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內幕,少在這裏搗亂!”葉易琛不想解釋,拉著林雨默,繼續朝門口走去。

“今日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許出這個門!”葉老爺子吩咐道。

聞訊趕來的保全,看看葉老爺子,又看看葉易琛,很鬱悶。

這件事情,他們夾在中間很為難,一邊是葉宅現在的主人,一邊是葉宅未來的主人,他們哪一邊都得罪不起。

“爸,你非要這樣嗎?”葉易琛的聲音,不由的大了一些。

“吼什麽吼,居然敢在我的麵前吼,真是翅膀長硬了,膽子大了,連我都不放在眼裏了!”

“你什麽都不清楚,就別再這裏瞎起哄!”葉易琛的口氣很不好。

他心中本來就有火,又被人這樣指責,他沒有當場發瘋,已經很克製了。

“我不清楚,你不知道和我說清楚嗎,總之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葉老爺子也是一個倔脾氣的人,他認定了的事情,就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閔菁菁更是直接衝過來,強行的扳開葉易琛的手,將林雨默拉到自己的身後。

“默默,沒事吧,有沒有覺得哪裏不舒服!”閔菁菁關切的問道。

“沒事!”林雨默還在擔憂被困在書房的傾焱,沒心情多聊。

“沒事就好,你放心,我不會讓別人傷害你的!”閔菁菁拍著胸脯保證道。

“謝謝你,菁菁!”林雨默很感動。

“這裏沒你們什麽事了,都退下吧!”葉易琛將圍觀的眾人打發走。

所謂家醜不可外揚,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都散了吧!”葉老爺子說道。

等到眾仆人都離開了,葉老爺子再次將目光落到葉易琛的身上:“現在沒有外人了,你想說什麽就說吧!”

“你們就那麽想知道真相是嗎,好,我告訴你們,你們當做寶貝的那個孩子,不是我葉易琛的,而是一個野種,所以我要打掉這個孩子,他的存在,對於我來說,是一種恥辱!”葉易琛明白,事情鬧到這個地步,再隱瞞下去已經沒有什麽意義。

反正今天不說,遲早也會說。

就算他不說,老爺子最後還是會知道,葉易琛很清楚葉老爺子的本事,雖然他現在退下來了,但是他多年積累的人脈還在,打探一些事情,還是能夠做到的,最終,他還是會知道真相。

葉易琛覺得,黎穆岸那個小子,鬥不過葉老爺子。

葉易琛的話,無疑是一個重磅炸彈,炸得在場的眾人外焦裏嫩。

林雨默聞言,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少爺,這話可不能亂說啊,這可關乎到一個女人的聲譽!”閔齊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不會的,默默不是這樣的人!”閔菁菁也不相信。

葉老爺子卻保持了沉默,沒有否認,也沒有確認。

“你們認識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的性子你們應該知道,你們認為這樣的事情,我會亂說嗎?”葉易琛一臉的認真,眼神甚至很痛苦,看樣子,不像是開玩笑。

閔齊聞言,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雖然他是葉家的老人了,在葉家有

一定的發言權,但是這件事情事關重大,言行之間,必須謹慎,所以他保持了沉默。

雖然他認為林雨默不是這樣的人,但是他更相信葉易琛,畢竟他和葉易琛認識的時間,要比和林雨默認識的時間長很多。

閔齊是看著葉易琛長大的,他知道,葉易琛絕對不會拿這樣的事情開玩笑。

“你有證據嗎?”葉老爺子沉默良久,終於開口。

“暫時還沒有確鑿的證據!”葉易琛說道。

雖然從林雨默和傾焱的反應,他已經認定了孩子是傾焱的,但是硬要拿出證據來,他手上卻沒有相應的證據,畢竟口說無憑,並且傾焱和林雨默都沒有承認。

“在沒有確鑿的證據之前,我不允許你傷害默默,即使有證據,這個孩子也是屬於默默的,要不要這個孩子,隻有默默能夠決定,你無權決定!”葉老爺子說道。

葉老爺子雖然很疼愛葉易琛,但是他也有屬於自己的做人原則,他不會因為疼愛自己的兒子,就偏幫他。

“爸!”葉易琛對於葉老爺子的決定很不滿。

“這件事情就這樣決定了,時間也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去上班呢,我不希望看到你因為這件事情而耽誤工作!”葉老爺子朝著葉易琛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多說。

葉易琛見葉老爺子是鐵了心,知道多說無益,氣匆匆的回屋去了。

當然,他並沒有真的妥協,隻是暫時退讓罷了,他決定要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阻止,如果不是害怕葉老爺子太生氣,會犯老毛病,他今天肯定會不管不顧的將林雨默帶走的。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的身影消失在樓梯的轉角處,終於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麽樣,今天總算是躲過一劫。

林雨默下意識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了,孩子還在自己的肚子裏,真好!

