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最終他決定不當這個告密者,而是成為林雨默的同夥。

“媽媽,我們這是要去哪裏啊?”林浩問道。

“你不是一直想去夏威夷嗎,這一次,媽媽帶你去夏威夷住一段時間,你說好不好啊!”林雨默已經決定要趁著這個機會四處走走,四處看看。

或許等她到過的地方多了,見過的人事物多了,也就能慢慢的忘記葉易琛。

其實在林雨默的內心深處,還是愛著葉易琛的。

那樣真摯的愛情,可不是說忘就能忘了的。

隻是林雨默累了,怕了,她曾經受過太多次傷害,她害怕再次受到傷害。

這一次,她想得很清楚,她和葉易琛的關係,就好像飛蛾與燭火的關係,每一次,她鼓起勇氣想要靠近他,最終的結果,都是被傷得體無完膚。

如果隻是她一個人,或許她還能再努力一下,堅持愛下去。

可是現在她已經不是一個人了,她在是自己之前,首先還是林浩的母親,她不僅要為自己考慮,還要為林浩考慮。

她可以不考慮自己可能受到的傷害,但是她必須考慮孩子可能受到的傷害。

如果她和葉易琛重新在一起,最後又分開了,這對於孩子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林雨默現在已經不奢望愛情了,她隻想和林浩一起好好的過日子,其他的她不願多想。

這些日子,林雨默想了很多,她很清楚自己現階段想要的到底是什麽,所以最終她做了這個決定,遠離葉易琛,學著忘了他,學著過沒有他的生活。

過去五年她做到了,林雨默相信,以後,她也一定能夠做到。

“哇,夏威夷,媽媽,我太愛你了!”林浩一聽是到夏威夷,高興的撲到林雨默的懷中,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瞧你高興的,媽媽答應你,以後有機會,一定帶你四處走走,我還會帶你回國,回到媽媽以前生活的地方,讓你看看媽媽以前生活的環境!”

“哦也,媽媽萬歲,媽媽萬歲,我就知道媽媽是最疼浩浩的!”林浩聞言,興奮的在林雨默的懷中蹦躂,他已經開始期待了,他相信,接下來的一段日子,他的生活一定會相當的精彩。

林雨默笑看著林浩,一臉的滿足,或許這一切,沒有她想象的那麽難。

第二天,兩人抵達了夏威夷,住進了一個麵朝大海的小木屋。

這裏是林雨默提前預定好的,她早就計劃好了一切。

就在林雨默和林浩享受著在夏威夷的快樂時光的時候,整個紐約因為她的失蹤,都快要被翻過來了。

可是林雨默和林浩就好像突然人間蒸發了似的,再難尋到蹤跡。

這幾天,葉易琛過得很煎熬,那種害怕失去的不安,一直縈繞在他的身邊,揮之不去。

每一天,他都必須要將自己喝醉了,才能夠入睡。

幾乎每一晚,他都會夢到林雨默,正在離他越來越遠,每一次,他都拚命的想要抓住,可惜卻無能為力。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心中的不安,也在不斷的擴散。

