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葉易琛一時之間,不能接受這個消息。

“你冷靜點,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的打擊很大,但是激動解決不了問題,我想如果默默現在還在的話,一定不會希望看到你這個樣子。”葉老爺子勸道。

“為什麽不早點告訴我,為什麽要瞞著我,如果我早一點知道,或許默默已經找回來了,為什麽?”葉易琛知道要冷靜,激動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可是這個時候他根本就冷靜不下來。

如果他早點知道林雨默失蹤了,他就可以早點派人去尋找,或許現在已經找到了。

可是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個月,一個月的時間太久了,變數太多,他們已經錯過了尋找林雨默的最佳時機。

“我知道你在想什麽,沒用的,這段時間,那個奧頓也調集了所有的人馬尋找默默,可是依舊沒有任何的進展!”

葉老爺子已經知道葉易琛在美國的勢力了,閔菁菁思前想後,還是將這件事情告訴了他。

閔菁菁覺得瞞著葉易琛這件事情太過於重大,必須要讓葉老爺子在知道葉易琛的全部情況的基礎上再做決定。

葉老爺子對葉易琛對他的隱瞞一點也不生氣,孩子大了,有自己的勢力,有自己的追求了,那是好事,他很樂見其成,葉易琛越有本事,他將葉氏交出去,就更加的放心。

葉老爺子是一個開明的人,他知道太多的束縛,隻會限製葉易琛的成長,現在的社會是年輕人的社會,還是讓他們自己去闖蕩。

“真的連一點線索都沒有嗎?”葉易琛還是不死心。

“沒有,對方很專業,沒有留下任何線索!”葉老爺子說完,緩緩的站起身,走到葉易琛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兒子,作為一個男人,必須學會堅強,我相信你能夠挺過來!”

說完,葉老爺子直接從葉易琛的身邊繞過去,離開了這裏。

他知道,葉易琛需要時間好好的消化這個消息。

這個時候,葉易琛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的靜一靜,好好的想一想這件事情。

葉老爺子離開沒有多久,葉易琛也起身離開了葉宅。

魅色的霸王包間內,葉易琛的麵前擺著許多的空瓶子,他倒了一杯白蘭地,然後一仰頭,一口飲盡,他完全是將烈酒當成白開水來喝了。

“夠了,你不能再喝了,再喝身體會受不了的!”韓義昌實在看不下去了,伸手攔住葉易琛,不讓他繼續倒酒。

“別管我,我沒事!”葉易琛甩開韓義昌的手,繼續給自己倒酒。

“阿昌,別管他,他現在心裏難受,你讓他好好的醉一場,等明天醒過來,就沒事了!”黎穆岸見韓義昌還想要阻止,連忙拉住了他。

黎穆岸完全能夠理解葉易琛的心情,如果現在換成是趙瓊失蹤了,他估計想要喝死的心都有了。

黎穆岸知道,這是葉易琛的一種發泄方式,有些事情,憋在心裏反而容易出事,發泄出來,會更好。

“你是不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兄弟,今晚就陪我痛痛快快的喝!”葉易琛舉

起了手中的酒杯。

“好,我陪你喝,今晚我們不醉不歸!”黎青舉起酒杯,和葉易琛碰了一個,然後一口飲盡。

這段時間,黎青的心中也憋著一口氣。

自從艾熏和韓義昌在一起之後,兩人經常在他的麵前上演親密戲碼,他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裏卻憋了一口氣。

所以今天接到葉易琛的電話,約他喝酒,他二話不說就來了。

隻是他沒有想到,葉易琛不僅叫了他,居然還叫了韓義昌,一看到韓義昌,他的心情更加不好了。

所以今晚,他也想要一醉解千愁。

“得了,今晚算是跑不掉了!”黎穆岸也跟著舉起了酒杯。

與其保持清醒到頭來攤上照顧醉鬼,還不如讓自己也喝醉了。

韓義昌見狀,也隻好舉起了酒杯。

幾輪下來,除了韓義昌還保持著清醒,其他三人都已經醉眼迷蒙了。

“阿琛,我看這也喝得差不多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韓義昌勸道。

“不回去,我們還沒有喝夠呢!”葉易琛斷然拒絕,然後舉起杯子說道:“哥幾個,我們再走一個!”

“好!”黎穆岸好黎青也跟著舉起了杯子。

韓義昌見狀,扶額歎息,這時候,保持清醒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韓義昌都有一種想要一醉的衝動了,不過看看其他三人,他不得不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麽多人,總得留一個保持清醒吧,要不然,被打劫了都不知道。

正在這時,韓義昌的電話響了。

韓義昌看了看來電顯示,接通了電話。

“小熏,怎麽這麽晚還沒睡啊!”

