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你怎麽這副表情啊!”閔菁菁關心的問道。

“沒什麽?”林雨默搖了搖頭,不願多說。

“默默,你到底還當不當我是朋友,為什麽你遇到問題總是瞞著我,而不願告訴我呢?”閔菁菁認為,做為朋友,就應該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她認為,好朋友之間是沒有秘密可言的,所有她對於林雨默這樣的做法,不能理解。

“菁菁,我不知道怎麽說,你不要問了好不好!”

閔菁菁看著林雨默,很不解,按理說,葉易琛都已經去將她追回來了,她應該高興才是,怎麽好像比以前更加不開心了呢。

閔菁菁覺得,這其中,肯定發生了什麽事,要不然葉易琛也不會將林雨默送回來就離開了。

“默默,我不是想要逼你,我隻是關心你,我不希望你什麽事情都悶在心裏麵,一個人承擔,有些事情,說出來,會好過一些!”閔菁菁伸出雙手,抱住了林雨默,給予她安慰。

“菁菁,謝謝你!”林雨默很感動。

“不要對我說謝謝,你隻要知道,我永遠都會站在你的身邊陪著你就行了!”閔菁菁拍了拍林雨默的肩膀說道。

林雨默聞言,心底的最後一道防線也奔潰了,最後,她一邊抽泣著,一邊將所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閔菁菁。

葉易琛的不信任讓林雨默很苦悶,她急於想要將這種苦悶發泄出來,而尋找一個傾述的對象,是一個很好的發泄方法。

閔菁菁聽完了林雨默的講述,陷入了沉思,這件事情確實不好辦,葉易琛已經認定了林雨默背叛了他,想要改變他的想法,很困難。

“默默,我相信你沒有做過!”閔菁菁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表明自己的立場。

“菁菁,謝謝你!”林雨默反手將閔菁菁緊緊的抱住,這個時候,能夠有一個知心朋友陪在她的身邊,她感覺很幸福。

“默默,相信我,阿琛既然回去找你,就證明他的心中有你,他現在這樣對你,隻是因為他誤會了你,生你的氣,我相信,時間一長,等他的氣消了,你們兩的關係自然會有所好轉,阿琛是聰明人,這件事情裏麵的是非對錯,我相信他能夠看清楚,他現在隻是太生氣,所以暫時失去了理智,隻要你耐心等待,一切都會好轉的,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支持你!”

“但願如此吧!”林雨默對此事,不是很樂觀。

葉易琛的性格本來就多疑,再加上那些不利的證據,想要改變他的看法,簡直難如登天。

當晚,閔菁菁留在林雨默的房間中過夜,兩人聊了許久,聊了許多。

林雨默鬱悶的心情,在閔菁菁的開導下轉變了很多,她的情緒也穩定下來。

林雨默也想通了,反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發愁也解決不了問題,不如看開一點,這樣,自己也好過一點。

之後的好幾天,葉易琛都沒有回葉宅,好像是刻意躲著林雨默。

其實葉易琛不回來,一方麵是因為還在生氣,另外一方麵則是因為他不知道應該要如何麵對林雨默。

發生了這樣的

事情,葉易琛的心中,始終有一根刺,他現在隻要一想到林雨默,腦海中就不由的浮現林雨默在傾焱的身下婉轉呻吟的畫麵,他的情緒就會出現很大的波動。

所以葉易琛不願見林雨默,他害怕自己會因為憤怒而失去理智,做出傷害林雨默的事情。

他想要好好的冷靜一段時間,趁著這段時間也好好的想一想,自己應該如何和林雨默相處。

在這期間,他也派人前往C市,對傾焱展開了調查,並且掌握了傾焱的住處,他曾經好幾次想要對傾焱動手,但是最終都放棄了。

他答應了林雨默的事情,他不想反悔。

這幾天,林雨默都沒有出門,一來是她根本就沒有心情出門,另外一方麵則是因為葉易琛不讓她出門。

而這幾日,有閔菁菁陪著,她也不覺得無聊,反而漸漸的喜歡上這樣恬靜的生活。

這一日,閔菁菁因為有點事,出門了,林雨默一個人坐在花園中品茗,好不悠閑。

葉老爺子遠遠的看見林雨默,拄著拐杖走了過來。

“丫頭,一個人坐著喝茶,也不幫我泡一杯,看來是早忘了我這個老頭子了!”葉老爺子說道。

林雨默聞言,迅速的轉過身,看見是葉老爺子,連忙站起身:“老爺子,你請坐!”

說完,還走上前去攙扶著葉老爺子,將他扶到凳子上坐下。

“你別總是老爺子,老爺子的叫我,把我都叫老了,你和阿琛是一輩的,以後就叫我葉伯吧!”

