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行人回到了那幢小別墅。

葉易琛抬頭看了看這幢小別墅,心中的憤怒降低了一些,不管怎麽說,那個叫做傲宇的人,將林雨默照顧得很好。

麗莎剛剛將車子停到車庫,走出車庫,一輛黑色的悍馬從外麵開進來。

傲宇笑著和麗莎打招呼。

由於林浩已經領著葉易琛進屋了,所以傲宇沒有看到葉易琛。

麗莎猶豫著要不要事先告訴傲宇今天發生的事情,而傲宇已經開車朝著車庫而去。

麗莎見狀,轉身走入了房間。

既然她不知道怎麽開口,就不開口好了,反正待會傲宇一進門,看到葉易琛,應該會主動詢問的,到時候再說也不遲。

傲宇推開房門,笑著說道:“我的小調皮蛋,今天有沒……!”剩下的話語,卡在傲宇的嘴邊,沒有說出口。

因為他看到了正在和林浩玩積木的葉易琛。

傲宇閉上眼睛又睜開,但是葉易琛依舊在那裏,並沒有消失。

葉易琛見到傲宇,低頭在林浩的耳邊說了幾句,然後站起身,朝著傲宇走去:“我想我們需要好好的談談,我心中有許多的疑問需要你幫忙解惑!”

“你怎麽會找到這裏?”傲宇問道。

“怎麽,你還打算將默默藏一輩子嗎?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默默注定是屬於我的,誰也不能阻止,任何人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傲宇看了看麗莎,又看了看林浩:“走,我們去書房說!”

“好!”葉易琛配合的點了點頭。

這是大人們的恩怨,林浩在場,確實不好。

“麗莎,照顧好浩浩和默默!”傲宇臨走之前,還不忘吩咐麗莎。

“先生,我會的!”麗莎應道。

雖然她很好奇這之間到底有什麽糾葛,但是她知道,不該問的事情,絕對不能問。

各懷心思的眾人沒有發現,正在低頭玩積木的林浩,眼底閃過一抹狡黠的光芒。

書房中,兩人男人相對而坐,兩人的視線交織在一起,眼神都很銳利,互不相讓,兩人之間的氣氛,很凝重。

兩人身上的氣勢,彰顯著兩人都不是一般人。

這樣的兩人碰撞在一起,不知道誰更勝一籌。

“當年是不是你擄走默默的!”葉易琛厲聲質問道。

“年輕人,說話口氣不要那麽衝!”傲宇氣定神閑,渾然不在意葉易琛的指責。

“我想如果我們的身份對調一下,你就不會這樣說了!”葉易琛的眼神很危險,渾身緊繃,就好像一直蓄勢待發的豹子,隨時準備出擊。

心愛的人被搶走了五年,他沒有一見麵就動手,已經很克製了,想要讓他有好的語氣,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了。

“不管怎麽說,我也曾經救了你一命,這就是你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傲宇說道。

“恕我記性不好,我可不記得你曾經救過我!”

“五年前,你和默默一起遇襲那一次,如果不是我及時趕到,你的小命恐怕就沒了!”傲宇

說道。

“那我是不是還應該要感謝你啊,你搶走了我的女人,整整五年,你難道還希望我會感謝你嗎?”葉易琛說著說著,聲音不由的拔高了。

“你認為,當年我為什麽會出現,是默默打電話求我救你,所以我才出現的,要不然我也不知道默默遇到了危險!”傲宇解釋道。

“少在我的麵前裝好人,我不吃這一套!你如果真的是來救我的,為什麽要帶走默默,你憑什麽帶走默默!”葉易琛越說越激動,忍不住從椅子上站起來。

“我為什麽不能帶走默默,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不知道珍惜,所以我將默默帶走了,你還記得默默第一次流產嗎,那天晚上,我就在那幢小木屋裏,如果不是我,默默在那一次就沒命了,那時,我就有想要將默默帶走的衝動,可是她在昏迷的時候,一直喊著你的名字,所以我打消了這個念頭,我打算再給你一次機會,可惜最終,你還是讓我失望了,默默是那樣的愛你,甘願為你付出一切,可是你是怎麽對她的,你卻一次次的傷害她,將她傷得體無完膚,葉易琛,我告訴你,你配不上默默,你不配擁有默默對你的愛!”

“對,我承認,以前我是做了許多對不起默默的事情,但是這關你什麽事,你是默默的什麽人,我們的事情,你憑什麽管!”

