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去!”林雨默斷然拒絕。

“好,我不逼你,我讓你選擇,傾焱和這個孩子的命,你選一個!”

“你要對傾焱做什麽?”林雨默緊張的看著葉易琛。

葉易琛猛地一下子按開了床頭的台燈,林雨默的表情顯露無疑。

“你果然很關心他!”葉易琛的臉色由白變紅,再由紅變青,他的手鬆了又緊,緊了又送,才強行按下心中的怒火。

林雨默越是在乎傾焱,葉易琛就越生氣。

“阿琛,我求你放了傾焱好不好,你要怎麽對我我都毫無怨言,但是傾焱是無辜的,求求你放了他!”林雨默懇求道。

其實她知道,要讓葉易琛答應這樣的要求,難如登天,可是她沒有本事救出傾焱,除了哀求,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麽。

“無辜,哈哈,這是我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他無辜,他該死的哪裏無辜了!”葉易琛的情緒又開始激動,林雨默總是能夠輕易的影響他的情緒。

“阿琛….!”林雨默還想幫傾焱求情。

“給你一分鍾,兩者之間做出選擇,要不然,我讓他們兩個都不能活!”葉易琛威脅道。

“你真的要做得這麽絕嗎?”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沒有多言,他的眼神是那麽的堅定,顯然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眼神很哀傷。

這一刻,她的心徹底的死了,愛也愛了,恨也恨了,兩人在一起糾糾纏纏這麽久,到最後,剩下的除了她那顆破碎的心,再無其他。

這一次,林雨默徹底的心死了。

她怎麽能期待一個連信任都不願給她的人,會給她愛情。

“好,我跟你去!”林雨默一咬牙,做了決定。

經此一事之後,他們兩人再也沒有可能走到一起了。

林雨默決定,既然要斷,就斷得徹底,留下這個孩子,隻是給自己徒增傷悲,讓自己無法徹底的忘記葉易琛。

再說,為了這個孩子犧牲掉傾焱,這樣自私的事情她做不出來,如果她真的做了,她一輩子都不會心安的。

林雨默緩緩的伸出手,愛憐的撫摸著自己的腹部,在心中說道:“孩子,是媽媽對不起你,無法將你帶到這個世界上,這輩子,我們兩人沒有做母子的緣分,來世,我一定償還你!”

葉易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卻一點也不快樂。

看著林雨默那樣的不舍,他既生氣又不忍。

他氣林雨默對傾焱的在乎,居然會為了傾焱,甘願放棄自己的孩子,但是看著林雨默這個樣子,他又心生不舍。

他本想和林雨默好好的過日子,給林雨默幸福,他沒想到會走到這一步。

葉易琛想著:“默默,這一次算我對不起你,以後,我會加倍的補償你,孩子,以後還會有的,我會給你一個屬於你和我的孩子,我會一輩子疼愛你和我們的孩子!”

葉易琛以為,兩人還能有未來,他沒有意識到,這一次他將林雨

默傷得太深,兩人已經沒有未來可言了。

“你先出去一下,我要換衣服!”林雨默說道。

“嗯,我在車庫等你。”這一次,葉易琛沒有再堅持。

足足過去了半個小時,林雨默才出現。

葉易琛靜靜的看著她,什麽也沒問。

林雨默拉開後座的車門,坐進了車子裏。

以往她和葉易琛出去,總是喜歡坐在他的旁邊,因為這樣方便看到他的臉,也方便和他聊天。

可是這一次,林雨默選擇了坐在後座,這是她無聲的抗議。

葉易琛沒有急著開車,兩人就這樣靜靜的坐著,誰也沒有率先開口。

“我最後一次問你,孩子是誰的?”良久,葉易琛終於開口說道。

林雨默聞言,冷笑:“我如果說這個孩子是你的,你會信嗎?”

