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沒想到安娜會來這一手,他可不想讓林雨默誤會他,他毫不客氣的將安娜推開:“請你自重,勸你一句,學做事之前,先學做人!”

“哎呀,你怎麽這樣不解風情呢?”安娜被推開也不惱,又打算貼回去。

她不相信這個世上有不偷腥的貓,況且是麵對她這樣的大美女。

安娜認為葉易琛是在假正經,東方人都比較愛麵子,她相信,如果現在隻有他們兩人在場,葉易琛絕對不會這樣對她。

安娜猜得很對,如果現場隻有他們兩人,葉易琛的確不會這樣對她,對她如此的客氣。

“安娜小姐,別給臉不要臉,小心我封殺你!”葉易琛怒了,他現在沒心情對付這個八爪女。

安娜聞言,臉色很難看,扭頭就走了。

葉易琛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她再留下來,也隻會自討沒趣。

不過安娜並沒有放棄,她打算打聽清楚葉易琛所住的酒店,然後晚上去找他,她不相信,有她搞不定的男人。

安娜走了,葉易琛快步走到林雨默的身邊解釋道:“默默,你不要誤會,我和那個女人之間沒有什麽!”

林雨默閃身躲到麗莎的身後,雙手緊緊的抓住麗莎的手臂,樣子看上去很無助。

葉易琛看見林雨默居然躲著他,很傷心:“默默,請你相信我,這麽多年,我的心中始終隻有你,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女人!”

這樣煽情的話語,如果放在以前,葉易琛是絕對說不出口的,他的驕傲不允許他這樣做。

不過五年的時間,讓他改變了,也讓他深刻的體會到林雨默對他的重要性。

為了能夠重新挽回林雨默,就算是再肉麻的情話,他都敢說。

“這位先生,你可能是認錯人了吧!”麗莎狐疑的看著葉易琛。

這幾年她和林雨默朝夕相處,從來不知道林雨默認識這號人物。

再說,如果這個人真的認識林雨默,應該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可是對方的反應卻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林雨默現在的情況似的。

“不,我沒有認錯,她就是我找了多年的人,我一生最愛的女人!”葉易琛堅定的說道。

葉易琛再次朝著林雨默靠近,這一次,他不會再放開林雨默的手,絕不。

林雨默看到葉易琛走過來,連忙拉著麗莎朝後麵退。

“默默,你就這麽恨我嗎,連見我一麵都不願意!”葉易琛見到林雨默再次閃躲,眼神很受傷。

“這位先生,請你不要再過來了,默默害怕陌生人!”麗莎伸出雙手攔住葉易琛。

“陌生人,你居然說我是陌生人!”葉易琛有些被刺激到了。

他和林雨默曾經那樣的親密,到頭來,反而成為了別人嘴裏的陌生人,這真的不是一個好笑的笑話。

“先生,請問你認識默默嗎,你知道她的全名是什麽嗎?”麗莎看著葉易琛的樣子,充滿了防備。

葉易琛的表現有些激動,麗莎害怕他會傷害默默。

“林雨默,這個名字已經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上,我怎會忘記!”

莎聽到葉易琛說出林雨默的真名,更加的不解了。

傲宇對林雨默的保護力度很大,即使現在讓林雨默出來工作了,但是在簽約的時候,也是用的林雨默的英文名字,整個公司知道林雨默的真名的沒有幾個,這個男人怎麽會知道。

“先生,我想這其中應該有些誤會!”麗莎試圖安撫葉易琛。

“這是我和默默的事情,我想要單獨和她談談,請你離開一下可以嗎?”葉易琛對於橫在他和林雨默中間的這個女人很不滿。

如果不是看在她對林雨默愛護有加的份上,他早就發火了。

這件事情,是他和林雨默的事情,這個不識相的女人夾在中間,算怎麽回事。

“這個恐怕不行,默默現在的情況不能受刺激,即使你是她的朋友,我也不能讓你們兩人單獨相處!”麗莎斷然拒絕。

林雨默本來就害怕陌生人,她怎麽可能讓這個男人和林雨默單獨相處。

“麗莎,我怕!”林雨默怯生生的說道,她偷偷的伸出腦袋看了看葉易琛,然後又迅速的縮回去。

葉易琛的視線,正好和林雨默的視線對上,雖然隻是短短的一秒鍾,但是他還是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林雨默的眼中,除了惶恐之外,再無其他。

這不是此時此刻的林雨默該有的眼神。

再加上林雨默的反應和麗莎的話語,葉易琛終於發現事情不對勁了。

“默默到底怎麽了?”葉易琛關心的詢問。

“請問你和默默有多久沒見了?”麗莎問道。

“五年,怎麽了?”

