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第一次如此清楚的認識到,林雨默對於這個家的重要性。

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兩人才哄睡了林浩,兩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今天晚上,麗莎留在林浩的房間,陪他睡,以免他晚上醒來發現隻有自己一個人而感覺害怕。

而傲宇則是靜靜的坐在書房中,眉頭緊鎖,他現在很擔心林雨默,哪裏還睡得著。

葉易琛和韓靳這邊,也沒有比傲宇這邊好到哪裏去。

白天林雨默的反應就已經夠激烈了,沒想到一到了晚上,她的反應會更加的激烈,她一直吵著嚷著要浩浩。

其實這也不能怪林雨默,畢竟浩浩從出生之後,就沒有離開過她的身邊,兩人一直都是一起睡的,這突然身邊沒有了浩浩,她自然不習慣,吵鬧是在所難免的。

護士給林雨默喂了安眠藥之後,她才安靜下來。

醫院的天台上,葉易琛和韓靳都愁眉不展,葉易琛更是一支煙接著一支煙的抽。

看著林雨默那樣的反應,葉易琛的心中,比誰都疼。

他真的有一種衝動,將林雨默帶走,即使以後林雨默一輩子都這個樣子,他也認了,隻要林雨默一直在他身邊就好。

不過他強忍著這一種衝動,他覺得這樣做,對於林雨默來說,太不公平了,隻有林雨默自己,才能決定自己的人生。

韓靳伸手奪過葉易琛的煙,扔在地上,踩滅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醫院要給默默做手術,必須將她的身體調養到最佳狀態,這樣才能夠增加手術成功的幾率,可是依照默默這樣的情況,別說調養到最佳狀態了,估計隻能靠鎮定劑和安眠藥撐日子,這樣久了,對她的身體會有損害!”

作為一個醫生,韓靳很清楚過分的依賴藥物,會帶來怎樣的後果,這是他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結果。

“我能怎麽辦,默默現在連我是誰都不認識,我能怎麽辦?”葉易琛很心煩,韓靳講的道理,他豈能不清楚,可是他卻沒有好的辦法。

“要不然你派人將浩浩偷偷帶過來,我想默默見到浩浩,估計會平靜一點!”韓靳建議道。

他沒有見到林浩,但是從葉易琛的講述中,他可以感覺出,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小孩,最重要的是,這個孩子是林雨默的孩子,他真的很想見一見。

“不行,那家夥鬼得很,他一來,估計會更麻煩,況且經曆了默默這件事情,傲宇肯定會加強防備,想要將浩浩弄來,很難!”葉易琛很清楚,林浩對於自己沒有任何的好感,如果林浩真的來了這裏,肯定會和自己對著幹的,到時候別說幫忙了,幫倒忙倒是有可能。

“那怎麽辦,總不能這樣拖下去吧!”韓靳很無奈。

“你等等,你一說到浩浩,我突然想起一個人,如果她肯幫忙,這些事情應該就能夠解決了!”葉易琛突然想到了麗莎。

“是誰,你倒是說啊,都什麽時候了,還賣關子!”韓靳催促道。

“麗莎,這些年照顧默默的醫護工作人員,默默對她很依賴,隻要她在默默身邊,一定有辦法安撫默默,她雖然是聽命於傲宇的,但是從她的言談中我可以看出來,她很關心默默,而且她也希望默默早點康複!”

“這是不是有點冒險,不管怎麽說,她也是傲宇的人,萬一她出賣我們,我們不就前功盡棄了!”韓靳覺得這樣太冒險了。

“如果

不這樣做,我們有希望嗎?照這樣下去,手術是肯定做不了的,傲宇也遲早會找到我們。”葉易琛覺得反正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還不如破釜沉舟一回。

雖然在意識到傲宇派人跟蹤他之後,他立刻安排了後手,但是葉易琛知道,這樣也隻能拖延一時。

依照傲宇的聰明和本事,遲早能夠發現他們的行蹤。

“好,那我們試試吧,希望這個麗莎,有作為醫務工作人員的基本道德!”最終,韓靳選擇了妥協,因為除了這個辦法,他實在是想不到其他的辦法了。

“行,我馬上就聯係她,而且你放心,我不會直接告訴她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我會留一些後手!”葉易琛在想到麗莎的同時,腦海中就勾勒出相應的計劃。

韓靳拍了拍葉易琛的肩膀:“那這裏就交給你了,我下去守著默默!”

韓靳覺得自己留下來也幫不上什麽忙,還不如完全的信任葉易琛,將事情都交給他處理。

韓靳離開之後,葉易琛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晚上三點了。

這個時間段,傲宇家裏的人,應該都已經睡了。

葉易琛猶豫了一下,撥通了麗莎的電話。

“喂,誰啊!”麗莎好不容易才睡著,卻被人吵醒了,語氣有些不好,不過想到林浩就在自己的身邊,她出口的聲音,不由的降了八度。

“是我,葉易琛!”

