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菁菁跑到奧頓的近前,突然停住腳步,伸出食指,指著奧頓,破口大罵:“奧頓,你混蛋,你為難一個女人算什麽本事!我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我命令你,,馬上將林雨默交出來,要不然,我和你沒完!”

奧頓愣住了,他完全不知道這到底是上演哪一出。

“菁菁,你到底在說什麽,我一句都沒有聽懂!”奧頓不知道自己哪裏又惹到這位姑奶奶了。

“奧頓,你少給我揣著明白裝糊塗,我知道那件事情是你做的!”閔菁菁在心中,早已認定事情是奧頓做的。

畢竟奧頓有前科,他曾經抓過林雨默,並且利用她得到了不少的好處,他自然有可能故技重施,再一次以此來勒索葉易琛,所以奧頓的嫌疑最大。

“你在指責我之前,是不是應該要告訴我,到底是因為什麽指責我!”奧頓無辜的看著閔菁菁。

他這輩子壞事是沒有少做,但是這一次,他真的覺得冤枉。

“你敢說不是你派人襲擊葉易琛和林雨默,然後將重傷的林雨默擄走的嗎?”閔菁菁質問奧頓。

“什麽,葉易琛遇襲了!”奧頓吃驚的看著閔菁菁。

這段時間奧頓一直將精力放在美國那邊的事業,越是深入了解美國那邊的形勢,奧頓就越佩服葉易琛。

奧頓發現,葉易琛在美國的勢力,遠遠不止表麵上看到的那麽簡單。

葉易琛的強大出乎了奧頓的預料,他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商人,居然能夠將黑道勢力經營到這樣的規模。

在了解了葉易琛的勢力之後,奧頓產生了想要和葉易琛交好的想法。

雖然之前兩人有一些過節,不過商人重利,在利益的麵前,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奧頓相信,葉易琛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一定是一個聰明人,他不會拒絕對雙方都有利的提議。

奧頓已經做好打算,近期就去找葉易琛談談,順便將閔菁菁接回來。

他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葉易琛居然遇襲了。

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奧頓的大腦飛速的運轉,他覺得這一次的事情,對於自己來說,或許是一個機會,既然想要和葉易琛交好,就必須拿出足夠的誠意來,這件事情,是一個契機。

反正就算不為了葉易琛,為了自己,奧頓也會這樣做,他不會放過,那些讓閔菁菁誤會他的人。

“奧頓,你少在我的麵前裝了!”閔菁菁對奧頓表現出來的驚訝很不屑,她認為這是奧頓故意裝出來的。

“菁菁,你和我認識這麽久,我的脾氣你難道不了解嗎?我奧頓是混,是壞,但是我敢作敢當,是我做的事情我絕對會承認,不是我做的事情,我沒有必要認!”奧頓有些生氣了。

他氣閔菁菁對他的不信任,也氣閔菁菁對他的不了解。

閔菁菁聞言,愣住了。

她光顧著生氣了,都沒有好好的想一想,這件事情之中的蹊蹺。

閔菁菁知道,奧頓說的是實話,他的確是一個敢作敢當的人。

“真的不是你!”閔菁菁不死心的再問了一次。

“我沒做過,這個消息,我今天第一次聽到!”

“不是

你,那會是誰呢,默默到底在哪裏,不知道她現在好不好,是否還活著!”閔菁菁開始自言自語,說著說著,眼眶就紅了:“不,默默不會有事的,默默那麽好的人,一定會吉人天相,老天爺也會保佑她的!”

此刻的閔菁菁看起來是那樣的無助,惹人心疼,和剛剛那脾氣火爆的閔菁菁,判若兩人。

閔菁菁是一個外表看起來樂觀開朗,有點鬼精靈的女孩子,其實她的內心深處,防備心理很重,她從來不輕易和人交心,但是一旦是她認定的人,她就會全心全意對那個人好,而林雨默,對於閔菁菁而言,就是這樣的人。

在閔菁菁的心中,林雨默是她的閨蜜,好友,現在她出事了,閔菁菁真的很傷心。

奧頓看著閔菁菁這個樣子,很心痛。

他霸道的將閔菁菁摟在懷中,給予她無聲的安慰。

奧頓這人嘴笨,不會說什麽甜言蜜語,他如果真想對一個人好,就會直接付諸行動。

“不要擔心,我立刻派人去調查這件事情,一有消息,我會第一個通知你!”奧頓保證道。

“默默當時就受傷了,她還是一個孕婦,如果抓她的人沒有好好的照顧她,她一定熬不過去,奧頓,我求求你,一定要盡快找到默默,好不好!”奧頓的話,讓閔菁菁看到了希望。

此刻的奧頓,在閔菁菁的眼中,就是那一根救命的稻草。

“菁菁,我答應你,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尋找林雨默,我想你應該是一下飛機就直接趕來了,現在一定很累,你先去休息一下,我馬上吩咐我的手下去辦這件事情!”奧頓說道。