“那怎麽行!”林雨默搖了搖頭。

她知道,在葉家除了葉易琛,閔菁菁這兩個身份特殊的年輕人,不叫葉老爺子為老爺子,其他的人都統一的稱呼葉老爺子為老爺子。

林雨默從來不認為自己的身份也是特殊的,自然不敢亂叫。

“我讓你叫,你就叫,不要拒絕,要不然,我可要生氣了!”葉老爺子擺出一副不悅的樣子。

林雨默還是有些猶豫,不敢答應,她總覺得這樣叫,有些不妥。

“一個稱呼而已,不需要太過於在意,難道你連我的話都不聽了!”葉老爺子說道。

“不敢,不敢,葉伯,那就依你所言吧!”林雨默不想惹葉老爺子生氣,所以妥協了。

“好,這聲葉伯,聽著就是舒服,丫頭,不知道能不能向你討一杯茶喝!”葉老爺子將目光落到林雨默身前的茶具上麵。

他專研茶藝多年,本以為自己的茶藝已經相當的不錯了,但是自從喝了林雨默泡的茶之後,葉老爺子才意識到,這泡茶真的有所謂的天分,而林雨默就是那個具有天分的人。

“當然可以!”林雨默說著,開始熟練的溫茶壺,洗茶,泡茶,沒多久,一杯散發著清香的茶就泡好了。

林雨默雙手將茶杯遞給葉老爺子:“葉伯,你嚐嚐!”

葉老爺子接過茶,開始細細的品味,還時不時的閉上眼睛,回味嘴裏逸散開來的味道。

良久,葉老爺子才緩緩的放下茶杯,讚歎道:“好茶,好茶,這杯龍井茶,經由你的手,真是增色不少!”

“葉伯

,你過獎了!”林雨默被誇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這人向來隻說實話,不會說違心的話!”

林雨默聞言,沒有說話,隻是默默的幫葉老爺子又倒了一杯茶。

這一次,葉老爺子沒有端起茶杯,隻是笑看著林雨默,不說話。

“葉伯,你想說什麽就說吧!”林雨默被葉老爺子看得不好意思了。

“丫頭,那我可就直說了,這段時間你和阿琛之間應該發生了不少事情吧,阿琛是我看著長大的,他的脾氣我了解,因為他的母親走得早,所以他從小就沒有安全感,總是喜歡將所有的事情都藏在心中,也不喜歡改變,當感受到威脅的時候,他就會下意識的閃躲,逃避,不管他對你說了什麽,你都別在意,他喜歡你,這一點我能夠看出來!”

其實林雨默和葉易琛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葉老爺子都看在眼裏,他是個明白人,隻是不想太多的幹預兩個年輕人,所以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過眼看著兩人互相折磨,到最後,自己的兒子甚至連家都不回了,葉老爺子終於看不下去,決定要做些什麽。

“葉伯,你誤會了,我和阿琛的關係不是那樣的!”林雨默解釋道。

她隻是一個卑微的情婦,根本沒有資格卻奢望得到愛,而且她也沒有從葉易琛的身上,感受到愛的存在。

如果葉易琛真的對她有感情,那也隻是恨,而不是愛。

“我活了這麽大把年紀了,如果連這個都看不準,可就真的是白活了!”葉老爺子自嘲道。

“葉伯,你想說什麽就明說吧!”葉老爺子越是強調葉易琛喜歡自己,林雨默的心就越加的不安。

她一直都認為豪門中的人,對於門第觀念都很看重,葉老爺子雖然對她很好,但是林雨默認為,那隻是他良好教養的一種表現而已,在葉老爺子的心中,肯定也有門第觀念的。

而現在,葉老爺子一再的強調葉易琛喜歡她,林雨默誤會他是感覺到了危機,所以想要側麵的提醒她。

對此林雨默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其實我也不想說什麽,隻是不希望看到你們兩個互相折磨!”

“葉伯,我知道我和阿琛之間的身份懸殊很大,我也知道我配不上阿琛,我從來就沒有奢望過要做葉家的兒媳婦。”林雨默以為葉老爺子是不好意思開口,所以主動承諾道。

林雨默覺得,就算葉老爺子不阻止他們兩個走在一起,他們最終都很難走到一起。

“丫頭,你誤會了,我並不反對你和阿琛在一起,其實在你從德國回來之後,我就已經認可你了,如果真要說配不上,也是阿琛配不上你,你是一個好女孩,很懂得包容,阿琛也隻有找像你這樣的,才能包容他的臭脾氣!”葉老爺子說道。

本來他對於林雨默,還存在保留態度。

但是林雨默在德國的表現,卻打消了他最後的顧略,一個弱女子,甘願為了阿琛去做這麽危險的事情,就憑著這一點,這個女子就有資格做他的兒媳婦,再加上兩人的性格那麽的合適,他覺得,林雨默真是最合適的人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