“找我什麽事!”麗莎剛剛醒來,還沒有完全清醒,暫時還沒有意識到,葉易琛代表著什麽。

下一刻,麗莎猛地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迅速的從床上坐起來,聲音不由的拔高了一點點:“葉易琛,你居然還有臉給我打電話,你老實交代,你將默默怎麽樣了!”

“你小聲一點,如果你想知道默默的下落,就最好不要驚動其他人!”葉易琛提醒她。

“你等一下,我們待會再說!”經由葉易琛的提醒,麗莎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失態。

她實在是太關心林雨默了,所以才會如此的失態。

麗莎看了看睡在一旁的浩浩,發現他依舊睡得香甜,她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她躡手躡腳的走下床,躲進了套房的廁所裏,然後關上了門。

“說吧,找我什麽事?”麗莎壓低聲音說道。

“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了,我這次將默默帶走,是為了她的病,我們已經找到了最好的腦科醫生,並且做好了相應的準備工作,隻是默默表現得有些激動,你知道,這樣很不利於手術,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幫助我們,幫我們穩定默默的情緒,以便手術順利進行!”葉易琛簡單的講述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你憑什麽認為我會幫你!”麗莎問道。

“因為你是真心的關心默默,而且也希望她能夠早日康複!”

“不要給我說這些甜言蜜語,這些話,對我不管用!”麗莎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其實已經心動了。

她是真的希望默默好,隻是她的人脈有限,加上沒有多餘的資金,所以這些年她雖然想要幫林雨默,卻沒能真的幫上忙。

不過這一次不一樣,她沒有的,葉易琛都有。

而且從這段日子的相處,麗莎可以看出來,葉易琛是真的愛著林雨默,也是真的為了林雨默好,麗莎意識到,這一次,或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隻是她心中還有著不確定,所以

沒有急著答應葉易琛。

“我說的是實話,你應該比任何人更清楚自己的心!”葉易琛從沒想過用花言巧語打動麗莎。

如果他能夠用花言巧語打動麗莎,那麽別人也可以,這樣的人,是不值得信任的。

“我憑什麽相信你!”

“憑我是葉易琛,憑我對林雨默的愛!”

麗莎聞言,陷入了沉默,這件事情事關重大,她一時之間,難以下決定。

“默默現在的情況怎麽樣,醫生認為動手術,康複的幾率有多大!”麗莎問道。

“今天醫生已經幫默默做了相應的檢查,通過這些年她自身身體的自我調節,她大腦中的血塊,已經消失了一部分,加上這些年,醫學技術的不斷發達,醫生們一致認為,這個手術成功的幾率很高,而且照成默默現在這樣樣子的,還和當時的刺激有關,他們打算手術的同時,結合心理治療和催眠,以此打開默默的心結,讓她恢複清醒!”這些都是醫生告訴葉易琛的,他並沒有任何誇張,也沒有任何的隱瞞。

他對於林雨默是那樣的在乎,自然不會拿林雨默的安危來開玩笑。

“我需要好好的想一想!”麗莎猶豫再三,最終還是沒有立刻答應。

“我希望你盡快給我答複,默默現在的情緒很不穩定,隻能靠鎮定劑暫時穩住她,這個問題,必須盡快解決!”

“我知道了,我如果想通了,應該怎麽找你!”麗莎問道。

“等你想通了,給我打電話,到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尋找我的方法!”葉易琛沒有直接告訴麗莎尋找他們的方法。

兩人掛斷了電話之後,葉易琛衝著電話歎了口氣,然後緩步走下樓。

該做的,他都已經做了,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等待。

麗莎掛斷電話之後,又在衛生間待了一段時間,才慢慢的走了出去。

她靜靜的躺在床上,久久難以入眠。

整整過去了三個小時,麗莎就這樣躺著。

此刻,天已經蒙蒙亮了,這一夜,對於麗莎來說,是一種煎熬。

她的內心,一直在進行著天人交戰,一直沒有平靜。

一邊是對她很好的傲宇,另一邊,是讓她心疼的林雨默,她不管做出什麽樣的選擇,都勢必對不起另外一方。

麗莎知道,猶豫不決隻會拖延時機,可是做這個決定,實在太困難了,她真的很難下決定。

突然,她猛地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最終,她選擇幫林雨默,如果林雨默因為她,而一輩子這個樣子,她會一直都良心難安的。

至於傲宇,麗莎決定等這一件事情過去之後,再用另外的方式彌補他。

麗莎認為,傲宇那麽疼愛林雨默,如果她真能好起來,或許傲宇也會高興的。

既然下定了決心,麗莎就不再猶豫。

她又躲進衛生間,偷偷的給葉易琛打電話。

葉易琛接到麗莎的電話,顯得很高興,答應馬上安排人手去接麗莎,並且向麗莎講述了相應的計劃。

葉易琛承諾,隻要麗莎配合,他肯定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她帶出來。

和葉易琛商量好一切之後,麗莎那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既然做了決定,她就下定決心打算放手一搏,不管結果如何,她都做了努力,也算是問心無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