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這段時間實在是太忙了,抽不出時間回家!”葉易琛沒想到,葉老爺子會打電話來興師問罪。

“你別以為我老了,就好糊弄,你為什麽不回家我心知肚明,感情的事情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爸,我知道了,有空我會回去的!”葉老爺子的話,葉易琛聽了,但是沒有往心裏去。

過去的一個月,他想了很多,也想明白了很多,既然自己已經愛上了林雨默,與其懊惱,還不如積極的改變林雨默,讓對方也愛上他,這樣事情不就皆大歡喜了。

但是想是想明白了,可是葉易琛一直都沒有下定決心去執行。

接到這個電話,葉易琛開始考慮,是不是真的應該回家去。

“少給我打馬虎眼,我告訴你,你今天必須給我回家,要不然以後都別回來了!”葉老爺子撂下狠話。

“你哪次不是這樣說,可是你哪次真這樣做了,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葉易琛笑著打哈哈,這樣的威脅他聽過太多次,對他已經沒有太大的威脅力。

“臭小子,別給我打哈哈,你如果不馬上給我滾回來,我一定會讓你再也見不到你的女人和兒子!”葉老爺子拋出一個重磅炸彈,他不相信葉易琛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還能夠給他端著。

“女人,兒子,老爸,你說的是哪國的話,我怎麽聽不懂呢?”葉易琛對此不以為意。

突然他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他連忙追問:“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什麽意思,字麵上的意思,反正消息我帶到了,要不要回來,你自己看著辦!”葉老爺子說完,率先掛斷了電話。

葉易琛看著電話,腦袋飛速的運轉,在葉宅,能夠稱得上他的女人的,就隻有林雨默,而那個所謂的兒子,又是誰。

難道,林雨默懷孕了。

這個念頭嚇了葉易琛一大跳,不過他越想越覺得這個猜測很有可能是真的。

如果不是林雨默懷孕了,他老爸也不會急著給他打電話,讓他馬上回家。

想到這裏,葉易琛拿起車鑰匙,走出了辦公室,不管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他都必須要回去確認一下,要不然,他根本就沒有心思工作。

葉易琛開門正好碰到抱著一疊文件準備敲門的韓義昌。

“總裁,這裏有幾份文件,急著要,請你看看,然後簽字!”韓義昌將文件遞給葉易琛。

葉易琛卻沒有伸手接過,而是直接從他的身邊繞過去,徑自朝著電梯走去。

“我要出去一趟,公司裏麵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葉易琛的聲音,從遠處飄來。

“喂,到底發生什麽事了,你這麽著急!”韓義昌喊道。

“你可能要做叔叔了!”這個聲音是從即將關上的電梯中傳來的。

韓義昌看著電梯上不斷閃爍的數字,欲哭無淚,這人怎麽才正常了一個月,又犯病了,害得他又要幫忙收拾爛攤子,真是歹命。

不過他最後一句話是什麽意思,難道,韓義昌一巴掌拍到旁邊的桌子上:“對,一定是這樣,不知道艾熏知道這個好消息,會有怎樣的反應!”

另一邊,葉易琛

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了葉宅。

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保全人員立刻迎上來,恭喜他:“恭喜葉少,要做爸爸了!”

聽到保全的話,葉易琛終於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但是他也覺得有些可惜,從保全都知道了這件事情可以看出來,估計整個葉宅,他是最晚知道這個消息的。

作為孩子的父親,他本應第一個知道這個消息的,他覺得自己的權利被剝奪了。

當然,現在的他,急著去見林雨默,也沒有那個精力去計較這些事情。

可是他剛剛走到客廳,就被葉老爺子攔住了:“臭小子,你還知道回來啊,我還以為你已經找不到回來的路了!”

葉老爺子看著這個一個月不見的兒子,又氣又惱,他怎麽就生了一個性格這麽倔強的兒子。

“爸,我先去看看默默,待會再來聽訓!”葉易琛現在沒有心情和葉老爺子閑扯。

“回來,不許去,默默剛剛才睡下,你讓她休息一下,待會再帶她去醫院好好的檢查檢查,你虧欠了她太多太多,趁著這一次機會,一定要好好的補償補償她!”葉老爺子叫住了葉易琛。

“我知道了,我隻是去看看她,不會吵醒她的!”葉易琛嘴上說著,腳步卻沒有停下來。

葉老爺子看著葉易琛那一副火急火燎的樣子,笑了,暗自想著:“這小子,現在知道著急了!”

