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浩,媽媽現在的身體不舒服,不能抱浩浩,你要聽話哦!”麗莎及時攔住了他。

默默現在的身上,還有傷,還是盡量不要動的好。

“恩,浩浩不抱媽媽,等媽媽身體好了再抱!”林浩點了點頭,收回了自己的手。

“默默,你沒事了就好,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嗎?”閔菁菁見狀,笑了。

這時,醫生接到通知,已經趕了過來。

眾人見狀,連忙給醫生讓出一條道路來。

醫生給林雨默做了一些檢查,然後站起身來:“依照你們講述的,以及我的觀察,這次的手術很成功,病人已經恢複了正常,隻需要靜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出院了!”

伴隨著醫生的宣布,眾人忍不住歡呼出聲。

“大家安靜一點,這裏是醫院,希望大家能夠注意一下!”醫生不忘出言提醒。

他的臉上掛著笑容,似乎沒有真的生氣,雖然身為醫生,但是他還是能夠理解身為家屬,此時此刻的心情,他也不想過分的苛責。

葉易琛聽了醫生的話之後,就一直呆呆的站著,雙唇抖動,想要說話,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葉易琛的視線,落在林雨默的身上,不願離開。

此刻,千言萬語,都化成了那深情的眼神。

終於,葉易琛鼓起勇氣開口了,過去他做了太多的錯事,今天,他要當著所有人的麵認錯,懇求一個機會:“默默,我知道過去我做了很多錯事,直到失去了你的音訊之後,我才意識到當初的自己是多麽的愚蠢,這些年,我一直沒有停止找你,你知道嗎,當我知道你的消息的時候,是多麽的高興,當我得知你不認識我的時候,我的整顆心都揪在了一起,疼痛不已,不知不覺之間,你已經占據了我的心,左右著我的情緒和心情,我發現,我已經深深的愛上了你,再也不能沒有你,我請求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好好地照顧你和浩浩,讓我給你們一個完整的家!”

葉易琛當眾,深情的告白,引來一陣熱烈的掌聲。

熟悉葉易琛的人,都知道他能夠說出今天的這一番話是多麽的不容易。

他是那樣驕傲的人,說出這樣一番話,就等於將自己的心攤在眾人的麵前,並且還冒著有可能被人拒絕的危險。

這是以往的葉易琛,絕對不會做的事情,因為他不會給別人傷害他的機會。

但是今天,他勇敢的邁出了這一步,說出了積壓在自己心中多年的話語。

林雨默聽著葉易琛的話,愣住了,就那樣愣愣的看著他,也不開口說話。

眾人見狀,都跟著起哄:“答應他,答應他!”

傲宇的眼神很複雜,看了看葉易琛,又看了看林雨默,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傲宇害怕林雨默會再次受到傷害,所以希望她不要答應葉易琛。

但是他也清楚,林雨默是多麽的愛葉易琛,這一次對於她來說,很有可能是唯一的機會,如果不把握住這一次機會,以後或許都找不到這樣的機會了。

傲宇很糾結,到底要不要出言阻止林雨默。

就在這時,林雨默終於開口了。

隻是從她嘴裏說出來的話,卻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你是誰?我們認識嗎?”林雨默看著葉易琛,小心翼翼的問道,然後她調轉視線,落到艾熏的身上:“小熏,你認識他是誰嗎?”

大家聽到她的這一番話,都是一臉的錯愕,醫生剛剛邁出腳步,準備離開,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他的腳步,頓住了。

“你說什麽,再說一遍!”葉易琛的聲音都在顫抖,他的心中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你是誰?”林雨默睜著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看著葉易琛,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麽話,為什麽對方的臉色這麽的難看。

“默默,不要開玩笑了好不好,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而且我會害怕!”

“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林雨默好奇的打量著葉易琛。

她覺得這個人,真的很奇怪,言行舉止之間,好像和她很熟似的,可是她的記憶中,為什麽沒有這一段啊。

“默默,你認識我是誰嗎?”趙瓊指著自己問道。

“阿瓊,你怎麽了,我怎麽可能不認識你呢,我們在大學的時候,可是死黨!”林雨默笑著說道。

“那我是誰呢?”韓靳指著自己問道。

他已經想到了一種可能性,不過這種可能性太過於荒唐,他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韓靳,你們今天到底怎麽了,一個二個都問我這樣奇怪的問題!”林雨默用一副看怪物的眼光看著韓靳。

