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底做了什麽,他居然錯怪了林雨默,他怎麽能夠這樣對林雨默呢。

葉易琛現在痛苦萬分,後悔不已。

“為什麽,為什麽連一個補償的機會都不給我!”

現在一切都晚了,林雨默已經失蹤了。

葉易琛的腦海中,林雨默腹部的嫣紅不斷的放大,他知道,在那樣的情況下,那個孩子是很難保住的。

葉易琛的拳頭,狠狠的砸向旁邊的牆壁,一下又一下,發出砰砰的聲音。

他的手破了,鮮血將白色的牆壁染紅了,他卻渾然不知,依舊在不停的砸。

從那天之後,葉易琛將自己關在房間裏整整兩天,水米不沾。

許多人都勸他,可是他根本就不理會。

最後葉老爺子下令,讓大家都不要去吵他,讓他好好的靜一靜。

葉老爺子相信,葉易琛一定能夠自己走出來,如果葉易琛不能走出來,就不配做他的兒子。

兩天之後,葉易琛終於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他的眼中已經沒有痛苦和絕望,剩下的隻有堅定,這兩天,他想了很多,沉浸在痛苦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必須勇敢的麵對。

他相信,隻要堅持不懈,他一定能夠找到林雨默。

葉易琛從房間中走出來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給黑豹打電話,讓他加派人手尋找林雨默,並且和各家知名征信社聯係,開出很高的懸賞,讓他們幫忙尋找林雨默。

之後,葉易琛開車前往自己名下的一幢別墅,林雨默已經失蹤了,繼續扣押傾焱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

別墅中,傾焱和葉易琛相對而立。

“你可以走了!”葉易琛朝左邊跨出一步,給傾焱讓出位置。

“你到底對默默做了什麽,我不走,我要見默默!”傾焱根本不關心自己,他最關心的是林雨默的安危。

他認為,葉易琛會出現在這裏,一定已經處理好這件事情,傾焱最擔心的就是默默在這件事情中受到傷害。

“你可以走了!”葉易琛不願回答傾焱的問題。

傾焱走到葉易琛的麵前,伸出一隻手,拎住葉易琛的領口,將他拉到自己的近前:“我最後一次問你,你到底把默默怎麽了,你如果不說,別怪我不客氣!”

“那個孩子不是你的,對不對!”葉易琛顧左右而言他。

“什麽孩子,葉易琛,你不要試圖扯開話題。”

“默默懷孕了,我懷疑那個孩子是你的,所以才將你抓來,你們的反應讓我以為孩子真的是你的,所以我逼著默默去墮胎!”

“葉易琛,你混蛋!”傾焱越聽越氣憤,在聽到葉易琛逼著林雨默去墮胎的時候,他再也忍不住,朝著葉易琛的臉頰,狠狠的揮出一拳。

傾焱的用力很猛,葉易琛的臉頰,頓時腫起來。

“疼嗎,我告訴你,這是你應得的,默默比你疼上千倍萬倍,她那樣的愛你,你卻如此對她,葉易琛,你他媽的不是人,我告訴你,我和默默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你想的那些齷蹉的事情,我愛默默,我愛的是她這個人,而不是她的身體,你怎麽可以那樣傷害她,怎麽可以!”傾焱的情緒有些

失控。

他一直想要捧在手心裏照顧的人,居然被人這樣的傷害,他憤怒,他自責,他恨自己沒有照顧好她。

“真的是這樣,真的是這樣!”葉易琛喃喃自語。

傾焱的話,再次的證實了他的錯誤,葉易琛很自責,可惜現在自責已經晚了,一切都晚了。

“我要將默默帶走,我不會讓她繼續留在你這個惡魔的身邊!”傾焱吼道,這一次,就算是拚了性命,他也要將林雨默帶走。

“我們在去醫院的路上遇到襲擊,默默被一群神秘人劫走了!”葉易琛說道。

“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信嗎?”傾焱根本不相信會發生這樣荒誕的事情。

“你如果不信,可以去調查,默默真的失蹤了,我現在也在滿世界的找她!”葉易琛也希望這不是真的,可惜他不能自欺欺人。

傾焱看著葉易琛那認真的樣子,心中沒底,他在心裏叫囂:“不會的,默默不會有事的,默默那樣的好人,老天爺絕對不會那樣對她的。

“葉易琛,如果默默真有什麽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傾焱猛地一下子推開葉易琛,然後奪門而出。

他要去調查這件事情,他必須馬上知道真相。

葉易琛看著傾焱迅速離去的身影,久久無言。

這件事情沒有誰對誰錯,一切都是感情惹的禍,而苦果,也將由他們自己來品嚐。

即使你再不情願,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一個月,兩個月,始終都沒有林雨默的消息。

