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不是說放下就能夠放下的。

就在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的時候,突然感覺腹部一疼。

她一看,嚇了一大跳,因為在她的腹部,一朵血花正慢慢的暈染開來,她的腹部中槍了。

原來,一顆子彈打在了車尾上,產生了反彈,而這一反彈,正好是朝著林雨默的腹部而去的,她因此中槍了。

這可真的是名符其實的躺著也中槍啊。

林雨默伸出手,想要按壓住自己的傷口,減慢流血的速度。

可是她的手,剛剛一接觸到傷口,就被鮮血給染紅了。

看著滿手的鮮血,林雨默一陣暈眩,她感覺孩子正在慢慢的離開她,而她的生命,也在慢慢的消散。

林雨默暗自沉吟:“難道,這就是死亡前的感覺!”

葉易琛開車的時候,因為擔心林雨默的安危,所以下意識的回頭一看。

可是這不看還好,一看,他的心一陣縮緊,他看到了林雨默腹部的鮮血。

“默默,你怎麽了!”葉易琛焦急的喊道。

“我沒事,你專心開車,不要管我!”林雨默強撐著暈眩,給了葉易琛一個無力的微笑。

葉易琛見狀,無比的慌亂,他感覺,自己很有可能將要永遠的失去林雨默了,他很心慌。

他在心中呐喊:“不,我不會讓默默有事的,絕不!”

“默默,你忍著點,我擺脫了這些人,馬上送你去醫院,你不會有事的!”葉易琛安慰道,然後轉身,專心的注視前麵的路況。

他知道,現在擔心解決不了問題,隻有盡快的甩開這些人,才能救林雨默。

由於失血過多,林雨默感覺到暈眩,就在她無助的揮舞雙手,想要抓住什麽的時候,摸到了一個硬物。

林雨默摸出來一看,原來是一張名片,這張名片正是當日傲宇交給她的。

林雨默看著這張名片,雙眼發光,她突然來了精神。

此刻,這張名片在林雨默的眼中,就好像是救命的稻草。

林雨默的腹部中槍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來,對於這一點,她並沒有多在意。

林雨默並不害怕死亡,死亡對於一個心死之人來說,或許是一種解脫。

但是她不忍心看著葉易琛死去,雖然葉易琛對她很不好,曾多次深深的傷害了她,但是她還是不希望葉易琛出事。

林雨默強忍著疼痛,摸出手機,撥通了那個號碼。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傲叔,救他!”林雨默隻來得及說完這一句話,就陷入了半昏迷狀態。

在意識迷糊的時候,林雨默的嘴裏一直在喃喃自語:“阿琛,孩子是你的!”

