去找別的男人!”葉易琛的口氣酸酸的,顯然是吃醋了。

林雨默和傾焱衣衫不整的離開酒吧,確實容易讓人誤解。

再加上葉易琛早就認為傾焱和林雨默有染,看到這樣的畫麵,想歪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這話是什麽意思?”林雨默質問道。

她忍不住想著:“難道我在你的心中,就是那樣一個隨便的女人嗎?”

“我什麽意思你還不清楚嗎?少給我揣著明白裝糊塗,你不是又和那個傾焱勾搭上了嗎?或許你們一直都有聯係,我讓你來C市,你覺得機會來了,所以就通知他趕過來,好來一個再續前緣!”葉易琛越想越覺得有這樣的可能,越想就越生氣。

“葉易琛,你在胡說些什麽?”林雨默很生氣。

她氣葉易琛對她的汙蔑,更氣葉易琛的不信任。

“我胡說,證據擺在麵前,你居然還有臉指控我胡說!”葉易琛二話不說,拉著林雨默進屋,指著電視說道。

客廳中央的那個巨大的液晶電視的屏幕上,林雨默和傾焱相攜的身影是如此的醒目。

林雨默看著這一幕,心中狂震:“怎麽可能,怎麽會有這樣的東西!”

趙瓊看著林雨默那一副震驚過度的樣子,好心的解釋了一下:“昨夜我找不到你,很著急,害怕你遇到什麽危險,所以央求穆岸調了酒吧的監控錄像。”

“阿琛,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林雨默意識到事情大條了,拉著葉易琛的手,急著想要解釋,她總算是明白葉易琛為什麽會誤解自己了,任誰看到這樣的畫麵,都會多想的。

“你不用解釋,事實擺在麵前,還有什麽好解釋的!”葉易琛甩開了林雨默的手。

“阿琛,我和傾焱隻是碰巧遇到的,昨晚我在酒吧慘遭別人的非禮,是傾焱出手救了我!”

“還上演了英雄救美,是不是接下來你就以身相許了,所以才一夜不歸!”葉易琛說道。

“不是的,我們隻是聊聊天,其他的什麽都沒有做!”林雨默現在真的是百口莫辯。

“現在都證據確鑿了,你還不承認,你真當我是那麽好糊弄的嗎?我告訴你,一日是我葉易琛的女人,一輩子都是我的女人,你休想擺脫我,就算我不要了,也輪不到別的男人來享用!”

“葉易琛,你說話不要太過分了,你憑什麽這樣說默默,我了解默默,她不是這樣的人!”趙瓊實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插嘴,她不能忍受別人

當著她的麵欺負她的朋友。

“我們的事情不用你管!”葉易琛看都沒看趙瓊一眼。

“默默是我的朋友,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今天這事我管定了!”趙瓊和葉易琛掐上了。

葉易琛一把拉住林雨默的手,直接往外拖:“走,跟我回去,回去再好好的收拾你!”

“不,我不跟你走!”林雨默掙紮著不想走。

葉易琛的眼神太恐怖,好像要吃人似的,林雨默害怕了。

趙瓊見狀,連忙奔到葉易琛的前方,伸出雙手攔住他的去路:“這裏是我家,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帶默默離開!”

“黎穆岸,管好你的女人!”葉易琛不想和趙瓊計較,他直接將矛頭對準了黎穆岸。

黎穆岸聽到自己被點名,無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哎,他站在這個礙著誰了,怎麽將他也牽扯進來了,真是躺著也中槍啊。

黎穆岸真不想趟這一趟渾水,可是他清楚,如果自己不插手,最後倒黴的肯定是自己的親親女友,他可不舍得看到趙瓊受到傷害。

最後,黎穆岸還是硬著頭皮上了,他走到趙瓊的身邊,一隻手搭在趙瓊的肩膀上,笑著說道:“親愛的,你看這是他們的家務事,我們也不便插手,你說是不是啊!”

“你到底站在哪邊的,就他這態度,如果讓他將默默帶回去,默默肯定會吃虧的,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趙瓊一揮手,撥開了黎穆岸的手,還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她認為黎穆岸這樣說,是在幫葉易琛,她很不爽。

看著趙瓊那樣的眼神,黎穆岸就知道趙瓊誤會了,他在心中悲呼,好人難做啊。

葉易琛沒有繼續關注這兩人,而是將視線放在林雨默的身上:“我最後一次問你,跟不跟我走!”