林雨默覺得可笑,事情都到了這一步,再問這些,還有什麽意義。

葉易琛沒有回答,他隻是默默的發動了車子,車子緩緩的啟動,在天將要亮的時候,離開了葉宅。

林雨默見狀,沒有多言,現在說什麽都沒用了,葉易琛已經認定,她再解釋,也是徒勞,而且她也不想解釋了,錯了就讓她錯吧,她現在隻希望這件事情快點解決。

她打定主意,等傾焱獲救之後,她就離開這裏,去一個陌生的城市,開始新的生活,徹底的將葉易琛忘掉。

車子在行駛,兩個心思各異的人,都沒有開口,車內一片安靜。

林雨默的雙手都貼在肚子上,她想在還能夠感受到孩子存在的時候,好好的記住這種感覺,以便以後回味。

沒過多久,車子進城了。

早晨的城市,沒有平日裏的喧鬧,街道上偶爾才能看到一個人,整個城市,正在慢慢的蘇醒。

葉易琛的車子雖然開得不快,不過由於早上的道路上幾乎沒有車輛,所以他們很快就來到了醫院附近。

林雨默看著遠處的醫院,眼神很複雜。

“砰砰砰!”幾聲槍響劃破了清晨的寧靜。

“啪啦!”車子的擋風玻璃被子彈擊碎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出乎了兩人的預料。

葉易琛大喊道:“趴下!”與其同時,他低下頭,躲過了幾顆流彈,但是飛濺而來的玻璃,還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幾道傷口。

林雨默的反應要比葉易琛慢半拍,但是由於她坐在後座,並沒有因此受到多大的傷害。

“抓穩了!”話音剛落,葉易琛一下子將油門踩到底。

林雨默的雙手,死死的抱住前方的椅子,借此來穩住自己的身子。

這一切來得太快,她的這一係列動作完全是出於她的求生本能,此刻的她,滿腦子的漿糊,大腦暫時失去了思考能力。

與此同時,葉易琛冒著危險將腦袋稍微抬高了一些,以便能夠看到前方的道路,他不希望自己沒有被子彈打死,反而被撞死了。

在葉易琛的車子動了的同時,旁邊的巷子裏衝

出來兩輛黑色的轎車。

幾個持槍男子將手和腦袋伸出車上,正在對著葉易琛的車子射擊。

“趴好了,千萬不要起來!”葉易琛大喊道。

在這樣的時刻,葉易琛還不忘關心林雨默的安危。

“我沒事,你專心開車,不要管我!”林雨默回答道。

在這樣關鍵的時刻,林雨默不希望看到葉易琛因為她而分心。

這樣驚險的事情,林雨默曾經和閔菁菁一起經曆過,但是那一次並沒有這一次驚險。

上次,那群追擊的人隻是想要抓閔菁菁,並不是要她的命。

可是這一次,來者出手狠辣,一看就是想要他們兩人的命。

林雨默好害怕,好害怕,她想要大叫,將心中的恐懼喊出來,可是她卻死死的咬住自己的牙齒,忍住了,這個時候尖叫,實在不是什麽明智之舉,影響到葉易琛,可是會連小命都搭進去。

她的嘴唇都被自己咬破了,卻硬生生的壓下了想要尖叫的衝動。

車子的後窗戶的玻璃碎掉了,林雨默的手臂,肩膀還有大腿都有被碎玻璃割傷,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是看起來卻觸目驚心。

幸好葉易琛現在無暇分心,如果讓他看到林雨默現在的情況,肯定會分心的。

林雨默因為太緊張,甚至忘記了疼痛。

三輛車子在道路上飛奔,你追我趕,時而還會想起幾聲槍響。

葉易琛將車子的速度提升到最大,想要甩開對方,可是對方卻死死的咬在他的車後,怎麽甩也甩不開。

葉易琛知道,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拖延時間。

這次遇襲太過於突然,他一點準備都沒有,顯得很被動,手上連家夥都沒有,和對方硬拚,純粹是找死。

不過鬧出這樣大的動靜,肯定會引起市民以及警方的注意,如果能撐一段時間,等警察趕來,他們就安全了。

葉易琛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撐不過這段時間。

“不能有事,千萬不能有事,默默還在車上,我不能讓默默受到傷害!”葉易琛在心中給自己鼓勁。

隻要一想到林雨默,葉易琛的車子就能又快上幾分,林雨默是他堅持下去的動力。

“吱吱!”車子突然來了一個擺尾,車輪與地麵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林雨默的腦袋也因此撞到了車椅上。

原來,車子的突然擺尾,是因為葉易琛的手臂中了一槍,一時控製不住,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眼看著車子就要因為這個擺尾撞上旁邊的建築物,葉易琛強忍著疼痛,將方向盤打到底,堪堪躲過了這一劫。

成功躲過一劫的葉易琛,繼續高速行駛著,試圖甩開後麵緊跟著的兩輛車子。

他的手臂上,不斷的湧出鮮血,將他的白色襯衫都染紅了。

林雨默的臉是麵對前方的,葉易琛的那條受傷的手臂,就在她的眼前,讓她想要忽略都難,雖然葉易琛那樣的對待她,但是她看見葉易琛受傷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心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