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會你們走的時候,護士會給你相關的手冊,你們按照手冊上要求的那樣去做就行了!其他的就沒有什麽需要特別注意的,我已經幫林小姐備案了,以後她隻需要按時來檢查就行了。”

“謝謝醫生,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說吧!”

“懷孕初期,可以行房嗎?”葉易琛對這個問題很關心,他本就是一個欲望很強烈的人,讓他忍十個月,簡直就堪比酷刑啊。

林雨默聽到葉易琛的話,臉一下子漲得通紅,她覺得好丟臉,她沒想到葉易琛會問出這樣大膽的問題。

“阿琛!”林雨默悄悄的伸出手,拉了拉葉易琛的衣袖,希望他不要再說了,林雨默害怕他再說出什麽驚世駭俗的話語來。

楊醫生不愧為一個老醫生,聽到這樣的話,依舊表現得淡定從容,其實這樣的問題,也有其他的準爸爸問過。

“懷孕初期一切都還不穩定,不適合做劇烈的運動!”

“那是不是過了懷孕初期就行了!”葉易琛繼續追問,那樣模棱兩可的答案,他不能接受。

“原則上來說,是可以的!”楊醫生說道。

“大夫,如果沒有什麽事情,我們就先走了!”林雨默說完,拉著葉易琛頭也不回的走了。

她覺得太丟臉了,如果再待下去,她懷疑自己的臉蛋都可以煎蛋了。

林雨默直接拉著葉易琛到停車場,才放手。

“你怎麽能夠問這樣羞人的問題呢?”林雨默臉頰上的緋紅,到現在都還沒有消退,剛剛她真的是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這有什麽,食色性也,人之常情,有什麽不能問的!”葉易琛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做錯了。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那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很無語,卻又找不到話語反駁他。

“走吧,我累了,想要回去休息了!”林雨默說完,朝著那輛顯眼的白色蘭博基尼走去。

葉易琛見狀連忙跟上去。

兩人一起開車回家,一路上葉易琛難得的說了很多的話,而林雨默卻表現得興致缺缺的。

“默默,我怎麽感覺你有點不開心啊!”葉易琛狐疑的看著林雨默。

按理說,一個女人懷孕了,應該會感到高興,而林雨默的反應太過於冷淡,葉易琛感覺有些奇怪。

“沒有啊,我很高興,隻是太累了,提不起精神罷了,孕婦都容易累的!”林雨默解釋道。

葉易琛今日的表現,太過於反常,讓林雨默心生不安。

林雨默一直以來都認為葉易琛不喜歡小孩子,但是他今天卻表現得很喜歡小孩子。

其實葉易琛這樣高興,一方麵是因為即將做爸爸了,另外一方麵則是因為這個孩子來的時候太對了,他正愁想不到好的辦法將林雨默連人帶心綁在他的身邊,這個孩子,就是一個很好的方法。

葉易琛相信兩人隻要有了孩子,就會更緊密的聯係在一起,他能夠透過這個孩子,將林雨默牢牢的綁在他的身邊。

“是嗎,那你先休息一下,到了我叫你!”葉易琛表現得很體貼。

“嗯!”林雨默點了點頭,然後閉上眼睛,假寐。

她害怕葉易琛看出她的心思,所以選擇了逃

避。

之後,兩人一人假寐,一人開車,車內再次恢複了安靜。

可是葉易琛的心,卻再也不能平靜了。

林雨默的反應在他的心中,始終揮之不去,他多疑的性格又開始作祟了。

葉易琛想著:“為什麽默默懷孕了卻顯得不開心呢,還故意的躲開我的注視,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葉易琛的腦海中不停的回響著醫生所說的話:“懷孕一個多月,一切都很正常!”

一個多月,葉易琛的腦海中開始推算時間。

按理說,這個孩子應該是他的,因為林雨默除了和他接觸,幾乎沒有和其他的男人接觸。

葉易琛的腦海中閃現出傾焱的麵容。

“難道是他!”葉易琛的眼睛猛地瞪大,握住方向盤的手也一緊。

如果林雨默現在醒著,就會發現葉易琛的眼神很恐怖,手上因為用力過度而青筋鼓起,看起來很嚇人。

“該死,最好不要讓我查出什麽,要不然,我會讓你們兩個下地獄!”葉易琛暗自想著。

他雖然懷疑,但是卻沒有確鑿的證據,所以他不想輕舉妄動,他不想錯傷了林雨默和自己的孩子,但是,懷疑的種子,已經在他的心中種下,揮之不去。

自從懷孕之後,林雨默就過上了公主般的生活,她也重新恢複了自由。

葉易琛對林雨默的態度也明顯的好轉,每日都噓寒問暖,成了一個標準的好男人。

但是葉易琛卻在私底下吩咐黎穆岸調查林雨默和傾焱在一起的那個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整個葉宅表麵上看起來和樂融融,暗地裏卻是暗潮洶湧。