“葉伯,謝謝你!”林雨默真誠的表示感謝,今日如果沒有葉老爺子,她的孩子,很有可能就保不住了。

“你不用謝我,我這樣做,完全是為了我的孫子,我也不想看著我的兒子因為一時糊塗,傷害了自己的孩子!”葉老爺子衝著林雨默笑了笑。

“葉伯!”林雨默很感動,眼眶忍不住紅了。

葉老爺子伸出手,愛憐的摸了摸她的腦袋:“傻丫頭,都要當媽媽的人了,還這麽愛哭,小心生出來一個愛哭鬼,我這輩子沒什麽大的本事,但自認為看人還是有一套的,我認為,你不是那樣的人,所以我選擇了相信你!”

“謝謝你,葉伯!”林雨默的聲音都有些哽咽了。

“好了,我再說,你估計就要真的哭出來了,孕婦哭太多,對胎兒不好,你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回房間好好的休息休息,將那些不開心的事情通通忘記,你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阿琛傷害你們母子的!”葉老爺子保證道。

閔齊也暗自決定,待會吩咐廚房幫林雨默熬點安神的湯,他相信葉老爺子不會看錯人。

“走吧,我陪你回去!”閔菁菁扶著林雨默,慢慢的朝著樓梯走去。

閔菁菁將林雨默送回房間之後,就被林雨默以要休息為由,打發走了。

雖然她現在暫時安全了,

但是傾焱還被綁在書房裏,林雨默很擔心他的安危。

如果閔菁菁留在這裏,她會不方便去救人,所以她找借口將閔菁菁打發走了。

閔菁菁走後沒有多久,林雨默小心翼翼的從房間中出來,然後朝著書房走去。

一路上,她都格外的小心,生怕被人看到。

終於,林雨默來到了書房,她先靠在門口,聽了一會兒,在確認屋子裏麵沒人之後,她輕輕的扭動了門把。

打開門之後,林雨默先將腦袋伸進去看了看,在確認沒有人之後,才走入房間。

此刻,書房已經恢複了原來的樣子,書房中,並不見傾焱的蹤影。

林雨默走到書桌前,學著葉易琛的樣子,轉動那個裝飾品,那間密室再次出現在她的麵前。

可是密室中卻空空如也,傾焱早已不知所蹤。

其實這件事情也很容易預料。

林雨默沒有忘記傾焱的存在,葉易琛自然也不會忘記這個情敵的存在。

葉易琛上樓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將傾焱轉移。

這裏是葉宅,葉易琛對這裏無比的熟悉,甚至有些地方,更是他經手改動的,想要在這裏藏一個人,對於他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他不會給林雨默救走傾焱的機會。

林雨默不死心的又搜尋了一番,想要看看在這間書房裏,還有沒有其他密室的存在。

可惜她失望了,什麽都沒有找到,最後,她隻能灰溜溜的離開。

林雨默的房間中,她一個人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盯著天花板發呆。

她知道,一定是葉易琛將傾焱轉移了,她很想去問問葉易琛,到底將傾焱帶到什麽地方去了。

可是她沒有那個勇氣,她不知道應該要如何麵對葉易琛,更不知道,要如何開口詢問關於傾焱的事情。

而且她知道,即使她問了,葉易琛也不會告訴她,她現在去,隻會自取其辱。

但是她忍不住為傾焱擔心,葉易琛是那樣的生氣,不知道會怎樣對待傾焱啊。

林雨默越想越擔心,越想越沒有睡意,任憑時間流逝,林雨默依舊呆呆的躺在床上,睜大眼睛,一動不動,好像一個沒有生命的木偶。

當天上的啟明星出現的時候,一個人悄悄的溜進了林雨默的房間。

“誰!”林雨默沉聲喝問,迅速的從床上坐起來。

雖然來人的腳步放得很輕,但是還是沒能逃過林雨默的耳朵。

“是我!”低沉悅耳的聲音響起。

林雨默聽到這個聲音,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你來幹什麽?”

“我來幹什麽,你難到不知道嗎?”

“你不能傷害我的孩子!”除了這件事情,林雨默實在想不到葉易琛偷偷摸進自己的房間,還能為了什麽事。

“我已經和醫生約好了,現在,我們應該出發了!”葉易琛昨日在回房之後,想了良久,最後一咬牙,預約了相關的醫生。

他想得很明白,這件事情必須解決,要不然這將是卡在他喉嚨上的一根刺,永遠都揮之不去。

如果讓林雨默生下這個孩子,那麽他和林雨默,將永遠沒有可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