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和傲宇都沒有注意到,他們談話的時候,林浩偷偷的躲在外麵偷聽。

當葉易琛重新回到客廳的時候,迎接他的是林浩,外加一把裝滿水的水槍。

此刻,林浩正手拿著水槍,怒瞪著葉易琛。

“浩浩,怎麽不高興了,叔叔陪你玩,好不好!”葉易琛笑著迎上去。

林浩立刻將槍口對準葉易琛:“不要過來,再過來我開槍了!”

“浩浩,你怎麽了?”葉易琛很不解林浩的突然轉變,兩人剛剛明明聊得很開心,怎麽一下子就變了。

“你是壞人,你欺負媽媽,你還想搶走媽媽,我討厭你!”林浩吼道,然後扣動了扳機。

一條透明的水帶朝著葉易琛飛去,然後砸在他的身上,他的臉上,身上到處都是水跡。

林浩雖然聰明,但是畢竟還是小孩子。

剛剛他偷聽了兩人的談話,對於兩人所說的話,是一知半解的,而他誤會葉易琛是來和他搶媽媽的,所以他將葉易琛當成了壞人,所以才有了這一幕。

“浩浩,你聽我說,你誤會了!”葉易琛試圖靠近林浩,他想要解釋清楚,他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誤解自己。

一個傲宇已經夠讓他頭疼了,他不想再加上一個林浩。

“你不要過來,你是壞蛋,壞蛋!”林浩一邊後退,一邊朝著葉易琛開槍。

葉易琛的衣服被弄濕了,樣子很狼狽,看起來就像是一隻落湯雞。

葉易琛衝到林浩的身邊,一把抱住他,奪過他手上的水槍。

“放開我,快點放開我!”林浩揮舞著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朝著葉易琛的身上砸去,企圖以此掙脫葉易琛的雙手。

“浩浩,你知不知道,偷聽大人講話是很不禮貌的行為!”葉易琛覺得,有必要好好的教育一下林浩。

“你是壞蛋,放開我!”林浩根本就不聽葉易琛的。

林浩在這個家裏,一直都是備受寵愛的,從來沒有人會這樣對他,所以他現在很生氣,也有一點害怕,他害怕葉易琛會動手打他。

“浩浩,你真的很不乖,你如果再不聽話,我可要打你的小屁股了!”葉易琛舉起自己的手,作勢要打在林浩的屁股上。

當然,他不可能真的打,他隻是想要嚇唬一下林浩,讓他老實一點。

林浩看著葉易琛高高舉起的大手,哇的一聲哭了,一邊哭,一邊大喊大叫:“媽媽,麗莎阿姨,爺爺,救命啊,壞人要打浩浩,壞人要打浩浩,快來救我啊!”

林浩的喊聲是那樣的撕心裂肺,好像他已經被人打了似的。

葉易琛見狀,反倒有些手足無措了。

他沒有和小孩子相處的經驗,不知道在這個時候,應該怎麽做。

林浩的喊聲,成功的吸引了屋子裏其他人的注意。

麗莎第一個奔到現場,看到這一幕,很吃驚:“葉先生,你這是要幹什麽?”

葉易琛聞言,連忙放下自己的手,笑得很尷尬:“我隻是和浩浩鬧著玩的!”

“麗莎阿姨,快點救我,他是壞人,他要打我!”林浩看見麗莎,叫得更加的賣力了。

突然,從麗莎的身後衝出一個

人影,直奔葉易琛和林浩而去,這人正是林雨默。

林雨默衝到兩人的身邊,二話不說,從葉易琛的手中搶過林浩,然後反手一推,將葉易琛推倒在地。

“默默!”葉易琛坐在地上,呆呆的看著林雨默。

林浩則是窩在林雨默的懷中,低聲的抽泣:“媽媽,我好怕,媽媽,我好怕!”

林浩還趁著大家不注意,衝著葉易琛做了一個鬼臉,那樣子,好像在說:“小樣,想要和小爺鬥,你還嫩了點。”

葉易琛看著林浩的鬼臉,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

他一個大人,居然被一個小家夥給設計了,這事情如果傳出去,他也沒臉活了。

葉易琛決定,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個小家夥,讓他知道什麽叫做尊卑,居然敢這樣對待自己的老爹,該打屁股。

林雨默瞪了葉易琛一眼,然後抱著林浩轉身離開。

麗莎看著這一幕,驚呆了,林雨默居然會瞪人了,天啊,我會不會眼花了。

葉易琛見狀,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朝著林雨默追去:“默默,你聽我說!”

不過在經過麗莎身邊的時候,葉易琛被麗莎攔住了。

麗莎看著葉易琛,激動的說道:“天啊,怎麽會這樣,默默對你的反應很特別,好像你對於她來說是特別的,過去幾年的時間裏,我都沒有看到默默有過這樣人性化的表情,可是你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麵,她就有這樣的反應,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麗莎實在是太激動了,嘰嘰喳喳的說了一大堆。

葉易琛完全是有聽沒有懂,一個瞪眼,至於這麽高興嗎,又不是完全恢複正常。

“麗莎小姐,請你冷靜一點好嗎?默默隻是衝著我瞪眼而已,應該沒什麽大不了吧!”

