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得閔菁菁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她又不是故意要誤會的,誰讓你的嫌疑最大呢。

葉易琛見狀,心中了然。

“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夠處理,不需要你幫忙!”葉易琛相信,奧頓能夠調查出來的真相,黑豹也一定能夠調查出來,隻是時間晚一點而已,葉易琛不想因此而欠下奧頓的人情,這不值得。

“你不用擔心會欠我人情,因為這件事情本來就和我有關,我這樣做,並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我自己!”奧頓怎會看不出葉易琛的顧慮。

“這件事情和你有關,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追問道。

“資料都在這裏,你看了自然就明白了!”奧頓從自己的皮衣的夾層中,取出一份資料,扔給了葉易琛。

葉易琛用自己那隻沒有受傷的手,拿起資料,開始查看,他越看,臉色越難看。

事發之後,他曾經猜測過凶手是誰,但卻沒想到凶手居然是他自己的手下。

“我本來是打算直接幹掉這些敗類的,我最討厭這種吃裏扒外的人,不過這些手下都是你的人,我認為,他們的生死還是交由你來決定,比較好!”

“這件事情我自己會處理!”

“我個人認為,這件事交由我處理比較好,不管因為什麽理由,兄弟相殘,總是會傷了弟兄之間的和氣!”奧頓提出建議。

不管這些人做了什麽,但是他們始終都是跟過葉易琛的,和葉易琛手底下的人,交情應該也不錯。

如果葉易琛想要對這些人動手,必然需用動用他手裏麵的人,到時候,可就是兄弟相殘了。

先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麽,就這一點,就會讓葉易琛手底下許多的兄弟心寒。

因為今天有這一批人遭殃,或許明天就是他們遭殃了,如果真由葉易琛動手,他會失去很多人心,這對於葉易琛而言,是得不償失的。

葉易琛聞言,陷入了沉思,他知道奧頓說的是對的。

出來混的,大多數都沒什麽文化,要不然也不會走上這一條路,他們都是粗漢子,雖然不懂什麽大道理,但是將義氣之類的東西看得很重。

葉易琛知道,如果他真的這樣做了,兄弟們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中多多少少會有些疙瘩,這樣就等於在自己的身邊,埋下了一個定時炸彈。

可是讓奧頓動手,就等於欠了對方一個人情,葉易琛在心裏權衡,怎麽做,對於自己更有利。

“我希望以後再也不要聽到關於他們的任何消息!”最終,葉易琛還是決定,讓奧頓動手。

“放心,我會做得幹淨利落,不會留下後顧之憂的!”奧頓聞言,笑了。

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結果,他幫葉易琛解決了這一個難題,兩人之間的關係必定會更近一步,這正好符合他想要和葉易琛交好的心思。

閔菁菁聞言,心中有些難受,她知道,伴隨著這幾句輕飄飄的話語之後的,必將是一場腥風血雨。

她很不喜歡這些,卻無力改變。

她明白,葉易琛如果不動手,到最後,受傷的可能是他自己,現實就是這樣的殘酷,往往不會給你過多的選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想要活下來,就必須要心狠手辣。

“奧頓,你出去一下,我想和菁菁單獨談談!”解決完正事之後,葉易琛開始下逐客令。

“好!”奧頓依言出去了,不過臨走之前,卻用威脅的眼神看了看閔菁菁

,警告她不要和別的男人有什麽親密的舉動。

閔菁菁回應他的是一個白眼。

“阿琛,你想說什麽就說吧!”閔菁菁說道。

“菁菁,默默到底怎麽樣了,我之前詢問其他人,他們總是吞吞吐吐的,你老實告訴我,默默是不是出事了!”葉易琛說道。

葉易琛醒來之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默默,他還清楚的記得默默的腹部中槍了,他很擔心默默,想要去看看她,可是卻被葉老爺子攔下了。

葉易琛詢問關於默默的事情,他們也總是顧左右而言他,這讓葉易琛更加的擔心。

在見到閔菁菁的時候,葉易琛就忍不住想要問這件事情了,可是礙於奧頓在場,所以他暫時忍下來了,現在才問出口。

葉易琛認為,閔菁菁一向都是不說謊的,問她應該能夠問出一些東西來。

“默默,默默她….!”閔菁菁吐吐吞吞的,不知道應該怎麽說。

“難道連你也想騙我嗎?”葉易琛有些生氣。

“不,我沒有想騙你,隻是害怕你擔心!”閔菁菁連忙解釋。

“你如果不說,我會更擔心!”

“哎,好吧,我說!”閔菁菁歎了一口氣,好像鼓起了很大的勇氣似的:“默默受傷了!”

“這個我知道,她腹部中槍了,她現在好不好,是不是還沒有脫離生命安全!”葉易琛追問。

“這個!”閔菁菁又遲疑了。

“你倒是快說啊!”葉易琛催促道。

閔菁菁看著葉易琛,不斷的在心中給自己鼓勁:“菁菁,勇敢點,你這是善意的謊言,你這樣做是為了阿琛好,他一定能夠理解的!”

