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就到重點了,現在林小姐腦中的血塊已經成功取出,她被壓迫的神經也得到了舒緩,她恢複正常,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但是大腦是一個很奇妙的器官,有許多東西,都不可以以常理來論,我想林小姐之前所受的刺激,應該和葉先生有關吧!”丹姆斯大膽的做出猜測。

“你這話什麽意思?”葉易琛聞言,抓住了一些重點,但是他不願意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林小姐因為你受到了太大的刺激,傷心過度,所以產生了心灰意冷,想要逃避的想法,所以她的大腦出於自我保護意識,選擇性的遺忘了那個讓她傷心的人,以及關於這個人所有的記憶,這種病例,曾經出現過!”丹姆斯分析道。

“默默,你就這麽恨我,恨到寧願永遠忘了我!”葉易琛聽完丹姆斯的講述,很傷心。

他沒有想到,造成這樣的結果的根源,居然會是自己。

這或許就是當年的自己種下的因,而現在,這結出的苦果,必須他來嚐。

“不是永遠的忘記你,而是選擇忘記,就好像電腦中的文件一樣,她隻是將屬於這部分記憶的文件,設置成隱形文件,雖然表麵上找不到,但是它還是真實存在的!”丹姆斯解釋道。

“那你有什麽辦法能夠幫助默默恢複記憶嗎?”黎穆岸比較關心結果。

反正了解了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還是起不到任何作用,改變不了什麽。

他隻關心,是否有解決的辦法。

“這個有點難辦,畢竟大腦太過於奇妙,這不是人能夠控製的!”丹姆斯可不敢誇下海口,說自己一定能幫忙。

“你不是腦科專家嗎,一輩子就研究那顆腦袋了,怎麽還沒能研究透徹呢?”黎穆岸質問道。

“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麽簡單,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醫生,敢說自己知道關於大腦的所有秘密!”韓靳出言幫丹姆斯解圍。

“說來說去,就是沒有辦法,是不是啊!”黎穆岸的口氣很衝。

葉易琛聞言,臉色更難看了,難道林雨默注定一輩子都不認識他,從此形同陌路嗎?

葉易琛說道:“不,我不甘心,即使她現在不記得我了,我也可以讓她重新認識我,然後重新凝聚屬於我們的記憶,這一次,我不會讓她再忘記我,絕不!”

“哥們,有魄力,我挺你!”黎穆岸笑著拍了拍葉易琛的肩膀,衝著他,豎起了大拇指。

一切重新開始,可是需要大魄力的,黎穆岸很佩服葉易琛的勇氣。

他不知道,如果是自己遇到這樣的事情,他能不能像葉易琛這樣有魄力,有勇氣。

“這樣也未嚐不是一件好事,一切重頭開始,過去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也就從此煙消雲散了!”韓靳感歎道。

“其實還是有辦法恢複記憶的!”丹姆斯猶豫了良久才開口說道。

說句

老實話,他還真的不想趟這一趟渾水,治好了都還好,不過萬一沒治好,他可就慘了。

可是身為一名醫生,他的良心時時刻刻在提醒著他,必須要有一個醫生應該有的職業操守。

麵對一個病人,即使治愈她的希望很渺茫,但是隻要有希望,就絕對不能輕言放棄。

“我靠,你怎麽不早說,你這不是耍人嗎?”黎穆岸發飆了。

“我剛剛才想到的!”丹姆斯睜著眼睛說瞎話。

他可不敢將自己的顧略一五一十的說出來,那純粹是找抽。

“什麽辦法,快說!”葉易琛追問。

雖然過去的那些記憶,大多數都是痛苦的,但是這畢竟是屬於兩個人的記憶,是獨一無二的,如果有可能,葉易琛還是希望林雨默能夠記起一切。

哪怕等她記起的時候,會恨他,他也認了,甘之如飴,他願意用一輩子去祈求林雨默的原諒。

“所謂解鈴還須係鈴人,既然她是因為你才刻意抹除了關於你的所有記憶,那麽想要讓她恢複那些記憶,首先應該做的,就是解開她的心結,讓她不在糾結於過去,勇敢的麵對曾經發生的一切,這樣,她的記憶自然而然就恢複了!”