大家也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看得她渾身不自在。

葉易琛的表情是最豐富的,他的臉上充滿了錯愕和不可思議。

葉易琛知道,林雨默一向不喜歡演戲,也不會演戲,而此刻,她的反應是那樣的真實,根本就不像是演戲,葉易琛一時之間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醫生快步走回林雨默的身邊,指著她身邊的人一一詢問。

最終的結果是林雨默除了葉易琛以外,其他的人都認識。

雖然林雨默覺得她對於這些人的記憶都好像缺了點什麽,並不完全,但是她隻要一去想這件事情,就感覺大腦一陣刺疼,所以她選擇性的回避這一個問題。

“醫生,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焦急的詢問道。

他不能接受這個事實,這個事實對於他的打擊太大了。

為什麽林雨默別的人都認識,卻偏偏忘了他一個人,這到底是為什麽啊!

“這個?”醫生看了看林雨默,有些猶豫。

當著病人的麵,有很多事情,都是不方便說的,他在用這個眼神,暗示葉易琛,另外找時間地點再談。

“醫生,我剛剛想起來,今天護士小姐們通知我應該去交費了,結果我忘了,我現在就去交!”葉易琛說完,朝著外麵走去。

他不敢再待在這個房間裏麵,因為林雨默不認識他了這個事實讓他瘋狂。

他害怕自己會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傷害林雨默。

她的身體很虛弱,經不起這樣的折騰。

“我陪你去

!”黎穆岸跟在葉易琛的身後走了出來。

他也很好奇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所以跟出來聽聽,順便安慰安慰葉易琛。

“時間也不早了,我還要去巡查別的病房,就先告辭了,最近這段時間,你盡量小心,盡量少動,你這次開的可是腦袋,必須要小心調養!”醫生吩咐了林雨默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之後,離開了。

辦公室裏麵,葉易琛,黎穆岸,還有丹姆斯醫生都在場。

“我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她怎麽就獨獨忘記了我?”葉易琛迫不及待的開口詢問。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丹姆斯皺眉,搖頭。

這世上,千奇百怪的病多了去了,他也不能全都了解呢。

“你說什麽,你身為一個醫生,居然在這個時候對我說,你不太清楚,你這話是什麽意思?”葉易琛猛地從位置上站起來,俯視著丹姆斯。

他的臉上的表情很凶惡,身上的氣勢,全麵迸發,壓得丹姆斯呼吸都感覺到困難。

黎穆岸連忙拉住葉易琛:“阿琛,你冷靜一點,激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都這個樣子了,你讓我怎麽冷靜,如果趙瓊獨獨忘記了你,你能夠保持冷靜嗎?”葉易琛吼道。

“不能,我肯定會想要殺人!”黎穆岸實事求是的回答,他絕對不允許自己成為那個唯一被遺忘的人,而且是被自己最心愛的人遺忘。

丹姆斯看著兩人,冷汗直冒。

他曾經側麵了解過眼前這個男人,知道這個男人,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現在偏偏又遇到這樣的事情,他很擔心,自己會不會被遷怒,他還有大好的前程,他可不想就這樣去見耶穌。

“你今天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要不然……!”葉易琛說道這裏,突然頓住,用凶狠的目光看著丹姆斯,那意思,不言而喻。

丹姆斯嚇得身體忍不住開始顫抖。

他隻是一個普通的醫生,雖然算得上權威,但是來找他的人,都是有求於他的,個個都對他畢恭畢敬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他,他還沒見過這樣的陣仗。

丹姆斯一點也不懷疑,如果自己不能給眼前這個英俊的男子一個合理的解釋,他肯定什麽事情都做得出來。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韓靳走了進來。

丹姆斯看到韓靳,就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他認為,兩人都是醫生,韓靳應該會幫他。

可惜他料錯了,韓靳也是來找他詢問這件事情的。

“你們容我想一想我,我必須好好的想一想!”丹姆斯抱住自己的腦袋,埋頭苦思。

突然,他抬起了自己的頭,激動的說道:“我知道是因為什麽了?”

“快說!”葉易琛催促道。

“按照你們給我的資料,林小姐之所以陷入之前那樣的情況,應該有兩個原因,一是大腦中的血塊,二是受到了強烈的刺激,我說得對不對!”

“重點!”黎穆岸顯得有些不耐煩。

他聽人說話,隻喜歡聽重點,他不想浪費時間在一大堆廢話上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