“我對於默默而言,是一個罪人,我虧欠了她太多太多,所以我必須要努力的給她幸福,讓她生活得快樂!”傲宇說道。

“幸福,快樂?你認為默默的幸福是你能夠給她的嗎?你認為默默現在這個樣子是快樂的嗎?傲宇,你太自以為是了,默默的人生,理應由她自己決定,你沒有權利決定她的人生!”葉易琛絲毫不關心傲宇和林雨默之間的關係,他在意的是,傲宇將林雨默從他身邊搶走了五年。

這五年的時間,每一天對於他來說,都是一種煎熬,他永遠都忘不了。

即使傲宇的出發點是好的,是為了林雨默,即使這些年傲宇將林雨默照顧得很好,對於這件事情,葉易琛還是不能夠釋然。

“難道你就能夠給默默幸福嗎?你難道還沒有看清楚,默默會變成這樣,全都是你害的,你如果真的為了默默好,就離開她,不要再來打擾她的生活。”傲宇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我做不到,我要將默默帶走,我會好好的疼她,愛她,給她真正的幸福!”葉易琛不能夠接受,林雨默的幸福中沒有他。

他認為,他們兩人是命定的緣分,天生就應該在一起,沒有人能夠分開他們。

“我不會讓你將默默帶走的,你已經傷害了默默一次,我不會讓你傷害她第二次!”傲宇斷然拒絕。

他對葉易琛,已經沒有任何信任了,他絕對不會將林雨默交給葉易琛。

“你認為你有本事阻止我嗎?”葉易琛盯著傲宇,冷笑,他決定要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阻止。

“葉易琛,我知道你有本事,不過你也別小瞧我,五年前我能將默默從你的身邊帶走,五年後的今天,我也有本事不讓你帶走默默!”傲宇可不怕葉易琛。

傲宇知道,葉

易琛的背後隱藏著不小的勢力,不過他也不是省油的燈,如果雙方真的鬥起來,鹿死誰手,還是一個未知數。

“好,那我們走著瞧!”葉易琛認為,已經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雙方的態度都很強硬,繼續談下去,到最後,也是誰也說服不了誰。

“站住,我有一樣東西給你!”傲宇叫住了葉易琛。

他走到書桌旁,從書桌最裏麵的一個抽屜裏麵,摸出了一隻錄音筆,遞給了葉易琛。

“這是什麽?”葉易琛並沒有伸手去接。

“這是當年默默給我打電話求救的時候說過的話,這也是她清醒的時候,最後說的話!”

葉易琛聞言,迅速的伸手,接過了傲宇手中的錄音筆。

他很想知道,在那個時候,林雨默想要說的是什麽話。

葉易琛按動開關,之後,是一陣安靜,就在葉易琛有些等不及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叔叔,救他!”

簡短的一句話後,剩下的隻有沉默。

雖然隻是短短的一句話,卻在瞬間擊中了葉易琛的心髒,他拿著錄音筆的手,忍不住顫抖。

明明隻是一隻輕輕的錄音筆,但是在此刻,在他的心中,卻無比的沉重,這裏麵,承載著林雨默對他濃得化不開的愛。

在那樣的時刻,在他的不信任,在他無情的傷害之下,在那樣危機的時刻,林雨默的心中,想著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他。

葉易琛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混蛋,他實在是太對不起林雨默了。

“現在你還想要帶走默默嗎?”傲宇認為,葉易琛在如此虧欠林雨默的情況下,應該沒有臉說出帶走林雨默的話。

可惜他錯了,他不是葉易琛,所以注定不會了解葉易琛會如何想。

“對,我要帶走默默,正是因為我虧欠了她太多,所以我要補償她,用我的一生來補償!”葉易琛鄭重的宣布。

“葉易琛,你怎麽就這樣執迷不悟!”傲宇怒了。

“我心意已決,情在不能醒!”

“你知道你這樣的堅持,最終隻會給默默和浩浩帶來傷害嗎?你為什麽非要打破他們現在的平靜生活?”傲宇很不能理解。

“因為我必須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這是葉易琛的堅持,無法割舍的堅持。

“你覺得不配說這樣的話嗎?如果當日沒有那一場意外,浩浩已經在你的堅持下,變成了一灘血水,而默默,也將沉浸在失去孩子的痛苦中,無法自拔,葉易琛,你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我承認,那一次是我錯了,不過今後,我不會犯這樣的錯誤!”葉易琛也算磊落,坦然的承認自己的錯誤。

“年輕人,有些錯誤隻要犯一次,就注定萬劫不複,再難彌補!”傲宇歎息道。

當年的他,也正是因為犯了一個錯誤,所以注定一輩子活在痛苦和悔恨之中。

“你不管怎麽說,就是不放手是吧!”

“不是不放手,是不能放!”

“好,那我們就手底下見真章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