轉眼,三天的時間過去了。

此刻的葉易琛,簡直就和三天前判若兩人。

他的身上穿著一身皺巴巴的衣服,渾身的酒氣,一臉的倦容,下顎還有新冒出來的胡渣。

他現在根本就不是那個帥氣自信的葉易琛,他現在隻是一個失去了愛人的消息的頹廢的男人。

除了第一天,他開著車子滿紐約的亂轉之外,剩下的兩天時間裏,他都將自己關在屋子裏,一步也沒有邁出過房門。

每天除了按時撥通黑豹的電話詢問尋人的情況之外,其他的時間他都在喝酒。

這三天,傲宇也一直沒有放棄尋找林雨默。

他真的很擔心兩人的安危,想林雨默一個弱女子,身邊還帶著一個孩子,如果真出了什麽危險,那可怎麽辦啊。

葉易琛的反應,傲宇都看在眼中,他的痛苦,傲宇也看得清清楚楚。

不過傲宇不同情葉易琛,因為葉易琛今日承受的這一切,林雨默之前都承受過,而且比他承受得還要多。

葉易琛現在經受的一切,在傲宇的心中,那就是報應。

但是,他對於葉易琛的看法也在悄然的改觀。

從葉易琛的反應,他不難看出,這個小子是真的愛林雨默。

像葉易琛這樣的成功人士,有錢有權有地位,想要什麽樣的女人沒有,他如果不是真的深愛著林雨默,完全不需要這樣傷心,也不用放下那麽多工作,一個人關在房間裏麵買醉。

這樣的認知,讓傲宇萌生了一個想法,同意葉易琛和林雨默在一起的想法。

兩人之間的愛情糾葛,他看得很清楚,他認為林雨默還愛著葉易琛。

如果林雨默對葉易琛已經沒有感情了,她完全沒有必要避開他。

傲宇眼看著兩個相愛的人卻互相折磨,他看著心疼,他心疼林雨默,那個孩子已經受了太多的苦,他希望林雨默能夠得到幸福。

想明白之後,傲宇主動打開了葉易琛的房門。

一開門,一股子酒氣撲麵而來,地上四處散落著啤酒瓶子,房間的窗簾拉上了,整個房間顯得很昏暗。

葉易琛躺在床腳,睡死了。

看到這一幕,傲宇就好像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還記得剛剛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後,他也是這樣將自己關在屋子裏麵買醉的,此刻,他的心中產生了一種共鳴,那種想要幫助葉易琛的想法,又強了幾分。

傲宇大步走到窗前,一用力,將窗簾拉開,讓陽光照進來。

整個房間,一下子變得亮堂起來。

躺在地上的葉易琛不舒服的呻吟了幾聲,眼皮顫抖了幾下,最終還是沒能睜開。

傲宇走到葉易琛的身邊,拿起旁邊一瓶沒有喝完的酒,一股腦的全倒在葉易琛的臉上。

葉易琛被冰冷的**刺激到,終於掙紮著睜開了眼睛。

他看著站在眼前的傲宇,冷笑了一聲:“你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特別高興,特別開心啊,你今天是不是就是故意來看我的笑話的啊,默默離開了我,你是不是很高興啊!”

葉易

琛一邊說,一邊伸手在四周摸索,摸到一個酒瓶子搖了搖,發現裏麵有酒,連忙朝自己的嘴邊送。

傲宇猛的一揮手,將葉易琛手中的酒瓶子打掉了。

“啪!”酒瓶子摔落在地上,碎了!

傲宇伸出手,拎住葉易琛的衣領,怒瞪著他:“葉易琛,你知道嗎?你現在這樣的行為真不像一個男人,我鄙視你!”

“哈哈,鄙視,這個詞真好,我也鄙視我自己,現在就連默默都不要我了,我真沒用,我沒用!”葉易琛大聲嚷嚷道。

前一次林雨默失蹤了五年,葉易琛還可以將責任推卸給傲宇,怪他帶走了林雨默。

而且那段時間的林雨默生著病,之前的一切都不記得了,所以沒有回去找他,也是情理之中的。

可是這一次,葉易琛再也不能自己騙自己了。

林雨默是清醒的,而且沒有人逼她,她是自願離開的。

葉易琛感覺自己被拋棄了,被自己心愛的女人拋棄了,他心裏難受,他心痛。

所以他才會借助酒精麻痹自己,希望自己能夠不要去想那些讓自己心痛的事情。

“葉易琛,你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你讓我怎麽放心將默默交給你!”傲宇現在真的是恨鐵不成鋼。

“把默默交給我,你會把默默交給我嗎?你不會!”葉易琛才不相信傲宇的話呢。

這些日子傲宇對他的態度,他看得真真的,這話,他還真不能相信。

“我本來打算告訴你剛剛得到的關於默默的消息,不過現在看來,你應該也不想知道,我也懶得說,你就繼續在這裏醉生夢死吧!”傲宇鬆開了葉易琛。

葉易琛摔在地上,重新躺在地上。

傲宇看都不看他一眼,徑自朝著門口走去。

“消息,消息!”葉易琛躺在地上,喃喃自語。

突然,他猛地一下子坐起身來,眼底深處在這一刻,終於重新擁有了清明。

葉易琛大喊道:“站住,快點告訴我關於默默的消息!”

葉易琛一邊說,一邊吃力的從地上爬起來。

“我以為你不想知道了!”傲宇停住了腳步。

他剛剛說那一番話,其實是想要故意刺激葉易琛。

如果葉易琛在聽到有關於林雨默的消息之後,還這幅死樣子的話,他就絕對不會將這個消息告訴葉易琛,反之,他就會將這個消息告訴葉易琛。

而葉易琛沒有讓他失望,葉易琛的心中還是記掛著林雨默,為她擔心的。

“我想知道,我想知道,快點告訴我,默默在哪裏,我要去將她找回來,我不會讓她離開我的身邊,我離不開她,離不開她!”葉易琛第一次當著其他人的麵,這樣大膽的說著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

這一刻,什麽驕傲,臉麵,在他的眼中都是狗屁。

隻要能夠找回林雨默,其他的,他都不在乎了。

“早這樣說不就完了,男人,驕傲是可以的,但是也要用在對的地方,不要因此錯過了自己喜歡的女人,不然有你後悔的時候!”傲宇忍不住多嘮叨了幾句。

(本章完)