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熏隨意的看了一眼葉易琛,“我今天請零星假,剛到,所以去李總那邊報道了,我是銷售部的工作人員,艾熏。”

“嗯。”葉易琛點頭,對艾熏的行為覺得有些好奇,不過看起來這個艾熏對自己很不友善,葉易琛也不想多說,轉頭看向林雨默,忽然笑起來,“看來每一次你都有很好的理由,我都不知道究竟是你真的有這些理由,還是正巧找到了借口。”

林雨默心口一顫,正想說什麽,卻聽到葉易琛繼續,“不過,不管怎樣,我認為你並不適合留在這裏,畢竟……”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失落的樣子,而一旁的艾熏似乎又開始躍躍欲試,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一個稱職的秘書,絕對不會讓秘書台上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的。”

葉易琛說到這裏,林雨默才恍悟了葉易琛的不悅。確實,不管怎樣,她都不應該自己跑去影印東西,雖然李友銘是那麽交代自己,但是此時的自己已經不是之前隻需要打雜的秘書,而是一個部門的秘書,由於還有一個秘書並未招聘到,此時自己確實疏忽了!

“對不起!”林雨默低著頭,將小手從艾熏手裏抽出,抱歉的說道,“是我的疏忽,我保證以後不會這樣!請葉總原諒!”

“原諒?”葉易琛冷冷的看著林雨默,在撇過艾熏。

大約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艾熏也不再多言,其實是艾熏了解,林雨默的性格就是那樣,是她的錯她一定會認,就算自己擋在前麵也是白搭,所以幹脆不說話。

葉易琛忽然笑起來,“雖然這隻是一件小事,但我認為,如果你隻是說說罷了的話,我們葉氏確實是不需要你這樣的人才了……”

“對不起葉總!我真的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我……”聽到要被辭退的含義,林雨默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無力感,猛地抬起頭,咬著唇瓣著急道,水靈靈的大眼睛裏充滿著著急讓人看得不由的不舍,然而這個人不包括葉易琛。

“我說!”艾熏聽到葉易琛說的話也是大驚,隻是一個錯誤罷了!葉易琛是不是太過小題大做!或者是因為知道了跟自己發生關係的人是林雨默?怕兩人關係暴露所以……

然而,這份工作對林雨默到底有多麽的重要,大約沒有人比艾熏更清楚了,咬著牙,艾熏又插了嘴,“本來總經理秘書就該有兩個人!隻是因為招聘的問題,遲遲沒有招到第二個!這並不是雨默的錯啊!”

“她在其位,該謀其職。”葉易琛冷冷撇過艾熏,這次的眼神中充滿不悅,對於旁人幹涉的不悅,讓艾熏身體一怔,竟然不敢再說一句話。

“所以我說你,太不安分了!”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好一會兒才道,“不過,我倒是想再給你一次機會……”

林雨默下午請了假,回了家,艾熏的零星假也因為林雨默突如其來的變故而變成了事假,林雨默躺在自己家裏的床上,好一會兒才睜開酸痛的眼,看著艾熏,有些抱歉。

“小熏,對不起啊……”林雨默看著頭頂上的掛瓶,又看了一眼正在忙的艾熏,說道。

“沒事啦!”艾熏將白米粥送到林雨默床邊,扶起林雨默,“其實,我一個人把你送到樓下就弄不動了,是MIKY姐正好車子經過,就把你送去了醫院,剛剛還跟我一路照顧你。”

林雨默一愣,沒想到一向獨來獨往的MIKY竟然會幫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MIKY麽?我都不知道怎麽跟她說謝謝……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