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菁菁雖然心中不滿,卻拿奧頓沒有辦法,腳長在他的身上,他要跟著,閔菁菁也沒辦法阻止。

“我警告你,不要刺激阿琛,要不然,你和你沒完!”閔菁菁警告道。

“你如果繼續這樣關心他,我可不敢保證,我會做出什麽事情,吃醋的男人,可是很恐怖的!”

“你威脅我!”閔菁菁不滿的瞪了奧頓一眼。

“不,這不是威脅,這是很中肯的忠告!”奧頓很認真的看著閔菁菁。

他可沒有開玩笑,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吃醋,會幹出什麽驚天動地的事情。

但是可以預見,肯定不是什麽好事情。

“哼,我懶得和你說!”閔菁菁直接扭過頭去不理他。

奧頓見狀,也不惱,閉上雙眼,開始閉目養神。

可是沒等多久,他就感覺到有人在拉扯他的衣服。

他睜開眼,正好看到閔菁菁縮回去的手。

“怎麽,有事!”奧頓笑看著閔菁菁,他覺得閔菁菁的這個反應,真有趣。

“我剛剛忘了問你,你有關於默默的消息了嗎?”閔菁菁沒想到自己居然將這樣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為了林雨默,她不得不硬著頭皮問道。

奧頓笑看著閔菁菁,卻沒有急著開口。

閔菁菁被奧頓看得渾身發毛,心中開始打退堂鼓了,但是想到林雨默,她還是硬著頭皮說道:“看什麽看,我問你話呢,啞巴了!”

“暫時還沒有消息!”奧頓說道。

“什麽叫做暫時還沒有消息!”閔菁菁對於這個回答很不滿。

“我的手下在調查這一幫人的時候,並沒有發現林雨默,甚至沒有獲得任何關於林雨默的消息,我懷疑,這件事情另有蹊蹺!”

“什麽蹊蹺,你倒是說啊,拐彎抹角的幹什麽?”閔菁菁顯得很不耐煩,她最討厭這種說話說一半的人。

“我懷疑,林雨默並沒有在他們的手上,如果林雨默在他們的手上,他們肯定不會放過這張王牌,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展開行動,可是根據我的觀察,他們現在是在緊急轉移,以及抹除關於這件事情的線索,這些都是在任務失敗的時候,慣常用的手段,如果林雨默在他們手上,他們大可以不必這樣做,所以我懷疑,劫走林雨默的另有其人。”奧頓分析道。

如果他得到了林雨默的消息,肯定早就命人將林雨默救出來,好讓閔菁菁安心了,怎麽會按兵不動。

“那你心中有可疑的人選嗎?”閔菁菁眉頭緊鎖,她發現事情越來越複雜了,這可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事情越複雜,救出林雨默的希望就越渺茫,閔菁菁寧願相信奧頓的分析是錯誤的。

“沒有,這也是我苦惱的地方!”

現在奧頓手裏麵的線索,基本上都斷了,在毫無線索的情況下,想要找出一個人,無疑是大海撈針,實在太困難了。

閔菁菁沉默了,這個消息,對於她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良久,閔菁菁才緩緩的抬起頭,看著奧頓,說道:“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不要告訴阿琛,默默失蹤的事情,他現在有

傷在身,不宜受刺激,屬下的背叛對於他來說,已經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了,默默的事情,還是等以後找到合適的機會再告訴他,或許我們在這期間就已經找到默默了!”

“我答應你!”奧頓點了點頭。

林雨默的事情,本來就和他沒有多大的關係,講與不講對於他而言,都不重要。

閔菁菁和奧頓下了飛機,直接打車前往葉易琛所在的醫院。

在醫院中,閔菁菁看到了自己的父親和葉老爺子,還有韓義昌,黎穆岸,以及艾熏和趙瓊。

葉老爺子的臉色很不好,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的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閔菁菁徑自朝著自己的父親走去:“爸,阿琛怎麽樣了?”

“少爺已經醒了,醫生給他做了全方麵的檢查,沒有發現什麽後遺症,不過他的傷不輕,需要在醫院裏好好的休養一段時間!”閔齊的神色也有些傷感。

他從小看著葉易琛長大,早已將葉易琛當成是自己的兒子,葉易琛受傷,他看在眼裏,疼在心裏。

“沒事就好!”閔菁菁聞言,鬆了口氣,她突然又想到了什麽,小心翼翼的問道:“默默的事情,阿琛知道了嗎?”

