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大醫生,那麽多人等著你救治,你哪裏有時間陪我閑逛啊!”林雨默笑著打趣道。

“隻要你開口,我就有時間!”韓靳隨口說道。

話語出口,韓靳才發現自己失言了,這樣親昵的對白,是專屬於情人之間的,而他不知不覺的說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我發現你越來越會說話了,這幾年沒少騙女孩子吧!”林雨默用開玩笑的方式,巧妙的化解了兩人之間的尷尬。

“你看我像是那樣的人嗎?”韓靳順著林雨默的話,將這個話題帶過來。

在他和葉易琛成為朋友的時候,他就在心中做了一個決定,此生都隻能將對林雨默的愛埋藏在心底,絕不會說出來。

韓靳其實很清楚,他們兩個之間是不可能的,這一切,隻是他一廂情願,林雨默對他,隻有朋友之義,從沒有男女之情。

林雨默如果會喜歡他,兩人認識了這麽久,早就喜歡了,不會等到現在。

韓靳很明白,林雨默的眼裏心裏都被葉易琛塞滿了,再也容不下別人,他和林雨默之間,隻有做朋友的緣分,沒有**人的緣分。

林雨默失蹤的這些年,韓靳想了很多,放下了埋藏在心中的許多執著。

愛並不一定要得到,默默的守護在心愛的人的身邊,看著她幸福,也是一種幸福。

韓靳選擇追尋這樣的幸福。

林雨默對於韓靳來說,是埋藏在心底的一個美好的回憶。

“沒聽過這一句話嗎,人不可貌相,所以說,外表看起來越老實的人,他的骨子裏,越不老實!”林雨默款款而談。

可是說著說著,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她自己都覺得,這樣的話語,實在是太好笑了,她知道,韓靳不是那樣的人。

“你笑起來很美,應該多笑笑!”韓靳看著林雨默的笑容,有些失神。

“瞧瞧,這不是開始說甜言蜜語了!”

韓靳聞言,隻是淡淡的笑了笑,沒有多說。

韓靳扶著林雨默在院子裏麵散步,兩人有說有笑的,氣氛很活躍。

二十分鍾後,林雨默表現得有一些疲態。

她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加上最近動了一個大手術,更是容易累。

韓靳很細心的發現了林雨默的疲憊。

“默默,我扶你去那邊坐坐吧,今天的陽光很好,照在身上,很舒服!”韓靳指著不遠處的幾把木椅說道。

“恩!”林雨默應道。

她明白這是韓靳對她的關心,她自然不會拒絕。

兩人並排坐在椅子上,樣子看上去很親密,不知道內情的人,看到這一幕,還以為是一對情侶呢。

“韓靳,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你!”林雨默斟酌了一下,說道。

這件事情她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問問韓靳。

韓靳聞言,心中咯噔了一聲,他在心中歎了口氣,暗自想到:“該來的始終是要來的,躲也躲不過!”

韓靳認為,林雨默是要問關於葉易琛的事情。

即使林雨默刻意的遺忘了葉易琛,但是曾經發生的事情,畢竟已經發生了,

這是不能改變的。

林雨默在遺忘了葉易琛,以及關於他的一切的事情的時候,就代表著她的記憶出現了很大一部分的缺失。

因為葉易琛在林雨默的生命中,實在是太重要了,她的許多記憶,都和葉易琛有關。

韓靳知道,林雨默遲早會察覺到她的記憶中遺失了一個很重要的人,並且產生要尋找自己缺失的記憶的衝動。

這是失憶的人,慣常會做的事情。

其實在正常情況下,林雨默早就該問這個問題了,拖到現在已經算是比較晚了。

韓靳明白,這件事情是躲不過了,還不如坦然麵對:“你想問什麽,就直接問吧!”

“韓靳,我想知道阿傑去哪裏了,為什麽我一醒來就再也沒有見過阿傑!”

在葉易琛沒有出現之前,林宇傑在林雨默的生命中,占據著最主導的地位。

她雖然忘了葉易琛,卻沒有忘記林宇傑,隻是她的記憶停留在兩人遇到葉易琛之前,至於後來,林宇傑出車禍的事情,她卻忘了。

這一次醒來,她沒有見到林宇傑,覺得很奇怪。

按理說,她這個做姐姐的住院了,那麽在乎她,疼愛她的林宇傑,應該陪在她身邊才對。

可是時間過去了這麽久,阿傑都始終沒有出現,林雨默覺得很疑惑,忍不住開口詢問。

“阿傑?”韓靳略感吃驚,他沒有想到林雨默會問關於阿傑的事情。

“對啊,阿傑最近到底在忙什麽,忙得都沒有時間來看我這個姐姐了?”林雨默抱怨道。

“默默,你不知道阿傑在忙什麽嗎?”韓靳不知道林雨默記得多少,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說錯話,他沒有急著回答林雨默的問題,而是在暗中試探林雨默。