“好!”閔菁菁當即點頭答應。

奧頓命人將閔菁菁送去房間休息,然後立刻召見了傑克,做了一係列的部署。

針對葉易琛遇襲這件事情,澳督有兩個猜測,一個就是他在商場上仇家,買凶對付他,另外一個就是黑道上的仇家或者是他手底下的人想要對付他。

奧頓的調查,也是從這兩個方麵著手的。

奧頓的猜測,都牽扯到利益,他認為,隻有利益的糾葛,才會促使別人想要殺死葉易琛,甚至抓走林雨默。

他的想法和閔菁菁的一樣,他認為對方抓走林雨默的目的,是為了威脅葉易琛,從而獲得好處。

雖然整件事情和奧頓的猜測有些出入,但是他的調查方向卻是對的。

所以,僅僅用了兩天的時間,奧頓就查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來,想要刺殺葉易琛的是他自己的手下。

那次葉易琛為了救林雨默,拿出了很多重要的資料,這件事情,本來是秘密進行的。

但是在奧頓的勢力進駐美國的時候,葉易琛的手底下的一些有心人,就起了疑心,並且對此事展開調查。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沒有什麽秘密,能夠一直隱藏下去,這件事情還是被他們調查出來了。

而這件事情,在私底下也引起了軒然大波,許多人對葉易琛的做法很不滿。

在這個時候,在有心人士的挑撥之下,一些人對葉易琛的忠心出現了鬆動,他們產生了想要殺死葉易琛,然後瓜分他的地盤的想法。

他們認為,像葉易琛這樣感情用

事的人,不配做他們的領頭人,跟著這樣的老大,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這才有了這一次的襲擊事件。

奧頓沒想到,這件事情居然還間接的和他有關。

如果不是他用林雨默威脅葉易琛,或許就不會有之後的事情了,他覺得這件事情他也有責任,不能置之不理。

其實這件事情,黑豹早已有所察覺,並且提醒過葉易琛。

隻是這段時間,葉易琛都在為林雨默的事情心煩,所以並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才讓對方有機可乘。

奧頓得到這個消息之後,第一時間,將這個消息告訴了閔菁菁。

閔菁菁聽到這個消息很吃驚,她沒有料到,事情居然如此的複雜。

“這件事情我必須告訴阿琛,不論怎麽說,這些都是他的手下,該怎麽做,理應由他來做決定,剛巧我接到消息,阿琛已經醒來了,我現在必須馬上趕回去!”閔菁菁沉吟了良久說道。

“好,我跟你一起回去!”奧頓決定和葉易琛見一麵。

“你就不用去了,你去不合適!”閔菁菁推辭道。

現在這個時候,她不想再生事端了,她認為,兩個人見麵,很有可能會杠上,她不想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麽,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我們男人,有屬於我們自己的解決辦法!”

“而你們的辦法往往是粗魯的,阿琛現在受傷躺在醫院裏麵,你就不要跟著去添堵了!”閔菁菁還是不答應。

“你知道嗎?我聽著你這話,很生氣,我不允許你這麽在乎別的男人!”奧頓吃醋了。

奧頓早已認定,閔菁菁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眼裏,心裏都隻能裝著他,不能裝著其他人。

“我又不是你的誰,我在乎誰,你管不著!”

奧頓聞言,猛地一下子伸出雙手,將閔菁菁緊緊的抱住,然後低下頭,狠狠的吻住了閔菁菁。

這個襲擊來得太突然,閔菁菁反應不及,被奧頓偷襲成功了。

兩人之間展開了一個火辣到連腳趾頭都蜷縮的吻。

良久,奧頓才依依不舍的放開閔菁菁。

閔菁菁的嘴唇微腫,臉頰緋紅,看起來格外的誘人。

奧頓低下頭,在閔菁菁的耳邊低語:“你真誘人,如果不是有事,我真不想就這樣放過你!”

剛剛的碰觸,已經讓奧頓起了反應,現在他隻是強忍著沒有將閔菁菁撲到。

“色狼,放開我!”閔菁菁回過神來,捶打著奧頓的胸膛。

“哈哈,又不是沒親過,反應這麽大幹嘛!”偷香成功的奧頓心情很好。

“快點放手,我還急著去趕飛機!”閔菁菁為自己找借口。

其實她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害羞,她的脾氣雖然火辣,但是內心,還是一個小女人。

“哈哈哈!”奧頓摟著閔菁菁,哈哈大笑。

閔菁菁被迫靠在奧頓的懷中,感受著他胸口的震動,這一刻,她突然覺得,能夠一輩子靠在這個懷裏,也不錯。

兩個小時之後,閔菁菁坐上了回去的飛機,而奧頓則坐在她的身旁。

最終,還是奧頓取得了勝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