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在你生病的那段時間,其實我的私心裏是希望你不要康複的,我曾經試圖阻止葉易琛幫你!”

“為什麽啊,義父!”林雨默實在不明白傲宇為什麽要這麽做。

林雨默絲毫不懷疑傲宇對她的關心以及疼愛,這些她都真真實實的感受到了,這些東西是不會騙人的。

林雨默找不到傲宇這樣做的動機。

“如果我告訴你,沒有為什麽,你能夠接受這樣的解釋嗎?”傲宇決定,不說出理由。

既然林雨默已經忘了葉易琛,那麽一切都隨緣吧,至於兩人最終還能不能走到一起,那就看天意吧。

傲宇已經決定,不再插手這件事情,因為他發現,自己越是幹預,越是將這件事情弄得很複雜。

林雨默聞言,陷入了沉默。

沒有為什麽,這樣的答案,實在不足以說服林雨默。

傲宇默默的看著林雨默,沒有開口打擾她,這件事情,傲宇想要她自己決定。

“義父,雖然你不願意說,但是我相信你這樣做,一定有你的原因,我相信你不會傷害我,義父,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你無需介懷!”最終,林雨默決定不再追問理由。

傲宇不想說,一定有他的苦衷,如果真的相信他,就無需多問,而林雨默選擇相信他。

“默默!”傲宇激動的拉著林雨默的手,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麽好。

他沒有想到林雨默會這樣無條件的信任他,他被感動了。

“義父!”林雨默笑看著傲宇。

傲宇看了看林雨默,他心中的最後一絲顧慮也消失了。

他本還猶豫,要不要提當年的那件事情,但是林雨默的信任讓傲宇堅定了決心。

他不能辜負林雨默的信任,他要向林雨默坦白。

“默默,還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告訴你,這件事情埋藏在我的心中多年,我想是時候說出來了,默默,你還記得我曾經對你說過,我虧欠你和你的父母,所以我要幫助你,借此來贖罪,讓自己的心好過一點嗎?”

“我記得!”林雨默聽到傲宇的這番話,已經猜到了他想要說什麽。

曾經,她確實很想知道傲宇和自己父母之間的事情,因為她渴望得到有關父母的消息。

不過現在,她沒有那樣迫切的想要知道了。

這些年,她常常看到傲宇一個人獨自發呆,或者偷偷的喝悶酒。

林雨默隱約猜到,他這樣做,或許和當年那件事情有關。

林雨默猜測,當年的那件事情,是傲宇心中的痛,林雨默對於揭人傷疤的事情,不感興趣。

“默默,今天我要向你坦白,我此生犯下的最大的錯誤……!”

傲宇終於鼓起勇氣,決定說出一切。

可是他剛剛打算切入正題,卻被林雨默打斷了。

“義父,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這些年你對我的好,我能夠感受到,我在天堂的父母,應該也看在眼裏,不管曾經發生了什麽事情,我都相信你不是故意的,這

些年,這件事情一直壓在你的心上,已經夠了,義父,答應我,忘記這件事情吧,人應該活在當下,何必執著於過去!”

“默默!”傲宇還想說什麽。

此刻他的心中溢滿了感動,他有很多的話想說,可是話到了嘴邊,他又不知道應該要如何開口了。

林雨默伸出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義父,我不想聽!”

林雨默害怕,自己聽了之後,不能保持冷靜和理智,不能保持現在的淡然,從而說出傷害傲宇的話。

她很清楚,如果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自己絕對不能夠原諒自己。

所以她選擇了不聽,她想讓這件事情成為一個永遠的秘密。

“好,我不說,默默,謝謝你!”傲宇歎了口氣,打消了繼續說下去的念頭。

林雨默的話,真的是說到傲宇的心坎裏去了,當他聽到林雨默的話的時候,他的心中,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他覺得渾身一鬆,這麽多年了,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輕鬆過。

“義父,你忘了,你曾經說過,我們是一家人,對自己的家人,是不用說謝謝的!”