“我知道,還用問你嗎?”林雨默沒好氣的白了韓靳一眼,想著:“虧你還是一個醫生呢,居然這麽笨,這點事情都想不清楚。

韓靳沉吟了一下說道:“阿傑幾年前生了一場大病,因為治病浪費了許多的時間,好不容易在兩年前徹底康複了,他覺得自己因為這一場病已經浪費了太多的時間,他不想再浪費時間了,他想去看看外麵的世界,所以兩年前,他出發展開了他的環球旅遊,剛開始的時候,他還會偶爾聯係我,可是因為他滿世界亂跑,經常換地方,換手機,時間久了,我們就漸漸失去聯係了,因為沒有阿傑現在的聯係方式,我沒能聯係上阿傑,他還不知道你住院的事情!”

“阿傑不知道也好,免得他擔心,阿傑從小就希望能夠出去看看,他能夠實現自己的願望,我真替他開心!”

“是啊,我也挺羨慕他的,可惜我沒他那麽自由,要不然,我一定加入他的環球旅行之旅!”韓靳感歎道。

他的身上有太多的擔子和責任,他的心中有太多的牽掛,這些都牽絆著他的腳步,而他心甘情願。

每一個人的追求都不同,而韓靳的追求就是盡量的幫助那些需要他幫助的人,盡到一個醫生應該盡的責任。

韓靳所說的其實大部分是事實,隻是生病要換成出車禍。

兩年前,在葉易琛的從不間斷的金錢資助以及醫生們的不懈

努力之下,林宇傑終於奇跡般的重新站起來了。

在重獲健康之後,林宇傑做了一個決定,他要去旅遊,好好的散散心。

他整整在醫院裏待了八年多,八年,他的青春時光,幾乎都是在醫院中度過的,在重獲健康之後,他做出了這樣大膽的決定。

林宇傑做這個決定,和林雨默的失蹤多多少少有一些關係。

當時,葉易琛動用了很多關係,找了林雨默整整三年,都沒有任何進展。

林宇傑決定去旅遊,也是抱著僥幸的心裏,希望在旅途中能夠遇到林雨默。

“韓靳,以後如果有阿傑的消息,可以告訴我嗎?我想他了!”林雨默的眼中有些失落。

“如果有消息,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告訴你!”韓靳當即就答應了。

“好,那我們可就說定了!”

“恩,說定了!”韓靳笑著點點頭。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之後,韓靳送林雨默回到病房。

從始至終,林雨默都沒有問過任何關於葉易琛的事情,好像對於這個人,根本就不關心。

轉眼間,又過去了一個星期。

這個星期,林雨默的傷恢複得不錯,可是她對葉易琛,還是毫無記憶。

按理說,葉易琛這段時間對林雨默如此的噓寒問暖,即使她不記得葉易琛了,也會對葉易琛的身份產生好奇,並且忍不住開口詢問身邊的其他人。

可是林雨默硬生生一個字都沒有提,好像她對於葉易琛這個人,絲毫都不關心,哪怕對方多麽關心她,在她的眼中,葉易琛永遠隻是一個陌生人。

林雨默這樣的反應,讓葉易琛很難過,很心疼。

葉易琛每次看到林雨默和韓靳,還有麗莎有說有笑,但是在麵對他的時候卻是麵無表情的時候,就很傷心,很難過。

曾經他是林雨默生命中的全部,可惜那個時候的他,不知道珍惜,到現在失去了,才後悔莫及。

麵對這樣的情況,葉易琛就是再傷心,再難過,也是於事無補的。

他現在滿腦子想著的,都是如何讓林雨默恢複記憶,他已經再也受不了林雨默那樣陌生的眼神了。

被那種眼神看著,讓他感覺心疼,感覺到窒息。

在和林雨默的主治醫生,以及韓靳商量之後,他們決定用催眠治療,加上心理暗示,希望能夠借此恢複林雨默的記憶。

林雨默失去的那部分記憶,和她的身體以及大腦沒有關係,關鍵是她再思想上過不去那道坎,所以選擇了遺忘。

必須想辦法讓她的想法改變,才有可能恢複她的記憶。

可是催眠治療的效果也不是很好,林雨默的病情,依舊沒有任何的好轉。

每經曆一次治療,葉易琛就經曆了一次從擁有希望到希望破滅的過程。

這一次,葉易琛是真的嚐到了煎熬的滋味。

兩個星期後,在林雨默的強烈要求下,她出院了,回到傲宇家中繼續養傷。

葉易琛這個跟屁蟲,自然是跟著去了,至於他是如何進門的,在這個過程中經曆了多少的挫折,或許也隻有他自己清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