“不,當初要送我走的是你,現在又要帶我回去,我不是你的私人物品,不會任你擺布!”林雨默難得的表現得硬氣。

“你知道你是在對誰說話嗎?”葉易琛沒想到,一直以來溫順柔弱的林雨默,居然敢再次忤逆他。

“我的人生,我想要自己掌控!”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決定忘了葉易琛,如果這次就這樣跟著葉易琛一起走了,那麽她當初的努力,又白費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第二次鼓起勇氣,離開葉易琛。

“才出來一天,居然敢這樣跟我說話,你是不是希望我再次將傾焱抓進監獄裏,你應該知道,我有這樣的能力!”葉易琛威脅林雨默。

“你不能這樣做!”林雨默急了,她已經害了傾焱一次,不能再害傾焱第二次了。

現在傾焱好不容易過上了平靜的生活,她不能再將對方牽扯進來。

“我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葉易琛說道。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認真的表情,知道葉易琛是說真的,如果她真的不跟葉易琛走,葉易琛真的會對付傾焱。

這是她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林雨默也明白,如果葉易琛執意要帶她走,沒有人能夠阻止,趙瓊根本阻止不了他。

“你卑鄙!”

“哈哈,我卑鄙,又怎樣,我做事隻看重結果,過程對於我來說,根本不重要!”葉易琛絲毫不在意林雨默控訴

的眼神。

“好,我跟你走!”林雨默無奈的妥協了。

她很無奈,為什麽每一次妥協的總是自己,她覺得自己就像是葉易琛手中的玩偶,高興的時候會擺弄你幾下,不高興的時候,則會將你丟到一邊,理都不理你。

那種自己的命運不受自己的掌控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看來你真的很愛他,居然為了他,願意做出這樣的犧牲!”葉易琛得到了滿意的結果,反而更生氣了。

林雨默越是為了傾焱而妥協,就證明她越是在乎傾焱,而這個事實,讓葉易琛感覺到憤怒,他覺得自己被林雨默背叛了。

他很不甘心,他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勇敢的麵對自己的感情,沒想到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

“走!”葉易琛不願多說,直接拉著林雨默,繞過趙瓊,朝著外麵走去。

“站住,你不能….嗚嗚!”趙瓊還想要阻止,可是卻被黎穆岸拉住了。

黎穆岸害怕趙瓊在這個時候再說些什麽話,刺激了這個處於暴怒邊緣的男人,甚至出手捂住了趙瓊的眼睛。

趙瓊想要掙脫,可惜男女之間在力量上的差異,在這一刻,顯露無疑,她根本掙脫不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葉易琛將林雨默帶走。

黎穆岸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在心中祈禱:“希望你們千萬不要再來了!”

黎穆岸可以預見,這一次趙瓊肯定很生氣,估計會有一段時間不想理會他,哎,看來要重歸於好,需要做一番努力。

葉易琛直接拉著林雨默去了機場,坐上了回去的飛機。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氣氛顯得很尷尬,兩人都在生悶氣。

下了飛機之後,早已有人在機場外麵等候。

葉易琛和林雨默坐上車子,直奔葉宅。

到達葉宅的時候,葉易琛終於開口了:“不要試圖逃跑,你前腳離開葉宅,我後腳就會將那個男人抓來!”

“你放心,我既然選擇跟著你回來,就不會想著逃跑!”林雨默保證道。

就算不為了自己,為了傾焱,林雨默也不會逃跑。

“最好如此!”葉易琛說完,二話不說,轉身離開。

葉易琛臨走之前,還不忘吩咐保全,讓他們注意林雨默的動向,一有異動,立刻向他匯報。

雖然有林雨默的保證,葉易琛還是不放心,害怕林雨默會離他而去。

林雨默神秘失蹤了一天之後,再次回到葉宅,這件事情引起了葉宅中的一些人的興趣,因此衍生了許多猜測。

而閔菁菁在得到林雨默回來的消息之後,立刻趕了過來。

她是知道林雨默離開的內情的,在發現林雨默失蹤之後,她立刻展開了調查,也從韓義昌的嘴裏,了解到這件事情的真相,當然,在C市發生的那些事情,她並不知道。

閔菁菁是氣匆匆的來的,她本就是打算來興師問罪的。

林雨默瞞著她離開,讓她很生氣。

“林雨默,你到底有沒有將我當做朋友,發生這麽大的事情,居然不和我說一聲!”閔菁菁一進門,就嚷嚷道。

可是當閔菁菁看著林雨默那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她心中的那點怒火,一下子煙消雲散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