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熏無語,隻是將林雨默按在床上,“林雨默!我希望你記得,不要太愛別人!愛愛你自己好嘛?”

“我知道。”林雨默被按著,動彈不得,隻好躺著說道,“小熏,葉易琛說想給我一個機會,可是我後來就請假了……如果我不回去,或許就真的……”

“那就不要這個工作了!”艾熏發飆的吼道,“上次你從他卡裏取的錢,我相信足夠你用了!”

“不,不是的!”林雨默看著艾熏的氣憤模樣,心裏一下子慌了,以為艾熏真的不讓自己回去工作了,睜大了雙眼,急急忙忙的爭辯著,“那個方法不好,會被發現的……我還是想靠自己的雙手,我的阿傑,我要我自己來救……”

“阿傑……”艾熏聽到這兩個字,終於是鬆了手,想起那個優秀到不行的男人,艾熏隻能說,天妒英才!

乘著艾熏不注意,林雨默急忙起身,就打算離開,卻聽到艾熏從自己背後傳來的聲音。“算了……我送你過去。”

林雨默停下腳步,回頭,艾熏正看著自己,林雨默點點頭,表示同意。

再說葉易琛那一邊,說完要給林雨默一個機會之後回到總裁辦公室的他,已經對自己的無語到了一種境界。

此時的葉易琛坐在椅子上,單手支著頭,另一隻手則是有規律的敲著桌子,那骨節清晰的手指不斷的敲著桌子,看起來倒也養眼,隻是葉易琛的思緒卻是有些混亂。

林雨默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原因?葉易琛不知道,但是這個答案很重要嗎?葉易琛皺了皺眉,忽然問自己。

其實不是很重要,因為他葉易琛一向是隻看結果的人,不是嗎?

然而,他為什麽要給林雨默一次機會?葉易琛想

,他是覺得林雨默太傲慢了,總是給自己找借口,所以想看看如果林雨默就在自己眼前,是不是還能給他找出一大堆的理由!

對!就是這樣!

想通之後的葉易琛隨手拿起一旁的座機,撥了出去,“韓助理,告訴薛秘書,讓她去六樓跟銷售部的李總經理。”

“嗯,那個李總經理的秘書,讓她上來。”

“對!以後她就做薛秘書的位置,你幫她安排。”

掛了電話,葉易琛對自己的安排非常的滿意,以後,看林雨默還有什麽借口!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是不是真的很乖!

然而,當葉易琛工作了一半想要出去看看林雨默是不是又在偷懶卻發現壓根沒有林雨默這個人的時候,立即怒氣衝天。

走到韓助理跟前,看著韓助理忙碌的做著兩個人的事情,葉易琛覺得讓林雨默上來簡直是個爛透了的主意!完全忘記自己之前的洋洋自得。

葉易琛帶著怒意的開口,“林雨默呢?”

韓助理本就忙碌,薛秘書下樓之後,本來要叫林秘書上來的,卻傳來消息說林秘書因為身體原因,被另一個銷售部員工送去了醫院。

韓義昌隻覺得自己真是倒黴,無奈的搖了搖頭,認命的接下了兩個人的工作。

韓義昌是跟著葉易琛來到葉氏的,所以一直貫徹著葉易琛的作風,在其位,謀其職!所以明知道自己一個人分不開身,卻還是要硬著頭皮的死撐著上!

這就是韓義昌。

此時的韓義昌聽到葉易琛的聲音忽然想起了自己忘記報備林雨默的事情,立即站起了身子,畢恭畢敬的回答道,“葉總,林秘書因為身體原因,在薛秘書下去之前就被她的朋友送去醫院了。

“嗯?”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的答複,葉易琛有一些驚訝,挑了挑眉,胸口的怒氣微微下去了些許,“嚴重嗎?”

韓義昌一怔,葉總什麽時候這麽關心下屬了?而且,林秘書身體怎麽樣他怎麽會知道?他連見都沒見過林秘書誒!

看著葉易琛的臉色,韓義昌決定自己還是說了吧,“我並沒有看到,但是聽說是被林秘書的朋友送去醫院的,想來應該不輕吧!”

葉易琛皺了皺眉,是嗎?他之前看到林雨默的時候,怎麽沒發現她身體不適呢?但是葉易琛沒有說出來,而是點點頭,示意韓義昌繼續工作,自己則是轉身回了辦公室。

葉易琛回到辦公室之後,葉易琛就開始了他的工作,也許是葉易琛一直都是工作狂的體質,一開始工作,他就忘記了一切,認真的好似整個生命裏隻剩下了工作,一直到手機震了好久,葉易琛才發現時間已經過了下班的點。

將手機裏從五點一直鬧到六點的鬧鈴關上,葉易琛將椅背上的西裝提起來披上,走了出去。

一直到坐上自己的車,葉易琛才開始思考,今天是回老宅還是去公寓呢?想到葉父已然放心的姿態,葉易琛想了想,算了還是回公寓好了!

葉易琛喜歡飆車,此時的馬路上的人正多,讓葉易琛忍不住的煩躁,抱怨起自己為什麽不再工作一會兒,浪費時間在這車水馬龍的大街上!

林雨默跟葉易琛到家的時間幾乎是前腳後腳的關係,這邊的林雨默剛剛將包包放好,坐在沙發上,思考著今天吃什麽的問題,那邊的葉易琛已經回來了。

“葉總……”林雨默猛地站起身,也許是因為在公司裏的關係,看到葉易琛她反射性的有些恐懼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