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林雨默的躲閃李友銘很是不悅,但是聽到她的話,他卻忍不住的哈哈大笑,“哈哈哈!小林,我就喜歡你這份天真!太可愛了!你忘了我們現在在哪裏嗎?這裏是‘魅色’的地盤,警察?他們敢來嘛?”

這句話戳中了重點,林雨默是土生土長的Z市人,自然知道“魅色”這一代就是毫無治安可言的!

李友銘乘著林雨默失神之際,邪笑著伸手壓住了她,大笑著想要親下去,卻被反應過來的林雨默一腳踢在重點部位。

林雨默是急中生智,但是她發現電視上說的防狼術並沒有用,她明明踢了過去,也看得出來李友銘很痛,隻是他拉著自己的手竟然一點沒鬆!林雨默急了,用力的想要推開李友銘。

“哈哈哈!這藥不錯嘛!”李友銘惱怒的看著林雨默,感覺到她手上火熱的溫度忽然大笑,抬手將林雨默這一天穿的襯衫猛地撕破。

“不要!”林雨默急了,一個用力,側身讓正要侵犯到自己的經理狠狠撞到牆壁上,看著李友銘頭上滲出的血,林雨默顧不了什麽推開了李友銘轉身就往巷子外跑去。

林雨默努力的奔跑,隻是身上已經沒有力氣了,但是她不敢停下,生怕李友銘追上來,可就在最後一個轉彎口的時候,忽然一陣刺眼的光線直射向她。林雨默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等等,我好像撞到人了。”蘭博基尼在轉彎進巷口的一瞬間忽然停下,車內一身白色休閑服的男人手裏握著手機,低低的吩咐道,“我處理一下,你們先玩。”

說罷,打開車門,一身白衣白褲的男子走了下來。

地上的林雨默抬起頭,眼前已經是一片模糊,隻能看清那一片白色,在黑暗中像是從天而降的神。

葉易琛走近將林雨默扶起來,手心處明顯的熱度以及女子破碎的衣衫讓他似乎明白了什麽。看著眼前的女人一臉素顏,卻很經看,葉易琛皺了皺眉,問道,“小姐,你還好吧?”

林雨默搖了搖頭,正要說沒事,卻聽到身後一陣腳步聲,還有李友銘憤怒的聲音,“快!今天一定要把她給我抓住!看我不辦了她!”

林雨默瞳孔一陣緊縮,裏麵全是驚恐,忽然,她伸出手,緊緊攥住了麵前的人的衣袖,“救我,救救我。”

葉易琛不喜歡多管閑事,但他最討厭下藥陷害別人的人!更何況第一眼看清這個女人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不自覺的漏了一拍,這麽好玩的情況……

葉易琛想這件事,他決定,管了!看了一眼眼前驚恐的女人,嘴角微揚,“好。”

隨著那一個“好”字,林雨默的心忽然就定了下來,身子一軟倒了下去,卻被葉易琛擁在懷中而避免了與大地母親的親密接觸。

葉易琛又看了一眼深深的小巷子,眸色一沉,將林雨默打橫抱起,轉身放進車中,倒車,離去。

魅色的霸王包間內

“什麽?你不來了?”黎穆岸聞言一愣,“是不是撞死人了?撞死了誰?我認識嗎?我在‘魅色’玩了這麽久你快告訴我看我認不認識嘛!”

“……嘟嘟嘟嘟……”

不過顯然的,黎穆岸的好奇心並沒有被滿足,因為對方直接掛了電話。

白色的蘭博基尼開在沒有人的公路上,一路飛馳。而車內,一片冷寂。

葉易琛安靜的打著方向盤,冰冷的眼眸裏仿佛什麽也看不見,而他身旁的副駕駛座位上,女子蒼白著臉色,狂冒著汗液,可身體卻在發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