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有一些人,小心翼翼的議論著,猜測這些人到底是來幹什麽的。

這樣的陣仗,和古惑仔裏麵的一些場景很像,這讓大家很好奇,是不是有道上的大哥受傷了,被送到醫院來了。

正在焦急等待的葉易琛,萬萬沒想到,傲宇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林浩第一個發現了傲宇。

“爺爺,你怎麽來了!”林浩從麗莎的懷中跳出來,朝著傲宇奔去。

“浩浩,讓爺爺看看,你有沒有事,他們有沒有欺負你!”傲宇看著林浩,臉上的殺氣,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刻的他,臉上掛著慈祥的笑容,和前一刻的他,判若兩人。

“浩浩沒事,爺爺不用擔心我!”林浩說著,低下了頭,悄悄的伸了伸舌頭,他原本還擔心,被爺爺看出來自己是偷跑出來的,現在聽到傲宇的話,他的擔心總算是放下了。

不管結果怎麽樣,爺爺既然這樣說,就是間接的原諒他了,他自然就沒事了。

“沒事就好,浩浩,你到麗莎那邊去,爺爺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傲宇在確認林浩沒事之後,放開了他,將視線落到葉易琛的身上。

傲宇的視線是那樣的銳利,活像是想要殺人似的。

葉易琛感受到這樣的眼神,猛地一下子抬起頭來,兩人的視線一下子撞到了一起,立刻電閃雷鳴,發生劇烈的碰撞。

兩人互相對視,誰也不讓誰,剛剛一見麵,就掐上了。

傲宇大步走到葉易琛的身邊,伸出手,拉住他的衣領,將他拉到自己的近前:“葉易琛,如果默默有什麽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放心,默默絕對不會有事的!”葉易琛的語氣很肯定。

這是他唯一能夠接受的結果,其他的結果,他都不能接受。

“但願如此!”傲宇猛地推開葉易琛。

葉易琛的身子撞擊到旁邊的牆壁上,發出砰的一聲響聲。

傲宇看都不多看他一眼,徑自走到旁邊的椅子旁,坐下,靜靜的等待。

他那麽努力的尋找林雨默的蹤跡,最終還是晚了。

手術已經開始了,現在如果硬闖進去,會讓林雨默更加的危險。

所以即使再心不甘情不願,他也隻能耐心的等待,別無他法。

牆上的鍾表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音,這輕微的聲音,敲擊著眾人的心,讓人的心,難以平靜。

傲宇帶來的人,分成兩排站在他的左右,走廊中,再次恢複了安靜。

但是這一份安靜沒有持續太久,一陣急促的高跟鞋和地麵接觸的聲音,響起。

三個美麗的女人,和兩個男子,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來人正是閔菁菁,艾熏和趙瓊,以及黎穆岸還有奧頓。

自從葉易琛出發前往美國之後,大家就一直在關注林雨默和葉易琛之間的事情。

在得知林雨默變得癡癡傻傻之後,眾人都很擔心,特別是林雨默的這幾個好姐妹,更是心急如焚。

不過考慮到不能打擾葉易琛重新追回林雨默,她們也隻能強行按捺下心中的衝動,耐心的等待。

但是在奧頓調查到林雨默即將進行手術之後,

這一群人再也坐不住了。

她們連夜坐飛機趕了過來,在這樣特殊的時刻,她們覺得,身為林雨默的好姐妹,她們必須陪在林雨默的身邊。

眾人迅速的接近手術室。

“情況怎麽樣了?”黎穆岸拍了拍葉易琛的肩膀,問道。

“你們怎麽來了?”葉易琛不答反問。

“你能來,我們就不能來了,我如果再不帶她們來,這票娘子軍,都快要翻天了!”黎穆岸無奈的聳了聳肩。

他也是沒有辦法啊,老婆大人有令,他豈敢不從。

五年的時間過去了,黎穆岸和趙瓊早已喜結連理,並且生下了一個女兒。

黎穆岸從以往的花花公子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有妻萬事足的好丈夫,簡稱怕老婆的男人。

不過黎穆岸個人認為,自己的小日子還算幸福,至少他的臉上,常常掛著幸福的笑容。

至於閔菁菁這朵帶刺的玫瑰,最終還是被奧頓俘虜了。

當然,這其中付出的辛勞,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也,閔菁菁,可不是那麽好追的,吃點苦頭,是在所難免的。

至少到目前為止,奧頓都沒能達成心願,將閔菁菁娶回家。

用閔菁菁的話說,因為他以往品行不良,必須嚴加考察,所以試用期遙遙無期。

“阿琛,你倒是說說,默默現在怎麽樣了!”急性子的艾熏連忙追問。

“醫生還沒有出來,具體的情況,還不清楚!”葉易琛說道。

“默默進去多久了!”趙瓊問道。

這一類的大手術,進行的時間越長,對於病人的消耗就越大,病人的危險性也隨之增高。

一般一個手術超過八個小時,病人將會很危險。

“已經進去三個小時左右了!”