做了一番心理建設之後,閔菁菁終於開口了:“默默腹部中槍,送到醫院的時候,雖然命保住了,但是孩子卻沒能保住,默默失去了孩子,很傷心,誰也不想見,大家認為,她現在最不想見的,估計就是你了,所以大家才不想讓你去見默默!”

“孩子沒了!”葉易琛聽到這個消息,心中空落落的。

他的腦海中回蕩著林雨默當時的喃喃自語,可是他卻怎麽也想不起來,默默到底在說些什麽。

“阿琛,我不是故意說這些讓你傷心的!”閔菁菁看著葉易琛傷心的樣子,心生不忍。

“我知道,你先出去吧,我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嗯,那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來看你!”閔菁菁說完,轉身離開。

如果葉易琛現在抬頭看的話,一定能夠看出來,閔菁菁那樣子,真的很像是落荒而逃。

其實閔菁菁就是落荒而逃,她害怕自己再待下去,會穿幫,她對於自己的演技,沒有信心。

奧頓的效率很高,第二天就徹底的解決了那一群人。

不過最終,他也沒有發現林雨默的行蹤,林雨默就好像突然人間蒸發了似的,再難尋到她的蹤跡。

與此同時,葉易琛命令黑豹將美國的勢力重組,借此機會,將潛在的隱患全部消除。

葉易琛還命人著手調查他預約的那間醫院裏麵的人員。

因為那日襲擊他的那一批人,正好埋伏在去那間醫院的必經之路上,這顯然是早有預謀的。

而整個葉家,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他要帶林雨默去那家醫院墮胎,所以葉家得人可以排除。

剩下的,就隻有醫院裏麵的相關人員了。

由於範圍很小,葉易琛的調查,很

快就取得很進展,原來是醫院中一個小護士泄露的消息。

由於這個小護士也是被逼著泄露消息的,而且事後她也一直很自責,所以葉易琛網開一麵,沒有要她的命,隻是讓她離開這座城市,永遠都不要再出現在他的麵前。

整件事情也告一段落了,似乎一切都已經過去。

自從那日和閔菁菁進行了一番談話之後,葉易琛沒有再問關於林雨默的事情。

他認為,林雨默失去孩子,肯定很傷心,所以他願意給對方一個緩衝的時間。

轉眼之間,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葉易琛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

在他的強烈要求下,醫院批準他回家休養。

葉易琛出院的那一天,葉老爺子,閔齊,黎穆岸,韓義昌等人都來接他,好不熱鬧。

葉易琛的視線掃過眾人,卻沒有看到林雨默,他有些失望,他以為,林雨默是因為還沒有原諒他,所以沒有來接他出院。

不過葉易琛並不氣妥,他相信,隻要有恒心,一定能夠感動林雨默,讓兩人重歸於好。

葉易琛回到葉宅之後,就直奔林雨默的房間。

一個月不見,他對林雨默的思念,已經無法抑製,他迫切的想要見到林雨默。

可是房間中空空如也,根本就沒有林雨默的蹤影。

他不死心,又在葉宅搜尋了一遍,卻還是沒有發現林雨默的蹤影。

他覺得有些不對勁了,按理說,林雨默應該在葉宅的啊。

自從在醫院呆了半個月之後,葉易琛就常常在醫院裏麵走動,卻一次也沒有碰到林雨默。

他曾經想過隔著窗戶偷偷的看一眼林雨默,可是找遍了醫院所有的房間,都沒有發現林雨默的蹤影。

他當時就有些納悶,不過轉念一想,就釋然了。

他知道,林雨默一直都不喜歡呆在醫院裏麵,這一次她失去了孩子,心情不好,肯定更加不願意待在醫院裏,所以她一定回葉宅休養去了。

自從有了這樣的認知,葉易琛就天天都盼著出院,可是現在,他在葉宅也沒有發現林雨默的蹤影。

到了這個時候,就算是再笨的人,也意識到事情不對勁了。

葉易琛的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葉易琛直接找到了葉老爺子,他知道,問自己的老爸,應該能夠最快得到答案。

“爸,默默呢,你把默默藏到哪裏去了?”葉易琛在書房找到了葉老爺子,一見麵,就連忙追問。

葉老爺子正在練習毛筆字,聽到葉易琛的話,他緩緩的放下手中的筆,抬起頭,看著葉易琛。

“這件事情我知道瞞不了你多久,現在你也已經出院了,是時候告訴你真相了,默默不見了,在你們遇襲的那天,有一批神秘人將默默帶走了,從此了無音訊!”

這個消息對於葉易琛而言,無疑是一枚重磅炸彈,他一時之間,還不能消化這個消息。

“爸,我知道你覺得我總是欺負默默,你早就看不過去了,可是你要教訓我,也不需要說這樣的謊話啊!”葉易琛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阿琛,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是在開玩笑,可惜不是,默默真的失蹤了,這一個月,我一直都在找她,卻沒有任何的進展!”葉老爺子的神色很複雜。

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足夠愛葉易琛,能夠包容他一切的女人,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葉老爺子的心裏也不好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