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看看!”傲宇不等張嫂將信拿給他,直接伸手從她的手中搶過來。

看著信封上那熟悉的筆跡,傲宇心中的不安,不斷的擴大。

傲宇迅速的拆開信封,以最快的速度讀完了手中的信。

傲宇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那樣子,活像是想要將手中的紙給盯穿了似的。

“這怎麽可能,怎麽可能!”傲宇說著說著,聲音不由的拔高,這一切,都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預料。

“給我,我看看!”葉易琛霸道的奪過傲宇攥在手中的信。

原來,剛剛葉易琛並沒有走出多遠,張嫂的喊聲,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聽說有林雨默寫的信,葉易琛立刻調頭往回走,他很想知道,林雨默在信中,到底寫了些什麽。

葉易琛看完信之後,反應和傲宇差不多,準確點說,比傲宇的反應還要大。

他的手甚至拿不穩信紙,任由信紙飄落在地上。

一臉不解的麗莎低下頭一看,也被信中的內容驚住了。

這封信不長,但是裏麵包含的內容卻讓人震驚,隻見上麵寫著:“義父,首先,我要向你道歉,我欺騙了你,其實我根本沒有失憶,所有的一切,我都記得,感謝你救了我和浩浩,也感激你這麽多年來的照顧,我帶著浩浩離開了,不要試圖找我們,我們隻是想四處走走,看看這個精彩的世界,請你保重,以後有機會,我會帶著浩浩回去看你的!”

麗莎伸出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才阻止自己想要出口的驚呼聲。

這一切,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她萬萬沒想到,林雨默欺騙了所有的人,並且偷偷的離開了。

麗莎實在是想不通,她為什麽要這樣做?

“她記得,她都記得,為什麽要騙我,為什麽!”葉易琛從愣神中回過神來,激動的大喊大叫。

“葉先生,你要冷靜,激動解決不了問題,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找到他們!”麗莎勸道。

她實在不放心讓林雨默和林浩兩個人在外。

林雨默剛剛動了大手術,身體還沒有完全恢複,再加上她癡傻了五年,對於一些新的東西,並不熟悉,她已經和社會脫節了,她已經失去了在社會上生存的能力,而她的身邊,還帶著林浩。

麗莎隻要想想就覺得一陣後怕,她害怕林雨默和林浩不能好好的照顧自己,會出事。

她很擔心,她希望能夠盡快的找到兩人。

“為什麽,為什麽!”葉易琛一直重複著為什麽這三個字。

他實在是想不通,林雨默為什麽要裝作不認識他。

他承認,他是曾經做了許多對不起林雨默的事情,林雨默生他的氣,他能夠理解,也能夠接受。

可是欺騙,他萬萬不能接受。

他認識的林雨默,是那麽的善良,絕對不會撒謊騙他。

而且這些日子他對林雨默的好,大家都看在眼中。

葉易琛這一輩子,除了林雨默之外,他還重來沒有對誰這樣照顧過。

就算是林雨默心中有氣,看在這些的份上,也不應該拋下他,一走了之啊。

這個結果,他接受不了,萬萬都接受不了。

葉易

琛感覺到心疼,生疼生疼的,他清楚的感覺到,林雨默正在離他越來越遠。

她已經不是以前那個眼裏心裏隻有一個葉易琛的林雨默了,她變得不那麽在乎他了。

而這樣的不在乎,讓葉易琛感覺到不安,他總感覺林雨默打算徹底的放棄他,這樣的感覺讓他心慌,但是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辦。

“葉易琛,你給我清醒一點,你以為你這樣,默默就會回到你的身邊嗎?我告訴你,像你這樣的窩囊廢,不要說默默了,就連我都看不上你,你是一個膽小鬼,不敢麵對現實,不敢大聲的說出埋藏在你心底深處的想法,你這個懦夫!”麗莎衝著葉易琛大聲喊道。

她想要借此,喊醒葉易琛,讓他弄清楚,現在的當務之急,應該做些什麽。

麗莎沒有時間再等了,她知道,時間拖得越久,找到林雨默的幾率就會越小,她必須抓緊每一分每一秒,她也需要葉易琛的幫助。

“不,我不是懦夫,我不是,我要將默默找回來,我要將她找回來,我不會讓她再次離開我的身邊,絕不!”

