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如夢初醒,跌坐在床邊。

他到底在幹什麽,他怎麽可以這樣做,葉易琛不斷的問著自己。

可是他的心卻出賣了他,他的心告訴他,他一點也不後悔這樣做。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因為翻身而空出來的一點空間,他的心中有個聲音在不斷的催促著他:“躺上去,躺上去!”

最終,感情戰勝了理智,葉易琛實在是太想將林雨默抱在懷中了,五年了,他太過於思念那樣的感覺。

葉易琛輕輕的躺上床,看著林雨默發呆。

兩人相聚那麽近,他能夠感受到林雨默身上的溫度,能夠聞到對方身上那獨特的香味。

葉易琛閉上眼,深深的嗅了幾下,露出一臉陶醉的表情。

他真的很想將林雨默摟在懷中,但是他害怕動作太大會吵醒林雨默,他看到林雨默那雙惶恐的眼睛,就無比的心疼。

所以他用自己強大的意誌力,硬生生的克製住自己的衝動。

但是,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林雨默居然再次轉過身,靠在葉易琛的懷中,用臉頰摩擦著他的胸膛,然後在他的懷中,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安靜的躺著。

葉易琛慢慢的伸出手,環住林雨默的腰肢,滿足的低聲歎息。

兩人就這樣靜靜的相擁在一起,就如同過去的那許多個日日夜夜一樣。

或許,林雨默在潛意識裏麵,對於葉易琛的懷抱,還是充滿著懷念的,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葉易琛抱住林雨默,靜靜的端詳著她,偶爾抬眼看一看旁邊睡得香甜的林浩,他覺得無比的滿足。

他真希望時間就停在這一刻,將這一刻,化作永恒。

葉易琛一夜未眠,等到快要天亮的時候,他才依依不舍的放開林雨默,偷偷的溜回自己的房間。

從那以後,葉易琛就住在了傲宇的家中。

每日,葉易琛都像個跟屁蟲一樣跟在林雨默的身後,林雨默去拍攝的時候,他就站在一邊默默的看著。

不過林雨默還是很害怕他,隻要他一靠近,林雨默就顯得很緊張,這讓葉易琛感覺很無奈。

不過他並沒有氣妥,他相信隻要堅持,一定能夠有所改觀。

葉易琛在傲宇家中的生活,並不容易。

隻要傲宇一見到他,總是會夾槍帶棍的說上一番話,也喜歡擺臉色給他看,希望他能夠知難而退。

不過葉易琛都假裝沒有看到。

而且林浩也和他卯上了,經常捉弄他,不是在他的被窩裏灑水,就是在他的飯菜中加料。

對此,葉易琛頗為頭疼,如果不是礙於有旁人在以及林雨默的反應,他肯定早就按捺不住衝動,狠狠的揍這個小子一頓了。

這些都還好,最讓葉易琛受不了的是林浩總是像防賊一樣防著他,隻要林浩在家,他如果敢靠近林雨默,林浩總是像一隻憤怒的小獅子,攔在兩人中間,不準他靠近林雨默。

葉易琛也曾試著和林浩溝通,希望能夠讓他對自己改觀。

可惜林浩這小家夥人小鬼大,任憑葉易琛說什麽,他都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

林浩認定了葉易琛就是來搶他媽媽的,哪裏會給葉易琛好臉色。

總之,葉易琛在傲宇家的日子很不好過。

葉易琛長這麽大,受的氣,加起來都沒有搬進傲宇家中這一個星期受的氣多。

偏偏這裏的人,他都惹不起,隻好忍了。

當然,這一段時間,葉易琛也沒有閑著,他聯係上韓靳,告訴了他林雨默現在的情況,並且請他幫忙聯係權威的腦科專家,他想要將林雨默治好。

至於公司那邊,他已經無限期請假,將公司裏麵的事情全權交給韓義昌負責。

葉老爺子本來對他的做法很不滿,但是在聽到他已經找到林雨默,並且還有他可愛的孫子之後,葉老爺子的態度大改觀,直接命令他,如果不能將林雨默和他的寶貝乖孫子帶回來,你也不用回來了。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間,兩個星期的時間過去了。

這段時間,葉易琛明顯的瘦了,眼窩深陷,兩隻眼睛周圍,有著深深的黑眼圈。

白天,他忙著當跟屁蟲,晚上,他又偷偷的溜進林雨默的房間,享受和林雨默親近的快樂時光。

這段時間,他的睡眠時間嚴重不足。

就連麗莎看著他,都勸他要多注意身體。

不過葉易琛每次聽到這樣的話語,總是露出幸福的微笑,在他的心中,隻要能夠和林雨默在一起,就算是再苦再累,也是幸福的。

當然,這兩個星期的時間也不是白忙的,葉易琛已經在韓靳的幫助下,聯係到最好的腦科專家,並且確認了時間。

這件事情,葉易琛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傲宇,他知道,如果傲宇知道了他的計劃,一定會盡力的阻止他,這件事情,他想要瞞著所有人進行。

當然,這樣的事情,他一個人是搞不定的,所以他請韓靳幫忙。

在五年前,林雨默失蹤沒有多久,葉易琛就將這個消息告訴了遠在美國的韓靳。

在這五年的時間裏,因為林雨默,兩人一直都有聯係,兩人已經從以前的情敵,發展成為一對特殊的朋友。

這一次,在葉易琛提出請求的時候,韓靳立刻點頭答應了,兩人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就是治好林雨默,所以兩人一拍即合。