隻要葉易琛證實了自己的猜測,那麽隨之而來的將會是狂風暴雨,而林雨默將成為第一個遭殃的。

而這段時間,林雨默雖然在人前表現得開心幸福,但是偶爾她的眼底會閃過一抹落寞。

現在的日子太過於幸福,反而讓她患得患失,感受著自己的肚子一天天的變大,她對於肚子裏的這個孩子,就越來越喜愛,她心中的擔憂也越來越嚴重。

上一次那個孩子,在她發現的時候,她已經失去了,雖然很痛苦,但是那種痛很短暫,很快就過去了。

但是這一次不同,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孩子在自己的肚子裏,每天都在成長。

林雨默不知道,如果這一次再失去自己的孩子,她還能不能承受,所以她很擔心,而這種事情,她又不知道能夠對誰說,所以她隻能將這種擔心埋藏在心中,而且越積越多。

其他人或許沒有注意到林雨默的情緒波動,但是這一切都沒有逃過葉易琛的眼睛。

林雨默越表現得憂慮,葉易琛的心情就越加的糟糕,因為林雨默越是這樣,就越加的證明,這個孩子不是他的。

艾熏在知道林雨默懷孕之後,經常到葉宅來看她,兩人的關係越來越好。

一轉眼,林雨默懷孕就進入了第三個月,可是由於她自從懷孕之後胃口就一直不好,所以肚子並沒有凸起來。

這一天,天氣晴朗,林雨默,閔菁菁,艾熏相約一起去逛街買東西,然後再去看電影。

一大早,閔菁菁就衝到林雨默的房間,將她從床上挖起來。

自從懷孕之後,林雨默變得越來越嗜睡,一般情況下,她都會睡到日上三更才起來。

兩人吃了早餐,打扮了一番,興高采烈的出門了。

林雨默今日穿著一件明黃色的娃娃裝,下身套著一條小短裙,看起來很俏皮可愛。

而閔菁菁則是穿著一件大碎花的連衣裙。

葉宅的司機將她們送到了市中心廣場,而艾熏早已在那裏等候多時。

三個女人湊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聊個不停,好不熱鬧。

三個都是美女,聚在一起,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三人先逛了百貨公司,買了許多的衣服,其中大部分都是嬰兒的衣服。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但是這一點也不影響三人的購物熱情,一看到漂亮可愛的童裝,就忍不住想要買下來,連五六歲小孩穿的衣服都不放過。

套用艾熏的話說,反正都能用上,早買早預備著也好。

這一逛,就是一個上午,三人的戰績頗豐,當然拎東西的是閔菁菁和艾熏,她們可不敢勞役孕婦。

在逛的時候,林雨默總感覺有人在暗地裏偷看她,可是每次一轉頭,卻沒有發現可疑的人。

而林雨默的頻頻轉頭也引起了閔菁菁和艾熏的注意。

“默默,你到底在看什麽啊,怎麽老是往後麵看!”閔菁菁看著林雨默再次回頭,也忍不住回頭看了看。

可是她隻看到了跟她們一樣出來逛街的人,並沒有發現什麽特別之處,也沒有發現什麽可疑的人。

“我總感覺有人在暗中偷看我!”林雨默說道。

“我也感覺到了,不就是周圍的那群男人老是拿色眯眯的眼神看我們,不過沒關係,長得漂亮就是給別人看的,反正看看也不會少一塊肉,默默你就不要太在意了!”艾熏拍了拍林雨默的肩膀,希望她能夠放鬆一點,不要那麽緊張。

“不是那樣的眼神,我總感覺有人在跟蹤我!”林雨默感覺那道視線很奇怪,雖然一直都在,她卻不覺得反感,她相信看她的那個人,並不是艾熏說的那些色狼。

“默默,你不要擔心,這光天化日之下的,沒人敢亂來,再說,還有我們呢,如果誰敢動你,我一腳把他踹飛了!”閔菁菁一邊說,還揮舞了一下自己的小拳頭。

閔菁菁這話可不是空口說白話,自從上次被強行帶到德國去了之後,閔菁菁就發憤圖強開始努力練功,也算是小有所成,對付幾個色狼,還是綽綽有餘的。

“我看是你手癢,想找幾個倒黴蛋練練吧!”閔菁菁那點小心思,艾熏一眼就看出來。

艾熏環住林雨默的肩膀,伸出一隻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調笑道:“我看你這是懷孕的後遺症,都說孕婦喜歡疑神疑鬼,今日我算是見識到了!”

“我是認真的,我可沒有和你們開玩笑!”林雨默表現得很認真。

“我們也是認真的!”閔菁菁和艾熏對視了一眼,然後異口同聲的說道。

林雨默見狀,無奈的搖了搖頭,哎,看來這兩人都以為她是神經過敏了。

“走吧,逛了一上午也累了,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休息!”閔菁菁拉著兩人,朝著飲食

部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