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很想罵我啊,我給你機會!”葉易琛取掉了傾焱嘴裏塞著的布。

“葉易琛,你混蛋,王八蛋,你有本事就衝著我來,為難一個女人算什麽本事!”傾焱破口大罵。

他覺得自己真沒用,眼睜睜的看著林雨默被欺負,卻救不了她,傾焱此刻的心,心如刀絞。

“怎麽,還想在我的麵前上演英雄救美嗎?”葉易琛冷笑連連,他伸出一隻手,握住傾焱的下顎,逼迫著傾焱與他對視:“我告訴你,林雨默永遠都隻能是我的女人,我怎麽對我的女人,還輪不到你來插手。”

“你配不上默默!”在傾焱的心中,默默是那樣的善良,葉易琛這樣的惡魔根本就不配和她在一起。

“我不配,難道你配嗎?”葉易琛衝著傾焱的臉頰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葉易琛從來就不是一個善良的人,對待自己的情敵,自然不會手軟。

葉易琛的這一巴掌很重,傾焱的左臉頰腫了起來。

“疼嗎,在你碰我的女人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這樣的下場!”葉易琛說道。

“哈哈,一點都不疼,葉易琛,你這個軟蛋,是不是沒吃飯啊,打人都沒有力氣,好像在饒癢癢,就你這樣,還妄想做默默的男人,我看你是在做夢!”傾焱吼道。

雖然剛剛那一巴掌弄得他的耳朵都在嗡嗡作響,但是在麵對葉易琛的時候,他不想服軟。

這一巴掌,傾焱牢牢的記在了心上,他暗自發誓,總有一天,他會向葉易琛討回這一巴掌。

“是嗎,那今天我就好好的招待你!”葉易琛聞言,怒極,再次舉起了手。

“不,阿琛,求求你不要這樣!”林雨默撲過去,死死的抱住葉易琛舉高的手,不讓他的手落下。

“放手,等我收拾完他,再收拾你!”葉易琛喝道。

“阿琛,不要這樣,這不關傾焱的事,求求你放了他!”林雨默苦苦的哀求。

“放了他,不可能,當你背叛我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這樣的下場!”葉易琛再次甩開了林雨默。

不過這一次他用的力道很適中,沒有讓林雨默再次跌倒。

即使是在生氣的時候,葉易琛還是下意識的不忍對林雨默下重手,可見他是多麽的愛林雨默。

可是愛之深,責之切,正是因為葉易琛太愛林雨默了,所以此刻的他才會如此的生氣。

那種被心愛的女人背叛的感覺,一直折磨著葉易琛,如果不是他的毅力驚人,恐怕此刻早已沒有理智可言。

“不,阿琛,沒有,沒有!”林雨默頻頻搖頭。

“沒有,到了這個時候,你居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林雨默,你真虛偽!”葉易琛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林雨默還不承認。

“默默,不要求他,姓葉的,有本事就衝著我來,要殺要刮隨你,我傾焱如果皺一下眉頭,就不是男人!”傾焱喊道。

“傾焱,你別這樣,別這樣!”林雨默哭了。

她好害怕,害怕葉易琛會做出過激的事情。

她不想看著傾焱受到傷害,更不想看到葉易琛受到傷害,如果可能,她希望所有的痛苦都由她一個人承擔。

“傾焱

,你不是硬氣嗎?好,我現在就帶著這個女人去醫院,將你的孩子打掉,我看你到時候還怎麽硬氣,沒有人能夠給我葉易琛帶綠帽子,沒有人!”葉易琛此刻真的是紅了眼。

他不能忍受林雨默的肚子裏懷著別的男人的孩子,一刻也不能忍受。

這是個恥辱,他要將這個恥辱徹底的抹除。

林雨默聽著葉易琛的話,渾身一軟,跌坐在地,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滾落。

來了,她擔心已久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葉易琛,我不準你傷害默默,你如果敢傷害默默,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傾焱看著林雨默那個樣子,很心疼。

他一直都認為,像林雨默這樣的女人,就應該被人捧在手心裏麵疼愛,而不應該承受這樣的傷害。

“你現在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我看你還是先擔心自己的安危吧!”葉易琛說完,徑自朝著林雨默走去。

葉易琛自然不會輕易的放過傾焱,他已經決定要讓傾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解決掉這個孩子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以後再來處理。

葉易琛直接將林雨默從地上拉起來,然後拉著她,朝著屋外走去。

“不,我不去,我不準你傷害這個孩子,我不允許!”林雨默努力的控製自己的身體,不想被葉易琛拉走。

這個孩子待在她的肚子裏已經有三個月了,她對這個孩子已經有感情了,她舍不得這個孩子,她不能忍受葉易琛傷害這個孩子。

葉易琛沒說話,腳步也沒有停。

“阿琛,我求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你不是喜歡小孩嗎?為什麽要傷害我的孩子,為什麽?”