今天和以往的每一天都差不多,早晨,大家坐在一張桌子上享用早餐。

除了林浩和傲宇偶爾會向葉易琛投來不善的目光之外,整個早餐的過程,還算和諧。

用過早餐之後,傲宇對麗莎簡單的交代了幾句之後,上班去了。

之後,麗莎,林雨默,葉易琛和林浩一起出門了。

他們先將林浩送到幼兒園,然後驅車前往攝影棚。

但是車子開到半路上的時候,麗莎卻表現得有些不一樣了。

她一隻手握住方向盤,一隻手捂住自己的肚子,臉色很難看,臉頰上掛著冷汗。

“麗莎,你怎麽了?”葉易琛關心的詢問。

“我沒事!”麗莎勉強擠出一個微笑。

兩分鍾之後,麗莎再也受不了,將車子停到了路旁,然後彎著腰,緊緊的捂住自己的肚子,死死的咬著牙。

她這個樣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對勁。

“麗莎,我看你很不舒服,我還是送你去醫院吧!”葉易琛提議道。

“不行,今天默默要拍攝一家大公司要的宣傳照,那家公司很挑剔,如果遲到了,傲宇先生會很難做的!”麗莎衝著葉易琛搖頭。

“可是你已經這樣了,怎麽還能去攝影棚!”葉易琛憂心的看著麗莎,他在心中說道:“麗莎,對不起了,請你原諒我!”

麗莎沒有回答葉易琛,因為她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麽好辦法。

“要不這樣,我給你叫一個出租車,送你去醫院,我載著默默去攝影棚!”葉易琛提議道。

“葉先生,麻煩你了!”麗莎歉然的看著葉易琛,這些工作,本來都是她應該做的,現在卻要麻煩別人。

“你這是什麽話,默默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葉易琛扶著麗莎下車,幫她叫了出租車,並且給了出租車司機一筆錢,吩咐他送麗莎去看醫生

做完這一切,葉易琛做到駕駛座,發動了車子。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有些不安,不停的在座位上扭動著身子,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眼中充滿了恐懼。

她已經習慣了麗莎坐在她的身邊,現在突然換人,她很不能適應。

“不要擔心,我不會傷害你!”葉易琛一邊開車,一邊安撫林雨默。

其實這一切,都是葉易琛設計的,他給麗莎下藥,借機支開她,他想要趁著這個機會將林雨默帶到機場。

他已經安排好私人飛機,並且申請好路線,隨時可以起飛,離開紐約。

車子緩緩的行駛,朝著機場開去。

林雨默對於道路並不是很了解,所以沒有什麽特別的反應。

車子行駛到一半的時候,葉易琛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一直有一輛黑色的車子跟著他們。

原來,傲宇在葉易琛出現之後,一直防備著葉易琛會偷偷的帶走林雨默,所以一直派人暗中保護林雨默。

而且此刻,一直跟在他們後麵的人,已經發現了不對勁,並且向傲宇報告了這件事情,傲宇已經展開了行動,大隊人馬,不久就會趕到。

葉易琛在發現有人跟蹤之後,就意識到情況不妙了,他現在必須盡快趕到機場,否則事情恐怕有變。

葉易琛在心中低咒了一聲,如果隻有他一個人,他一定能夠甩開身後的一群人,可是現在車子上,多了一個林雨默,事情就變得不是那麽確定了。

林雨默現在的情況特殊,他害怕車子開快了,會嚇到林雨默。

葉易琛當機立斷,摸出手機給黑豹打電話:“黑豹,我被人跟蹤了,需要你的幫助!”

之後,葉易琛又說了一下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

兩人又說了幾句,然後掛斷了電話。

葉易琛的臉色很難看,由於事先沒有料到這件事情,他並沒有準備後手,現在他很被動。

黑豹現在並不是紐約,而他安排的人手,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到。

但是這段時間,他們等不起。

葉易琛不敢小瞧了傲宇,他認為,這段時間傲宇完全有可能調集大量人馬堵住他,將林雨默劫回去。

葉易琛清楚,這件事情,隻有一次機會,如果被傲宇堵住,之後肯定會對他萬般,想要再找機會,簡直難如登天。

現在這個時候,必須早作決斷。

葉易琛看了看後麵緊追不舍的人,再看看旁邊的林雨默,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他趁著林雨默不注意,一個手刀落在林雨默的脖子上,將對方擊暈了。

葉易琛其實很不想傷害林雨默,可是他沒有辦法,必須這樣做,他不能讓傲宇將林雨默劫回去。

葉易琛歉然的看著陷入昏迷的林雨默,喃喃自語:“默默,對不起了,我相信你如果是清醒的,一定能夠理解我!”

葉易琛猛地一下子踩下油門,車子如同離弦的箭一樣,飛了出去。

後方的車子,發現了葉易琛企圖甩開他們,也加快了速度。

兩輛車子在道路上展開了追擊,最終,葉易琛成功的甩開了他們。

二十分鍾後,葉易琛抵達了機場。

車子一個利落的擺尾,然後停下,葉易琛從車子上跳下來,迅速的奔到車子的另一邊,小心翼翼的將林雨默抱下來。

葉易琛抱著林雨默一路飛奔,引來許多人的矚目和指指點點,他卻對此毫不關注。

葉易琛的私人飛機旁,一個身影來回的走動,還不時的抬起手腕,看看手表,顯得很焦急。

這個人,不時別人,正是韓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