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一伸手,將林浩撈到自己的懷中,牢牢的抱住,然後將他舉到自己的胸前,兩人對視:“你怎麽來了?”

“我的事,你管不著,壞人,快點放開我!”林浩對葉易琛說話毫不客氣。

林浩從葉易琛的身上,感受到強烈的危機,他總覺得這個人,會搶走自己的媽媽,所以他對葉易琛,沒有任何的好感。

再加上這一次,葉易琛私自劫走林雨默的事情,葉易琛在他心中的分數更是大跌,直接成為負數了。

“小子,你給我聽清楚了,以後別壞人壞人的亂叫,我如果是壞人,你就是壞人的兒子,壞小孩!”事情都到了這一步,葉易琛覺得,沒有必要繼續隱瞞兩人之間的關係。

葉易琛也想趁此機會教教林浩什麽是尊卑,以便樹立自己身為父親的威嚴。

“你胡說,我是乖寶寶,不是壞小孩,還有,我和你沒有半毛錢的關係!”林浩爭辯道。

“臭小子,怎麽說話的,真沒規矩,記住了,以後要叫我爸爸,不要你呀你的,像什麽樣子!”葉易琛伸出手,在林浩的腦袋上敲了敲。

“我沒有爸爸,我隻有媽媽,你這個壞蛋,你快放開我!”林浩掙紮得更加的厲害了。

爸爸這兩個字,對於林浩來說,是他的逆鱗。

他曾經因為沒有爸爸,被許多同學嘲笑,也曾經因此和人打架。

他也曾期待過,有一天,他的父親會突然的出現,讓所有的同學羨慕他,嫉妒他。

可是當這一天來到的時候,林浩卻不知道應該怎麽辦了。

爸爸這個名詞,對於他來說,一直都是那麽的空洞,因為這在他的眼中,就是兩個漢字罷了,但是今天,這兩個字在他的眼中變得鮮活了,變成了活生生的人,他反而不知道應該要如何麵對。

所以他用自己的嬌蠻,不講理,來掩飾自己心底深處的無措和恐慌。

“浩浩,從今往後,我們好好相處吧!”葉易琛霸道的宣布。

“放開我,大人欺負小孩子了啊,你把我勒疼了!”林浩大喊大叫,引來許多人的關注。

更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聽到林浩的話,向葉易琛投來不友善的目光,似乎他真的在虐待兒童。

葉易琛現在是騎虎難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放吧,以後再想要樹立自己身為父親的威嚴,肯定難如登天,等到浩浩再大一點,他估計都管不住對方了。

不放吧,這些人的目光,都快把他看穿了,饒是葉易琛這樣臉皮厚的人,都有想要臉紅的衝動,而且看樣子,已經有好心人士,快要報警說他虐待兒童了。

葉易琛可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到警察局去跑一趟,那可就太丟臉了。

韓靳見狀,在心中悶笑,沒想到,在商場上叱吒風雲的葉易琛,也有今天,他覺得特別有意思。

韓靳對林浩的第一印象特別好,就衝他能夠讓葉易琛吃癟,就值得表揚。

“浩浩,叔叔是你媽媽的好朋友,我叫韓靳,我帶你去樓下玩好不好!”韓靳朝著林浩伸出了手。

其實韓靳很想繼續看著葉易琛吃癟的,不過看到葉易琛那一副瀕臨爆發的樣子,他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可不希望這樣一個可愛的孩子被葉易琛的怒火所波及,如果不小心照成什麽心理陰影,那可就是罪過了。

林浩聞言,歪著頭打量韓靳,沒有急著說話。

“浩浩,你看什麽呢?”韓靳笑問道。

“叔叔,你好帥啊,隻比我差一點點,我覺得你做我爸爸,應該更適合,都是屬於帥哥行列的!”林浩言語驚人。

“嗬嗬,是嗎,我也想要一個像你這樣可愛的兒子哦!”韓靳聞言,笑了,伸出一隻手,愛憐的摸了摸林浩的腦袋。

葉易琛聽到這話,臉上卻有些難看。

任誰聽見自己的兒子這樣說,也會覺得鬱悶。

葉易琛看了看韓靳,不屑的撇了撇嘴,暗自想著:“這臭小子什麽眼光啊,明明是我長得比較帥!”