葉易琛其實也聽到了林雨默的話,隻是後麵的人追得太緊,他根本無暇顧及。

而在林雨默陷入昏迷之後不久,傲宇的人馬,以及警方的人馬都趕到了。

眼看事不可為,計劃將要失敗,敵人展開了自殺式的攻擊。

一輛車子朝著葉易琛的車子狠狠的撞去,與此同時,他們開槍打爆了葉易琛的輪胎。

葉易琛的車子頓時失控,撞上了路邊的房屋。

由於葉易琛的車速很快,所以這一次的撞擊產生的衝擊力很大,他的車子的前一部分,幾乎全被撞壞了。

葉易琛也因為這猛烈的撞擊,陷入了昏迷。

早已陷入昏迷的林雨默的腦袋重重的撞擊在車門上,額頭被撞得出血了。

而此時,警車和幾輛黑色的轎車,正在迅速的接近這裏。

襲擊的人眼看沒有機會了,立刻調轉車頭,迅速的逃離現場。

“快,救人!”傲宇看著那輛被撞得嚴重變形的車子,焦慮不安。

他現在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讓林雨默有事。

從幾輛黑色的轎車中奔出十多個男子,他們迅速的靠近車子。

“站住,不準靠近現場!”趕來的警察看到這一幕,立刻明槍示警。

可是這十多個人,連腳步都沒有頓一下,依舊在朝著那輛白色的車子靠近。

“你們如果再靠近,我們就要開槍了!”警察見來人根本不甩他們,立刻將槍口指向了這一群人。

“掩護!”傲宇命令道。

頓時,幾輛車的窗戶處多出幾個黑黝黝的槍口,對準那些警察。

“我們不想害人,隻是想要救人!”傲宇衝著警察喊話。

雙方陷入僵持狀態,一時之間,誰也拿對方沒有辦法。

最終,傲宇將林雨默帶走了。

看著渾身是傷,躺在車子後座的林雨默,傲宇很心疼。

“丫頭,你要挺住,我一定會救你!”傲宇堅定的說道。

而另外一邊,受傷的葉易琛,也被警察及時送往醫院,葉家的人,也在第一時間接到通知趕到了醫院。

當眾人得知林雨默失蹤之後,都很震驚。

他們實在是想不通,林雨默與人無冤無仇的,誰會想要對她動手呢。

葉老爺子立刻調動了他手頭的關係,展開調查。

但是卻一直沒有結果,那一群人很神秘,就那樣突然的出現,然後又突然的離開了,再難尋到他們的蹤跡,調查陷入了僵持階段。

閔菁菁在知道這個消息之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奧頓,她買了飛機票,飛往德國,她一定要找奧頓問個清楚。

另一邊,葉易琛在醫生的全力搶救下,總算是度過了危險期,轉入到普通的病房,但是由於腦部受到重擊,醫生不能確定會不會留下後遺症,必須等他醒來,才能確定。

德國,一幢古色古香的古堡,來

了一個不速之客。

“放開,讓我進去,我要見奧頓!”閔菁菁試圖衝破封鎖,進入屋子裏。

她急著找奧頓問個清楚,所以一下飛機就直奔奧頓的老窩。

可是卻被門口的保衛人員攔住了,閔菁菁想要硬闖,雙方發生了一點衝突。

如果不是正巧這一群人中有人認識閔菁菁,或許這些人真有可能傷害她。

“閔小姐,請你冷靜一點,我已經派人去通報了,很快就會有消息,請你耐心的等待一下好嗎?”為首的人勸道。

他不敢得罪閔菁菁,又不敢私自放人進去,他現在真的是左右為難。

“我等不了了,我現在就要見到奧頓!”閔菁菁一分鍾也不願多等。

根據警察提供的消息,林雨默在被帶走的時候,就已經受傷了。

閔菁菁隻要一想到林雨默現在懷著身孕,身上還有傷,就心急如焚,她認為多耽誤一分鍾,林雨默的危險就會加重一分,她沒有時間等下去。

“閔小姐,請你不要讓我們為難!”領頭人的額頭上都冒出冷汗了!

他覺得應付女人,比讓他真刀真槍的幹上一場,還要麻煩,如果可以,他寧願真刀真槍的幹上一場,也比在這裏應付一個女人好。

“放開閔小姐!”傑克及時出現了。

“是!”保衛們看到傑克出現,都鬆了一口氣。

傑克是奧頓的得力助手,這件事情交由他處理,是最好不過的。

“閔小姐,請跟我來,老大已經在客廳等著你了!”傑克說道。

“好!”閔菁菁點了點頭,跟上了傑克的腳步。

奧頓對於閔菁菁的突然到訪,很驚訝。

他沒有想到,閔菁菁會突然來找他。

這段日子,他都忙著美國那邊的地盤的開拓,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注意閔菁菁的動態。

奧頓把這段時間,當做是他給閔菁菁的一個緩衝期,讓對方好好的理清楚自己的感情,等到這一陣子忙完了,他會去找閔菁菁。

到時候不管閔菁菁是否想通了,他都會將對方綁在身邊,再也不讓閔菁菁離開他的視線範圍內。

他認定了的女人,就絕對不會放手。

閔菁菁的突然到訪,雖然讓奧頓很驚訝,不過他還是很高興,他以為閔菁菁來找他,是因為想通了。

他絕對想不到,閔菁菁到這裏來,是來興師問罪的。

閔菁菁一見到奧頓,立刻朝著他奔去。

奧頓見狀,站起身,麵對著閔菁菁,伸出雙手,等待閔菁菁投懷送抱。

傑克見狀,識相的離開了。

從閔菁菁剛剛那火爆的反應,傑克猜想對方應該不是來談情說愛的,奧頓那樣的舉動,明顯是自作多情了。

不過傑克可沒有膽子留下來看好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