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葉易琛很不招傲宇的待見,常常被傲宇冷嘲熱諷,但是他還是堅持留下來了。

林雨默自從清醒過來,在得知林浩是她的兒子之後,就對林浩特別的好,簡直就要將他寵到天上去了。

林浩也很高興林雨默這樣的轉變,他可沒少在同學的麵前吹噓他有一個長得漂亮而且很疼愛他的母親。

如果不是因為林雨默現在的傷口還沒有好利索,腦袋上的頭發也沒有長出來,林浩一定會拉著她到同學們的麵前去好好炫耀一番,也好揚眉吐氣一次。

現在的林雨默,已經成為林浩的驕傲了,整日裏掛在嘴邊,整天漂亮媽媽長,漂亮媽媽短的。

至於葉易琛嗎,可就沒有這樣好的待遇了。

林浩對於葉易琛擅自帶走林雨默那件事情,還耿耿於懷,每次見到他都沒有什麽好臉色,還常常玩些惡作劇,捉弄他。

林雨默對葉易琛的態度也很冷淡,很排斥和他見麵。

葉易琛現在的生活,可謂水深火熱啊,走到哪裏,都不招人待見。

可惜他本人卻不這樣認為,反而樂在其中,樂此不疲呢。

不過他心中到底是怎麽想的,到底是苦是甜,也隻有他本人才清楚。

晚上十一點,林雨默和林浩已經睡了,整個房間靜悄悄的,隻有輕微的呼吸聲。

由於這些年養成的習慣,林雨默已經培養出健康的生活作息,晚上十點鍾之前關燈睡覺,她的生物鍾早已習慣了她的這些規矩,所以每次到點了她總是會感覺到困,然後就會忍不住睡著了。

一個人影悄悄的靠近林雨默的房間,此人正是傲宇。

自從林雨默重新清醒過來之後,傲宇就一直在猶豫著一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將當年所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訴她。

以前不告訴她,是因為傲宇覺得那個時候的她還不夠成熟,傲宇害怕她知道了真相之後會衝動,做出什麽傷害自己的事情。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林雨默現在已經是做媽媽的人了,做事情應該會有分寸。

而且林雨默不搭理葉易琛的做法,也讓傲宇欣慰,他認為林雨默終於走出多年的苦戀,開始新的生活了。

在這樣的時候,傲宇覺得,是時候告訴林雨默所有的真相了。

其實傲宇並不想再提及這件事情,這件事情是他心中永遠揮之不去的痛,再次提起,隻會讓自己更加的傷心。

不過傲宇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將這件事情告訴林雨默。

如果他一直將這件事情埋藏在心底,那麽他將一輩子都忘不掉這件事情,也打不開心中的結,所以他決定拚一次,將決定權交給林雨默。

他要將所有的事情告訴林雨默,至於要不要原諒他,就交由林雨默來做決定吧。

葉易琛如同往常一般,想要偷溜去林雨默的房間。

可是他卻發現了傲宇。

葉易琛看著傲宇的背影,皺眉沉思:“都這麽晚了,這個家夥找默默,會有什麽事情!”

葉易琛當即決定,跟在傲宇的身後,看個究竟。

不管傲宇找林雨默是因為什麽事情,現在時

間這麽晚了,葉易琛始終是不放心的,所以他打算跟上去,一探究竟。

傲宇站在林雨默的房間門口,躊躇了良久,終於鼓起勇氣推開了林雨默的房門,悄悄的走進去。

葉易琛見狀,整顆心都提了起來,他雖然不相信傲宇會對林雨默做什麽不軌的事情,不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他還是忍不住為林雨默擔心。

傲宇看著相擁在一起,睡得香甜的兩人,低低的歎了口氣。

僅僅隻是看著這一幕,傲宇就能夠感受到圍繞在兩人身旁那濃濃的幸福。

傲宇不知道,過了今日,往後還能不能有幸看到這樣美好的畫麵。

相處的這些年,傲宇早就將林雨默和林浩當成是自己的女兒,孫子了。

傲宇不知道,當林雨默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之後,會不會再也不理會自己,也不讓林浩來見他。

傲宇真的擔心,事情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可惜他已經沒有退路了,他知道做這個決定是多麽的艱難,他不知道,自己今後還能不能像今天這樣,鼓起勇氣,勇敢的邁出這一步,所以他絕對不能退縮,如果今天不說,或許他就永遠沒有勇氣,說出口了。

傲宇朝著林雨默伸出了右手。

在門外偷看的葉易琛,看著這一幕,雙手握拳,眼睛死死的盯著傲宇。

葉易琛決定,如果傲宇有什麽異動,他一定會將這個人麵獸心的混蛋打得滿地找牙,敢欺負他葉易琛的女人的男人,還沒有出生呢,即使出生了,他也會將對方重新打回娘胎。

總之一句話,誰要是想要欺負林雨默,必定會吃不了兜著走。

葉易琛的渾身肌肉緊繃,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

眼看著傲宇的手離林雨默越來越近,葉易琛的整顆心都緊緊的揪了起來。

終於,傲宇的手碰到了林雨默。

沒有葉易琛想的那些猥褻的動作,傲宇的手搭在林雨默的肩膀上,輕輕的搖晃著她的身體,輕聲喊道:“默默,醒醒!”