葉易琛走到林雨默的房門口的時候,特意的放慢了步調,生怕吵到她。

正躺在床上發呆的林雨默,聽到開門聲,連忙閉上了眼睛。

葉易琛輕輕的打開房門,先探進腦袋看了看,在床上發現了目標,然後才輕手輕腳的走進來。

葉易琛靜靜的站在床邊,看著林雨默。

明明隻是一個月沒見,他卻感覺兩人好像一輩子沒有見麵似的。

沒見到林雨默的時候,他還能勉強壓抑心中的思念,但是在看到林雨默的這一刻,這一個月的思念都噴湧而出,再也無法壓抑。

在此刻,葉易琛才深深的感受到,自己對林雨默思念是多麽的強烈。

葉易琛在心中無奈的歎息,看來他這一次,是真的栽了。

林雨默雖然沒有聽到人進屋的腳步聲,卻能夠感受到自己正被人注視,這讓她覺得不舒服,總感覺自己裝睡,下一刻就會被拆穿。

她假裝翻身,轉過身去。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因為翻身而空出來的一部分床,猶豫了一下,然後輕手輕腳的爬上床,小心翼翼的將林雨默摟在懷中。

感受著那熟悉而溫暖的觸感時,葉易琛忍不住在心中發出滿足的呻吟。

這一刻,以往的那些堅持,似乎都變得不重要了,葉易琛隻想就這樣抱著林雨默,直到天荒地老。

林雨默感受著那熟悉的懷抱,聞著那熟悉的帶著淡淡煙草味道的體味,差一點感動得落淚了。

她本以為,這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再躺在葉易琛的懷中,享受這種溫暖安全的感覺。

兩人就這樣靜靜的躺著,慢慢的沉入了夢鄉。

林雨默是被一陣溫熱的觸感喚醒的,她一睜開眼,就看

到一張放大的俊臉,這一切都顯示著,剛剛發生的一切都不是一場夢。

“醒了!”葉易琛依依不舍的結束自己的偷吻,笑看著林雨默。

如果不是考慮到林雨默現在的身子不同以往,他肯定不會這樣輕易的放過她。

一個月的時間,他的身體對於林雨默的身體的思念,足以燃燒一切。

可惜現在,為了不傷害林雨默和孩子,他必須忍耐,所以他不敢在林雨默清醒了之後再繼續這個吻,因為他害怕自己會失控。

林雨默呆呆的看著葉易琛,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麽。

葉易琛的舉止是那麽的親密,語氣是那樣的溫和,好像兩人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兩人的關係一直很好。

這一切,就如同夢一般,林雨默曾經不止一次的幻想過,葉易琛會這樣溫柔的對待她,卻從來沒奢望過,這一切會真實的發生。

可是現在,這一切都發生了,而且那樣的真實,讓林雨默想要騙自己這是夢,都不可能。

難道之前的那些誤會,都隻是她所做的夢嗎?

“怎麽,一個月不見,不認識了!”葉易琛不滿林雨默的發呆,低下頭,在她的唇上落下輕吻。

葉易琛的話,打破了林雨默的猜測。

一個月不見,原來那些都不是夢,而是真實發生的。

既然這樣,葉易琛的態度的突然轉變,又是為了什麽,難道這是下一場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嗎?

“你怎麽來了!”林雨默的聲音顯得很生硬,因為她必須花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夠勉強克製自己不沉浸在葉易琛的溫柔之中,她對於葉易琛,永遠沒有多少免疫力。

“你不喜歡看到我嗎?”葉易琛聞言,沉下了臉。

“不是,隻是太過於意外了!”

“答應我,將之前的那些不愉快通通忘掉,從今天開始,開開心心的過好每一天!”葉易琛說道。

“嗯!”林雨默乖巧的點了點頭。

如果葉易琛願意忘記那一切,她當然也樂意忘記,隻是她擔心葉易琛是否能夠真的忘記。

“睡好了嗎?睡好了就起床,我帶你去醫院好好的檢查檢查!”

林雨默聞言,心中有些失落,原來葉易琛對她的好,全都是看在孩子的份上,而她,什麽都不是。

林雨默不知道,如果換成是別的女人懷了葉易琛的孩子,他肯定會不屑一顧。

相比孩子,他更看重林雨默。

在葉易琛的陪伴下,林雨默簡單的梳洗了一番,然後和葉易琛一起趕往醫院。

葉易琛幫林雨默聯係了全城最好的婦產科醫生幫她做檢查。

這名婦產科醫生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她從事這個行業已經二十多年了,是這方麵的專家。

她為林雨默做了全麵的檢查。

“孕婦的一切指標都很正常,隻是孕婦的身體有些虛弱,這樣在生產的時候會很辛苦,建議在懷孕期間,多補補身體,多運動運動!”楊醫生看完檢查報告說道。

“我們會注意的,醫生,請問還有什麽需要注意的嗎?”葉易琛問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