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菁菁和艾熏發現這邊的異動,也趕了過來。

“默默,你怎麽了?”閔菁菁關切的詢問。

“是不是那個家夥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去教訓他!”艾熏說道。

“沒什麽,今天發生了這麽多事,我也累了,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去吧!”林雨默岔開了話題。

這件事情關係到她的父母,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她不想對別人說。

說話之間,林雨默悄悄的將那張名片揣進自己的兜裏,她決定,等以後有機會,一定要打電話再約這個人見麵。

林雨默相信,隻要有耐心,一定能夠將事情的真相弄清楚。

閔菁菁和艾熏見林雨默不願多說,很知趣的沒有繼續追問。

閔菁菁當即給葉家的司機撥了個電話,吩咐他過來接人。

而另一邊,葉易琛在今日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林雨默的憂慮,讓葉易琛心中懷疑的種子開始生根發芽,然後茁壯的成長。

雖然黎穆岸的調查沒有取得突破性的進展,但是林雨默和傾焱曾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件事情已經得到了證實。

葉易琛不是不願意相信林雨默,而是不敢相信她,這頂綠帽子太大,葉易琛背不起。

如果林雨默肚子裏麵的孩子是傾焱的,那麽他就是最笨的冤大頭。

但是在沒有確鑿的證據的情況下,葉易琛始終下不定決心去質問林雨默,因為他知道,如果他真的問出口了,兩人之間的關係將會出現裂痕,而且很難愈合。

他害怕自己會永遠的失去林雨默。

他也想過不去追究,忘了這件事情,可是他控製不了自己的心,自己的思緒,他總是去想這些事情。

眼看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葉易琛知道,這件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如果再拖下去,即使知道這個孩子不是自己的,他也狠不下心讓林雨默打掉,因為那很有可能會危害到林雨默的生命。

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女人生下別人的孩子,他更不想失去林雨默,所以他終於痛下決心。

昨天,他已經命人將傾焱抓過來,傾焱的身手雖然不錯,可惜雙拳難敵四手,最終還是被擒住了。

而今日,則是葉易琛選定的,三方攤牌,講清楚的時候。

林雨默和閔菁菁回到葉宅,走過客廳,打算上樓的時候,正好看到葉易琛閉目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好像在沉思。

林雨默不由的朝著他走去,閔菁菁也跟了過去。

“阿琛,你怎麽在這裏,現在應該是上班時間啊!”林雨默問道。

葉易琛聽到林雨默的聲音,驀地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你回來了,走,跟我去書房,我有事情要和你說!”葉易琛認真的看著林雨默,他想要看看對方聽到這個消息,會有什麽反應。

葉易琛的認真,讓林雨默感覺到有些不安,她總覺得自己擔心已久的事情,終於要發生了。

“阿琛,有什麽事可以改天再說嗎,今天我累了,想要早點休息!”林雨默選擇了逃避。

今日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林雨默的心很亂,她現在隻想要好好的靜一靜,理清楚自己的思緒。

“不會耽誤你很長時間的,說完你就可以去休息了!”葉易琛聽著林雨默的話,看了看她的臉色,發現她的臉色真的

不好看。

葉易琛忍不住心疼,他差一點就決定改天再說這件事情了,幸好話到了嘴邊,被他堵住了。

他告訴自己不能心軟,這一次心軟了,很有可能下一次也會心軟,這樣他永遠也問不出口。

“我說你怎麽這麽不知道憐香惜玉啊,你知道默默今天差點連小命都丟了嗎,現在她驚魂未定,正應該好好的休息,有什麽事情那麽重要,就不能明天再說嘛!閔菁菁忍不住幫林雨默說話。

在沒有認識林雨默之前,閔菁菁和葉易琛的關係一直很好,就好像哥哥和妹妹一樣。

可是自從認識了林雨默之後,葉易琛在閔菁菁的心中的地位就直線的下降,現在,在閔菁菁的心中,林雨默比葉易琛重要多了。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聞言,沉下了臉,不就是出去逛街嗎?怎麽就差點出人命了。

如果是其他人說這樣的話,葉易琛還會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但是這話從閔菁菁的嘴裏說出來,他倒是信了幾分。

葉易琛知道,閔菁菁不是那種會誇大其詞的人,她既然這樣說,這其中肯定有事。

“阿琛,你不是有事找我嗎?我們先去書房,我再慢慢的告訴你!”林雨默見閔菁菁打算回答,連忙出言打斷了她。

這件事情牽扯到曹一芯,事情太過於複雜,林雨默還沒有想清楚到底應該怎麽辦,也沒有下定決心將這件事情告訴葉易琛。

“走吧!”葉易琛拉著林雨默的手,朝著書房走去。

這件事情他想要知道,遲早都能知道,不必急於一時,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弄清楚,這個孩子的父親是誰。

