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緩緩的駛出了停車場,上了馬路。

葉易琛看了看呆呆坐著的林雨默,揪心的疼,他不知道林雨默到底遇到了什麽事情,怎麽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默默到底怎麽了吧?”葉易琛迫不及待的問道。

“想必你也看出來了,默默有些不正常!”麗莎說道。

“我不準你這樣說她!”葉易琛生氣的吼道,他不能允許別人這樣說林雨默。

“怕,怕!”林雨默突然伸出手,拉住麗莎的手,身體也在顫抖。

麗莎的手一個不穩,車子差一點撞到旁邊的防護欄,幸好她反應及時,才躲過了一劫。

麗莎一隻手握住方向盤,另外一隻手輕輕的拍了拍林雨默,安撫道:“默默不怕,默默不怕!”

葉易琛也意識到自己好像做錯了事情,乖乖的閉嘴。

麗莎安撫好林雨默,然後壓抑著憤怒說道:“你那麽大聲幹什麽,都把默默嚇到了。”

“對不起,我一時太激動了!”葉易琛歉然的看了看林雨默,他這話是對林雨默說的,而不是對麗莎說的。

如果葉氏的員工在這裏,肯定會驚掉眼球的,他們向來高高在上的總裁,居然會給人道歉,真的是天要下紅雨了。

“算了,你這也是在乎默默的表現,我剛剛說那話沒有別的意思,隻是實事求是罷了,我是在醫院認識默默的,那個時候的默默腹部中槍,腦袋也受了重創,陷入了深度昏迷,不過她的求生意誌很頑強,好幾次都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最終堅強的活下來!”

葉易琛聽到這裏,一臉的自責,那個時候的林雨默是多麽需要他啊,而他居然不在對方的身邊。

“後來默默終於醒了,身體也漸漸的恢複了,不過由於她的腦部受到重創,腦內出血,有些血塊存留在腦部,無法取出,加上她受傷之前,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默默就變成現在這樣,有些癡癡傻傻的。”麗莎說到這裏的時候,有些傷感。

一個這麽美麗純潔的女子,居然變成了一個傻子,真是造化弄人啊。

葉易琛聽完麗莎的講述,很心疼。

他沒有想到,林雨默是找到了,可是現在的林雨默已經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林雨默了,現在的她,隻剩下一副軀殼,已經沒有靈魂。

葉易琛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他一時之間,有些接受不了。

葉易琛深情的看著林雨默,在心中說道:“默默,不管你變成什麽樣子,我都會愛你一輩子,疼你一輩子!”

“難道就沒得治了嗎?”葉易琛還是有些不死心。

“當年的醫學技術沒有現在發達,動手術成功的幾率太低,所以傲宇先生選擇了不動手術,不過這些年通過身體的自我修複,以及醫學技術的發展,我也不知道,是否有希望治愈默默。”麗莎說道。

這些年,麗莎也多次勸過傲宇,讓他帶林雨默去治療。

可是傲宇每一次都拒絕了。

對此事,麗莎很不能理解,她不知道,傲宇這樣做,是有他的苦衷的。

林雨默受傷

之前經曆的一切,傲宇都知道,他明白,如果不是在絕望的時候,林雨默是不會打那個電話的。

傲宇覺得,林雨默愛葉易琛愛得太深,愛得太苦,與其讓她清醒過來,整日活在痛苦之中,還不如像現在這樣,活得簡單快樂。

或許這對於林雨默來說,會更好。

葉易琛聽到傲宇居然不帶林雨默去治療,對於這個男人的恨更重了一些。

葉易琛暗自決定,一定要見見這個男人,然後將他這些年失去的,如數討回來。

“到了!”麗莎將車子停在了幼兒園的門口。

此時已經過了幼兒園放學的時間,許多孩子都被家長接走了。

隻有幾個孩子在老師的監管下,在院子裏玩耍,等待著家長的到來。

其中有一個小男孩,正坐在秋千上生悶氣,那漂亮的小臉蛋,加上鼓鼓的腮幫,看起來可愛極了。

那輛車子剛剛停下來,小男孩就從秋千上跳下來,朝車子奔去。

這個小男孩,不是別人,正是林浩。

“媽媽,麗莎阿姨,你們怎麽這麽晚才來啊!”小男孩一邊跑,一邊喊。

麗莎和林雨默都從車子上走下來。

“慢點跑,小心摔著!”麗莎提醒道。

小男孩聞言,速度也沒減,飛奔到林雨默的旁邊:“媽媽,你今天真漂亮!”

林雨默下意識的蹲下身,抱住林浩。

林浩親昵的依偎在林雨默的懷裏,然後再林雨默的臉頰上親了親:“媽媽,今天老師讓我們畫媽媽,我畫的媽媽,是全班最好看的,我的媽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媽媽!”