“不,我不能冷靜,發生了這樣的好事,我怎麽能冷靜呢?”之後麗莎又給葉易琛仔細的講述了一下林雨默瞪眼的意義。

“原來如此,那的確值得高興!”葉易琛讚同的點了點頭。

“葉先生,我有一個請求,如果你有空的話,可以常常出現在默默的身邊嗎,她對你有特別的反應,我想你們兩個經常見麵,對於她的病情,應該會有所幫助!”麗莎覺得這樣的要求有些強人所難了,她認為像葉易琛這樣的人,時間都是很寶貴的,哪裏有那麽多時間來陪一個病人。

不過為了林雨默,麗莎還是鼓起勇氣提出這個要求。

“當然可以,如果方便的話,我希望從今天開始,住在這裏!”

“不行!”葉易琛的話音剛落,剛剛走到客廳的傲宇就斷然拒絕。

“為什麽不行?”麗莎不解的看著傲宇。

麗莎一直都覺得傲宇很疼愛林雨默,怎麽會拒絕留下一個對她的病情有幫助的人呢?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麗莎,這裏是我的家,我希望你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不要過問太多!”傲宇的語氣很堅定,絲毫也不容人質疑。

“可是我是默默的住家醫生,我有權利決定對默默的病情有幫助的事情!”麗莎絲毫不讓,她也是倔脾氣,她決定的事情,很難改變。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傲宇認為

這件事情沒有商量的餘地。

葉易琛趁著兩人爭執的時候,上了二樓,他現在渾身都是水,急需洗一個熱水澡。

至於兩人討論的結果,葉易琛一點也不關心,因為不管什麽結果,他也不會離開這裏的,他不會給傲宇機會,讓他把林雨默再一次藏到一個他找不到的地方。

最終的勝利者是葉易琛,在他充分發揮了厚臉皮的精神之後,以及麗莎的力挺,傲宇終於妥協了。

不過傲宇還是不忘警告葉易琛,不要試圖靠近林雨默。

當然,這些話語對於葉易琛來說,隻是耳邊風,沒有任何的意義。

晚上兩點,一個身影從客房中悄悄的溜出來,小心翼翼的前行。

一整個晚上,葉易琛隻要一想到,林雨默就在離他不遠的一個房間裏,他就興奮得睡不著覺。

他耐心的等待,等到夜深人靜,大家都睡著了之後,悄悄的從房間中溜出來,朝著林雨默的房間潛行。

近了,更近了,終於,葉易琛站到了林雨默的房門口。

隻要一想到門後麵有自己心愛的女人,以及自己可愛的兒子,哦,不,是鬼精靈的兒子,葉易琛的心就開始激動。

他握住門把的手,甚至在顫抖。

他輕輕的打開了房門,先探進腦袋,環顧四周。

黃色的燈光,將房間點綴得更加的溫馨。

由於林雨默怕黑,所以她的房間,在夜晚的時候,總是會亮著一盞台燈。

此刻,躺在床上的人兒正安靜的睡著,那樣子,很恬靜。

葉易琛的視線膠著在林雨默的身上,再也移不開。

他不由自主的朝著林雨默靠近,站在床頭,呆呆的端詳著林雨默的睡容。

看著看著,葉易琛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撫摸那熟悉的臉頰,他伸出手之後,才發現,兩者之間相差太遠,根本夠不著。

葉易琛感覺,這就像是他現在和林雨默之間的關係,明明相隔很近,可惜他卻觸摸不到對方的心,對方的靈魂。

因為林雨默已經將她的心和她的靈魂放逐到一個未知的地方。

“默默,我一定會找回那個我所熟悉的你,不管付出多少代價,不管需要等多久,我都心甘情願!”葉易琛的眼神是那樣的溫柔,深情,他的眼底,有著濃得化不開的愛。

他緩緩的蹲下身子,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林雨默光潔的額頭,高挺的鼻梁,還有小巧的嘴。

當他的手觸及到林雨默的嘴唇的時候,就再也移不開了,他的眼睛也死死的盯著那兩片紅唇,不願意挪開。

葉易琛的心中,有一個聲音在不斷的叫囂:“吻她,吻她!”

他緩緩的低下頭,輕輕的觸及林雨默的唇。

在兩唇想貼的時候,葉易琛差一點感動得流淚。

他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有感受到這樣的悸動,這樣銷魂的觸感,他感覺自己快要被這一吻融化了。

雖然隻是簡單的碰觸,但是他還是滿足得想要歎息。

就在葉易琛控製不住自己,情不自禁的想要加深這個吻的時候,林雨默似乎感覺到不舒服,伸出手推了推他,然後翻轉了一個身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