葉易琛已經恢複正常,開始上班,他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希望借此麻痹自己,不要去想林雨默。

可是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他的腦海中總是會出現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揮之不去。

時間一晃,五年過去了。

這五年的時間裏,葉氏企業在葉易琛的不懈努力之下,疆土不斷的擴大,業績增增日上。

可是葉易琛卻一點也不開心,因為這五年,他一直沒有停止尋找林雨默,卻一點線索也沒有,林雨默這個人,好像石沉大海,再難尋到蹤跡。

美國一家電影公司的攝影棚,正在進行拍攝。

一個美麗的東方女子,身穿一件白色的連衣裙,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看著遠方。

她的眼神是那樣的悠遠,好像她看的不是遠方,而是一個未知的世界。

她的氣質是那麽的出塵,好像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

攝影師雙眼放光,手指不停的動著,捕捉一個個美麗的鏡頭。

半個小時後,拍攝結束了。

“OK,收工!”攝影師喊道。

攝影師的話音一落,旁邊的一個角落,迅速的竄出一個嬌小的女孩子,奔到女子的身邊,柔聲說道:“默默,走,我們去接浩浩回家了!”

不錯,這個女子正是葉易琛苦苦尋找多年的林雨默。

林雨默被傲宇帶走的時候,已經命在旦夕了,傲宇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將她救回來。

但是由於她的頭部受到重擊,腦內出血,那些血塊不能取出來,加上昏迷之前受到很大的刺激,所以林雨

默整個人變得癡癡傻傻,過往的一切也都不記得了。

不過這已經讓傲宇很心滿意足了,畢竟林雨默能夠撿回一條命,已經算是奇跡了,他怎能還去奢望太多。

這五年時間裏麵,前三年的時間,林雨默都害怕陌生人,所以一直呆在家裏。

最近這段時間,林雨默的膽子才漸漸的大起來,敢於和陌生人接觸。

醫生對傲宇說,像林雨默這樣的患者,應該讓她多接觸人群,這對她的病情會有幫助。

所以傲宇讓林雨默到自己的電影公司當平麵模特,並派遣了一個放心的人,全天候的照顧林雨默。

林雨默聞言,露出一個傻傻的笑容,點了點頭,乖順的跟著這個女孩走了。

這個女孩叫做麗莎,是學醫的,五年前被傲宇聘請來照顧林雨默。

這五年時間裏,她和林雨默相處的時間最多,兩人的感情很好。

兩人朝著攝影棚門口走去的時候,一個美麗的女人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入了攝影棚。

這個女人性感妖嬈,豔光四射,是個天生的尤物,她就是最近紅極一時的名模安娜。

由於麗莎一邊走路,一邊看今天剛剛衝洗出來的照片,所以沒有注意到來人,林雨默自然也不知道要躲開。

至於安娜,她走路一向是高昂著頭,根本不看路的。

所以兩方人馬撞到了一起。

“哎呦!”踩著十寸高跟鞋的安娜和林雨默撞上,因為重心不穩摔倒在地。

身體瘦小的林雨默,因為反作用力,也一屁股坐在地上。

麗莎則是和安娜的助理撞到了一起。

“該死的,走了不長眼睛啊!”安娜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出了洋相,很生氣,破口大罵。

林雨默則是什麽都沒有說,默默的從地上爬起來,她看著眼前突然出現這麽多人,顯得有些慌亂。

“你說什麽呢,明明是你眼睛長在腦袋頂上,不看路,還怪我們!”麗莎看見安娜指著林雨默罵,很生氣,忍不住回嘴,她早就看這個驕傲的安娜不順眼了。

麗莎想著:“不就是胸口多了幾兩肉嗎,有什麽了不起的,是不是純天然的還不知道呢!”

“還不快點把我扶起來!”安娜衝著身旁的助理吼道。

助理慌忙爬起來,一不小心,將手中的照片散落一地,和林雨默的照片混在了一起。

安娜被助理扶起來之後,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和衣服,然後高昂著頭,像一隻驕傲的孔雀一般睥睨著林雨默:“不就是一個傻子嗎,值得你這麽護著嗎,就她這樣的,一輩子都隻能拍拍平麵廣告,注定不能出名!”

“安娜,你胡說什麽,我告訴你,在我的眼中,默默比你漂亮千倍萬倍,你在我眼中,就是一個人工堆砌出來的假人!”麗莎展開回擊。

“你這個臭女人,居然敢這樣說我,看我不撕爛你的嘴巴!”安娜作勢要撲上去。

“來就來,誰怕誰!”麗莎也開始挽自己的袖子。

眼看戰事一觸即發。

林雨默伸出自己那雙柔若無骨的手,拉著麗莎的衣袖,一臉的慌亂:“麗莎,我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