林雨默聞言,嘿嘿的傻笑。

或許她根本不知道林浩說的這番話代表著什麽意思,她隻是看到林浩笑,所以才笑的。

葉易琛坐在車內,看著眼前這一幕,激動得想要大喊大叫。

從第一眼見到林浩,葉易琛就認定了,這個孩子,就是當年的那個孩子,是他和林雨默的孩子,是兩人愛情的結晶。

那小巧的五官,和他小時候的樣子,很像。

葉易琛真的很想下車,緊緊的抱住林雨默和林浩,然後再也不放手了。

可是他忍住了,他害怕嚇到這個孩子,更害怕嚇到林雨默。

他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要著急,慢慢來,慢慢的融入他們的生活,讓他們逐漸的接受你!”

“好了,該回家了!”麗莎笑看著母子兩,提醒道。

“好叻,回家了,今天我要吃蘋果派!”林浩從林雨默的懷中跳出來,朝著車子奔去。

葉易琛幫林浩打開了後座的車門。

林浩沒想到車子裏麵還有人,被嚇了一跳,他歪著頭好奇的打量葉易琛:“你是誰,為什麽會在麗莎阿姨的車上!”

父子兩第一次這樣麵對著麵,葉易琛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好。

他的胸腔中溢滿了感動,他有很多話想說,可是話到了嘴邊,卻什麽也說不出來。

林浩看著葉易琛,覺得很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見麵的人,為什麽他卻覺得眼

前這個人,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

林浩是一個防備心很重的孩子,麵對第一次見麵的人,很少會有這樣的感覺。

“我是你媽媽的朋友!”葉易琛的聲音有些低沉。

他本想說我是你的爸爸,可是又害怕嚇到對方,所以隻好稱自己為朋友。

他覺得自己錯過了太多,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出生的時候是什麽樣子,他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會說話了,他覺得有些遺憾,為自己沒能參與他的成長,而感到遺憾。

“叔叔,你好帥哦!”林浩聽到葉易琛說是自己媽媽的朋友,最後的一點戒心也放下了,看著葉易琛的俊容,忍不住讚歎道。

葉易琛伸出手,將林浩抱上車子,忍不住親了親他:“小朋友,你也長得很帥哦,長大了一定比叔叔更帥氣!”

“真的嗎?”林浩的雙眼閃閃發亮。

“當然是真的,叔叔從來不騙人的哦!”葉易琛鄭重的點了點頭:“小朋友,叔叔叫葉易琛,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叫什麽名字啊!”

“我叫林浩!”

“好名字,浩浩長大了,一定會迷倒很多漂亮女孩的!”葉易琛對自己的兒子有信心。

“不要,那些女孩好討厭,總是喜歡粘著我,我最喜歡媽媽了,我要一輩子呆在媽媽的身邊!”一提到女孩子,林浩露出一副苦瓜臉。

在幼兒園裏麵,他是長得最好看的一個,那些愛流眼淚和鼻涕的小女孩,總是喜歡纏著他,這讓他很煩惱。

葉易琛聞言,暗自想著:“這個小子有戀母情節,以後必須要好好的教育一下,不能讓他整天纏著默默,默默是我的,誰也不能跟我搶!”

葉易琛居然吃起兒子的醋來了。

兩人聊天的時候,麗莎和林雨默已經重新坐回了車子裏。

麗莎回過頭看了看葉易琛,皺了皺眉:“葉先生,我們要回家了,我想你不方便跟著我們回去!”

“我想我有必要和傲宇先生見一麵!”

“可是……!”麗莎有些猶豫,她沒有權利帶葉易琛回去。

“總之你們去哪裏我就去哪裏,我不會下車的!”葉易琛的態度很堅決。

“麗莎阿姨,你為什麽要趕媽媽的朋友下車啊!”林浩不解的看著麗莎。

他覺得這個叔叔好有趣,他想要和這個叔叔多相處一會兒。

“因為我們要回家了啊。”麗莎不知道要怎麽和林浩解釋這件事情之中的關係,林浩還那麽小,就算她說了,林浩也不能理解。

“麗莎阿姨,家裏有很多空房間,讓叔叔住客房就行了!”林浩還以為麗莎是苦惱沒有地方讓葉易琛住,所以主動幫麗莎出主意。

麗莎聞言,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麽。

麗莎在心中歎了口氣,想到:“該來的,始終要來的,躲也躲不過。”

麗莎認為,對方既然能夠找到林雨默,那麽想要找到他們的住處應該也不是什麽難事,就算她將葉易琛趕下車,對方還是能夠跟上她,所幸就帶他去算了,躲不過,就勇敢的麵對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