書房中,林雨默和葉易琛相攜進入。

“阿琛,你有什麽事情就說吧!”林雨默走到沙發邊,坐下。

她真的很累,想要快點說完,快點回去休息。

雖然她很擔心,葉易琛到底要對她說什麽事情,但是擔心也沒有用,該發生的,始終都會發生,與其擔心,還不如放平心態,淡然的看待這些事情。

“我想知道,這個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葉易琛也不跟林雨默繞彎子,直奔主題。

林雨默聽著葉易琛的話,身體一僵,真是擔心什麽來什麽,她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你這話是什麽意思,這個孩子如果不是你的,又能是誰的?”林雨默力圖鎮定,她不斷的告訴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歪,隻要自己沒做過,就不用擔心。

“難道不是傾焱的嗎?”葉易琛問道。

“你憑什麽這樣說!”林雨默顯得有些激動,葉易琛的不信任讓她很傷心,難道在葉易琛的眼中,她就是那種人盡可夫的女人嗎?

她是那麽的了解葉易琛,可笑的是,葉易琛卻一點也不了解她,真是可悲,可歎。

“就憑你這些日子來的表現,如果這個孩子是我的,你應該很開心才對,因為有了這個孩子,你在葉家的地位就徹底的穩固下來了,還有,這段時間我對你的好,明眼人都能看到,你怎麽會不高興呢,可是你的反應是什麽,焦慮,不安,雖然你在人前掩飾得很好,但是你卻瞞不過我的眼睛,你說,這讓我怎麽相信,這個孩子是我的!還有,你難道不覺得這個孩子來的時間太巧了嗎,時間剛好和你去C市的時間相吻合,這讓我怎能不懷疑!”葉易琛鼓起勇氣,

說出了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猜測。

“我看你不是懷疑,而是早已認定這個孩子不是你的了,是嗎?”林雨默死死的盯著葉易琛,不願錯過他的任何一個神色的變化。

她真的很寒心,原來葉易琛從來就沒有信任過她。

“任何一個男人,遇到這樣的情況,都會懷疑的!”葉易琛不認為自己做錯了。

“難道你對我,連一點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嗎?”

“不是我不願相信你,而是你的所作所為讓人難以相信,我最後一次問你,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的?”

“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嗎?你的心中不是早已有了答案了嗎?”林雨默不願多說。

如果葉易琛相信她,那麽她就算不解釋,他也會相信她,反之,如果葉易琛已經認定她背叛了他,就算她磨破嘴皮子,葉易琛也不會相信。

這件事情的決定權在葉易琛的手中,而不是在她的手中。

“你不說是不是?”葉易琛的神色更難看了。

林雨默的回避,讓葉易琛更加的認定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我無話可說!”林雨默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葉易琛的一字一句就好像一支支利箭,紮在她的心上,好疼,好疼。

“你不說,那我找別人說!”葉易琛快步走到書桌後麵,然後轉動了書桌上的一個裝飾品。

伴隨著那個裝飾品的移動,原本擺在一旁的書櫃緩緩的移開,在書櫃的後麵,有一個空間。

林雨默看著這一幕,忍不住驚呼出聲。

在書櫃後麵的空間中,擺放著一把椅子,一個人被捆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這個人,正是傾焱,他的嘴巴被布塞住,手腳被繩子綁著,動彈不得。

此刻,傾焱正惡狠狠的瞪著葉易琛,恨不得吃他的肉。

剛剛的那番對話他都聽到了,葉易琛的話,不僅僅侮辱了他,也侮辱了林雨默,傾焱不能忍受林雨默被人侮辱。

“傾焱!”林雨默驚呼道,然後朝著傾焱奔去。

葉易琛一把拉住林雨默,不讓她過去。

“你想幹什麽,想要當著我的麵,上演情深意濃嗎?看來你真的很在乎這個野男人!”葉易琛的雙眼都在冒火。

林雨默的反應,刺激了他,讓他覺得自己的男性尊嚴,受到了挑釁。

“你到底想要幹什麽,你忘了你答應過我,不會傷害傾焱嗎?”

“你都這樣對我了,我還有什麽不可以做的!”葉易琛是真的發狠了。

他的女人兩次懷孕,兩次懷著的都是別的男人的孩子,這讓他的麵子往哪裏放。

“不,阿琛,我求求你,不要傷害傾焱,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錯,你要怪就怪我吧,求求你不要傷害傾焱!”林雨默哀求道。

這一刻,林雨默真的怕了,她害怕傾焱會因為她受到傷害。

她已經欠傾焱太多太多了,她不能再欠他了。

“你還真是對他一往情深啊,心裏想著的,念著的都是他,那你告訴我,我算什麽,我在你的心中到底算什麽?”葉易琛吼道,然後甩開林雨默,大步朝著傾焱走去。

葉易琛太生氣了,所以用力過猛,林雨默被他推倒在沙發上。

傾焱見狀,眼睛瞪得更大了,劇烈的扭動,想要掙脫身上的束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