當然,葉易琛也隻能想想,不會說出來,如果他說出這樣的話,就太顯得小家子氣了。

不過,葉易琛還是瞪了林浩幾眼,暗中警告他。

可惜林浩根本就不甩他,甚至對著他做鬼臉,將葉易琛氣得不輕。

正待葉易琛打算教訓教訓這個不聽話的孩子的時候,林浩見勢不妙,立刻撲到韓靳的懷中:“叔叔,我們到樓下去玩吧!”一邊說,一邊朝著韓靳使眼色。

韓靳見狀,哈哈大笑,抱著林浩下樓去了。

葉易琛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氣得咬牙切齒,偏偏他又舍不得真對林浩動手,最多就是嘴上說說罷了。

對於這個兒子,他還是很心疼的。

不得不說,麗莎真的有兩把刷子。

自從她來了之後,林雨默的情緒明顯的穩定了許多。

在醫生的細心調理下,她的身體也漸漸的恢複到最佳狀態。

在這段時間裏,林浩大多數時間,都陪在林雨默的身邊,偶爾有空,會吵著讓韓靳帶他出去玩。

唯獨對於葉易琛,他總是不理不睬的,顯然他還沒有原諒葉易琛私自帶走林雨默這件事情。

至於葉易琛,雖然心中鬱悶,但是卻沒有時間鬱悶。

自從林浩和麗莎也失蹤之後,傲宇的追查力度明顯的增大了。

葉易琛這些日子,都在疲於和傲宇鬥智鬥勇,哪裏有閑工夫去在意這些。

葉易琛安排人辦成他和林雨默的樣子,乘坐著他的私人飛機,到處跑,偶爾到了一個城市,也會去醫院轉轉,給人製造出一種假象,他正在滿世界的幫林雨默找好的醫生。

這個辦法在前期的效果還不錯,成功的吸引了傲宇的注意力。

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傲宇的其他小動作,也越大越頻繁,顯然他已經產生了懷疑。

葉易琛這段時間,都忙著迷惑敵人的視線。

不過葉易琛也知道,照這樣下去,傲宇找到他們,是必然的事情。

畢竟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醫院,目標太過於明顯,尋找的難度,自然就降低了。

所以,他吩咐醫院

裏麵的醫生,盡快幫林雨默做手術。

在經過三日的準備之後,醫院方麵,以及醫生,終於準備好,而今天,就是進行手術的日子。

韓靳身為醫生,特意向醫生申請,希望能夠和林雨默的主治醫生,一起進手術室。

身為一個醫生,他不能靜靜的在外麵等著,他要進手術室,在林雨默需要幫助的時候,盡量的幫助她。

介於韓靳的身份,以及葉易琛的施壓,最終,醫院同意了韓靳的申請。

上午十點,林雨默在注射了全身麻藥之後,被推入了手術室。

手術室外麵,葉易琛伸出一隻手,和韓靳的手,緊緊相握。

“照顧好默默!”葉易琛請求道。

“放心,我對默默的在乎,不比你少!”韓靳變向的予以承諾。

韓靳說完,轉身步入手術室,手術室的門,在他的身後,緩緩的合上。

手術室的門口,寫著正在手術的紅燈,亮了起來。

葉易琛看著那盞亮著的燈,整顆心都懸了起來。

雖然這次的手術,前前後後的準備工作相當的充分,但是畢竟是手術,多多少少都存在著一些風險。

葉易琛真的很擔心,很擔心林雨默會因此出現什麽意外。

而他現在什麽都不能做,隻能守在這裏,默默的為林雨默祈福。

這樣的無助的感受,他不喜歡,卻無能為力。

麗莎抱著林浩,坐在手術室外麵的椅子上,兩人都死死的盯著那扇緊閉的房門。

平日裏活潑調皮的林浩,一改往日的風格,隻是呆呆的坐著,似乎很不高興。

他是在為自己的母親擔憂。

幾歲的孩子,正是對於母親最依戀的時候,林浩絕對接受不了,在這個時候失去自己的母親。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手術室外麵的人,正在焦急的等待著。

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一種煎熬,林雨默留在手術室的時間多一秒,她所要承受的危險,就會加重一些。

而此刻,傲宇已經查到了林雨默所在的醫院,他正帶著人,趕往這裏。

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

葉易琛焦急的在走廊上走來走去,顯得焦躁不安。

林浩抬起頭看著麗莎,神色很坎坷:“麗莎阿姨,媽媽會不會有事啊,我們不做手術了好不好,我就要我所熟悉的那個媽媽,好不好!”

這個時候,林浩隻想要自己的媽媽,不管她是不是有些傻,不管同學們會不會因為這樣的母親而嘲笑他,他現在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能失去自己的媽媽。

“浩浩,不要擔心,默默是一個好人,老天爺絕對不忍心傷害一個好人的,好人有好報,你母親一定會好起來的!”麗莎安撫道。

即使嘴上這樣說著,其實他的心中,還是很擔心的。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傲宇帶著一群人,直奔這裏而來。

這一群人,陣仗太大,引來大家好奇的目光,在醫院裏出現這一幕,真的是難得一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