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了,他又要見到林雨默了,他的心情很激動,久久難以平靜。

韓靳一轉身,朝著入口處看去,兩個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隨著兩人的靠近,韓靳終於看清楚來人,正是他要等的葉易琛。

當他將視線落到葉易琛懷中抱著的人的身上時,眼睛猛地一眯。

下一刻,韓靳邁開腳步,朝著兩人奔去。

“默默這是怎麽了?”韓靳看著靜靜的躺在葉易琛懷中的林雨默,焦急的詢問。

“先上飛機,上了飛機再說!”葉易琛的腳步不停,迅速的朝著飛機靠近。

他現在沒有時間向韓靳解釋這一切,他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裏。

韓靳也是果斷的人,從葉易琛的神色中,他已經意識到情況不對勁了,所以他沒有繼續追問,而是跟在葉易琛的身後,朝著飛機奔去。

三人迅速的登上飛機,葉易琛立刻命令飛機起飛。

直到飛機緩緩的升空,葉易琛才鬆了一口氣。

他將林雨默放到機艙內的一張床上,然後癱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氣。

雖然剛剛經曆的時間並不長,但是每一分鍾都刺激著他的心髒,在爭分奪秒的情況下,葉易琛的體力和精神的消耗,都很巨大。

韓靳很關心林雨默,他給林雨默做了簡單的檢查,確認沒有什麽大礙之後,才放下心來。

“現在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嗎?”韓靳問道。

“我們在來的路上被人追蹤了,為了擺脫那些人,我將默默打暈了!”葉易琛對此事沒有隱瞞。

“什麽,是你把默默打暈的!”韓靳不讚同的瞪著葉易琛:“你怎麽可以這樣,默默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你怎麽可以這樣對她!”

“當時情況危急,如果我們被人堵住,我們很有可能不會有第二次機會,依照默默現在的情況,你是希望我帶領著她體驗一下急速飆車,還是將她敲暈,身為醫生,你應該很清楚,默默不能夠再受刺激了。”葉易琛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即使再讓他選擇一次,他的選擇依舊不會改變。

“即便這樣,你也不能傷害默默啊!”韓靳的語氣出現了明顯的鬆動,他知道葉易琛做的是對的,隻是感情上接受不了。

“韓靳,我對默默的感情,你應該很清楚,我比你更不願意傷害默默,我想與其糾結這個問題,還不如討論一下默默的病情!”

“我們現在手上掌握的資料有限,現在還不能得出結論,必須給默默做一番詳細的檢查之後,才能得出結論!”韓靳分析道。

“這點我明白,我隻是擔心默默不願意接受治療,我從這幾年照顧她的麗莎那裏了解到,默默很排斥醫院和醫生!”葉易琛為此事很苦惱。

如果身為病人的林雨默不配合,那麽這件事情將會很難辦。

“這一點倒是很難辦!”韓靳陷入了沉思。

作為一個醫生,他有許多種辦法應付不聽話,不配合的病人,特別是這種腦子有點問題的病房,打鎮定劑是醫生們慣用的手法。

不過作為朋友,韓靳不希望用這樣的方法對

待林雨默,他害怕到時候自己不忍心。

“韓靳,我知道你的顧略,我也有著相同的顧略,可是為了默默,為了她的健康,我們必須要這樣做!”葉易琛決定狠心一次。

即使明知道這樣做,他會比林雨默更難受,但是他不得不這樣做。

“那關於傲宇的問題呢,我相信他在知道你帶走默默之後,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韓靳憂心忡忡的說道。

這些日子以來,葉易琛向韓靳說了許多事情,其中就有關於傲宇的事情。

韓靳認為,對方既然能夠在多年之前劫走林雨默,並且隱瞞了這麽多年,可見對方還是有些手段的,不得不防。

“你放心,這個我會負責,我不會讓任何人再從我的手中搶走默默,絕對不會!”葉易琛堅定的說道。

“但願如此!”韓靳對此抱著觀望的態度,他對於葉易琛的實力,不是很了解,在他的眼中,葉易琛隻是一個成功的商人。

當飛機降落在舊金山的時候,林雨默已經從昏迷中蘇醒過來。

林雨默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再看著陌生的韓靳,顯得很混亂。

葉易琛試圖安撫她,可是她卻躲得遠遠的,不願讓葉易琛靠近,嘴裏喊著:“麗莎,浩浩!”

韓靳和葉易琛兩人費了好大的勁,都沒有辦法將林雨默弄下飛機。

“怎麽辦?”葉易琛看著韓靳。

“像默默這一類病人,都很容易缺乏安全感,她們會害怕陌生的環境和陌生的人!”韓靳解釋道。

“我現在隻想知道,我們應該怎麽辦?”

