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熏卻拉住了閔菁菁:“默默現在是一個人吃,兩個人補,不能吃那些沒有營養的快餐,我知道對麵那條街有家不錯的養生餐館,那裏的湯不錯,我們去嚐嚐!”

“好!”閔菁菁和林雨默都點頭表現讚同。

要走到對麵的那條街,需要穿過馬路。

在過馬路的時候,由於林雨默的手上沒有拿東西,腳步比較輕快,和閔菁菁,還有艾熏甩開了一點距離。

林雨默轉過身,笑看著兩人,說道:“兩隻勤勞的蝸牛,走快點啊,快紅燈了!”

就在這時,旁邊停著的一輛黑色轎車,突然朝著林雨默衝過來。

林雨默麵對著閔菁菁和艾熏,沒有注意到這一變故。

閔菁菁和艾熏卻看到了,連忙大聲喊道:“默默,小心!”

等到默默轉身的時候,那輛車子離她已經很近了,默默嚇得愣在了那裏。

眼看著一場悲劇即將上演,一個男子突然衝了過來,在千鈞一發之際,拉著林雨默躲開了,然後二話不說,抱著林雨默朝著馬路旁邊奔去。

而那輛黑色的轎車,已經揚長而去。

閔菁菁和艾熏也反應過來,朝著林雨默奔去。

男子將林雨默放下,關心的問道:“姑娘,你沒事吧!”

林雨默被嚇得不輕,剛剛她差一點就沒命了,一時之間,她還沒有反應過來。

閔菁菁和艾熏在這個時候,也已經衝到了她的身邊。

閔菁菁和艾熏將手上的東西一扔,拉著林雨默的手,打量著她。

“默默,你沒事吧!”閔菁菁問道。

“有沒有傷到哪裏,有沒有覺得不舒服!”艾熏甚至在大庭廣眾之下伸出一雙手在林雨默的身上摸索,生怕她真的受傷了。

經由這一折騰,林雨默終於回過神來。

“沒事,我沒事!”林雨默搖了搖頭,為了讓閔菁菁和艾熏放心,她擠出了一個笑容。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閔菁菁鬆了一口氣。

“剛剛真是嚇死我了,我的小心髒啊!”艾熏拍著胸脯,安撫自己受驚的小心髒。

林雨默也是心有餘悸,她現在的心,還劇烈的跳動著,那種無限的接近死亡的感覺,太考驗一個人的神經了。

“謝謝你,救了我!”林雨默將目光落在她的救命恩人身上。

救了林雨默的男人,看起來大約四十多歲,長相很平凡,卻很慈眉善目。

“不用謝,舉手之勞而已!”男人衝著林雨默一笑,這一笑,那張平凡的臉,一下子變得出彩了不少。

“真不知道應該要如何報答你!”這份恩情實在是太大了,林雨默不知道應該要如何償還。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和你單獨聊聊!”中年男人說完,不好意思的看著林雨默。

他知道他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很唐突。

“不行!”閔菁菁和艾熏異口同聲的說道。

發生了剛剛的事情,她們已經很自責了,她們不能再讓林雨默和一個陌生人待在一起了,即使這個人曾經救過林雨默也不行。

這世道,什麽人都有,所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她們必須要小心謹慎。

“你有什麽事情就當著我們的麵說!”艾熏防備

的看著這個中年男子,她嚴重懷疑剛剛那一幕,就是這個人一人導演的,為的就是獲取林雨默的好感。

“對,有什麽話不能當著我們的麵說的,我們是好姐妹,默默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沒有什麽是我們不能夠知道的!”閔菁菁的態度也很強硬。

“菁菁,小熏,我相信他不是壞人,我想聽聽他到底想要說些什麽?”林雨默渴求的看著閔菁菁和艾熏。

直覺告訴林雨默,眼前這個男人不會傷害她,而她願意相信自己的直覺。

而且這個男人的視線讓她覺得很熟悉,和今天上午盯著她的那個視線如出一轍,林雨默覺得這兩人應該是一個人。

那就證明,這個男人今天上午一直都跟著她,她想對方應該是有事才會跟著她,她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麽事情。

而且她可以肯定,對方不會傷害她,如果對方真想傷害她,剛剛就不會救她。

“默默,你就是太單純了,總是喜歡輕易的相信別人,這世上不是像你認為的那樣,人人都是好人,要知道人心險惡啊!”閔菁菁勸道。

“對,菁菁說得對,默默,你可千萬不要相信陌生人,沒準剛剛的那一幕就是他設計的。”艾熏在旁邊幫腔。

“小熏,你不要這樣說,他如果想要傷害我,就不會救我了!”