“老天保佑,希望默默能夠平安無事!”閔菁菁雙手合十,誠心祈求。

她向來隻信自己,不信佛,不過此刻,她願意信一信。

“應該是上帝!”奧頓好心提醒道。

“狗屁上帝,你這個滿手血腥的家夥,心裏麵有上帝嗎?”閔菁菁對奧頓的話嗤之以鼻。

奧頓很明智的選擇了沉默。

女人在生氣的時候,千萬不要試圖和她講理,因為在最後,輸的永遠是自己。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轉眼之間,五個小時過去了。

在這段期間,除了麗莎帶著林浩去吃了一點東西之外,其他的人,一步都沒有離開這裏。

大家都餓著肚子,等林雨默從手術室出來。

在超過八個小時之後,大家的心都懸了起來。

終於,在眾人的期盼之中,那盞燈熄滅了。

過了一會兒,手術室的門打開了,林雨默的主治醫生,從門內走出來。

葉易琛連忙迎上去,伸出雙手,抓住醫生的肩膀,焦急的詢問:“默默怎麽樣了,手術還順利嗎?”

“手術很成功,血塊已經成功的取出,現在病人的身體很虛弱,必須安心養病,至於恢複情況,就要等她醒過來才知道了!”

葉易琛聞言,感覺自己的眼眶熱熱的,不知不覺中流淚了。

這一刻,他懸

著的那顆心,總算是放下來了。

“啊,默默沒事了!”趙瓊,艾熏,閔菁菁三人聞言,同時開始大喊大叫,抱在一起,激動得又跳又叫。

林浩也一下子從麗莎的懷中,蹦了起來,歡呼道:“太好了,媽媽沒事了,媽媽沒事了!”

傲宇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軟,一下子軟倒在地上。

那種高度緊張之下,突然放鬆下來的感覺,讓傲宇渾身的力氣,好像一下子被抽空了。

麗莎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這一次,她覺得自己當初的選擇,無比的正確。

醫生看著這一幕,也露出的微笑。

這時,林雨默被護士推了出來。

眾人見狀,都想要圍上去。

醫生連忙出言阻止:“請你們保持安靜,病人現在很虛弱,需要休息!”

醫生的話,讓眾人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卡住了,眾人都不由自主的保持了沉默。

眾人就這樣目送著林雨默被推入了無菌病房。

手術過後的一段時間,林雨默一直陷入昏迷之中。

幸好她這段時間的氣色越來越好,總算是讓大家稍稍放心了。

一轉眼,一個星期的時間過去了。

這一個星期,林雨默曾經醒過幾次,不過每次依舊有些迷迷糊糊的,而且隻醒來一會兒,就又暈倒了。

大家都不清楚林雨默現在的情況怎麽樣,他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靜靜的等待。

終於,兩個星期過後,林雨默被轉入了普通的病房,也允許外人探視了。

剛剛接到這個消息,眾人都直奔林雨默所在的病房。

在吵鬧聲中,林雨默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才開始的時候,她的眼神有些迷茫,不解,就好像一個人昏睡了太久,夢到了太多的東西,所以在夢醒的時候,才會出現這樣的迷茫。

她轉動著眼珠子,打量著四周,打量著屋子裏麵的人。

從左到右,又從右到左,她都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

她的眼中的迷茫也漸漸地被清明所代替。

就在林雨默打量著眾人的時候,大家也在打量她。

眾人看著她眼中的清明,都喜不自勝。

“默默,你能醒來真是太好了,你知道嗎,這幾年我是多麽的想你!”閔菁菁說道。

“菁菁,這裏是哪裏,我為什麽會在這裏?”林雨默的心中,有著太多的疑問。

“媽媽,媽媽!”林浩連忙湊過來。

“媽媽?”林雨默不解的皺了皺眉。

“媽媽,你不認識我了,我是你的兒子,浩浩啊,媽媽!”林浩看著林雨默那個樣子,好像真的忘了他似的,很著急,也很傷心。

“兒子?”林雨默努力的回想著,腦海中,一些畫麵,逐漸的浮出腦海,最後連接成一些片段。

在這些片段中,這個小男孩占據著舉足輕重的位置。

“浩浩!”林雨默試探性的叫了一聲。

她將聲音可以放得很小聲,生怕自己說錯了。

“媽媽,你記著我,你還記得我!”林浩激動得哭了,張開自己短小的手臂,想要擁抱林雨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