“我現在在你家門口,我問你,你在哪呢,為什麽這麽晚都沒回家!”艾熏質問道。

韓義昌的生活很規律,很少出現這麽晚都不回家的情況。

“阿琛知道默默失蹤的事情了,很傷心,叫了我們哥幾個出來喝一杯,現在他們三個都趴下了,我正愁著怎麽將他們弄回家呢?”韓義昌向艾熏訴苦。

現在的韓義昌,哪裏苦了,明明樂在心裏,半夜不回家會有人打電話關心,這種感覺真好。

“黎穆岸是不是也在那裏,難怪趙瓊跟我說,黎穆岸沒回去!”原來,艾熏是在和趙瓊煲電話粥的時候,無意中聽到趙瓊說,黎穆岸沒回家,艾熏這才心血**,去找韓義昌,沒想到韓義昌也沒有在家,所以她給韓義昌打了一個電話。

“恩,穆岸也在!”韓義昌本想說黎青也在的,不過猶豫了一下還是沒說。

“你們現在在哪?”

“你問這個幹什麽?”韓義昌不解。

“我查崗不行啊!”艾熏的口氣很衝。

“我們現在在魅色,不過你放心,就隻有我們幾個,我們沒有叫小姐!”韓義昌害怕艾熏誤會了,趕緊解釋。

這世上,沒有那個女人是不吃醋的,隻是表現得強烈與否而已,而艾熏就比較愛吃醋,所以韓義昌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韓義昌的話音剛落,電話就被掛斷了。

這下子,韓義昌的心,開始七上八下了,恨不得馬上飛到艾熏的身邊,去看看她是不是真的生氣了,可是再看看那三個醉鬼,他不得不打消這個念頭。

哎,兄弟和女人,真是一道艱難的選擇題。

二十分鍾後,霸王包間中,闖入了兩人。

來人正是艾熏和趙瓊。

韓義昌見到艾熏,想要迎上來,可是腳一軟,又跌坐下去,他今晚也沒少喝,雖然還保持著清醒,但是身體已經不受他控製了。

“小熏,你怎麽來了!”韓義昌說話都有些大舌頭了。

“你都這樣了,我能不來嗎?”艾熏朝著韓義昌走去。

在經過黎青的身邊時,艾熏的腳步不由的頓了一下,她沒有想到,黎青也在這裏,如果早知道,她就不來了。

就在這時,黎青突然伸手拉住了艾熏的手,然後一個用力,將艾熏拖到他的懷中緊緊的抱住:“小熏,不要離開我!”

“黎青,你幹什麽,放開我!”艾熏掙紮著想要站起來。

可是黎青卻牢牢的抱住她,沒鬆手。

韓義昌見狀,跌跌撞撞的走過來,將艾熏從黎青的懷中解救出來。

艾熏剛剛離開黎青的懷抱,黎青一下子跌倒在沙發上,嘴裏喃喃自語:“小薰,小薰!”

艾熏看了黎青一眼,眼底有些難掩的心疼和不舍,不過她還是跟著韓義昌,來到旁邊坐下。

艾熏在心中不斷的告訴自己:“艾熏,你現在是阿昌的女朋友,阿昌對你這麽好,你不能做對不起他的事情,過去的都過去了,不要再去想,要學會忘記!”

趙瓊則是徑自朝著黎穆岸走去。

“老婆,你來了,老婆,我好愛你!”黎穆岸摟過趙瓊,在她的臉頰上重重的親了一下。

“你幹什麽,鬆手,要死了,一身的酒味,不要碰我!”趙瓊將黎穆岸推開。

她嘴上雖然說著討厭,不過臉上的笑容卻出賣了她。

葉易琛已經醉得不省人事,嘴裏直嚷嚷:“默默,不要離開我,默默,不要離開我!”

最後,韓義昌打電話給葉家,讓他們派人來將葉易琛接回去,順便送黎青回去。

至於黎穆岸,自然有趙瓊照顧,韓義昌當然是跟著艾熏走了。

這一折騰,一直折騰到半夜兩點,總算是安生了。

葉易琛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鍾了,他醒來之後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頭疼,他恨不得將自己的腦袋給擰下來。

葉易琛用力的甩了幾下腦袋,想要改善一下自己的頭疼,可是這越甩,越覺得難受,他忍不住呻吟出聲。

就在這時,他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聲音,一個無比熟悉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喃喃自語:“阿琛,孩子是你的,阿琛,孩子是你的!”

葉易琛身體一震,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他想起來了,想起來林雨默當時所說的話了。

葉易琛相信,林雨默在那樣的時刻說的話,一定是真的。

葉易琛抱住自己的腦袋,發出壓抑的低吼:“啊!啊!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