“好,好,好,我不說了,我不說了!”傲宇連忙點頭。

之後兩人又聊了許多,他們說起了許多關於這幾年的一些回憶。

在這個過程中,兩人都體悟到,經曆了這幾年的時光,他們已經從曾經的陌生人,變成了親人,他們之間,也在不知不覺之中,擁有了太多美好的回憶,這些回憶,足夠他們回味一生了。

兩人一直聊到兩點半,才各自回房,休息了。

整個過程,葉易琛都一直守在門口偷聽。

通過兩人的談話,葉易琛似乎也同他們一起經曆了這幾年的時光,他借此了解到林雨默這幾年的生活。

葉易琛的房中,他雙手抱頭躺在床上,久久難以入眠。

傲宇和林雨默的話不斷的在他的腦海中回蕩,他的思緒也跟著飛揚。

從兩人的對話中,葉易琛知道林雨默這些年是怎麽過來的。

身受重傷的她,在醫院中掙紮,一次次從鬼門關逃回來,變得癡癡傻傻的她,從最開始的害怕所有人,到漸漸的適應,這些時候,都是林雨默最需要他的時候,可是他卻沒能陪在林雨默的身邊。

葉易琛覺得愧疚,感到心疼。

葉易琛低低的歎了口氣,繼續瞪著天花板發呆,今夜,注定是一個無眠的夜。

自從那日林雨默和傲宇夜談之後,整個家中的氣氛變得更加的和諧,傲宇對葉易琛的態度,也有所好轉。

一切都向著美好的方向轉變。

可是幾天後的早晨,一件事情的發生,打破了這一份美好。

今日,如同往常一般,傭人們早早的起床,打掃衛生,準備早餐。

早上六點半,傲宇和葉易琛還有麗莎已經來到了餐廳,卻不見林雨默和林浩的蹤影。

“默默和浩浩怎麽還沒有來?”麗莎隨口一問。

“估計是因為昨晚玩得

太累,睡過頭了!”葉易琛的臉上,掛著寵溺的微笑。

昨晚,葉易琛因為要開一個視屏會議,所以沒有在半夜,偷偷的溜進林雨默的房間。

“肯定是浩浩這個小懶蟲又懶床了,看我怎麽收拾他!”麗莎起身,直奔林雨默的房間。

她打算去叫醒兩人,她知道如果林浩再不起床,就要遲到了。

一分鍾後,麗莎急衝衝的衝回餐廳,焦急的說道:“不好了,不好了,默默和浩浩不見了!”

“怎麽回事,她們怎麽會不見了呢?”葉易琛聞言,赫然起身,連忙追問。

“我也不知道,我去他們的房間,發現床上的被子疊得很整齊,應該早就已經起床了,可是我在周圍找了找,都沒有找到他們的蹤影!”麗莎將自己看到的,簡單的敘述了一遍。

“麗莎,不要緊張,或許是他們早起了,在這附近活動活動罷了,你立刻召集家中的傭人,四處找找!”傲宇表現得很冷靜。

這一代都是富貴人家居住的地方,有保安二十四小時守護,治安一直都很好,傲宇相信,林雨默和林浩絕對不會出事的。

在傲宇的眼中,麗莎的表現純粹是關心則亂。

“我這就去!”麗莎連忙點頭,然後轉身,朝著餐廳外麵走去。

“我跟你一起去!”葉易琛連忙跟上。

在聽到林雨默和林浩不見了的消息的時候,葉易琛的心,一下子變得空落落的。

他的腦海中,不由的浮現五年前他最後一次見到林雨默的時候的場景。

他很擔心,這一切再次重演,他已經失去過林雨默一次,他不能容忍再次的失去。

足足過去了半個小時,葉易琛才一臉失望的從門口進來。

“怎麽樣,找到默默了嗎?”一直坐在客廳沙發上耐心的等到消息的傲宇,見到葉易琛,連忙站起身迎上去,人沒到,聲音卻是先到了。

葉易琛沒有回答,徑自朝著房間走去。

葉易琛雖然聽到了傲宇的話,可是他的大腦沒有接收到。

他現在滿腦子隻有一個想法,林雨默失蹤了,他要趕緊調集人手,尋找林雨默。

傲宇看著葉易琛這個樣子,心中咯噔了一下,暗覺不妙。

正好麗莎這時也回來了。

“麗莎,找到默默他們了嗎?”

“沒有,我帶人將這周圍裏裏外外的都找了一遍,就是沒有發現默默和浩浩的蹤影!”麗莎顯得有些著急。

“麗莎,不要著急,默默身邊還帶著浩浩,應該走得不遠,我立刻派人展開搜尋!”傲宇安撫道。

傲宇說完之後,摸出電話,打算給自己的手下打電話。

“老爺,老爺,找到了,找到了!”就在這時,負責打掃房間的張嫂大叫著跑過來。

“找到默默了?”傲宇聽到這個消息,激動得差一點將手裏的手機給丟掉。

“不是,我在打掃小姐的房間的時候,在她的枕頭下麵,發現了她寫給你的信!”張嫂揮舞了一下,手中的信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