“解開心結,談何容易,現在的她,連我是誰都不知道,你讓我怎麽解開兩人之間的心結!”葉易琛一籌莫展。

“當然,在這過程中,我們還是需要借組一些其他的方法的,比如說催眠之類的,讓她自己說出自己心中的心結,並且在她陷入潛意識的時候,趁此打開她的心結!”丹姆斯說道。

“穆岸,這件事情你幫我安排!”葉易琛直接吩咐道。

這段時間,他想要好好的陪在林雨默的身邊,哪裏也不去,所以這些事情,必須拜托別人幫忙了。

現在的黎穆岸,在葉易琛的眼中,就是送上門來的免費勞動力,不用白不用。

“不就是找一個催眠的嗎?這個簡單,如果實在找不到,我來兼職一下,也是可以的!”黎穆岸應允了下來。

葉易琛聞言,沒有多說,站起身,衝著丹姆斯點了點頭,然後離開了房間。

他現在要去陪著林雨默,盡量讓兩人再次熟悉。

至於黎穆岸的話,葉易琛根本就沒有聽進去。

做兄弟這麽多年,黎穆岸的脾氣,葉易琛還是很清楚的。

這個家夥就是嘴巴貧了一點,但是做起事情來,還是很上心的,這件事情交給他辦,葉易琛放心。

之後的一段時間,葉易琛直接將醫院當成是自己的家,吃住都在這裏,對林雨默更是噓寒問暖,照顧有佳。

就連一直對葉易琛有偏見的艾熏都說他這一次是真的變了。

不過林浩對於葉易琛的態度,依舊不是很好,總是夾在他和林雨默的中間,阻止他靠近林雨默。

葉易琛有幾次被惹惱了,都忍不住打算狠

下心來,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個小子,可是最後都被攔住了。

原來,就在這短短的時日內,林浩憑借著自己討喜的外貌,成功的俘虜了三名女子,讓她們成為了他的忠實保護者。

每次葉易琛想要教訓他,他都會請出三女來幫忙,讓葉易琛毫無辦法。

如果說最近這段時間,唯一讓葉易琛覺得高興的事情,也就隻有關於林雨默的事情了。

由於他的悉心照顧,林雨默的傷勢恢複得很快,而他憑借著自己的細心,以及耐心,兩人的關係,不斷的拉進。

兩人從剛開始的陌生人,漸漸的發展成為了普通的朋友。

雖然現在,林雨默還是很排斥他的碰觸,但是能夠取得這樣的成果,他已經心滿意足了。

他知道,凡是都不能急於求成,必須慢慢來。

他明白,林雨默是屬蝸牛的,缺乏安全感,如果讓她感覺到不安全,她就會縮回自己的殼裏麵去,到時候,想要讓她重新冒頭,將會很困難。

轉眼之間,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艾熏等人在陪著林雨默度過最艱難的那段時間之後,就回去了。

手術成功之後,傲宇對葉易琛的態度轉變了不少,不過還是沒有什麽好臉色。

由於傲宇的公司裏麵群龍無首,傲宇在呆了一個月之後,回去紐約,主持大局去了。

在麗莎和林浩的強烈要求下,傲宇最終同意兩人留下來,照顧林雨默。

至於韓靳,也留下來了,畢竟他是一個醫生,照顧病人,算是比較拿手的。

今天的陽光很好,天空上,碧藍一片,好像純淨的海洋。

林雨默望著窗外,笑了。

“默默,我帶著你出去走走吧!”韓靳提議道。

林雨默聞言,點了點頭。

韓靳扶著林雨默朝著樓下走去,在醫院門前的小花園中散步。

感受著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呼吸著帶著淡淡的泥土味和青草味的空氣,林雨默展開雙臂,做出一副打算擁抱天地的姿態,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在慢慢的吐出來,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

“真舒服!”林雨默讚歎道。

“你如果喜歡,以後我常常陪你出來走走!”韓靳笑看著林雨默。

他發現,這一次見到林雨默,她變了很多。

忘記葉易琛之後,她的生活重心,不再完全壓在葉易琛的身上,她懂得享受生活,臉上的笑容也多了。

韓靳覺得,這樣的林雨默,才更像她自己。

韓靳甚至產生過一種很自私的想法,他希望一切就這樣樣子,不再改變。

他知道,這樣的想法很自私,對葉易琛很不公平,但是比起葉易琛,他更在意林雨默臉上的笑容。

不過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夠決定的,一切,順其自然就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