“難怪你不知道默默現在的情況!”麗莎了然,原來這人自從默默出事以後,就沒見到她,這樣就可以解釋他為什麽不知道默默現在的情況了。

“我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一雙銳利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麗莎,不放過她的任何一個表情變化。

“對不起,我沒有權利告訴你這些,而且今天我們也沒有時間了,先生,謝謝你剛剛幫我們解圍,再見!”麗莎說完,拉著林雨默走入更衣室,動作利落的關上房門。

葉易琛眼睜睜的看著更衣室的門關上,然後愣愣的站在門口。

這一切太過於詭異,他需要時間好好的消化消化。

沒過多久,更衣室的門再次打開。

麗莎吃驚的看著還站在門口的葉易琛:“你怎麽還在這裏?”

麗莎從剛剛安娜和這個男人的對話中已經猜出來,這個男人的身份不一般,要不然安娜也不會是那樣的態度。

按理說,這樣的成功人士應該很忙才對,即使不小心遇到了熟人,多半也沒有時間死纏爛打。

可是葉易琛的舉動,顛覆了她的認知。

“今天你如果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我是不會走的!”葉易琛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林雨默,怎麽可能會被人三言兩語就打發走了。

“先生,你知道你現在的舉動,已經照成我們的困擾了嗎?”麗莎有些生氣了。

“請你理解我的心情,我和默默是一對相愛的戀人,可是五年前,她被

人劫走了,從此音訊全無,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絕對不能再次看著她從我的身邊離開!”葉易琛解釋道。

“你說什麽,默默是被人劫走的,這不可能,默默明明就是傲宇先生的女兒!”麗莎不相信葉易琛的話。

自從林雨默出事之後,傲宇和林雨默就一直以父女相稱,這讓麗莎一直認為林雨默是傲宇的女兒。

傲宇對於這件事情也沒有解釋,他認為麗莎沒有知道的必要。

他希望過去的就讓它永遠的過去。

“據我說知,默默是一個孤兒!”葉易琛覺得這件事情中蹊蹺。

或許傲宇這個人,和當年林雨默失蹤的事情,有著直接的關係,葉易琛暗自決定,要對傲宇展開調查。

“我憑什麽相信你!”麗莎選擇相信傲宇。

畢竟她和傲宇認識了這麽多年,麗莎一直認為,傲宇是一個好人,所以和葉易琛相比,她更願意相信傲宇。

葉易琛從衣兜裏摸出錢包,從錢包中抽出一張照片,遞給麗莎:“這是我們兩人的照片,我想從這張照片上,你應該能夠看出我們兩人的關係!”

麗莎接過照片,照片上的兩人正是林雨默和葉易琛,兩人親密的相擁在一起,林雨默臉上的笑容,是那樣的燦爛,讓人能夠輕易的感受到她的幸福。

“天啊,這是怎麽回事?”麗莎震驚的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葉易琛。

這張照片看上去是那樣的和諧,絕對不是合成的。

麗莎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疼,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她一下子接收了太多的消息,一時之間有些理不清頭緒。

“浩浩,浩浩!”一直安靜的站著的林雨默突然伸出手,拉著麗莎的手臂搖晃了幾下。

“天啊,我怎麽把這事給忘了,我們快遲到了!”麗莎聞言,如夢初醒,拉著林雨默急匆匆的朝著外麵走去。

因為葉易琛,她差一點就忘了要去接林浩了,天啊,她已經遲到了。

“喂,你等等,你不能就這樣將默默帶走,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葉易琛連忙追上去。

他不能讓林雨默再次從他的視線中消失,他害怕會再次失去林雨默的消息。

車庫中,麗莎坐在駕駛室的位置,林雨默坐在她的旁邊,而葉易琛則是坐在後座。

“先生,請你下車!”麗莎惱怒的瞪著葉易琛。

她從來沒有見過臉皮這樣厚的人,居然不請自來的坐上她的車子,怎麽趕也趕不下去。

“我叫葉易琛,不叫先生!”葉易琛好整以暇的提醒麗莎。

“葉先生,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如果再不下車,我就報警了!”麗莎沉聲警告他。

“報警,我沒意見,警方一定很高興,多年之前的綁架案有了新的進展,不過我看你似乎很趕時間,應該沒空到警察局走一趟!”葉易琛一點也不擔心麗莎報警。

“算你狠!”麗莎咬牙切齒的說道,然後踩下油門,車子緩緩的啟動。

葉易琛的話,擊中了她的軟肋,在沒有弄清楚情況之前,她確實不敢貿然報警,她害怕會因此害了傲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