“或許他還有其他見不得光的目的呢?”艾熏說道。

“如果你們不放心我和這位小姐單獨聊聊,你們可以坐在不遠處看著。”男子做出妥協。

他來見林雨默,可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的,他不想錯過這次機會。

“這樣,你們該放心了吧!”林雨默看著閔菁菁和艾熏,用眼神詢問兩人的意見。

她知道閔菁菁和艾熏都是因為關心她,才這樣說的,她能夠理解兩人的苦心。

“好吧,不過不能離得太遠,我們可以不聽你們之間的談話,但是默默必須在我們的視線範圍內,你如果有所異動,我們會立刻衝過去!”閔菁菁和艾熏對視了一眼,最終妥協了。

“好!”男子笑著點了點頭。

四人一起去了艾熏所說的那家養身餐館,林雨默和那個男人坐在一桌,閔菁菁和艾熏坐一桌。

兩張桌子之間相距五十米左右,這是閔菁菁和艾熏能夠做出的最大的讓步。

林雨默和男子相對而坐。

林雨默率先做自我介紹:“我叫林雨默,很高興認識你!”

“我叫傲宇,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叫我傲叔!”傲宇笑著遞上一張名片。

林雨默接過名片一看,有些吃驚,她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平凡的男子,居然是搞娛樂這一塊的,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啊。

林雨默在心中猜測:“難道是他覺得我有出名的潛力,所以想要說服我加入娛樂圈。”

林雨默想到這裏笑了,她自己都覺得沒有這樣的可能,這種想法實在是太扯了。

她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她自己清楚,她和那些漂亮的明星,沒有可比性。

“你想要和我談什麽?”林雨默開門見山的說道。

“最近我的手下在無意中得知,一個叫做曹一芯的女人,買凶想要殺死你,我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後,開始關注你,想要找機會提醒您,沒想到他們的動作居

然這樣的快,已經開始采取行動了!”傲宇說道。

“曹一芯想要殺我,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林雨默隻知道曹一芯突然從葉宅消失了,對於這件事情,葉宅的人都守口如瓶,她什麽也打探不出來。

本來這件事情,她已經放下了,沒想到現在她又和曹一芯牽扯上了,而且曹一芯居然想要她的命。

“我因為好奇,對此事展開了調查,原來曹一芯在前不久被葉易琛強行送到美國去了,而她覺得這件事情都是你引起的,所以懷恨在心,想要報複你,今天的這一波攻擊隻是第一步,之後還有其他相應的計劃,最近這一段時間,你千萬要小心!”傲宇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立刻從美國趕回來,一邊著手處理這件事情,一邊在暗中保護林雨默。

他曾經做了許多對不起林雨默,以及對不起林雨默的父母的事情,他不能再讓林雨默有事了。

“你為什麽要告訴我這些,你不要告訴我這隻是出於好心或者是湊巧,我雖然單純,但是不笨,沒有人會為了一個陌生人,來趟這一趟渾水!”林雨默敏銳的察覺到這件事情之中的不對勁。

這世上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對一個人好,也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對一個人不好,凡是就講求因果,林雨默覺得,這裏麵應該大有文章 。

“因為我欠你的,欠你父母的,所以想要彌補!”傲宇猶豫了再三,還是鼓起勇氣說出了這一番話。

事情過去了這麽多年,他卻從來沒有忘記過,本以為這番話,他會一直埋藏在心中,永遠都不說出來,然後在林雨默的身邊,默默的保護著她,以此來贖罪。

可是曹一芯的出現卻打破了他的一切部署。

傲宇知道,被動防禦,解決不了大問題,這世上沒有不漏風的牆,他不敢保證自己能夠保護林雨默,不受到任何傷害。

而傲宇不想林雨默因為他的隱瞞而受傷。

所以這件事情必須讓林雨默知道,讓她提前在心裏做好準備,並且小心防備,這樣才能更好的保護她。

“你認識我的父母?”比起自己的安危,林雨默更關心自己的父母的事情。

作為一個孤兒,她雖然表現得很堅強,但是她的內心深處,對於自己的父母,還是存在著一份渴望,隻是平日裏,她都將這份渴望埋藏在心底,不讓別人知道。

而此刻,聽到有關父母的消息,林雨默再也不能保持冷靜。

“那是我們上一輩的事情,你知道了沒有好處,我不能告訴你,你隻要知道我欠你的,想要償還你就好,曹一芯的事情我正在著手處理,要不了多久就能夠徹底的解決了,你不用擔心,另外,我會派人暗中保護你!”

那件事情,是傲宇心中永遠的痛,他不想去觸及。

“你不需要償還我什麽,我隻想知道真相!”

“對不起,我不能告訴你,那張名片上的電話是我的私人電話,你以後如果遇到什麽困難,想要找我幫忙,可以打我的電話,我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傲宇說完,站起身,大步的離開。

“你不要走,你將事情給我說清楚!”林雨默奔過去,想要拉住傲宇,她真的很想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

可是傲宇看著她奔過來,拔腿就跑,很快在消失在人群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