“老爺害怕少爺知道這個消息,受刺激,所以吩咐了眾人,誰都不準提這件事情,你記住了,待會看到少爺,千萬不要說漏了嘴!”閔齊提醒道,然後歎了口氣:“林小姐真是一個苦命的人,真希望她能夠沒事。”

閔菁菁又和閔齊說了幾句,然後領著奧頓來到葉老爺子的麵前。

“幹爹,傷害阿琛的凶手,我們已經查出來了,你看這事….!”閔菁菁猶豫著要不要將這件事情的始末,告訴葉老爺子。

她知道,葉易琛在美國的勢力,葉老爺子並不知道,如果將這件事情告訴葉老爺子,對方勢必會知道這個秘密。

但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葉老爺子理應有知情權,閔菁菁現在是左右為難。

“這些事情你給阿琛說吧,我老了,管不了那麽多了,以後隨你們折騰去吧,隻要記得不要太過火了就行!”葉老爺子衝著閔菁菁擺了擺手,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閔菁菁的猶豫,葉老爺子都看在了眼裏,他不想讓閔菁菁為難,所以才這樣說。

他認為,該讓他知道的消息,閔菁菁自然會告訴他。

“謝謝幹爹!”

“好了,我知道你急著見阿琛,快去吧,記住不要聊太久,他現在需要多休息!”葉老爺子叮囑道。

閔菁菁伸手抱住葉老爺子,在他的臉頰上落下一吻:“謝謝幹爹,幹爹你對我最好了!”

奧頓看著這一幕,眼中閃過一抹危險的光芒。

他很不滿閔菁菁對葉老爺子做出這樣親密的舉動。

而閔菁菁在看到奧頓那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眼底閃過一抹狡黠,原來她這樣做,是故意想要氣奧頓的。

兩人的神色變化,都沒有逃過葉老爺子的眼睛,他在心中感歎:“哎,真的是女大不中留啊,看來這丫頭能在我身邊待的時間也不多了!”

閔菁菁和其他人點頭示意之後,拉著奧頓朝著葉易琛的病房走

去。

兩人走出一段距離之後,奧頓衝著閔菁菁低聲說道:“你下次再敢這樣做,我宰了那個男人!”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我做事,你管不著!”閔菁菁對此不以為意,她不相信奧頓真敢這樣做。

“你最好不要挑戰我的底線!”奧頓說得無比認真,一點也不像是開玩笑!

“哼,懶得理你!”閔菁菁雖然嘴硬,但是卻暗自將這番話記在了心裏。

在兩人鬥嘴之際,他們已經來到了葉易琛的病房門口。

閔菁菁又叮囑了奧頓一番,警告他不要試圖惹怒葉易琛,這才輕輕的推開了房門。

“誰!”正在閉目養神的葉易琛,聽到開門聲,迅速的睜開了眼睛。

他的眼神很銳利,仿佛能夠看穿一切。

他看到閔菁菁,眼神變柔了,但是當他看到跟在閔菁菁身後的奧頓,眼神一下子又變得銳利了。

“你來幹什麽!”葉易琛喝道。

“阿琛,是我帶他來的。”閔菁菁連忙解釋。

“你帶他來幹什麽,你是不是一直都和他有聯係!”葉易琛質問道,他對於奧頓沒有任何的好感,他一點也不讚同閔菁菁和奧頓在一起。

奧頓那樣的身份,做奧頓的女人將會很辛苦。

葉易琛一直將閔菁菁當成自己的妹妹看待,他不希望閔菁菁去過那樣的生活。

“我看你中氣十足,看來是沒有什麽大礙了!”奧頓突然開口。

“我沒死,你是不是覺得很遺憾啊,抱歉,讓你失望了!”葉易琛說話夾槍帶棍,對奧頓也沒有任何的好臉色。

上次在奧頓的手裏麵栽了一個跟頭,他現在都還記著。

“原來你是這麽一個小肚雞腸的人,看來我今天真的是來錯了!”奧頓說著,轉身想要離開。

“不送!”葉易琛冷冷的說道。

閔菁菁見狀,連忙拉住奧頓,然後又瞪了葉易琛一眼:“你們兩個就不能好好說話嗎?我今天來這裏,是想要解決問題的,不是想要看著你們吵架的!”

閔菁菁覺得,葉易琛和奧頓都是倔脾氣,兩個人湊在一起,真的很讓人頭疼。

“如果你是想要說關於上次那件事情,就不用開口了,我沒有什麽想要和他說的。”葉易琛以為閔菁菁是想要來化解兩人上一次的恩怨的。

如果換成是別的時候,他或許還會考慮,但是現在,他沒有那個閑工夫,去管這些事情。

葉易琛在醒來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電話給黑豹,讓他著手調查這次的事情,到底是什麽人所為。

不管是誰幹的,他都要這些人付出慘痛的代價。

“不是,是關於你這次遇襲的事情,我們已經查到是誰幹的了!”閔菁菁解釋道。

葉易琛聞言,沒有急著追問,而是死死的盯著奧頓:“為什麽幫我!”

葉易琛一直都認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他相信,奧頓不會平白無故的幫他。

“我不是幫你,而是幫我自己,因為有人一口咬定這件事情是我幹的,我必須為自己洗刷冤情!”奧頓說這話的時候,一直看著閔菁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