葉易琛看到這一幕,暗自鬆了一口氣。

按照常理來看,傲宇如果真的對林雨默有什麽不良企圖,肯定不會叫醒對方,危機算是暫時解除了。

林雨默被傲宇搖醒了,她睜開迷蒙的雙眼,看著傲宇。

才開始的時候,林雨默的雙眼,根本就沒有焦距,或許睡眼迷蒙的她,連站在自己麵前的是誰,都不知道。

傲宇沒有急著開口,他隻是默默的站著,等待林雨默回過神來。

足足過去了一分鍾,林雨默的眼眸中終於出現焦距了。

林雨默看了看傲宇,又看了看放在床頭的鍾表,然後眨了眨眼睛,再次將目光落到傲宇的身上,此刻她的目光很迷茫,顯然還沒有搞明白,這到底在上演哪一出。

“義父,你找我有事嗎?”自從林雨默清醒過來,了解了傲宇這些年對她的照顧之後,她就一直稱傲宇為義父。

身為孤兒的林雨默,內心深處,對於親情,有著強烈的渴望。

當她看到傲宇的時候,她的腦海中浮現的就是父親兩個字,傲宇對她的

關心,對她的愛護,讓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被父親寵愛著的孩子,無比的幸福。

所以她總是喜歡親切的稱呼傲宇義父。

“默默,我想和你談談!”

林雨默聞言,低頭看了看躺在自己懷中的林浩:“浩浩睡著了,我們另外找個談話的地方吧!”

“好!”傲宇爽快的點了點頭,然後率先退出了房間。

葉易琛見情況不對,早就躲開了,沒有和傲宇碰個正著。

林雨默小心翼翼的放下林浩,加了一件外套,走了出來。

“走吧,我們去書房談!”傲宇走在前麵帶路。

林雨默跟在後麵,亦步亦趨,她看著傲宇的背影,眼中充滿了不解。

她實在想不通,傲宇為什麽這麽晚,找她談話。

按理說,兩人現在住在一個屋簷下,要說話應該很容易,根本就沒有必要挑這麽晚的時間段,除非傲宇是想說很重要的事情,他擔心人多嘴雜,被別人聽到了,所以特意挑選這個時間。

越是這樣想,林雨默就越緊張,她實在想不到傲宇找她到底是因為什麽事情。

懷揣著一顆坎坷的心,林雨默緊跟著傲宇的腳步,走出了書房。

傲宇看了看四周,確認沒人之後,輕輕的關上了房門。

房門剛剛一關上,一道身影從不遠處閃身而出,貼在門上,探聽裏麵的動靜。

葉易琛最終還是不放心林雨默的安危,決定跟過來看一看。

一直以來,葉易琛都覺得傲宇的身上,有著太多的疑點。

畢竟如果兩人在以前沒有什麽交集,傲宇為什麽要那麽努力的救出林雨默,這些年對她更是照顧有佳。

葉易琛才不相信這件事情沒有任何的理由,傲宇隻是出於好心。

這個世上好心的人是不少,不過能夠為一個陌生人,做到這一步的,葉易琛卻實在是沒有見過。

葉易琛覺得,這件事情應該沒有這麽簡單,這其中,肯定隱藏著一些他不知道的東西。

況且,傲宇曾經承認過,他一直都在暗中關注林雨默,對於她的事情,了如指掌。

一直以來,葉易琛都考慮到林雨默的感受,所以沒有對傲宇的過去展開調查,但是這一次,他認為,是時候弄清楚真相了。

如果不弄清楚傲宇的動機,他實在是不放心讓林雨默暫時留在他的身邊。

“義父,你有什麽事情,盡管吩咐吧,我如果能夠做到,一定盡力去做!”林雨默以為傲宇找她,是有事情想要讓她去做。

“默默,你誤會了,我就是單純的想要和你聊聊,並沒有事情要拜托你!”傲宇解釋道。

“哦!”林雨默點了點頭,沒有多言。

她在等傲宇切入正題。

“默默,我不知道麗莎有沒有告訴你這件事情,但是我考慮再三,還是覺得這件事情,你有知情權!”傲宇直接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義父,到底是什麽事情啊?”林雨默好奇的追問。

傲宇的表情越是嚴肅,林雨默的好奇心就越重,她真的很想知道,傲宇到底想說什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