“現在沒有別的辦法了,隻有硬來!”韓靳無奈的說道。

葉易琛和韓靳對視了一眼,兩人同時點了點頭。

兩人從左右包抄,將林雨默困在了中間。

林雨默坐在椅子上,雙手死死的抱住椅背,低著頭,身子瑟瑟發抖。

“默默,聽話,放手,我們不會傷害你的!”韓靳柔聲勸道。

林雨默連頭都沒抬,不斷的搖頭,嘴裏喊著:“麗莎,浩浩!”

在她感覺到不安全的環境中,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常常陪在她身邊的麗莎,和自己親近的浩浩。

“默默,再不放手,我們可要用強的了!”葉易琛沉聲說道。

“不放!”林雨默聞言,抓得更緊了。

韓靳和葉易琛的眼中都有無奈,他們真不知道該拿林雨默怎麽辦。

“動手!”葉易琛喊道。

兩人同時出手,一人抓住林雨默的一隻手,在不傷到她的前提下,強行將她的手與椅子分開。

然後兩人半拖半抱的將林雨默強行帶下了飛機。

“啊,啊!”林雨默大喊大叫,想要重新奔回機艙。

可是葉易琛和韓靳不給她這個機會。

一路上,林雨默坐在後車座上,不停的用雙手拍打著窗戶,試圖逃出去,嘴裏一直不停的大喊大叫。

她的雙手拍得紅腫了,聲音嘶啞了,卻依舊不肯停下來。

葉易琛和韓靳看著都好心疼,他們也試圖阻止,可是他們一靠近

,林雨默就發出歇斯底裏的吼叫,那眼神中的絕望,就好像受傷的困獸,讓他們無所適從。

葉易琛緊緊的握住雙手,眼眶泛紅,如果可以,他寧願幫林雨默承受這些痛苦。

韓靳拍了拍葉易琛的肩膀,安慰道:“沒事的,一切都會過去了,事情都走到這一步了,我們絕對不能退縮,不能心軟,要不然,就前功盡棄了!”

葉易琛聞言,點了點頭。

三人直奔醫院,到了醫院,見到四周白色的牆壁,林雨默的反應更激烈了。

如果不是葉易琛和韓靳死死的架住她,估計這會,她已經不知道跑到什麽地方去了。

可是她這樣的情況,根本不可能做檢查,最後,在醫生的強烈要求之下,兩人忍痛同意幫林雨默注射鎮定劑。

就在醫生幫林雨默做檢查的時候,遠在紐約的傲宇,也在積極的尋找林雨默。

傲宇的辦公室中,他猛地一掃手,將桌子上的文件掃落在地,衝著站在他麵前的兩個人吼道:“再說一遍!”

此刻的傲宇再也沒有平日裏的慈祥,他的臉上是盛怒的表情,眼神銳利的放佛能夠殺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烈氣場,讓人不寒而栗。

“我們趕到的時候,他們已經帶著小姐乘坐私人飛機離開了!”兩人的額頭上都冒著冷汗,卻又必須壯著膽子回答。

“該死的,我不是早就吩咐你們要好好的保護默默的嗎,你們怎麽能夠跟丟了!”傲宇吼道。

“對不起!”兩人齊聲說道,在這個時候,他們不知道除了說對不起,還能說什麽。

不管有什麽樣的理由,造成這樣的結果,始終是他們辦事不利.

“我現在想要聽的不是對不起,立刻去查,他們的飛機飛往哪裏?”傲宇吩咐道。

“我們已經查了,他們申請的航線是去舊金山的,但是我們不知道,他們到達舊金山之後,是否會轉機。”其中一人率先回答道。

這一次,他們辦事不利,早就猜到了老板會遷怒於他們,所以兩人在來之前,就做了努力,想要盡量的補救自己的錯誤,以此減輕自己的懲罰,隻是時間太過有限,他們能夠查到的東西,很少。

“立刻去查,我需要最詳細的資料!”傲宇說道。

“是,我們馬上去辦!”兩人同聲應道,然後迅速的離開房間。

等到兩人離開之後,傲宇將視線調轉到窗外,自言自語的說道:“葉易琛,這一次,我不會讓你傷害默默。”

林雨默的失蹤已經讓傲宇很頭疼了,但是林浩的反應卻讓他更加的頭疼。

傲宇在做好相應的部署,回到家中時,才發現家裏麵因為林雨默的失蹤,已經炸開了鍋。

林浩吵著嚷著要媽媽,哭鬧個不停,任憑麗莎怎麽勸,也勸不住。

而且麗莎對此事,也很內疚,她總認為,這件事情是因為她的失職,而照成的。

傲宇勸了大的,勸小的,可惜效果都不佳,弄得他焦頭爛額的。

以往,每次回到這個家,都感覺溫馨,舒適,但是林雨默一失蹤,這個家卻好像突然變樣了似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