“對,我是喜歡小孩,但是我不喜歡野種,這個孩子本來就不應該存在,他存在了三個月,已經是一個錯誤,我現在要糾正這個錯誤!”

“葉易琛,這是我的孩子,你沒有權利傷害我的孩子!”林雨默決定,這一次就算是豁出命,也要保住這個孩子。

“你的孩子,好一個你的孩子,事到如今,你居然還沒有認清楚現實,你隻是我的私人物品,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生死,都在我的掌控之中,這個孩子的生死,也歸我掌控,你沒有說不的權利,你明白嗎?”葉易琛的話語很殘忍,一字一句,毫不留情。

這些話語,將林雨默傷得體無完膚。

葉易琛的內心深處,其實是不願傷害林雨默的,隻是當一個人處於極端憤怒的時候,有些事情,就不是自己能夠控製的。

兩人糾纏之間,已經來到了大廳。

兩人之間的爭吵,也成功的引起了葉宅中的人的注意。

其中一些機靈點的仆人,已經意識到情況不對,將這件事情向管家閔齊匯報了。

雖然林雨默努力的掙紮,可惜這一切在葉易琛的麵前,都變得毫無作用。

葉易琛的力氣很大,讓林雨默根本無力掙脫。

一路上,林雨默時不時分出一隻手抓住旁邊的東西,想要以此穩住自己的身體,可是在葉易琛的蠻勁之下,兩人還是逐漸的接近了大門口。

林雨默看著那扇精美的門,

就好像看到了地獄的入口,充滿了無助,惶恐。

她知道,今日如果出了這個門,就沒有人能夠保住她的孩子了,她將再次失去自己的孩子。

林雨默的腦海中,不斷的回響著一個稚嫩的聲音:“媽媽,救救我,媽媽,救救我!”

聽到這個聲音,林雨默心如刀割。

“住手!”突然傳來一聲斷喝聲。

林雨默和葉易琛都一愣,然後迅速的轉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隻見葉老爺子正被閔齊扶著朝這邊走來,他的身邊還跟著閔菁菁。

此時,三人的臉色都很難看。

“爸!”葉易琛喊道。

這件事情,他本想低調處理,沒想到還是驚動了自己的父親。

“葉伯!”林雨默怯生生的喊道。

“不要叫我爸,我沒有你這樣的兒子!”葉老爺子生氣的瞪了葉易琛一眼。

“爸,這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插手!”這件事情的內幕,葉易琛不想說,因為他隻是不想要孩子,並不是連林雨默都不要了,如果這件事情傳開了,林雨默一定會沒臉再待在葉宅,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但是如果不說,他父親肯定不會同意他打掉這個孩子,這件事情真的很讓人頭疼,不過如果葉老爺子不插手這件事情,事情就會變得簡單許多。

“你都鬧出這麽大的動靜來了,居然還不要我插手,你是不是想將天都給掀了!”葉老爺子一邊說著,一邊朝著葉易琛和林雨默走去。

葉老爺子看著葉易琛死死抓住林雨默的那隻手,皺了皺眉,然後伸出手,一巴掌打在葉易琛的手上:“放手,你沒看到默默的手已經被你勒紅了嗎?快點放手!”

葉易琛聞言,沒有說話,但是也沒有放手。

林雨默看著葉老爺子,就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她知道,現在隻有他能夠救自己的孩子。

“葉伯,求求你救救我,阿琛要打掉我的孩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林雨默哭著哀求道。

“什麽,阿琛要打掉你的孩子!”葉老爺子眼中的憤怒燃燒得更加的熾烈了,他好不容易才盼到孫子,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的孫子。

“你這個不孝子,你到底發了什麽瘋,居然想做這樣的事情,你給我放手,我告訴你,隻要有我在一天,我就不允許你傷害我的孫子!”葉老爺子的態度很強硬,那架勢,完全沒得商量。

葉老爺子一生忙碌慣了,自從因為身體的原因從葉氏退下來之後,他就覺得很無聊,現在好不容易快有孫子,他將有機會享受含飴弄孫的樂趣,他絕對不允許別人剝奪他的這個權利。

“是啊,少爺,你怎麽好好的,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啊!”這一次,就連閔齊都不站在葉易琛這一邊了。

他盼小少爺可是盼了很多年了,他不希望這一次又落空。

閔齊暗自想著:“都說虎毒不食子,少爺怎麽能夠忍心傷害自己的孩子呢?”

“阿琛,你到底在發什麽瘋,你有病就去醫院治,少在這裏發瘋,你如果敢傷害默默和我的幹兒子,我和你沒完!”閔菁菁雙手叉腰,伸出一隻手指著葉易琛罵道,那樣子,十足十一個恰北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