“這才像是大男人該說的話,該做的事,我們必須抓緊時間,要不然會耽誤最佳時機!”麗莎忍不住出言提醒。

她自認自己現在的著急程度,絕對不亞於葉易琛和傲宇。

葉易琛聞言點了點頭,立刻摸出電話給黑豹打電話。

傲宇比葉易琛的反應還要快上一分,此刻,兩人都在講電話,做相應的部署。

伴隨著兩通電話的掛斷,一場尋人風波正式席卷紐約。

傲宇和葉易琛都下定決心,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將林雨默找出來。

他們不能再失去林雨默了。

張嫂看著傲宇和葉易琛那陰沉的臉,內心深處很掙紮。

其實她在林雨默的房間,不僅僅隻發現了那一封信,林雨默還給葉易琛留了一封信。

林雨默知道葉易琛的性格倔強,她如果不將所有的事情說清楚,給葉易琛一個解釋,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這一封信,就是林雨默給葉易琛的一個交代。

張嫂很想盡快將這封信交給葉易琛,她擔心這裏麵有什麽關於林雨默的行蹤的消息,她害怕因為自己的耽誤錯失了找到林雨默的機會,這樣嚴重的後果,她承擔不起。

但是她也害怕葉易琛對她發火,讓她遭受池魚之殃。

葉易琛的臉色那麽的陰沉,加上他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身為上位者的氣勢,震懾住了張嫂。

眼看著葉易琛就要離開了,張嫂終於鼓起勇氣,決定將一切都說了。

“葉先生,請等一下,林小姐還給你留了一封信!”張嫂高高的舉起手中的信。

葉易琛二話不說,走過去,一把奪過信,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葉易琛的臥室中,他坐在床邊,死死的盯著那封那拋在床上的信件。

他很好奇信裏麵到底寫了什麽,又擔心,這會是第二個驚嚇,他猶豫不決,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打開這封信。

“該來的躲也躲不過!”最終,葉易琛決定看看信。

葉易琛從信封中抽出一頁信紙,慢慢的打開,認真的閱讀起來。

隻見信上寫著:“阿琛,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了,抱歉,我騙了你,因為我實在不知道應該要如何麵對你,五年的時間,你變了,我也變了,我們再也不是當年的我們,我們永遠都回不到那個時候了,阿琛,我知道你覺得對不起我,感到愧疚,可是我不希望你覺得愧疚,我希望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阿琛,自信,從來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和看法,阿琛,在次見你,我發現我已經不愛你了,看來,今生我們真的注定有緣無分,忘了我吧,你值得更好的女人愛你,我會在一旁,默默的祝福你,希望你能夠獲得幸福!”

葉易琛看完這封信,久久無語。

葉易琛想著:“默默,你怎麽能夠這麽狠心的離開我,怎麽可以,你希望我幸福,你難道不知道,我的幸福隻有你能給我,你走了,我去哪裏尋找幸福,默默,我葉易琛從來就不信命,我也不相信什麽有緣無分,上天既然讓我遇到了你,就證明我們有緣分,我是絕對不會放手的,絕對不會!”

葉易琛緊緊的握住雙手,暗自下定決心,不管林雨默躲到天涯海角,他都要找到她。

五年的時間,是他的底線,他不能容忍林雨默不在他的身邊,一分一秒都不能容忍。

就在大家努力尋找林雨默和林浩的時候,他們已經連夜坐車離開了紐約。

林雨默沒有選擇坐飛機離開,因為如果這樣做,葉易琛和傲宇很容易就能夠查到她的行蹤,這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所以她選擇了汽車做自己的交通工具,雖然沒有飛機快速,但是卻比飛機保險了許多。

其實,關於這一次的出走,林雨默計劃了良久。

在她清醒過來,並且看到葉易琛的時候,她的心中就萌生了要偷偷離開的想法。

她已經倦了累了,不想再和葉易琛糾纏不清了,她現在隻想要安安靜靜的過自己的日子。

她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林雨默了,她已經是一個四歲孩子的母親了,就算不為自己著想,她也必須為孩子著想,所以她最終,決定偷偷的離開。

林雨默很清楚葉易琛所擁有的本事,而她更清楚,如果她偷偷離開被葉易琛抓住了,那麽她可能永遠都不會有機會了。

葉易琛那樣聰明的人,絕對不會給她第二次機會。

所以她沒有急著行動,而是一方麵假裝不認識,另一方麵,努力的製定逃跑的計劃。

這些日子以來,林雨默天天在葉易琛的麵前演戲,可謂精力憔悴。

這樣的日子,太難受,她希望能夠早日擺脫。

終於,她的計劃和準備工作都安排好了,林雨默毅然決然的離開了這裏。

這一次,她算是狠狠的擺了葉易琛一道,兩人長久以來的針鋒中,林雨默難得的取得了勝利。

“媽媽,我們這是要去哪裏?”林浩好奇的問道。

林雨默要帶著林浩離開的事情,告訴了林浩,希望他能夠有一個心理準備。

林浩本想偷偷的跑去向傲宇報告,並且趁機索要一些好處。。

不過他轉念一想,他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覺得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可以趁此機會,出去看看外麵的世界到底是怎麽樣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